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九十一章 儿子睿睿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867更新时间:2021-01-20 12:22:36
    我和彤彤见了胜子,胜子更是有了新的吹牛资本,他对我说:“这次铁蛋能和小乐如此顺利完成任务,我也是功不可没啊,他俩一没办法了就会主动打电话找我求救,嘿嘿,每次都是我给他们出谋划策解决了大问题。”

    小茹姐在一旁就嘲讽他:“那怎么没请你亲自指挥那?你啊,就会事后诸葛亮,就你出的那点主意,不是旁门左道就是擦边球,没有能拿得上台面的,要不是铁蛋上级安排指挥得当,你的那点小计谋啊,根本派不上用场。”

    豆子也把当初小乐和铁蛋‘殴打’他的经过告诉了我:“我一听是要收拾‘小霸王’一伙的时候,我就高兴的不得了,二话没说就答应了,那天天刚刚黑的时候,我在家里被铁蛋和小乐带来的人先是化好妆,脸上抹了鸡血,然后就跑到鸡场那边装着被打了,我使劲的喊叫啊,表面上装的痛苦不堪的样子,心里一直想笑,我的表演还真把我爹和乡亲们唬住了,小雨表演的最真,哭的稀里哗啦的,逼真的很类。”

    豆子说着笑着,看着志红又说:“当时也把志红吓得不轻,也是哭着把我抬上车,直到剩下我们三个人,我才笑着把实情告诉她,到了县医院,人家警察早把事情安排好了,除了主治医生,别人谁也不知道。哈哈,我爹也是后来才发现的。那十几天在医院躺着,可把我舒服坏了,回来一称体重还长了十斤肉!”

    志红在一边就敲打着他说:“哼,还有脸说,你装的比真的都像,在医院不仅仅让我端水端药,连吃饭都要我喂,可是耍尽了威风。”

    豆子搂着志红说:“要不怎么能把你对我的好表现出来呢?咱爹咱娘没少背地里夸你,我都知道,以后你要是有病了,我也会全心全意伺候你。”

    说完觉得这话说的不好听,连着‘呸呸’了好几声,接着说:“今后我也要像你对我那么好的样子对你,不,还要好一百倍!”

    小叔的女儿喆喆,悄悄告诉我一个秘密:“哥,丹丹姐可能恋爱了,还是网恋!”

    喆喆和青青现在在读初中,两个人你追我赶成绩不分伯仲,两个人还商量好了将来一起考医学院,准备以后做医生。

    喆喆说她想做脑外科医生,青青说她要学神经学,两个人说这些的时候,眼睛里流露出神神秘秘的样子。我虽然猜不透她俩的心思,可总隐隐约约觉得两个人选择的专业一定和小叔有关了,我就直接问她俩是不是这个原因,两个人讳莫如深地笑着不语。

    我就问她俩:“你们怎么知道你们丹丹姐在网恋?”

    喆喆说:“姐现在只要在家的时候,每天上网都很晚,一直到后半夜,有时候自己笑,有时候自己还偷偷哭,一个人对着电脑还发呆,不知道和谁聊天聊得这么投入,还这么动感情。”

    可我和彤彤回来这么几天,根本没发现丹丹的异常,我就嘱咐彤彤找时间和丹丹聊聊,因为彤彤和丹丹几乎无话不说。

    没想到彤彤从丹丹哪里得来的消息,还是让我大吃一惊。

    彤彤回来告诉我,丹丹确实是在和一个人谈恋爱,而且已经谈了好几年了,是丹丹的初恋。

    毕竟现在是已经进入网络时代了,在虚拟世界里谈恋爱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只是我怕妹妹上当受骗,就关心地问彤彤:“丹丹没说对方是哪里人?做什么的?”

    彤彤笑着说:“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脑子里迅速寻觅着这句话的含义,还有搜素着我熟悉的人物。

    突然我脑海里蹦出一个人物,心里想着:会是他吗?也不像啊,这么多年没看见什么蛛丝马迹啊?

    我装作想不出来的样子,就直接问彤彤:“你就说吧,别卖关子,丹丹也不小了,奶奶没少操心她的事情,上次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还让我留意我的战友里面有没有合适的。”

    彤彤看我表面镇定,内心着急的样子,呵呵笑着说:“你就不能猜几个?”

    我不耐烦地说:“我不猜,快点说,别让我揪心。”

    彤彤还是呵呵笑着,上前搂着我的脖子把嘴巴凑到我耳边说:“你的铁哥们之一!”

    我听完脱口而出:“国庆?”

    彤彤微笑着冲我点点头。

    我说:“她俩什么时候开始的?我怎么一点点也没察觉?”

    彤彤说:“我还真没问,依我看两个人怕是早就有这一层意思了,最起码也是国庆上了大学、丹丹上了高中的时候。”

    我努力回想着,国庆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的情景,实在是一点点没看出来国庆对丹丹会产生情愫。

    可我仔细一想:国庆生性老练,聪明睿智,鬼点子最多,也最善于隐藏自己的秘密,可能当初就是故意在我们面前隐藏自己的真感情,或者是国庆留学之后,两个人通过QQ聊天逐渐有了感情,可妹妹也是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啊?

