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家三年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773更新时间:2021-01-26 09:16:06
    睿睿看见小叔坐稳当了,就跑到小叔身边,一拉小叔的袖子,小叔就把睿睿抱在了怀里,睿睿搂着小叔的脖子就在脸上亲了一口,嘴里喊着:“小爷!”

    大家都被睿睿和小叔的动作逗乐了。

    小叔脸上微笑着,这么些年黝黑的皮肤还是那样,额头上多了几道抬头纹,眼角也有几道很明显的皱纹,短发依然不变,不变的只有脸上的微笑,在我的记忆里,小叔脸上的每一道皮肤纹路都是那么清晰,到现在的我看来,那些清晰的纹路只是更深更重了一些。

    小叔左手抱着睿睿,右手拿着那根跟了他多年的拐杖,坚硬的枣木扶手处已经被长期的握拿变得光滑油亮。

    大家不约而同都看着小叔,盯着他手里的‘笔’!

    屋里顿时鸦雀无声,连睿睿也是目不转睛看着。

    小叔手里的拐杖动了,妹妹急忙向前凑了两步,干脆蹲下来看!

    睿睿外公也是一本正经弯着腰看着地面上滑动的痕迹。

    他们两个挡住了我们的视线,我们干脆都站起身围了上去,生怕漏看了什么。

    拐杖在地面上滑动,和地面极其轻微地摩擦着、滑动着。

    看了十几秒,我虽然很专注,但是什么也看不出来。

    我抬眼看看彤彤,正发现她也是一脸诧异地看着我,我苦笑着摇摇头。

    彤彤笑了,也摇头。

    就在彤彤刚刚摇完头,只听见两个人异口同声带着疑问说了一声:“一家三年?”

    接着就是睿睿说:“一家三。小爷一家三是什么啊?还有一个字我不认识.”

    两个同时说话的是睿睿外公和丹丹,他俩说完,都楞了,听见睿睿说话,然后睿睿外公就哈哈笑了:“四弟还真是会和稀泥啊,干脆给我们一家三年,是哪一家都不得罪也都不偏向啊!呵呵,有趣!有趣!”

    妹妹丹丹更是高兴,也忙说:“小叔这个主意好!这个主意高!我可以给睿睿做三年的老师了!”

    小叔的‘一家三口’四个字,让我们皆大欢喜!

    我搂着彤彤的肩膀长长舒了一口气,心里想着:这么简单的问题,还是小叔给顺利解决了!

    彤彤小声说:“小叔真棒!”

    丹丹从小叔身上抱起来睿睿,说:“你小爷写的是‘一家三年’,最后那个字就是‘年’字,一年级二年级的‘年’,就是说你在家陪小爷上学上到三年级,然后就去找外公外婆接着上学,好不好啊?”

    睿睿高兴地答应着。

    等我再次回到训练基地的时候,新的命令随后也来了,明年的太空任务将从我们当中选拔两名队员执行。

    命令是如此的及时,我下决心要努力训练飞向太空!

    因为我知道,此时此刻的我无论是从身体素质、还是训练情况,还有年龄的优势,我都是当仁不让的佼佼者,我的各项学习成绩也是拔尖,所以我对自己的胜出有着极大的把握。

    果然,几个月后,我就被选拔进了第一梯队,就是主力队员,没有意外的话,我将做为我们国家的第五批宇航员进入空间站,进行各项科学实验。

    我丝毫不敢懈怠,每天还是认认真真学习和训练,我们的指令长就是上次进入太空的曲队。

    距离执行任务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再没有接到命令之前,我不能把消息透露给任何人,也包括我最爱的人。

    还剩两个月的时候,确认命令下来了,我的名字就在其中!

    我可以骄傲地告诉我的家人和爱人了,我的父母带着小叔和妹妹丹丹、彤彤带着儿子一起来探望了我,父母和小叔临走的时候,我拉着母亲的手说了很多很多的话,母亲眼含泪花,久久不说话。

    我又和小叔唠叨了许多,小叔就是那么静静听着,脸上表情平淡无奇,也没有主动给我写字,也没有任何暗示。

    我知道我要执行的任务是伟大的,是我们探索宇宙的重要步骤,也是充满艰辛和危险的,可我没有一丝丝的恐惧和害怕,心里是一片平静,是充满了信心和渴望。

    在我和家人说再见的时候,我又一次看见了小叔神秘的蒙娜丽莎似的微笑!就像小时候我砸破他的额头时候一模一样!是的,一模一样!

    我还给小叔一个充满自信的微笑!挥手看着他们远去!

    彤彤一直陪在我的身边,每天我们都会在闲暇时间在基地散步、聊天。

    一周后,我们将搭乘发射舱飞向太空。

    三天假期,是我们难得的休闲时间,可我们不能离开基地,只能在基地里休养生息。

    彤彤挽着我的臂弯,我俩慢悠悠走在林荫小道上,说着说不完的话,聊着聊不完的话题。

    彤彤说:“我虽然在电视上看见过从太空俯瞰地球,可也真想和你一起上去看看,你一定多拍些照片,我想要是全景的会更美!”

