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六章 飞越家乡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901更新时间:2021-01-04 09:42:04
    刘总听完了,长长舒了一口气,然后想起来什么,拿起大茶几上的手机,拨出号码,等对方女声温柔地喊了‘刘董’之后才说:“小王,把我最近五天的行程全部取消,我有重要事情,如果公司有重要事情,先请几位副总处理,他们处理不了的再联系我,最好不要打扰我。”

    那边说了什么。刘总说着“好的,就这样。”就挂断电话。

    又转身对阿九说:“我已经预定了‘粤港第一楼’的包间,你一会再去电话落实一下,看看几号包间,然后去开商务车,今天人多,你给我的司机打个电话,让他也来吧。”

    安排完了,才和大家先聊起来。

    剩下几天,刘总就陪着小叔和父亲到处游玩,带着他们还去了已经回归的HONKONG.

    贵仔也带着父亲和同来的技术经理和技术员,专门跑了两天去参观学习,了解新的设备的使用情况。

    六天后,父亲他们又去了别的地方,只留下小叔和母亲她们四个,准备第二天返回家乡。

    在游玩期间,母亲就和阿丽商量好了,邀请阿丽和虎仔去家乡住一段时间,顺便缓解虎仔的阴影,让虎仔和孩子们玩几天就会彻底遗忘那一段恐怖经历。

    阿丽和虎仔一直在家乡住了半个月,虎仔才哭着回了广州。

    虎仔临走的时候,抱着十几张康康送给他的画,里面有在广州画的,有在家里画的,都是他家人的,有单独的还有几个人在一起的画像,虎仔爱不释手,说他也要像康康哥哥一样。

    听完父亲和母亲的讲述,我还是唏嘘不已,讲述的过程中,我一直手心里捏着一把汗,替虎仔担心,可故事的结局让我十分意外,也由衷佩服小叔的神奇,还有刘总的虚怀如谷和宽宏大量。

    阿秦后来的故事还是贵仔告诉大家的:

    阿秦自从发生了这件事,回来的那天有点十分不好意思,愧疚的神情十分明显挂在脸上。

    不过看见刘总一家还是一如既往地对待她,她才安安心心地做好了自己的本职工作,她回来之后,看见小叔居然是个盲人、聋子加哑巴的时候,只惊的张大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等她从惊愕里醒了,热泪盈眶地对阿丽说:“这人啊,真的不能做坏事,都说人在做天在看,我看啊,不光老天爷看得见,连盲人都能知道!阿丽,我真的是无地自容啊。”

    六年后,就是虎仔去国外读书刚走一个月的时候,阿丽让阿秦陪她上街的时候,一辆失控的摩托车从马路上直冲阿丽撞来,是阿秦奋不顾身推开了阿丽,自己却身负重伤,一直在医院躺了两个月才完全痊愈。

    后来勘查事故现场的时候,是一场意外事故,警察说不是阿秦奋力一推,阿丽受伤要比阿秦还要重,后果不堪设想。

    阿秦的两个儿子,拿着刘总给的钱,加上阿秦给的存款,开了一家快递公司(那个时候,快递刚刚起步)。不出几年,生意做得也是有声有色,虽然他们自己很忙很累,挣得钱也不是很多,但是花着自己汗水挣来的辛苦钱,心里还是很踏实。

    三年后,两个人亲自拿着八万块钱,没给母亲说就找到刘总,说这是还给刘总的股金,刘总哈哈笑着说:股金我不要 还算我是股东,今后我公司的快递业务就交给你俩了。

    哥俩回去注册新公司的时候,还真的把刘总加上了,让刘总过目的时候,刘总又说:“你们还当真啊,算了我把我的股份转给你母亲了,要写就写阿秦的名字吧。”

    哥俩顿时哭了,说刘总就是他们生命中的贵人!救命恩人!

    刘总拍着哥俩的肩膀说:“我不是你们的贵人,也不是什么恩人,人啊,只要有一颗真心、一颗善心,那就是你心中的贵人,心中的恩人!要说你们真正要感谢的人啊,应该是小四!”

    哥俩听的云里雾里的,虽然听他母亲说过小叔,可没觉得此事和小叔有多大关联,听刘总这么说,才觉得事情的蹊跷。

    哥俩专门给贵仔打了电话,贵仔就简单说了那件事的前因后果,哥俩才恍然大悟。

    那个城里人还是经常来家看小叔写字,一直到年前,最后走的时候就说了句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小叔:“唉,算了吧,以后我不会再来了,四哥,虽然你没给我写字,可我也算是想明白了,天上不会掉馅饼,就是掉馅饼也打不到我呀,再见四哥,我还是会来看你,但不是来看你写字了!”