    究竟怎么回事,我实在没想通,可对国庆这个未来的妹夫还是很满意的,我太了解国庆了,只要他认定的事情会毫不犹豫地做,而且还要做的完美,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

    可又一想,他还比我大一点,居然做了我妹夫,将来他该怎么称呼我?喊我哥?还是继续让我喊他哥?不过两个人也算是很般配的一对,一个有恒心、有毅力,对事业的追求不遗余力,另一个端庄大方、充满爱心。

    我打心眼里就赞同她俩在一起。

    彤彤睁着大眼睛看着我走神,轻轻摇了一下我说:“想什么了这么专注?”

    我才把自己的思绪从遥远的地方拽了回来,搂着彤彤换了一个话题说:“彤彤,我们要个孩子吧,现在趁你不是特别忙,要是今后忙起来 了,怕是没时间了。”

    彤彤笑着看着我,然后脸上轻轻一红说:“我也正有此意,那今晚咱们就不采取措施了?”

    我微笑着点点头,嘴就凑了上去。

    国庆是在彤彤怀孕五个月的时候回来了,

    我没有在家,那个时候我正在进行考核,准备升做长机,也会有了自己的僚机。

    奶奶坚持要彤彤回来生孩子,几次在电话里分别给我和彤彤做工作,还给说给二姑说好了,就在市里妇幼医院生,彤彤和我拧不过奶奶的轮番轰炸,只好说到了预产期就回来。

    彤彤提前十几天在她父母的陪伴下回到家乡,我是在彤彤住院的第二天匆匆赶回来的。

    到了医院,看见已经大腹便便的彤彤,也看见了喜笑颜开的奶奶和母亲,还有脸上挂满笑意的彤彤爸妈。

    一家人都在围着彤彤转,我那两天一直陪在彤彤身边,直到她满脸是汗地进了产房。

    二姑很快领着一个医生来到产房门口,医生二话没说就拉着我进了产房,给我一套手术服,要我陪着彤彤一起见证我们爱情的结晶来到这个世界。

    我穿戴整齐,拉着彤彤的手,尽管她痛的浑身是汗,抓着我的手也在不停地使劲,我就伏在她的耳边轻轻给她讲我们的爱情故事,把每一个细节都讲给她,想让她分散精力、忘记疼痛,因为那一切都是印在我的脑海里 的,她一边痛苦一边时不时给我露出一丝丝难看的微笑,我轻轻在她脸上亲吻着,双手紧握着她的右手,时不时替她擦去脸上的汗水,嘴里一直在说着鼓励的话。

    一直把彤彤折腾的精疲力尽,淘气的儿子终于来到了这个世界,一个六斤八两的儿子!

    产房外,焦急等待的一家人,得知了这一好消息,都欣慰地笑着。

    我陪着昏昏欲睡的彤彤出来的时候,门口站满了我的家人,我也一眼看见了紧紧陪在妹妹丹丹身边的国庆。

    国庆高高的身材很是显眼,看见我们出来,国庆微笑着冲我挥手,妹妹急急忙忙挤到彤彤身边。上前握着彤彤左手,轻轻喊着嫂子!

    等我们一家人回到小山村的那天,又是三姑抱着我的儿子递给了小叔,结果是那一个下午小叔抱着他就没再撒手,谁也没能从小叔手里要过来孩子,连奶奶也不行。

    小叔低头看着襁褓里的小孙子,脸上慈爱至极的‘目光’始终在孩子脸上,几个小时几乎一动不动。

    奶奶亲自上前好几次,都说孩子饿了该吃奶了,要抱回来孩子,可小叔总是扭扭身子表示拒绝,双手没有要撒手的意思。

    母亲也上去试了一次,也是无功而返。

    儿子那个下午不哭不闹,就那么静静地躺在小叔的怀里,甚至眼睛也没睁开,闭着眼睛、均匀地呼吸,睡得很是香甜,那个下午都没轻轻哭喊一声,一个下午也没吃奶,连无规律的生理排泄都没有。

    直到我们吃完晚饭了,妹妹看见小叔晚饭也没吃,自己匆匆吃完,就搂着小叔的肩膀在小叔耳边嘀嘀咕咕说了一会,一边说还一边笑,大家谁也没有听清楚。

    说了几分钟,我们大家都默默吃着饭,看着妹妹在一边和小叔亲昵,只见妹妹伸手去小叔怀里轻轻松松把我儿子抱了起来,还在孩子粉嫩的小脸上轻轻亲了一下,然后才说:“小家伙一定饿了,我给嫂子送去。”

    母亲忙把吃了一半的饭碗放下,和妹妹一起去了我的房间。

    燕姑也把小叔的饭碗端给小叔,小叔满脸笑意地津津有味吃了起来。

    儿子的大名是彤彤爸爸妈妈给起的,按照爷爷的话说:“你们都是大知识分子,比我们有水平,小重孙子的大名你们帮着想一个吧,小名还是当祖奶奶的来吧。”

    奶奶肚子里确实没什么墨水,她悄悄找到妹妹丹丹,请丹丹想一个,丹丹和彤彤商量了一个晚上才定下来叫:睿睿。

    睿睿的外公外婆也是费尽心思,想了几个名字,也和爷爷奶奶商量了一番,最后才写下了睿睿的大名:艾至宇。

    睿睿每天都会被小叔抱着,就像我们小时候一样,但是时间更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