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五章 怨念

作者:谢素蟾字数:2446更新时间:2020-12-19 23:59:33
    店小二在客栈里做事,消息灵通,这布告的内容和他所说的相差不大。只不过是措辞更加文雅,细节更详实了一些而已。

    看来,自己是白来一趟了。

    碧华正打算离开,目光不经意落到一处,脚步蓦然顿住。

    西城的公署以围墙环绕起来,靠近鼓楼正门的那一面是告示墙。

    从告示墙沿着围墙再左拐直行两百来步,便是城狱大牢,碧华清楚地看见有滚滚的黑气穿过青瓦屋顶蔓出。

    那些黑气每根从拇指粗细到手腕粗细不等,盘旋着上升,其中最长的一根,足足有二三十多米高。

    有点像碧华前世所见到的冶炼厂烟囱里排出的废气。

    不过中土世界是古代,当然不会有什么冶炼厂,这黑气乍一看只觉得是烟尘,仔细凝神看时,却能分辨出黑气中包含着无数的怨憎与绝望,乃是凡人肉眼看不见的东西。

    若不是碧华身具清净无垢的九转玲珑骨,怕也不能直观地发现这一处端倪。

    有古怪啊。

    碧华凝神望着城狱大牢上方的天空,默然不语。

    那些黑气蒸腾着,久望之下,其中竟似有一张张模糊的人脸在不停地变幻,每一张脸都是扭曲痛苦的模样,仿佛遭受了极端的酷刑折磨。

    牢狱中存在冤屈与刑罚拷问,这是在所难免的,只是她见到的这座新安城的牢狱中,这种怨气太深重了,连她都忍不住看着心惊。

    碧华没见过其他城池的城狱大牢,无法横向对比,因而不得而知这种情况正不正常。

    她情不自禁地沿着围墙走过去观察,越到近处,那黑烟越明显。

    濯雪受到刺激,在身后躁动地嗡鸣了一声。

    整座公署,不仅仅是牢房,府衙公堂也连着在一块,戒备十分森严。

    她这一靠近,就被附近守卫的衙差拦下了。

    “前方官衙重地,不得擅闯,你这女子,还不速速退去!”

    “抱歉,我这就离开。”

    自从不远处告示墙上粘贴了那张布告以来,府衙周围就不时有人好奇地过来张望一眼,他们已经驱赶过不少人。

    那几名佩刀的衙差虽觉得碧华形迹可疑,但见她气度非凡,不似歹人,只是把她当成了好奇观望的普通百姓,眼瞧碧华识趣地离开,便没有再多难为她。

    碧华按着来时的路慢慢返回,心里思索着心事。

    她刚才所见到的那几名巡逻的衙差,每一人的印堂上或多或少地都带着点灰败的怨念秽气。

    按照常理而言,就算监狱里面怨气不散,若是在正常的情况下,不至于会让公署的普通差役也沾染上,不然这陈国的公门,岂不是早就得出事了,哪能长久地安存。

    这点污秽之气是没什么,但积攒多了,难免会让人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轻则情绪低沉,出现不大不小的晦气事,重则穷困潦倒,疾病缠身。

    她仔细想来,就算没有对比,这情况也确实超出了正常的范畴,城狱大牢中若非人人都有极大的冤屈,就是有什么妖孽在内。

    碧华比较倾向于后者,依照告示墙上的榜文看来,应当是真的关着什么罪大恶极的妖魔,这黑气是从它们身上散发出来的。

    然而直觉上还是感觉有哪里不太对劲,碧华想了想,仗着自己艺高人胆大,打算等晚上人少的时候,偷偷地潜入牢房中一探究竟。

    倘若关着作祟的妖魔,也好让她想想办法,将牢狱中的污秽之气去除,以免影响到公署里的其他普通人。

    主意已定,反正这事不急,到晚上再来,现在先别想这么多,安心地逛逛街,按照原计划购置东西便是。

    碧华将晚上的事情放到一边,信步而行,寻了一家铸造武器的店铺进去,准备买一柄剑带在身上。

    她的漱冰剑已经损坏,要找能够与它属性相符的材料重新祭练,才能再用,濯雪倒是可以代替剑来制敌,但毕竟气势不太够。

    她要扮成江湖侠客行走州郡,起到震慑宵小的作用,还是得有一柄剑配在身上装装样子。

    她在武器店里转了一圈,里面陈列的都是一些凡铁,没有发现什么惊喜,当然也可能是陈国崇武,品质好的武器早被人买走的缘故。

    碧华便随意买了一柄掌柜强烈推荐的青刚剑配在腰间。

    现在她头戴幕篱,腰间配一柄长剑,就差一身合适的装束了。

    碧华慢悠悠地逛完了两条街,来到一家看着气派,人来人往生意极好的成衣铺子前面。

    店铺中宽敞明亮,各种颜色材质的布匹整整齐齐堆叠在柜子上,桌上,也有已经制好的衣物挂在楠木架子上以供客人参考样式。

    碧华边逛边选,看中了摆在柜台里面,搁在龙门架上的一卷布料,对店里一个伙计道:“你好,可以帮我把那一叠布料拿下来,让我看看么?”

    店里人多,那伙计正忙活不过来,听到碧华的问话,漫不经心地顺着她所指的地方看去,目光一凝,转过头打量了一下碧华的穿着打扮。

    “这料子,一匹就要十金,您确定要?”

    伙计语气里带着一丝不确定询问碧华。

    他见碧华穿着虽不算很富贵,风姿仪态却极为出众,因而没有小觑她,如果换作是普通客人来问,他肯定要好生一顿奚落。

    他们这里的贵客从来不在前堂挑选货物,都是直接邀进后厅的。

    十金而已,碧华想了想自己充实起来的小金库,没把伙计的话放在心上。

    从前世到今生,她都对花钱没什么概念,如果花完了,大不了再挣,从来不会亏着自己。

    碧华直接拿出一锭金子,一锭就有十金不止的样子,递给伙计。

    “这是定金。”

    伙计看到金子,眼睛都亮了,忙把那卷布料小心翼翼地取出来。

    他揭开布料的一角,刻意对着光照好的地方向碧华显示。

    那卷布被染成雨霁青天的淡青色,晕染极均匀,还没有来得及绣上任何花纹,颜色轻盈素净,料子轻若流云鲛绡,在光照下闪动着流水一般灵动柔和的光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