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章 九凝山

作者:谢素蟾字数:3103更新时间:2020-12-05 03:38:39
    极北之地,万仞冰崖参差峭立,冰雪积年不化,入眼皆是茫茫,琼堆玉砌,一望无际的皑皑雪景,绝少凡人踪迹。

    这无边雪原之中,竟藏着一座仙家灵境。

    当今修仙界十大宗门之一九凝山,便立派于此。

    阵法开辟出来的宗门范围内,千百座灵秀翠峰叠耸,灵泉湖泊星罗棋布,云雾中仙楼瑶阁影绰,朱瓦飞甍掩映于青松碧树之间,更有奇花如锦,光华灿烂。

    仿佛是仙人以无上妙法从中原之地移来的胜景,与极北荒芜景象格格不入。

    凡人遥想的仙境,却并非他们想象中的一派祥和、与世无争,反而时有暗流涌动,争纷不休。

    说到底,当世所谓的修仙者,不过是一些有法力的凡人罢。

    九凝山最外围的数座山峰,是外门弟子修行的场所。

    其中一峰,名为阳诸峰,阳诸峰顶有一座试炼台,供这些外门弟子平日里切磋交流之用。

    这一日,阳诸峰热闹非凡,试炼台上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一次意义不同寻常的比试,胜出者不但能够拥有进入内门听课的资格,还有诸多奖励。

    一名衣着华美的青年正负手昂然立于一名瘦弱少年身前。

    他的容貌颇为英俊,只是嚣张的神态却让这原本生得还算不错的五官,变得有些面目可憎。

    他的身后跟着一名外门装束的低阶弟子。

    虽然在这九凝山之中,名义上同为师兄弟,并没有什么高低贵贱之分,但这名外门弟子却对那名华服青年状貌恭敬无比,此时,正随着青年同仇敌忾地盯着那名狼狈跌坐在试炼台上的少年。

    “服不服气?如今总算见识到外门与内门的差距了吧。听人说,你不久前在外门大出风头,短短时日内就被誉为外门第一人,是最有可能进入内门的弟子,如今看来,这第一人的名号也不过如此!”

    “和我们内门弟子岂能同日而语,你就是地底的泥,不要妄想能够攀附到高处,认清你自己的身份。识相的,乖乖呆在你的外门,主动放弃进入内门的机会,这瓶清心丹我也不是不能给你。”

    华服青年哈哈一笑,他的手中捻着一只小巧的药瓶,在手中戏耍般地抛了抛,丝毫不在意这瓶丹药对于外门的弟子们而言是多么的珍贵。

    跟随在他身后的那名外门弟子,也不怀好意地畅快大笑,十分得意自己能够抱上内门师兄的大腿,解决面前这个强有力的对手。

    看着少年攥紧拳头愤怒的样子,这名外门弟子假惺惺地道:

    “诸葛珏,不是我想和你争,你看,你孤身一人进入内门,到时候难免会因为身份上的差距,被其他内门师兄师姐们排斥,不如把这个机会让给我,如果我能成功进入内门,日后定然少不了你的好处。”

    “我不!”明知道这样的对抗是徒然的,诸葛珏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清亮的眼眸被血色充斥,他怒视着面前这两人,手背上的青筋根根暴露分明。

    可恶!内门弟子和外门弟子的差距就这么大么?

    这名内门弟子上台之时自报过姓名,叫做贺俊远,是内门前三百都没有入的三流货色,到外门来,不过随意一出手,就将他这被外门师长无比看好,誉为第一人的弟子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一定要进入内门,强大自己的实力!进入内门的想法在诸葛珏的心中愈发强烈。

    那名外门弟子被他欲择人而噬的眼神看得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由地想要瑟缩到贺俊远身后。

    可能是意识到被诸葛珏吓到的行为太过丢脸,他脸一黑,仗着有人给自己撑腰,嘿然笑道:

    “识时务者为俊杰,好好想想你那重伤的妹妹吧,没有这瓶清心丹,可怜她小小年纪就要香消玉殒咯。”

    诸葛珏擦掉嘴角的鲜血,撑着剑正要勉强起身再战,听到这句话,似被戳中致命之处,刚才还坚韧不折的身体登时委顿了下去。

    是啊,他涩然苦笑,如果是他独自一人,自然绝不会委曲求全,一定要和对方死战到底,可是,他还有妹妹.......

