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八十章 军营婚礼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853更新时间:2021-01-08 09:50:43
    姨表面答应了她,可在中午的时候躲在另一个房间给志红娘打电话,说她安抚志红,让姐姐和姐夫赶紧来接志红。

    志红无意听见了这一切,她没有怨恨姨,知道家里大人替她担忧,可她不想自己的幸福就这样被安排了。

    志红也装作什么也不知道,吃完午饭,趁着姨休息的时候,又一次逃离了,她也没跟姨说她这两天在哪里,现在又去了哪里,家里人只当她又躲了出去。

    志红说完,看着豆子:“我一直没有给你们讲实情,是为了躲相亲从家里跑出来的,现在成了你对象,是缘分不?”

    豆子嘿嘿笑着说:“是,是那一场大雨帮了大忙。”

    志红说:“小雨也是功不可没!”

    豆子云里雾里没明白就问:“小雨?啥小雨?”

    志红笑着在豆子脑门上一点:“你啊,笨起来是真笨,是弟弟小雨!”

    志红就把那一晚小雨和她聊天说的话大意告诉了豆子:

    小雨那一晚,简直把豆子夸成了一朵花,说豆子勤劳、朴实,敢想敢干,非常乐于帮助人,不抽烟没有不良嗜好,除了嘴笨一点,其他方面都是很优秀。

    还说豆子对志红一见钟情,只是自己不善于表白,可这两天就像是魔障了一样,总是偷偷盯着志红看,不敢上前和她说话。

    志红只是听,也不接话,也担心小雨是个说客,因为志红对豆子的初步印象还是不错,只是了解不深。

    最后,小雨拿出来一张豆子的名片说:“姐,我说了还这么多,不如你自己多多了解一下,你明天要是走了,没事了可以给豆子哥打电话,我是真心希望你俩有缘,我真心希望你成我的亲嫂子!”

    说完,就走了。

    志红对豆子说:“不是小雨最后一晚那几句话,让我多了解多了解你,也许我真的会去别的地方了。你那天又把自己名片给我,我才对你好感进一步加深。”

    豆子才恍然大悟,原来小雨一直默默为自己付出了这么多,想了很多主意帮自己,心里对小雨就感激的不行。

    豆子说:“志红,那你家我还是要去的,我要亲自上门自己给自己提亲!”

    志红笑了,偎依在豆子怀里说:“你啊,笨嘴拙腮的,去了怕你说不清哩,我觉得呀这个事情还是小雨跟着你爹娘去保险。”

    瓜熟蒂落,水到渠成的事情,加上小雨的伶牙俐齿,去了一趟志红家,就基本摆平了志红父母,虽然两口子还对志红有怨气,可毕竟是自己的亲女儿,也看的出来豆子一家的忠厚老实,家境也不错,又托志红姨打听了豆子家的口碑,这才高高兴兴同意了两个人的恋情。

    豆子爹回来路上,对小雨说:“说吧,孩子,要多少股份?要不给你百分之十?咋样?”

    他想兑现自己给小雨的承诺。

    小雨笑着说:“叔,你别当真,我只是想帮豆子哥而已,没别的想法。”

    豆子爹也笑着说说:“你这个鬼精灵,满脑子都是主意,那行,年底给你大红包,还有将来娶媳妇叔也管了,哈哈哈。”

    小雨也不害臊,听见这话也跟着乐。

    豆子爹娘心急,没出三个月,就又去志红家商量婚礼的事情了,去的时候专门问了志红的意思,志红涨红着脸说:“叔,婶,你们咋说就咋定吧,我没啥意见。”

    就这样,豆子从恋爱到结婚只经历了短短的半年时间。

    豆子领着志红叫上我和彤彤,我们先吃了一顿,相互认识了一下,豆子说:“孬蛋这两天就到家,他电话里说哥们这么大的事情,我不回来就太不仗义了,我必须到!不管领导愿不愿意给假。”

    孬蛋的豪气仗义,着实让豆子脸上有光还十分激动。

    哪知,孬蛋也是顺便把自己的大事也给办了,不单单是回来给豆子棒场。

    我和彤彤接孬蛋的时候也是被蒙在鼓里的,等见了他俩,我才恍然大悟,孬蛋和林惠玲一起回来了。

    孬蛋家里甚至比豆子家还热闹,孬蛋爹高兴的嘴都咧到腮帮子上 了,燕姑也是拉着林惠玲左看右看喜欢得不得了。

    因为孬蛋家就这么一个儿子,还带回来这么漂亮的媳妇,总算没有输给我这个小侄子辈的。

    当孬蛋告诉家里人,多亏了彤彤从中穿针引线,才把他和林惠玲撮合了,彤彤也成了他家的上宾,我自然也不列外,毕竟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何况还有小叔和燕姑这一层关系。

    只是彤彤有点不服气,以前不觉得怎么样,现在觉得矮了一辈特冤枉,佯装生气逗林惠玲。

    孬蛋在家里喊我们名字,私下里在一起喊我哥和嫂子,彤彤才算饶了孬蛋。

    豆子的婚礼如期举行,我们伙伴中第一个迎娶了新娘的,自然也是热闹非凡。

    我亲眼看见国庆爹,拿着一摞子钱递给豆子爹说:“老弟,这是国庆和我们一家的心意,国庆专门打电话回来交代的,咱们俩家两代人的情义,我就不去上账了,怕别人说闲话,你就收着。”

    豆子爹也没客气,笑着说:“老哥,我就不客气了!”

