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二十三章 以理服人

作者:谢素蟾字数:2522更新时间:2020-12-05 03:38:39
    被人说厚颜无耻,碧华亦脸不红心不跳地道:

    “我观道友知情达理,并非那等蛮横无理之辈,才想和阁下好好商量一番。”

    “道友身上气息灵净,不含一丝血气业力,想来并未伤害白罴幼兽。阁下既无伤害之意,何苦将无辜稚子掳走,令他们母子分离?”

    为何她红口白牙地断言小滚滚没有被蛇妖伤害,原因很简单,即便是普通凡人也知道,朱纹碧鳞蛇是吃素的。

    “哼,这与我何干。”蛇妖虽然冷着脸,语气却缓和下来了。

    毕竟在这荒岛之上,没有其他生灵能够与它交谈,这会好不容易来了个人类,说话又好听,夸它夸得那么顺耳。

    坐下来谈谈也无妨,反正不过是个人类,就算她心里有什么鬼主意,也伤害不到自己,不如听听她要说些什么。

    他觉得自己智珠在握,作出一副阴恻恻的深沉表情,殊不知才几句话交谈下来,碧华心里就觉得此妖心思还蛮单纯的。

    蛇咬赤红色的眼睛乍一看有些恐怖,可它睁大眼睛故作凶悍的时候,浑身都透露出一股憨憨淳朴的气息。

    这主要还是蛇妖掩饰不来自己的心思,脸上不耐烦的表情下藏不住好奇的神情,着实有些浮夸。

    被碧华赞美的时候,他尾巴拍打地面的动作都停止了,笔挺挺地向上扬,翘得老高。

    他仰着头,双手环抱于胸前,嘶嘶地吐着鲜红的信子,一瞬不眨地盯着碧华,闭口不言,大有一副你不拿出点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出来,我就懒得理会的样子。

    可那双滴溜溜地审视着碧华的眼珠子里,却只差写着我很期待四个大字了。

    碧华想了想,自己有什么可以与对方交换的东西。

    来到这禁灵之地,她失去了所有法力,唯一庆幸的是,她还有一枚有储物之效的乾坤戒,就带在自己手指上,因而没有和拢在袖中的储物袋一起在风暴中丢失。

    戒指空间有半个杂物间那么大,她一直用这枚乾坤戒来储存一些用不上的杂物。

    她将神识探入其中,仔细地翻找了一遍,在翻到一堆瓶瓶罐罐的时候,她忽然想起,前些年前师父让她为灵尊炼月流丹,起炉时炼成了好大一丹炉,到现在还有多余。

    月流丹能够滋补妖兽的气血,而且对于妖兽而言,味道非常不错,所以即便这种丹药对十阶的冰灵兽起不到什么效果,但灵尊却时常惦记着月流丹的口味。

    紫虚真人是少有的知道碧华炼丹水平还不错的人之一,有时会让她炼一些月流丹给灵尊当零嘴。

    眼前这蛇妖也是妖兽,月流丹应当亦能吸引他的兴趣吧,反正也就先试试,不行的话再找过其他东西再试便是。

    很显然,碧华的担忧是多余了。

    她才把一枚月流丹从乾坤戒里取出,蛇妖就凑了上来。

    他把头凑到碧华的手边,舌信都险些忘记吐了,掩饰不住渴望地盯着碧华手心那枚圆滚滚的丹药,原本就赤红的眼睛更是仿佛要滴出血来。

    奇异的香味几乎把他肚子里的馋虫全部勾引可出来,可怜蛇妖自小生在这荒岛上,茹毛饮血惯了,还从未闻见过这么诱人的味道。

    他抽动着鼻子,咽了口口水,喃喃道:“好香啊,这是什么?”

    碧华一看有戏,佯装有些不舍地把这枚月流丹递给他,道:

    “此丹名为月流丹,有滋补气血,蕴养肉身之功效,阁下不如试试。”

    月流丹是在月圆之夜,当明月最为圆满之时,采集月华精魄淬炼而成,反正没有花什么稀罕材料,以碧华炼丹的手法,只要有心情,想要多少就能炼多少。

    这样轻易地给出去,她其实一点也不心疼。

    蛇妖越嗅越香,眼睛都挪不开了,强行按捺下一口吞掉的欲望,略作矜持地道:“这不会有毒吧。”

    “那我先试一颗给道友看。”碧华一脸真诚,为了表示自己的无辜,她拈起丹药举至唇边,做势欲咬。

    蛇妖眼睁睁地看着碧华要吞下那枚奇香无比的丸子,一时急了,垂在身后的尾巴如电光一般疾速地缠绕住碧华手腕,钳制住她的动作。

    “给我,谅你也不敢下毒。”

    蛇妖不知是馋了还是怕她反悔,长长的蛇信迅速卷起丹药送入口中。

    月流丹含在口中,触及味蕾,远比闻着味道时还要美妙千百倍,口感柔韧的丹药带着些爽滑,被津液化开时,化作香甜醇美的液体顺着喉咙流入腹中,让整个身体都火热起来,暖洋洋的像泡在温泉里。

    这滋味仿佛美酒醉人,蛇妖英俊的脸上泛起了一层醉醺醺的红晕,他惬意地眯起双眼,舌信不停扫着口腔中的余味,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阁下现在可以告诉我白罴幼兽的下落了么?”

    碧华看到他满意之状,心情也不错,毕竟是自己亲手炼制出的丹药。

    就像厨子喜欢客人陶醉于自己亲手庖制的美食,碧华亦不例外,以前喂灵尊的时候,灵尊总喜欢端着架子,就算再满意,也只是点点头,不会有蛇妖这样大的反应。

    蛇妖听她问话,从迷醉的神情中反应过来,咂咂嘴,不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问:“还有么?”

    “有的。”碧华微微颔首,又取出一颗扔给他。

    蛇妖伸出信子,精准地接住,迫不及待地又吃完一颗。

    这小小的丹药还不够蛇妖塞牙缝的,他吃完第二颗,非但没有餍足,反而更上头了。

    “我还要!”蛇妖眼巴巴地望着碧华,像小孩子向父母讨要糖葫芦一样急切地囔囔,哪还有一丝开始那样凶悍的神情。

    碧华慢悠悠的,等他吃完一颗又继续扔一颗投喂。

    等连续喂了七八颗的时候,碧华停住了动作,挟着一枚丹药,不顾蛇妖正用期待的眼神盯地自己手中的丹药,迟迟不给他。

    碧华抬起手向左移,蛇妖脑袋便向左,她手换到右边的时候,蛇妖脑袋便跟着换了个方向。

    如此几次下来,蛇妖终于意识到了哪里不对劲,恼羞成怒地道:

    “你在耍我吗?!”

    碧华叹了口气,无奈地道:

    “道友用了我这么多颗月流丹,也该告诉我答案了吧。这丹药炼制不易,我也没有剩下几颗了,万一最后阁下反悔了,我岂不是只能自己认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