    璇儿......

    他来参加这次比斗的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根基受损的妹妹,拿到第一名奖励的清心丹。

    虽然这次试炼明面上说任何弟子皆可参与,但是无论是这些奖励还是进入内门听课的名额,对于内门弟子而言,都不值一提。

    奖励的东西只是在外门很珍贵,内门弟子每月都有不少俸例发放,可以随意兑换这类低阶的丹药法器,进入内门听课的资格,就更加不必要了。

    加上外门弟子普遍实例低下,也没有切磋的价值,所以内门弟子完全没有必要来阳诸峰。

    诸葛珏原本以为以自己的实力,拿到第一名应该不难,师长们也都鼓励他参加,只是没想到有内门弟子自甘降低身份来参加这种级别的比斗。

    看来,为了妹妹,他是不得不低头了。

    诸葛珏心里愤怒委屈到了极点,眼眶都红了,屈辱地咬牙,涩声道:“好,我认输,你把清心丹给我。”

    “算你识相!这瓶丹药就给你了。”

    贺俊远看到他这幅痛苦挣扎的样子无比快意,嘴角上扬,把清心丹径直扔到诸葛珏面前,仿佛主人高高在上地施舍给匍匐在自己身下的一条狗。

    装着丹药的瓷瓶哪经得住这样的对待,“啪”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在地上摔得粉碎,几颗丹药也咕噜噜地散落了一地。

    “你!”

    诸葛珏愤怒地抬头。

    贺俊远玩味地向前一步,踩在了那几颗滚出的丹药上,抬起下巴,蛮横地道:“你什么你,本少爷不是给你了吗,还不快收好?”

    他身后的外门弟子也附和他的话嘲笑道:“就是,师兄施舍给你的丹药,还不好好谢恩?”

    诸葛珏少年人气性,哪里忍得住,眼看丹药被污,一时意气冲昏头脑,持剑就往贺俊远刺去。

    贺俊远见他还敢反抗,冷笑一声,挥袖一震,不但把诸葛珏的剑荡开,更反手一掌拍在他胸口。

    诸葛珏顿时喷出一股鲜血,倒在了地上,再也动弹不得。

    仿佛上天也在怜惜他的遭遇,阳诸峰上不知何时飘起了蒙蒙细雨,诺多人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将倒在雨幕中的少年扶起来。

    试炼台上的比斗过程被底下的众弟子看得一清二楚,他们也未免替诸葛珏感到惋惜,对贺俊远二人敢怒不敢言。

    不过他们都是没有背景的外门弟子,岂能冒着得罪内门师兄的风险,而去帮助一个对他们没有利益干系的外人,连主持比试的管事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时,纷挤的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喧哗之声,众人抬头看时,只见几道剑光如电,从别处飞来,落在阳诸峰上。

    剑光落地,御剑而来的竟是几名与贺俊远一样,佩戴着象征内门身份玉佩的弟子。

    阳诸峰今天是怎么了,居然有这么多内门师兄师姐们大驾光临,在场的众人心里不由暗自嘀咕。

    只见那些内门弟子来到此处,却不和贺俊远寒暄,像是在等候什么人一般,一致排开。

    贺俊远看到他们到来,脸上表情从得意转变为了惊愕,也不理会身后的跟班,连忙一个跃身跳下台来,向其中一名认识的内门弟子打探。

    “连师姐,你们怎么来了。”

    他这时候的语气恭恭敬敬的,那里还看得出适才的那种得意神态。

    被他称作连师姐的女弟子冷眼一瞥,冷冰冰地道:“是小师叔要来,不然我们也不知道你自降身份来到外门作威作福,和外门弟子争一瓶清心丹,你可真是会替我等长脸。”

    “啊?小......小师叔要来?”贺俊远也顾不得她话语中的讥讽之意,震惊地话都说得结结巴巴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