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辽宁再聚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922更新时间:2021-01-24 12:25:40
    皮球大伯满是褶皱的脸上露出诧异的神色,说:“小雨,这是干啥?这个玉佩我都送给你快这么年了,咋就想起来物归原主了?你这是啥意思?嫌弃玉佩不值钱了?”

    小雨笑着对皮球大伯说:“恰恰相反!大伯,你的玉佩啊,我可戴不起了!太值钱了!”

    一句话把爷爷和皮球大伯都说楞了,看着小雨等他的下文。

    小雨兴奋地说:“今天中午一个客户来买鸡蛋,也是老客户了,我和豆子哥看着外面下雨,就留他吃午饭,吃饭的时候我一弯腰,他看见我脖子上的玉佩,就问我能不能给他看看,我就给他看了,谁知他拿着看了一会就大呼小叫起来,问我是哪里来的?我就实话实说了,就问他怎么回事,你们猜,他怎么说?”

    小雨还卖起了关子。

    爷爷就说:“你个臭小子,还这里逗你爷爷和大伯,快点说吧,我们也不懂。”

    小雨就呵呵笑着说:“这个客户说了,这个玉佩价值不菲,唉,我也别让你们猜了,你们想也想不到,他说要是玉佩真的话,至少可以值三百万!”

    小雨的话只把爷爷和皮球大伯说的一愣一愣的,两个人不相信地互相看了一眼,爷爷才说:“啥?真的就值这么多钱?”

    皮球大伯自己还摇着头说:“不可能吧,我没听我爹我娘说过啊。”

    小雨说:“皮球大伯,你能说说玉佩的来历吗?”

    皮球大伯说:“这个是我爹给我的,说是他爹给他的,具体怎么来历我还真不知道。”

    小雨就说:“今天这个客户说了,这个玉佩本来是一对,说我戴着的这个是龙佩,还有一个凤佩,如果要是一对的话,那这个价值就要翻几个跟头都不止,而且他还说这是宫里的东西,也是传了好多年的。具体是什么时候传下里的,他也说不清,他说他只是一个文物爱好者,也只略知一二,说今天幸亏遇见他,要是遇见心术不正的人,花个万儿八千的就有可能把我的玉佩给骗走了。”

    小雨看着皮球大伯说:“我当时就回答他了,这个玉佩不是我的,是我大伯的,别说万儿八千的买走玉佩,没有大伯的允许,就是真给我三百万你也拿不走!”

    爷爷哈哈哈笑了,说:“小雨好样的!”

    皮球大伯也跟着乐了:“我给你的就是你的了,我才不在乎它值多少钱,我只知道那是我给你的心意。”

    小雨急忙说:“所以啊,我才回来找你物归原主啊,我不能私自决定它的命运,这个还是大伯说了算。”

    小雨接着说:“客户说了,过几天他叫个行家来看看,是不是真的,反正依他的判断八九不离十,就是其中的故事他不是很清楚,也许专家来了会知道一些。”

    皮球大伯听完了说:“小雨 啊,玉佩现在的主人是你,你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大伯绝不干涉。”

    说完一脸信任地看着小雨,小雨听完就说:“大伯,既然你会这么信任我,我也明确告诉你,就是这块玉佩价值连城我也不会出手,我会一直戴着它,我也会给我的儿子给我的后代!”

    爷爷听完就是一阵点头。

    没几天,那个客户真带着一个戴着眼镜的文物专家来了,小雨直接把他们带到了爷爷家,当着爷爷和皮球大伯的面请专家看,专家先是拿在手里仔细端详,又拿出放大镜看,还拿着聚光手电仔仔细细照了一会,才拿着玉佩郑重其事点点头说:“好东西!好东西!”

    随后在小雨的追问下讲了玉佩的故事:

    玉佩是明末的时候,一个著名的玉石雕刻家,在六十多岁的时候,历经三年才完成的,把自己毕生所学精雕细琢而成,本来是想在皇后六十生辰的时候进献的,可一入宫就赶上战乱,玉佩虽然留下了,可人却再也没有出来。

    后来,清军入关,得了天下之后,这宝贝自然落入新皇帝之手,就这样一直在深锁皇宫,直到最喜欢玉器的一位皇上登基,把它戴在身上,龙佩他戴着,凤佩给了一位最得宠的妃子。

    那一年,在他五十岁的寿诞宴会上,一个东北来的杂耍班子进宫给他祝寿,其中一个侏儒表演的节目深得皇上喜爱,酒醉的皇上就把龙佩赐给了表演之人,等他清醒了才后悔不迭,就这样宝物才流落到了民间。

    讲到这里,专家意味深长地看着皮球大伯,皮球大伯听的已经傻了眼,看见专家看他,他才回过神来说:“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点,模模糊糊记得我爹说过,好像这个玉佩是皇帝赏给我的祖爷爷的,只是我当时没有在意,也没往心里去,现在也只有这么一点点记忆,总觉得反正是家传的。”

    专家说:“这就对了,看来这个玉佩的传说不是假的,不是编纂的故事,至于那块凤佩,现在流落海外,在某国的一位华裔收藏家手里,这块龙佩总算是有了下落。”

    说完,又把玩了一会玉佩,才还给小雨。

    等专家走了,小雨还是执意要把玉佩物归原主,皮球大伯笑着说:“我都这个岁数了,要它做什么了?还是你戴着吧,将来你有了儿子就给他。”

    两个人推来推去谁也不肯相让。

    还是爷爷见这么好的机会,何不把窗户纸捅破。

    爷爷就劝着小雨,把皮球大伯想把他收做义子干儿的事情说了,最后说:“小雨,你以后即是你爹的儿子,也是你大伯的儿子,咱们还是一家人,你大伯给你这么贵重的礼物,虽然他不知道,可当时却是毫不吝啬地给了你,这还是多少年前的事情,你不该感恩戴德吗?”