    那几天,除了国庆,我们六个人几乎天天混在一起,豆子除了回门那天,其余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每次都是醉醺醺的,不仅仅是美酒醉人,我觉得豆子是沉醉在爱情的甜美美酒中了,醉的不省人事。

    一晃假期就到结束的时候了,彤彤先我走了两天。

    回到部队的时候,我也提出了结婚申请,彤彤也同时向她所在单位打了报告。

    巧合的是,我们部队前后有五名干部提出了结婚要求,其中三名飞行员和两名地勤人员。

    政委抓住了这个有利时机,先后征求我们的意见,准备来个军营集体婚礼,我们各自和女朋友商量了之后,都回答了政委:同意。

    彤彤得知这一消息,想都没想说:“好啊!这样省了很多麻烦事情,我那天参加豆子的婚礼,想到自己将来也要这么结婚,就有点怕怕的感觉,感觉好累感觉好麻烦。”

    我说:“那咱就新事新办,我把咱俩意见给政委汇报了呀?”

    彤彤那边笑着说:“谁要嫁给你了,你自己汇报吧,到时候我不去,你自己结婚吧!”

    我笑着说:“那我开飞机接你去!”

    我把这个消息给家里说了,奶奶有点不愿意,说还是在家结婚热闹,爷爷说初一现在是部队上的人,一切行动要听指挥,奶奶才笑着答应来部队参加我的婚礼。

    政委认认真真把这个事情抓了起来,还专门让气象部门找了一个最好的天气,婚礼将在十五天之后的星期天举办。

    家里人多,而部队上的招待所房间也不是不多,我就电话告诉家里来六个人就差不多了。

    爷爷、奶奶和父母、小叔、妹妹、康康来的时候,大队的车去了两辆接回来的,还是多来了一个。

    母亲告诉我,家里人都快吵翻天了,个个争着要来,说两个姑姑还有五叔他们说既然不能不来,那就等我们回去的时候补办酒席,怎么也得给爷爷奶奶大孙子好好热闹一下。

    孩子们更是吵着闹着要来,最后还是燕姑答应安抚孩子,才算是平息了孩子们的呼声。

    彤彤的家人是她父母和爷爷、外公来的。

    大队长对彤彤的爷爷、外公格外照顾,他早已得知彤彤的爷爷和外公都是老前辈,外公还是国内赫赫有名的某轰炸机大队的前大队长,爷爷是军职干部退休的,都是自己的长辈和上级,又都是部队里出来,所以才格外亲切和照顾

    集体婚礼那天真的是热闹非凡,五辆装饰一新的敞篷军车载着我们五对新人,先是在机场跑道上转了一圈,军报也来了记者,跟随者我们一路拍摄,然后才来到了婚礼主场,举行一场别开生面的婚庆典礼。

    仪式隆重而不失热闹,家属和部队的战友足有几百人。

    我这样的婚礼,把孬蛋他们都急的纷纷打电话说,回家还要再请客,他们说还要闹洞房,我也只好电话里敷衍着他们。

    婚礼第二天,大队长、政委专门请了彤彤一家,也算是给老首长、老前辈送行,我和彤彤作陪。

    我和彤彤送她家人走的时候,彤彤抱着爷爷和外公哭了一个稀里哗啦,像个受了极大委屈的孩子,其实是心里实在舍不得两位老人。

    晚上,我的直属领导杨队,也设宴给我家人送行。

    酒桌上,我和彤彤挨着父母,杨队挨着爷爷,在一起说说笑笑,杨队平时话语不多,可那天还是把我夸得像朵花。

    自从到了部队,我很少回家的时候提起部队的事情,家里人对我现在在部队的情况不是十分了解,听了杨队的介绍和夸赞,家里所有人才知道我在部队的优异表现,当然也包括彤彤。

    杨队注意到康康的样子,就问我:“小艾,这就是你的那个会画画的弟弟吗?上次就是他看见咱们返场的时候,说你也在飞机上?”

    我知道事情的原委,也不好解释,就说:“是的,他叫康康,前两个月刚刚在我们省会举办了个人画展,反响很不错。”

    康康听见我和杨队在说他,他憨憨地笑着,回身从自己的画包里拿出两张画像,递给杨队:“大哥哥,这是你!”

    说完看着杨队乐,杨队接过来就看了一眼,连忙说着:“哎呀小弟弟,画的真棒啊!画的真像!真是了不起!”

    康康看见杨队端详着自己的作品还不断夸奖着,嘿嘿地笑着。

    杨队看了一会,对康康说:“那大哥哥就收下了,谢谢康康!回去我就挂在宿舍里,天天看!”

    就在我们聊天的时候,杨队看见小叔在桌上用手比划着什么,他侧了一下脸,然后就惊呆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