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七十四章 阴谋实施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24更新时间:2021-01-02 11:27:07
    老大不说话了。老二接过来了:“妈,我哥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我也不瞒你,我俩商量了好久了,想趁你在刘家做保姆,找个机会绑架了刘家小儿子,讹诈刘家一大笔钱,最少也得一千万,你在刘家做内应,把消息传递给我俩,他家风吹草动咱们清清楚楚,就是报警了,咱们也知道他们的行动计划,我俩再针对警察的行动制定行动方案,不怕他们不屈服,再说了,你说刘家对小儿子视如珍宝、掌上明珠,不可能不救自己的儿子的,我们也保证不伤害孩子,只要钱到手,我们立马把孩子放了,到时候你再在刘家干一段时间,找个借口离开就是了,我们就等着你来找我们过咱家的好日子。”

    我听完了就傻了,原来两个儿子都已经计划好了,他们现在只是在劝说和鼓动我一起干这件事啊。

    我看见他俩急切的目光看着我,就等我点头了,好像我一点头,大把的钞票就到了他俩口袋一样。

    我当时也确实被吓坏了,急忙摇着头说:“不行,不行,你俩别说了,万一败露了,咱一家人都完了,”

    然后又严肃地说:“从今天起,再也别提这件事,也不许你俩再想!趁早放弃这个念头。”

    想了想,又说:“你俩是不是缺钱了?我刚刚拿了工资,给你俩分了吧,反正我也不怎么花钱,我只想多攒点钱给你俩娶媳妇用。”

    老大说:“妈,我们不是给你要钱,我们真的是左思右想,觉得整个方案完全可行,而且成功率很高的,警察也真的的不容易抓到我们的,这也许是咱家唯一的翻身机会。”

    我哭了,说:“你爸死的早,我含辛茹苦把你俩带大,我是多不容易啊,你们不会体验到的,我没什么本事,就是给人家做个保姆,挣点辛苦钱,好不容易把你俩拉扯大了,你俩又动歪脑筋,今后真的出了事,要我怎么活下去啊。”

    我的哭声,让他俩沉默了,一个本该团圆的晚饭就这样草草结束了,在一种沉重的压抑之下结束了。

    我是怀着愧疚的心情再次回到你们家的,心里就结了一个疙瘩。

    第二个月我又回家,两个人早早在家等我,我一看这一次家里里里外外收拾的干干净净,就夸了他俩,这么长时间我也把上次的谈话淡忘了,可钻入牛角尖的他俩,这次又准备劝我配合他们的阴谋了。

    他们没让我做饭,去外面饭店吃的,我执意不去,不想乱花钱,可他俩连拖带拽的把我拉去了。

    一家人热热闹闹吃了饭,回家看电视的时候,他俩又是旧事重提。

    我还是一口回绝了他们,极力劝阻他俩放弃这个念头。

    我的心真的被他俩搅得乱了。

    第三次再说此事的时候,我就口气软了许多,唉,怪我意志不坚定,怪我也是一时鬼迷心窍,慢慢就接受了他们的观点和灌输,可我还是没有下决心帮他俩。

    可再回来你们家的时候,我发现我看虎仔的眼神和心情都不一样了,以前觉得虎仔活泼可爱、机灵聪明,我也很喜欢虎仔,小小年纪懂得很多,也很有礼貌,一点点也没有看不起我这个保姆,每次见我喊的都很亲切,一声声的‘秦姨’,仿佛就是我的亲外甥一样。

    可这次回来,我突然觉得虎仔就是我们一家人的未来,我们一家人的希望。我心里就缓慢地起了变化。

    我就琢磨着一旦事情成功了,我就再也不用在这里伺候人家了,反而可以让别人伺候我了,我就心情异常激动。

    我开始留心虎仔的一举一动和行动规律,可我没有给儿子说,只是自己一个人留心,还没有下决心实施绑架虎仔的行动。

    这样过了大半年,我心里那种被人伺候的欲望越来越强烈。

    就在那一次休假,我把儿子们叫来,同意了他们的计划,然后把虎仔的日常行踪告诉了他们,让他们想办法找到破绽,还把虎仔的身边有阿九天天陪着的情况也说了。

    俩个儿子终于露出笑容,然后叮嘱我,让我和以前一样,千万不要露出破绽,还说打电话不要提此事,更不要发信息,打电话就和平时一样。

    直到两个月前,他俩才对我说,终于想到了好办法,而且万无一失。

    老大告诉我:虎仔每周不是要去练跆拳道吗?那个武馆他已经仔细侦查了,前门不行,有摄像头还有阿九守着,只有后门的一条小路,没有摄像头监视,就在里面厕所附近,而且是不经常打开,里面一般是锁着。

