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九章 夜探

作者:谢素蟾字数:2557更新时间:2020-12-20 23:59:26
    虽然碧华戴着面纱,这些夫人小姐们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还是全部都镇住了。

    那袭长裙穿在碧华身上,仿佛是天宫仙女的云锦霞披。

    层层叠叠的蝉绢轻纱,宛若是浮云的边角,生生地被秀姑娘一双巧手缝在了长裙上。

    那淡青的颜色,仿佛将雨霁后的青天摘了一抹来渲染云霞织就的轻纱,在天光下流转出轻浅光泽,又像是天河里的水,极清极明。

    她们之前还嫌弃这卷布颜色太过素净,如今却发现,只不过是因为这样超凡脱俗的颜色,她们不适合而已。

    当然了,她们心里是绝不会如此承认的。

    “太美了……”

    一位小姐忍不住发出惊叹,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

    有夫人二话不说,立刻让身旁的侍女准备好金银给秀姑娘。

    “秀娘,你开个价,要多少才能帮我按照这位姑娘穿的款式再制一套?”

    “秀姑娘,是我们小瞧了你啊,你这样的手艺,就算给宫里的娘娘制衣也不在话下了。”

    “太好看了,娘,我也想要。”

    ……

    她们不敢置信,之前这名她们没有放在眼里的女子,在换上这身长裙以后,竟恍若化身成了天上的仙子。

    秀姑娘像斗胜的孔雀一般沾沾自喜,在众人的赞美声中,带着碧华在庭院里得意地转了一圈,赚饱了眼球后,方才与碧华回到那间偏房。

    “诶……姑娘你真的要换下呀,您穿着这么适合……”

    看着碧华准备将长裙换下,秀姑娘一脸惋惜地道。

    “行走江湖,还是简单一些的衣着更为方便。”

    碧华在秀姑娘失望的目光中,拿起了另外那款样式简单的衣物,正要去屏风后面换上。

    “噗嗤……姑娘你明明就不是习武之人,还行走江湖……”

    秀姑娘听到碧华说出这四个字,忍俊不禁地笑出了声。

    “秀姑娘如何知道的?”碧华略有诧异地回头看她。

    “这个嘛……嗯,我看您生的这般天人之姿,怎么可能是行走江湖的粗鄙武人呢?”

    秀姑娘笑了一下,含糊地将这个话题带了过去。

    每个人都有自己隐藏的秘密,碧华遂没有多问。

    秀姑娘手艺极佳,纵然是简单的青衫,穿在身上亦有一种潇洒利落的风姿。

    碧华欣赏着映在铜镜里的人影,头戴幕篱,身着青衫,腰间配一柄长剑,乍一看不甚引人注目,仔细看时,却神秘中透着不凡。

    不错。

    碧华满意地点点头。

    在这里耽搁了这么久,衣物已经制备好,是该回去了,何况还要准备晚上的事情。

    那长裙是按着她的尺寸做的,碧华便没有矫情,一齐包在包裹里面。秀姑娘说要送她,碧华仍在秀姑娘的桌上放下了相应的钱财。

    “此间事了,我是时候告辞了,秀姑娘,再会。”

    “以后姑娘若有衣物要制,直接来找我就行了,秀娘的大门永远为姑娘敞开,绝不再另收制衣之费。”

    秀姑娘恋恋不舍地将碧华送出门。

    碧华在柜台那里结过账,在秀姑娘和店铺伙计们的目送下离开了这家成衣铺。

    回到客栈后,碧华用过晚饭饭,呆在房间里打坐了两个多时辰。

    眼见时候差不多了,她方才从床上下来,负手站在窗前,看窗外行人渐渐少,天幕黯淡下来。

    街上逐渐传来梆子敲打的更声。

    入夜已深,宵禁到来。

    碧华戴上幕篱,背起濯雪,从窗口轻轻跃下。

    这看似是武者的轻功,实际上她身体里一点内力也无,全靠脚下踏着的两团气流。

    气团不稳定,无法支撑很久的时间,就不用想着当做飞举之术来使用了,不过短暂地跳跃,还是无碍的。

    她轻盈地落在地上,鬼魅一般穿过人家的屋檐小巷,直往白日里所见的西城大牢而去。

    公署在夜色中庄严地矗立于西城那处,有数位公差持着灯笼,在门口守卫,光焰通明。

    城狱大牢那处,则有许多狱卒成队,在不断巡逻。

    本来应该是异常肃穆的地方,在碧华眼中,却是一副阴风怒号,黑气森森的鬼域之态。

    白日里尚且还好些,到了晚上,那黑气更甚,几乎把整座府衙都笼在了黑气之中。

    鬼脸化形而出,没有身体,只有一张张恶毒怨恨的脸,无意识地在各处飘荡,从墙壁的一侧穿行到另一侧。

    它们望着那些巡逻的狱卒,好似被唤醒了生前的仇恨,恶狠狠地扑过去。

    只是它们的身体没有实际的形体,即便一头撞上去,也不过是从狱卒的身体中穿过。

    那些狱卒不觉,还兀自说说笑笑,被鬼脸穿透以后,他们的身体因而留下了几缕污秽之气,白日里碧华见到他们身上的晦气,就是这样来的。

    碧华悬坐在屋顶的飞檐边上,月光模糊地掩饰了她的身形。

    她放眼观望整座府衙,找到黑气最深重的地方,足间轻点,掠到那处屋面上,揭开顶面的青瓦,往下看去。

    这底下并不是什么牢房大狱,而是一间宽敞亮堂的房子,应该是官员管事办公之处,里面有明亮的烛光透出。

    一名官员打扮的中年男子与一名长髯飘飘的老道在对话。

    那官员对老道态度恭敬无比。

    然而碧华看那老道虽然相貌仙风道骨,公署中最深重的黑气却是从他身上冒出来的,鬼气森森,比墨汁还要浓郁,只比之前她所见过的那只狼妖差上些许。

    孽力缠绕在他的身上,让他那张和蔼的老脸都狰狞了起来。

    “……胡道长,多亏了您将这些妖人逮捕归案啊,不然我们新安城,还不知道要失踪多少人。”

    那官员向他敬了一杯茶,神情是真真正正不作伪的感激。

    “元大人客气了,这本来就是贫道的分内之事。”

    “不过那些妖人,容易变化逃窜,明日监斩的时候,还须贫道在场,届时会有贫道的另外一位道友前来。”

    “那是自然,下官必然会在监斩台边为道长搭起芦棚,以待道长看掣妖人。”

    “虚礼而已,不必了。”

    长髯老道说是这么说,元姓官员岂有不做之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