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小乐铁蛋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851更新时间:2021-01-10 11:07:03
    孬蛋让燕姑给我一个红包,还有孬蛋亲手做的一个飞机模型,给彤彤的礼物是他和林惠玲一起买的一块高档手表,然后还有林惠玲的一封热情洋溢的祝福信。

    晚上,小茹姐把我和彤彤就‘劫持’到她家了,小茹姐对母亲和奶奶说:“今晚我要单独请初一和彤彤,谁也别抢,抢也抢不走。”

    胜子还自作主张搀着小叔也来了,燕姑拦也拦不住,只好在后面叮嘱胜子:“你要是敢灌你叔喝酒,明天就叫小茹收拾你!”

    其实燕姑也知道,有小茹在,胜子不敢造次。

    我们几个今天都没怎么喝酒,中午我和彤彤都喝了不少,小茹姐就没再劝酒,唯独胜子和小叔两个人喝的不亦乐乎。

    小茹姐告诉我,小乐和铁蛋执行秘密任务,家里人没几个人知道,除了爷爷奶奶、燕姑和小茹姐两口子,外人都不知道,具体啥任务他俩没说,只是让保密。

    我看了一眼小叔,小茹姐就明白了我的意思,微笑对我说:“这个事瞒不过小叔叔,铁蛋和小乐走的前几天,小叔叔给他俩写字了。”

    小茹姐看我急切的眼神,故意卖关子逗我,不说话了,举起了自己的酒杯。

    我也赶忙举起酒杯说:“姐,还不相信我吗?”

    旁边的彤彤不明就里,疑惑地也举着酒杯。

    小茹姐笑着说:“咱姐仨先喝了这一杯,我再告诉你。”

    胜子这个时候插嘴说:“老婆,你就别逗初一了,初一现在都是二十六七的大小伙子了,他知道的秘密不比咱多?可初一从来不提,还有彤彤更是研究咱们听都没听过的武器装备,你还在他俩面前卖关子,不是班门弄斧吗?再说了,喝酒能不带我?来来,咱们一起喝,喝完了我给你们说!”

    说完,轻轻一推小叔的胳膊,小叔就主动端起来了酒杯。

    一杯酒下肚,没等小茹姐开口,胜子就把铁蛋和小乐的事情和盘托出:

    小乐去年考上了省警察学校,今年四月份突然回来了,而且找到铁蛋,两个人密谋了两天,又带着铁蛋出去了几天,起初小茹姐以为铁蛋在学校上课,可那个星期没有回家,打电话给铁蛋,铁蛋说和小乐哥有点事情,回家后再告诉她。

    小茹姐对小乐和铁蛋一点也不担心,一个是自己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一个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又是从小看着长大的,两个孩子的脾气秉性了解的一清二楚,所以也没太在意。

    直到两个人再次回来的时候,她从两个孩子的眼神里发现了不同寻常的地方。

    小乐告诉小茹姐,铁蛋已经被秘密特招为警察学员,要和他一起去执行一项秘密任务。

    铁蛋看出来母亲刚刚听完脸上的担忧,就笑着说:“妈,你是不是老了?年轻时候的豪气是不是磨没了?看你担心的样子。”

    小茹姐说:“当妈的担心是多余的吗?我就是不明白你俩为啥不能提前给我们说一声,翅膀还没长硬就想擅作主张了?一点点也不征求我们长辈的意见?”

    小乐说:“师傅,你别生气,这个事情是由我而起的,我给师傅赔礼道歉。我是带着任务回来的,这次任务需要两个人配合,领导上找到我,我的各项条件都附和,另外一个找了好几个都不合适,我才提议铁蛋和我搭档的,我回来先找的铁蛋,铁蛋当时就答应了,我就带他见了我的上级,经过几天的考察,铁蛋就通过了,还被破格录取了,我们回去还要秘密训练一段时间,才能去执行任务,我们这才被允许回来通知家长的,而且只让通知自己的父母,具体任务也不让说。”

    小乐说完,敦敦实实的铁蛋上前就拉着小茹姐的手说:“妈,我们没想先斩后奏,就是看看我能不能通过考核,不通过就当没发生,通过了在告诉你也不迟啊。”

    小茹姐知道两个孩子现在都是成人了,有自己的追求和理想,虽然担心孩子们的安危,可也是对他们充满自信的。

    小茹姐就问了一句:“什么任务我们不问,只想知道危险不危险?”

    小乐和铁蛋异口同声说:“不危险,我们有强大的支援和后勤,请妈妈、师傅放心!”

    看着两个信誓旦旦的孩子,小茹姐不好再说什么了,只是叮嘱他们万事小心。

    胜子听小茹姐讲完了,才说:“不管怎么说,铁蛋比我当年强一百倍,唉,我那个时候就是稀里糊涂的,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将来会是什么样,都是走一步看一步的,没想过那么多。要不是四叔给我帮忙找个媳妇,我现在还不知道混成啥样了。”

    说完,自己就冲着小叔一抱拳。

    小叔稳稳当当坐在那里,对我们的谈论不理不睬,表情也没有任何变化。

    我对小茹姐说:“姐,我看小乐和铁蛋是好样的,一定不会让你失望!小叔给他俩写的什么字?”