    我等彤彤放假了,就去津南看往了她和她的父母,又把彤彤接来在家住了几天。

    我们两个的爱情真是分多离少,一年也就是那么短暂的几天或者十几天,电话和信件才是我俩沟通的渠道。

    彤彤给我的每一封信我都认真保存着,就像是自己的最珍爱的宝贝一样,差不多快二百封了,而我写给彤彤的信,她也一样保存着,只是比她多很多,彤彤很仔细,都是按照日期排列好,每月一装订,一个月一保存,已经快一小手提箱了,彤彤告诉我今年春节就先把这些带回家保存着,流着将来再读,不知道那个时候会是什么心情。

    彤彤再次来家的时候,和妹妹聊得最多,而且她俩还经常在QQ上沟通,有事没事也要说几句,就像是亲姊妹一样。

    我们马拉松似的恋爱,也没有淡化我们之间的感情,反而彼此更加珍惜了这份难得的爱情。

    半年后我终于毕业了,离开了给我安上翅膀的母校,和另外三名同学分到了江苏沿海某海航部队,在这里我认识了自己的长机——副中队长杨新。

    副中队长是个对飞行事业兢兢业业的人,当时只比我大八岁,三十出头,不苟言笑,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握着我的手说:“欢迎你,今后我就是你的长机了,咱们以后互相多学习多配合!”

    我在这里的空中呼号是‘2701’,喊出来时是这样的:两拐洞幺,绰号没变依然是‘虎雀’。

    副中队长果然如大队长说的:飞行技艺精湛,各种空战动作和高难度动作都是全大队顶尖的,让我虚心跟他学习好训练。

    杨队对我要求十分严格,加上他不善于言语,除了对我训练上的指导和手把手教的时候,话语会多一些,在平日的生活中却是很少开玩笑和说话,沟通很少,见面打招呼也只是简单的一句:“来了?”

    或者是上机前喊一声:“小艾,出发!”

    包括进行训练前的讲话也是照本宣科,仔细讲解任务详情和飞行要领之后,就望着我,意思是全明白了吗?

    我立即立正报告:报告队长,明白。

    然后再口述一遍任务或者训练科目,回答完全正确才点头示意满意,从来不在我面前和战友面前夸赞我。

    海上训练比陆地训练还要艰辛和苦难,在陆地飞行,还有地面上的景物做为参考物,在海面上飞行,海天一色,再加上各种飞行动作,很容易产生眼睛幻觉,不知道飞机是在正常飞行还是倒着飞行,就是头朝下飞行,尤其是超低空突防,距离海平面十几米的低空,稍有不慎就会坠入大海。

    这些,在地面上杨队会不厌其烦地给我讲解,讲到战术动作和配合的时候,就会滔滔不绝,和平日生活中的他完全判若两人,会把每一个动作分解的很仔细,认认真真传授给我。

    到了部队几个月之后,我也终于可以和他真的配合地比较默契了,可以升空执行一些复杂的战斗任务了,期间只听说老飞行员去执行拦截国外战机和侦察机靠近我们领海和领空,而我还一次没有有这样的机会参加一次实战。

    我们的训练是单调和机械的,可我很喜欢,坐在窄小的飞行座舱内,看着机身下湛蓝湛蓝的海水,偶尔会有几朵白云从身边掠过,听着发动机铿锵有力的轰鸣,也可以忙里偷闲思念一下我的家人和我最爱的人。

    半年后,我们要进行一场大规模转场训练,演练战时沿海机场遭到敌人袭击,要飞到内地机场躲避敌人的打击保存有生力量的训练,然后还要举行大队内部的对抗训练。

    当我拿到转场飞行图和路线的时候,不由地心跳加快了,返回路线上,要飞跃我的家乡。

    我认真仔细地查看着,没错!就是要在我的家乡上空飞过!

    心情顿时澎湃激荡起来,真想告诉家里人,让他们知道我就在他们的头顶上飞!

    我心里清清楚楚地知道,这样做肯定是不行的,是会泄露军事机密的,我很快打消了自己的这个念头,心想:哪怕是我从空中俯瞰一下自己的家乡也好啊!

    想着,自己的心情就激动的不行,那一晚上就没怎么休息好。

    很快,训练就开始了,当我们几十架战机,顺利抵达内地一个军用机场之后,做了短暂的休整、补充之后,第二天早上就要返回驻地机场了。

    那天天气也是能见度十分良好,按照排序我们依次起飞,在空中编好队形,就朝着目的地飞去。

    方向高度是六千五百米,这个距离对我视力极佳的我来说,看清地面的建筑和村庄都是轻轻松松,别说山川河流了。

    我心里计算着时间和距离,大约十分钟之后,就要飞到家乡的上空。

    我一边认真操纵着飞机,跟好编队,一边时不时查看窗外的景色。

    很快,太行山伟岸的身影就出现在我的视线里,这点距离对于不是高速飞行的战斗机来讲也都是小儿科。

    越来越近了,我开始侧头朝外面张望着,就想看见那个养育我的小村庄和家乡的院落。

    就当我心情激动隐隐约约发现村庄的时候,耳机里传来杨队威严的语调:两拐洞幺。注意飞行姿态,你已脱离编队,注意集中精力。

    我看见耳机显示是单独通话,不是编队群里的话,知道是长机提醒我注意,马上回复:两拐洞幺明白。

    我看见自己的高度表和速度显示,都和编队要求的有了偏差,急忙调整飞行姿态,跟上了编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