    他俩的计划是老二跳窗进去,提前把里面的锁弄坏或者想办法弄到钥匙,然后埋伏在厕所里的隔间里,一直等虎仔上厕所,等虎仔单独上厕所而且厕所没人的时候,把他捂嘴抱出来,我在外面接应,我可以租车或者借车,车我也会提前弄好,弄个假的牌照。等老二抱着虎仔上了车我就开到郊外一个废弃的仓库,我准备了三个地点,都是准备关押虎仔的地方,我已经都看好了,都是人迹罕至的地方,我把他们藏好,准备几天的食物,我就回来,然后开始给刘家打电话,告诉他们虎仔在我手上,不许报警,让他们准备现金二千万,他们讨价还价的话,我就答应最低也是一千万。

    我们还想好了交钱地点,二千万不是小数目,光装钱的袋子就不是一个人能拿的了的,我让送钱的人先在市里兜几个圈子,怕他们报警有警察跟着,然后让他们开车去上高速去往鼓山镇,我在路边看看有没有跟着的车辆,再告诉他去鼓山水库,把车开到大坝上,我在大坝底下等着,这个时候最好就是黄昏,视线最模糊的时候,让他们把钱顺着坡度滚到大坝底下,我骑着摩托车等着,我也做好了大架子在摩托车上,准备放装钱的提包,从大坝上下来到大坝底下,至少要绕路半个小时,而且大坝底下的小路开不了车,只能是自行车和摩托车,等警察跑下来我早就跑的远了,我开摩托车只要二十分钟就到了乡道上,到那个时候谁也找不到我了。

    我把钱先埋在我预先弄好的地点,然后去找老二,这个期间我们会把虎仔的眼睛一直蒙起来,不然他看清我们的长相,只要钱到手我俩就把虎仔送到一个郊区的小区门口,打电话给刘家,让他们把孩子接回去,我会让老二在那里看着虎仔,直到刘家来人。

    这样咱们拿到了钱也没有伤害虎仔,只要刘家接走虎仔,我们的计划就真正成功了。

    大儿子说的时候,说的很详细,很是洋洋得意,对自己的计划充满信心。

    老二说:“妈,放心,我和哥都已经试验了两次了,基本没问题,这几天我俩再一起商量仔细看看还有没有什么漏洞,我俩继续补充。”

    老大说:“妈,现在你就是什么不用做,等我俩在详细查看完了,下次通知你。”

    那几天我看见虎仔就心脏狂跳,毕竟做贼心虚,还没实施计划,我就有点害怕了,也想过 想让儿子终止计划,可一想到那即将到手的二千万,兴奋的心情盖过了恐惧的心情。

    再见到儿子的时候,他俩说万事俱备,准备开始行动了,他俩兴奋地抱着我说:“妈,绝对没问题,我俩又仔细走了几次,连装钱的提包会不会磨损破漏都试过了,我哥的黄昏交接也是绝妙的主意,我在上面根本看不清下面的人,只是一个迷迷糊糊的身影,而且开车下来至少要三十五分钟。”(那个时候的天网还没有健全。)

    我还是忐忑不安地说:“那虎仔住的地方还算隐蔽吧,也不能亏待了孩子,孩子爱吃肉,多给他准备点,还有牛奶,他最爱喝‘大桥’牌的酸牛奶,也准备好。”

    老大说:“他是咱家的聚宝盆,妈,你放心,咱只要钱,不会对虎仔下手的。”

    我担心地说:“就算拿不到钱也别伤害虎仔,拿不到钱你俩被发现了就跑路吧,如果妈也暴露了,我就去坐牢,唉,谁让咱们作孽啊。”

    老大说:“妈,你没事的,你现在每次虎仔去武馆的时候,你要多给他喝水,喝饮料,这样他上厕所的机会就更多,还有就是刘家的一举一动,你都记着,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也别打,如果刘家报案了,警察去了刘家,你可以找机会到刘家别墅小区的门口在左边的马路牙子上画三个叉,就是我平时接你的时候那个位置,我远远路过就能看见。记住啊,一定让虎仔上课之前多喝水。”

    我回来后,每次虎仔要去武馆之前,我都给他喝大量的水,告诉他练武的时候出汗多,多喝点水补充水分,虎仔都是乖乖听话喝了,阿九还夸我细心,可阿九哪里知道我的细心是别有用心啊。

    就这样,我们开始做着发大财的梦。

    可机会一直没有出现,老二躲在厕所里十几次,一次也没碰见虎仔上厕所。

    今天,我给虎仔喝了水,看他跟着阿九走了,祈祷今天能够梦想成真。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