    小茹姐说:“两个孩子谁也不说,就说任务完成了再告诉我们,看铁蛋和小乐兴奋的样子,我猜出七八分,就没再问。”

    我点点头,心里就想着小叔给我的话:欲知后事,下回分解。

    他俩的故事还是听他俩讲吧。

    胜子那天和小叔两个人开开心心喝了两瓶酒,回去的时候,我和彤彤一左一右护着小叔回家的,可小叔一点醉意也没有。

    我的假期很快就要结束了,我和彤彤和家人告别的那一天,我搀着小叔往院子外面走,家人则跟在身边,弟弟妹妹们跟在后面,刚出院子,小叔站住不走了,我们也只好都停下来。

    本来大家说说笑笑地往外送着我们,看见小叔突然停下来,都看着小叔。

    我心里就在想:是不是小叔想要表达什么吗?

    小叔脸上挂着笑容,先是朝着左边的我‘望望’,又朝着右边的彤彤‘望望’,我俩则都望着小叔的脸。

    小叔脸上很久没有出现的酒窝,我再一次清晰地看见了。

    彤彤看着小叔笑着说:“小叔叔,舍不得我们走吗?”

    小叔轻轻抬起下巴,又轻轻落下,笑容还是那么轻松。

    彤彤对我说:“小叔叔真是舍不得我们走了?”

    我也看见了小叔的动作,心里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儿时的记忆顿时充满了我的脑海,我眼睛湿润了,轻轻对小叔说:“小叔,等着我们,我们会再回来看你的。”

    谁知,这一走就是一年多,小叔未卜先知知道我们这一次的分别时间会很久,所以才会依依不舍地送我们。

    我俩上了胜子的车之后,我看见彤彤的眼泪一下子涌了出来,我轻轻把娃娃搂了过来,轻轻拍着她安抚她。

    到了部队,一切都走入了正常,训练是时刻不能放松的,我和彤彤基本保持每天电话联系,写信也是这么几年恋爱保持的好习惯,几乎每天还是要给她写的。

    一晃半年过去了,这半年我没有回家,只有彤彤来部队住了十几天,想念爱人、想念家人成了我业余生活的一部分。

    在杨队的认真指导和训练下,我的成绩提高很快,逐渐成为队里年轻一代的佼佼者,在新一轮的演戏空战对抗中,一举击落两架‘敌机’,虽然自己也导演部判定被对方击落,可比我上一次的对抗中一点战绩没有就被淘汰的结果要好出很多。

    大队长在演习结束之后,点评中特意表扬了我的进步,就连极少夸我的杨队也是拍着我的肩膀说:“小艾,好样的!”

    我则谦虚地说:“都是杨队教的好!”

    杨队不屑一顾地笑了:“少拍马屁!”

    作为领空捍卫者,我们又处在海防第一线,训练是紧张和频繁的。

    一天早上刚刚吃过早饭,战斗警报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响了起来。

    对于我们这些已经是常态了,不管我们当时在做什么,只要听见战斗警报,那就是命令!随时必须做好起飞迎敌的准备。

    虽然我们心里知道,并不是真正的敌人来了,就是日常训练而已,可我们绝对不敢丝毫怠慢,每一次警报我们都会以实战的姿态来应对,就像大队长说的:就是培养大家的战斗意识,就是真的战争来了,我们才不会手忙脚乱,不会惊慌失措,我们会用我们的铁拳对来犯之敌予以迎头痛击!我们会以实际行动捍卫我们的祖国!!捍卫我们的誓言!

    大密度、高强度的训练早已把我们这些小菜鸟在暴风骤雨中锻炼的无比坚强和无所畏惧。

    我和杨队迅速整理着装,穿戴好飞行服,一路小跑就来到了飞行作战室,几乎同时所有的战友都齐刷刷到齐了。

    大队长很快就发布了今天的科目:双机编队起飞。

    双机起飞,是一种紧急情况下的起飞,减少飞机的起飞时间,还可以大编队起飞,目的只有一个:快速躲避攻击和快速迎击敌人。

    我和杨队被编在第二组起飞位置。

    在大队长的指挥下,我俩驾驭的战鹰一前一后沿着跑道加速,直到到达起飞速度才腾空而起。

    我紧紧跟随着杨队的战机,迅速向上爬升着。

    战机大迎角向上冲着,就在刚刚到达八百米的高度的时候,突然我发现杨队的飞机尾喷管本来应该是发出蓝色火光,处于加速状态的飞机摇摆了一下,接着尾喷管冒出一长溜的黑色烟雾,马上就知道杨队遇见了空中特情,虽然我当时不知道他的座驾发生了什么。

    还没等我向他喊话和向指挥部汇报,就听耳机里传来杨队急促而镇定的声音:报告塔台,两拐洞洞发动机吸入不明物体,发动机出现故障。

    就在杨队汇报的同时,我的战机就已经超越他的战机,我急忙侧脸看着从我右边滑过的杨队。

    也看见了下面那个叫杨镇的城镇。

    我脑子里马上就想到两个字:不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