    小雨听到此处,才泪流满面地给皮球大伯跪下,喊了一声:“爹!”

    想起当年自己偷偷半夜爬起来偷走了皮球大伯的心爱之物,想起自己回来之后满脸愧疚要物归原主,皮球大伯当时就说孩子喜欢你就拿着吧的话,小雨深深感到了自责。

    皮球大伯眼含热泪把小雨扶起来,小雨起来后,又去把自己媳妇喊来,一起喊着皮球大伯叫爹。

    爷爷在一边笑着,一边又说:“干脆,明天小雨和你爹就去派出所,把姓也改成你爹的,今后啊,喊你大伯叫大爹,你爹就成了二爹了!”

    皮球大伯从此再无遗憾。

    听了爷爷的讲述,我也深深替皮球大伯高兴,就是这样一位老人,给我们家还有小叔的孩子们的童年带来了无数的欢歌笑语,带来了很多美好的童年回忆。

    历时一年半多的集训,我们这一批舰载机飞行员基本都已经掌握了起飞、着舰的技术和要领,很快就要进行实际着舰和实际甲板起飞了。

    我们也认真听了前一批飞行员的亲自讲解和体会,就在一个星期后我们就在北海某海域,进行着舰训练。

    此时的我早已没有了年少冲动和兴奋,多的却是老练和沉稳,不会因为过于激动和兴奋心脏狂跳不止,处变不惊使我更加成熟了。

    那一天,风和日丽,地面起飞之后,在地面引导之下,迅速向着目标区域飞行着。

    茫茫的的大海上,和远处的天际紧紧相连,蔚蓝色的海面和湛蓝的天空都呈现在眼前,我密切注视着海面上,寻找着我们自己的战舰‘辽宁’号。

    我也曾亲自上舰实习和参观过,在地面看这艘巨舰还是很威武和庞大的。

    可我在空中再次看见它的身形的时候,在广阔的海面上,显得是那么的渺小,就在是走路看见掉在地面上一个指甲盖大小的纸片一样。

    我按照指令,一压机头就冲着母舰飞去。

    一边飞着,一边修正着航线,不断和母舰上的指挥部沟通着。

    近了,舰体也越来越大,宽大的甲板也越来越清晰,到了一定距离,我按时放下起落架,接着又放下尾钩,身体就做好了准备迎接巨大的惯性冲击。

    多少次的训练,此刻就是检验的时候了。

    ‘飞鲨’战机在我的稳稳操作下,准确降落到甲板上,尾钩也牢牢挂住了第三道拦阻索,我也因为巨大的惯性,身子猛烈向前冲,身上的禁锢装置把我也是紧紧抱住在座舱里,飞机稳稳停在甲板上,我成功了!

    接着我和座机被牵引车牵引到降落区,甲板上的工作人员固定飞机,我打开看座舱盖,深深呼吸着带着咸味的空气,那一刻心情很是舒爽。

    走下扶梯和地面人员交接完毕,我就朝着飞行指挥部走去,我还不时朝海面上看着,也朝空中仰望着,想看看身后的战友们的降落。

    突然,一个喊声在我耳边想起:“初一!”

    这么多年了,在军营里极少听见有人喊我小名,可是本能还是让我止住脚步,夹着飞行头盔,查看喊声的方向!

    等我看清楚向我跑来的海军军官的时候,也是大喜,喊了一声‘哥’就朝着他跑去。

    原来是军军哥,我们哥俩在这里碰面了!

    军军上来就熊抱了我 ,我只能一只手抱着他,军军哥微笑着说:“你刚下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我看错了,可你一走路我就确定是你了,我这才跑过来了,没想到今天是你们着舰训练啊。”

    我忙问:“哥,你什么调到‘辽宁’舰了?上次电话你也没说啊。”

    军军哥说:“我是上个月调来的,忙着训练没来得及告诉你,真没想到咱俩在这里碰面!”

    军军哥的话,让我突然想起来小叔给他写的字:辽宁再聚!

    我就问他:“哥,还记得小叔在你临走的时候给你写的字吗?”

    军军哥只是想了一下,就‘哎哟’了一声:“原来小舅是说咱俩在辽宁舰上聚会啊!”

    我点点头,军军哥颇有深意地说:“原来是这样啊。真是不可思议!”

    没等我说话,又一架战机漂亮地着舰成功,巨大的轰鸣声掩盖了军军哥的话语声,我冲他喊了一声:“哥,我去指挥部汇报,没事了我找你!”

    军军点头,又大声告诉我他的岗位和内部电话,我点着头跨步向着飞行员指挥部走去。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