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离别

作者:谢素蟾字数:2416更新时间:2020-12-16 21:29:04
    根据多年阅剧情无数的经验,跟皇室扯上关系,就一定逃脱不了麻烦两个字。

    只不过是萍水相逢的路人,你载我一程,我救你一次,两清了,跟皇子搭上关系非但有可能失去自由,说不定还要陷入一滩浑水之中。

    她还有其他事情需要完成呢,可不能因为这种麻烦事耽搁自己前行的脚步。

    由于有了今夜这一连串的意外,众人原地稍作修整后,便很快动身出发,连夜离开了这片是非之地。

    这一回,没有人再敢小觑碧华,不但专门腾出了一辆空车请她坐,中途还常借着端茶送水的名义试图与她搭讪,尤其是心中已经把她当做了神仙来看待的刘老头。

    他屡次三番地来向碧华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得就差随时侍奉在她身旁了。

    可惜碧华去意已决,不愿与这些人再有过深瓜葛。

    对于这些人的大献殷勤,碧华只是礼节性地回应,并没有再多说什么。

    一夜急驰。

    本来要花上一天车程才能到的城池,如今天才蒙蒙亮,车队就已经出现到城池外面的驰道上。

    一架宽阔的油木吊桥横穿护城河,将城门与城外的路连接起来。

    整座城门巍然耸立,三丈高的城墙以城门为中心,向两边延伸,城门处一座墩台突出,其上矗立着两层城楼,飞角画檐,通高约有六七丈。

    城楼下面开辟着三个拱形的门洞,两扇对开的大门,顶上悬挂着石刻的匾额,上书新安城三个大字。

    这大清早的,城门还没开,在城门口排队等待入城的人已有不少了。

    有的是商人过客,有的是从十里八乡挑着菜进城去卖的农夫,熙熙攘攘地挤在城门处,都排到了吊桥的后面的驰道上了,嘈杂的声音混杂在一起,十足的人间烟火气。

    许方早些时候就苏醒过来了,向碧华致过谢后,或许是身为高手的尊严让他有点放不下面子,越发的沉默寡言,此刻骑在高头大马上,与其他几名护卫一起,在前面为碧华开道。

    这一众人看着非富即贵,挤在驰道上的普通百姓不敢招惹他们,纷纷识趣地给他们让出一条道。

    碧华从车上下来,向众人告辞。

    一天前还恨不得碧华快点走人的车队众人,此刻无不面露不舍,想要挽留她,各自出言相劝。

    碧华逐一婉言拒绝了。

    秦煜让人准备好了程仪,前来送别碧华。

    “萼姑娘,这是为你备好的金银酬礼,只是这点菲薄的谢仪,实难报答姑娘的救命之恩,姑娘若无要事,何不与我一同前行?再行不远便是我流放之地,有我母族中人在那处,也好让族人替我一尽地主之谊。”

    秦煜捂住白裘的领口,轻轻地咳嗽了一两声,让雨墨把装满了金银与银票的包裹呈给碧华。

    一夜的奔波,令他那张俊脸显得微微憔悴,眼底浮现出些许的青色,加上那苍白的脸色,竟有一种西子捧心的脆弱感,让人怜惜无比。

    然而,可能是碧华的怜惜之心全给了自己的两个崽崽,对这病弱的贵公子丝毫没有心软,产生为了他留下的意思。

    “多谢秦公子好意,这些金银虽然在公子眼中可能不算什么,但于我而言,已经足够了。”

    “既然再行不远就能到公子母族所在之地,想必很快就能安定下来,无需再担忧歹人袭击。”

    “公子厚礼,我无物以酬,唯有身上带着的一株珍药,或对公子的身体有些奇效,还请公子收下。”

    碧华先前管其他人要来了一个匣子,把灵药装在里面,递给秦煜。

    出身皇室,这么多年什么稀罕珍药没用过,他的病体都没有任何起色,就算是高人所赠,秦煜亦不报很大希望,不过态度上还是珍之重之地接过了。

    他的心思没放在这个上面,转而从袖中拿出一方玲珑剔透的玉佩,送给碧华,道:

    “萼姑娘已经救了我一命,还赠药于我,在下受之心愧。萼姑娘去意已绝,我等也不好强行挽留姑娘,这是在下的信物,日后有需要用到秦煜的地方,拿出这枚信物便可。”

    碧华想了想,没有拒绝他的好意,道了声谢收下,至于用不用,那就是她自己的事了。

    秦煜清俊的双目中,流露出依依之情,情真意切,令人望之便忍不住被这赤诚心意打动。

    他看着碧华,叹息了一声,道:“此夜经历生死,惊心动魄之处自不必说,然而离别之际,还不知道萼姑娘仙乡何处,日后该如何报答姑娘呢?”

    碧华坦然一笑,道:“我不过是乡野闲人,居无定所,再说了,公子不是还给了我一枚信物么,如果有需要的话,我是不会与公子客气的。”

    “如此便好。”秦煜感慨道,“此次一别,不知日后何时方能再见了。”

    “有缘自会相见。”碧华心中毫无波澜,给了他一句万金油式的回答。

    这当然是以后可能再也不见的意思,雨墨却信以为真,在旁边不禁插了句嘴:“你说了会再见的,可不能言而无信!”

    他口气硬梆梆的,神态与言语之中难以掩饰地昭显出不舍的感情。

    碧华还不知道自己当时救了雨墨一命,给这小家伙的心灵上留下了多大的震撼,只觉得他这副样子有趣得紧,开玩笑地说了一句:

    “你不是应该巴不得我们再也不见才好?”

    雨墨回想起昨日里自己曾对她摞下的狠话,脸顿时红了,心里一急,哼哧哼哧地想要辩解,可惜着急之下笨嘴拙舌的,干巴巴地道:“才没有!公子说要知恩图报,你救了我一次,我会牢牢记在心里的。”

    ————

    碧华微微笑了笑,没有再回答,抬眼看向众人,神色一正,拱手道:

    “一路上多蒙各位关照,各位不必再相送了,山高水长,后会有期,诸君保重!”

    “后会有期!”

    “高人也保重!”

    ……

    在众人的道别声中,碧华转身离去,在熹微晨光里镌刻下一道洒脱的背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