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四十八章 激斗(可能会引起不适……)

作者:谢素蟾字数:2429更新时间:2020-12-06 23:46:02
    这头狼生得如此硕大,在周围群狼的衬托下十分醒目,想来应该是狼群里的头狼。

    一双幽绿的眼睛锁定在众人之中气势最为强横的许方身上,准备率先解决这个人类。

    许方神色沉静无波,他并没有把头狼的威胁放在眼中,目光轻飘飘地掠过它,看向它身后的狼群。

    狼群的数量太多,逐一击破过于麻烦,而且队伍里还有其他普通人,他得尽早解决,不能在一头狼的身上浪费太久时间,以免狼群伤人。

    许方一边想着,一边凝神聚气,将内力贯聚于刀锋。他目微眯,双手握住刀柄,特意避开这只苍狼的头颅和背脊,只瞄准它的腹部,轻轻挥出。

    老狼头盖骨最硬,其他地方也有坚韧厚实的毛皮护着,战斗力丰富,轻易一击不能致命。而狼腹柔软,没有骨骼保护,才是致命之处。

    在灰狼近身的那一瞬,刀气精准地落在了它的腹部,切豆腐一般轻而易举地把狼腹剖开,里面的内脏肠子哗啦啦地流了一地,将周围的土地染得鲜红。

    而许方的刀刃,仍然崭新雪亮,不染一丝鲜血。

    但头狼身后紧跟的三十多只狼,姿势却永远地定格在了同一刻。

    它们在上一刻还是张牙舞爪的狰狞模样,下一刻便从腹部开始,断成了两半,甚至两条腿还维持着奔跑的动作,向人群的方向跑了几步,头颅就已经轰然落在了尘土中。

    锋锐无匹的刀气如同索命无常,将几十头狼的性命瞬间收割殆尽,而刀气犹未止,沉沉地没入地面。

    土壤表面赫然出现了一道深刻的痕迹,新鲜的泥土向两侧翻开,暴露出底部灰黑的页岩,好像被人从中犁开了一般。

    其刀之势,奇快如斯。

    “好刀法!”

    碧华心中暗暗喝了一声彩。

    武道果然不愧和修仙一样,都是小说中久胜不衰的题材,光看这气场,如果以前的她不用灵力,单单地出剑,也未必有这种浩大的声势。

    有这样的绝顶高手保护,她还用担心什么?

    碧华看得酣畅淋漓,眸中异彩连闪,简直就要为他鼓掌叫好了,不过这样一来,未免有些看热闹的嫌疑……她决定继续不动声色地欣赏高手们的招式。

    许方这一刀石破天惊。

    引得在场无论是人还是狼,都将目光一齐转向他。

    众人的眼睛里充满了钦佩与惊叹,士气在这一刻得到了巨大的提升。

    群狼的眼睛里则是恐惧和退缩,开始有了向许方周围撤离的迹象。

    尤其是离他近的,眼见头狼和其他许多同伴瞬间命丧此人之手,被他这一刀的威力所惊,呜咽一两声,尾巴夹在两股之间,短暂地向后撤退了一段距离。

    但野狼生性狡诈,欺软怕硬,虽然对许方有了惧怕,眼见这个硬茬不好惹,却转而向其他人变本加厉地进攻。

    “去你*的!”

    有个力气大的随从,用木棍将面前袭击他的一头黑狼当头挑开,打得狼横飞了出去,摔在一旁的地上,发出嗷呜的惨叫。

    黑狼身受重创,一双眼睛仍然凶狠地盯着击伤自己的人类,爪子挠地,挣扎着想要翻身爬起来,可惜两条前腿已经被打断,徒然跌在地上。

    “瞪什么瞪!畜牲,去死吧!”

    这人见黑狼想要爬起来,登时抄起木棍重重地打了一记,砸在黑狼脑门上。

    狼脑壳坚固,一下没打死,他又多补了几下,直将这狼打天灵盖碎裂,白花花的脑浆从眼眶里迸出来,混着血浆,糊花了毛皮。

    它两条尚且完好的后腿虚虚地蹬了一两下,便慢慢停了下来,眼见得是没气了。

    “不过如此嘛,哈哈哈哈!”

    他就着握棍的姿势,叉腰一笑,笑声甚是得意。

    可是就在这时,他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肩头多了一双细瘦却坚硬如铁的手。

    那手搭在他的肩上,毛茸茸,冷冰冰,绝不属于人类的触感,腥臭的气息从脖颈后面幽幽地吹拂过来,让他的皮肤不由自主地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随从寒毛直竖,忍不住扭头想要往后看去。

    “别回头!”

    一道凌厉果决的声音恍如雷声炸响,将他震得浑身一抖。

    一位身穿皂色竖褐的护卫,脚尖点地,飞燕一般从六丈远的地方掠来。

    他使的是一条长鞭,由九截圆柱形的短节组成,顶端是一个拳头大的钢锥,凌空从侧面甩出,将这名随从与紧贴在他身后的那头狼准确地分离,鞭子打断了狼搭在这人肩头的两只爪子共一条后腿。

    鲜血飙射,狼吃痛地在地上滚了几圈,龇着牙,犹不死心地用仅剩的一条后腿支撑地面,奋力一跃,扑向伤它的那名护卫。

    后天巅峰之境的武者岂会惧怕这困兽犹斗,当即鞭落,顶部钢锥像一柄尖刀,将狼从中间劈成两半。

    “让你这畜牲吓我!日你个****”

    被狼偷袭的这名随从被皂衣护卫救了一命,心有余悸,无名怒火从心而起,举起木棍,将两半狼尸砸了个稀巴烂,血肉横飞。

    辱尸之举有些不入流了,不但是狼群仇恨地盯着他,皂衣护卫也不赞成地看了他一眼,但什么话都没有说,转身支援其他人去了。

    可能是他的举动彻底惹怒了狼群,不多时便有十数头狼往他这个方向袭击,但都被他用木棍有惊无险地打退。

    其中一头独眼瘦狼最为厉害,它的一只眼睛已经瞎了,切创形成的伤口呈平滑的六边形,看着是三棱匕首留下的伤痕。

    匕首乃是短刃,只有在极近的距离处刺出,才能够伤到它的要害眼睛。

    它虽然伤了,却仍侥幸地存活了下来,如此想来,伤了它的人,十有八九可能已经命丧狼口。

    这名随从想到这里,心中更恨,下手愈发狠辣。

    就在他们打斗之时,一道冷箭从侧后方射来,眼看就要命中这只狼。

    但这独眼瘦狼狡诈无比,可能是以前吃过这类的亏,它佯装不知,在与这人搏击的时候,身体迅速地往旁边一扭。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