    我说:“拍照的事情你就别想了,都是飞船上的相机才能拍的,普通相机根本不行,不过我会给你带一些的,只要是不涉密。”

    彤彤说:“那我可以和你通话吗?你们每天都会和地面联系,我应该有机会和你通话吧。”

    我想了想说:“我不知道,这些问题都不是我们要考虑的,到时候地面指挥会给你们家属说的,我接受的任务里面还真没这一条,没准会不会给我们一个惊喜呢?”

    彤彤笑着说:“最好有惊喜!真想看看你在天上飘着是什么样?”

    我说:“还能什么样?我在地面体会很多次了,感觉自己就像风中漂浮的树叶一样,风一吹就会飘的无影无踪了。”

    彤彤说:“我才不让你飘走了,你就是风筝,我就是线。你飘得再远,也被我这根线拽着。”

    我呵呵笑了:“这次啊,你还真拽不住了,再过几天,我可真是要在天上看你了,你想看我啊,仰着脖子也看不清咯。”

    我逗着她。

    彤彤说:“那你也看不清我,不管怎么样,也不管看不看得见你,我每天都会仰头看你!你要是没事,也必须看我!咱们就这样看!”

    我停下脚步,望着彤彤美丽的脸庞,柔声说:“好!一言为定!我在天上看你,你在地上望我!”

    彤彤闪着美目说:“初一,我会的!”

    我俩说的这一切,没想到还有一个人也是在我飞越祖国上空的时候,也做着同样的动作,这个人就是小叔!

    我和彤彤商量的事情,远在千里之外的小叔,却和我们不约而同巧合了!

    这一切都是在我返回地面之后,回到家乡后才得知的。

    就在休息的第三天,孬蛋来了 。

    我们这次航天任务,使用的火箭发动机还是孬蛋科研团队的设计的,所以这次我俩有幸又一次配合在一起了。

    那天晚上,孬蛋和我以水带酒,彤彤亲自下厨做了二个菜,孬蛋举着水杯说:“来,大侄子,叔祝你飞天成功!”

    我也不客气地说:“小老弟,谢谢你给我的筋斗云!”

    彤彤说:“来,你们两个没大没小,我可不能吃亏,初一的翅膀是孬蛋和你们的同事们给的,初一到能上太空都是你们的功劳,我就祝你们两个人成功!祝老公一切顺利,平安归来!”

    三个人说着笑着吃着。

    孬蛋虽然没喝酒,嘴上就没有把门的了,把我俩小时候的糗事都一一抖落出来,逗得彤彤笑的前仰后合。

    我也兴致极高,趁机也把孬蛋做的一些丢人现眼的小事讲给彤彤,尤其夸张说他摔瘫痪的那一年多,如何哭鼻子、如何不讲卫生在被窝里生理排泄等等说的绘声绘色,孬蛋也不阻拦任我信口开河。自己还时不时插嘴纠正我。

    我还把有一次我俩夜里偷偷跑出来去抓蛐蛐,在山里跑迷路吓得两个人在土沟里哭了半天,哭过了,爬出来一看,村子就在不远处的时候又破涕为笑的傻事。

    两个人回忆着童年美好时光,说着说着就聊到了小叔身上,小叔是我俩童年绕不开的人物。

    孬蛋说:“四哥这个人,我确实琢磨不透,我跟你说过,到现在我也一直很肯定,当初我受伤的时候,就是四哥晚上给我按摩或者说捂着给我治好的,刚受伤的那一段时间,晚上我根本无法入睡,就是睡也是迷迷糊糊的,根本得不到很好地休息,但是自从到了你们家和你还有四哥住到一起之后,我就再也没有那种感觉,反而和以前一样睡的踏踏实实,吃饭都觉得香,我自己当初还一直奇怪来着,直到有一次半夜觉得后腰热乎乎的,迷迷糊糊觉得有一只手在我腰上捂着,我一摸才知道是四哥的手,我没惊讶,很快就又入睡了。等我后来身体慢慢有了知觉之后,这件事才让我联系起来,我就觉得和我后来治疗的时候电疗一样的感觉。这件事也是一直埋在我的心里,我也只对初一你一个人说过,对吧?”

    我仔细听着,也是认真点着头。

    孬蛋微笑着对我和彤彤说:“要说咱三也算是博学多识的人了吧,可是这些年我每每想起四哥的事情,总是没有一点点头绪,无论如何用现有的知识去解释也解释不通,我一直是这样猜想,莫非四哥所掌握的本领是我们认知之外的神秘力量?是打破了常规的理念的存在?”

    孬蛋又对我说:“过不了几天你就可以遨游太空了,按说你比我们了解的知识更多更广,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这个问题的,或者是有什么自己的猜测,能讲我们吗?”

    彤彤和孬蛋都看着我,我笑着摇头说:“我啊,和你们一样!一头雾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