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九章 二下津南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65更新时间:2020-12-31 09:36:05
    彤彤要回津南了。

    彤彤在那天午饭后,挨个给家人道别,在走到小叔跟前的时候,她拉着小叔的手,望着小叔轻轻地说:“小叔叔,我要回家了,我要回去告诉我的爸爸妈妈,我又看见了你了,看见你们一家了!你自己要好好保重了!”

    小叔任她拉着手说个不停,脸上渐渐露出的笑容在告诉彤彤,他都已经‘听见’了。

    一家人送我们上了车,还站在门口看着车远去。

    我把彤彤一直送上车,才对她说:“彤彤,那就按咱们的约定,我初八会去看往伯父伯母,到时候再见!”

    彤彤深情地望着我,我也看着她,心里真的不舍得她走。彤彤说:“好,你赶紧下车吧,车很快就开了。”

    我笑着伸出双手,她害羞地轻轻说:“算了,这么多人,快走吧,别淘气。”然后凑到我耳边说:“我会想着你的!走吧!”

    我也轻轻在她耳边说:“我爱你!路上注意安全,我走了!”

    我下了车,刚刚挥手,车子就动了,看见彤彤也在向我挥着手!

    我双手握成喇叭状张大嘴巴不出声地喊着:“我爱你!我爱你!”

    彤彤完全看清了我的口型,一直点着头,直到我们彼此再也看不到对方的身影。

    回家途中,我怕彤彤一路寂寞,就和彤彤聊起短信。

    胜子开着车,看我只顾摆弄手机,知道我在和彤彤聊天,也就不和我说话,怕打扰我。

    车里循环放着邓丽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只是我注意力都在彤彤身上,没有发觉胜子的良苦用心。

    听着聊着,我就进入了自己的感情空间,对外界没有了感知,到了家,车子都停了,我还在抱着手机聊个不停。

    全家人对彤彤很满意,奶奶就一个劲问我,彤彤对我什么态度?大学不毕业能不能结婚?奶奶真是一辈子操心的命。

    其实家人心情我能理解,我也耐心给爷爷奶奶说了:“现在说结婚还早,彤彤还有两年,我还有最后一年(本硕连读五年),怎么也得到部队了才能申请结婚。奶奶,我们的事情别操心了。”

    奶奶说:“咱家的事情我不操心能行不?奶奶我啊,还想抱重孙子类。”

    母亲就说:“妈,初一和彤彤才谈恋爱,你就急着抱重孙子了,您这也太心急了。”

    奶奶就看着我笑:“咱初一啊就是有本事,奶奶高兴!”

    这个年我是过的匆匆忙忙,按部就班走了几天流程,就盼着早一天去见彤彤。

    初八那天,我告别家人,二下津南。

    家里人给彤彤父母准备了好多礼品,我都不想拿,太重、太麻烦,我就说带一点土特产我再去买点水果、营养品就足够了。

    彤彤一个人来接的我,我逼着她带我去了大超市,买了东西才一起去的她家。

    彤彤父母很礼貌、周到接待了我,彤彤早把我们的奇遇告诉了他们。

    饭桌上聊得除了我的情况,就是我们初次见面的那一趟奇特旅行。

    尤其是彤彤讲了小叔的爱情故事,彤彤爸爸惊讶地扶着眼镜怕掉下来一样盯着彤彤讲述,加上我的补充,彤彤爸爸妈妈依然还是一副似信非信的表情。

    彤彤妈妈说:“你小叔叔给我也留下很深刻的印象,我当时就是觉得盲人生活太艰辛了,处处需要人的照顾,一家人多不容易,还有你母亲,我记得她不爱说话,很温和很贤惠,处处为大家着想,我对你确实没什么记忆了,什么模样我都一点点记不起来。没想到的是你和彤彤还能再次见面,这些事也太巧合太不可思议了。”

    彤彤爸爸说:“亏你还是大学老师,世界上万事万物都是紧密相连的,没有单纯的巧合,看似毫不相干的事情,往往都是千丝万缕的联系着,就像盛华的小叔,那么多神奇的故事,你只以为是特异功能和超能力吗?呵呵,我们对这个世界的认知,还有掌握的知识,还不能解释一些我们所不能理解的现象,用现有知识解释不通的事情很多很多的。盛华啊,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彤彤爸爸不愧是学识渊博,他简简单单几句话,就把很深奥的一些道理说了出来,我赞同地点点头说:“其实自从我上了高中,我也想过一些这方面的事情,还是我的知识不够,所以也只能把小叔的神秘埋在心里,或许以后这些会慢慢解开。”

    彤彤爸爸说:“咱们也算老朋友了,虽然多年未联系。有机会让我这个无神论者也再一次见见你的小叔叔,看看他能不能给我也写点什么。”

    我急忙说:“好的,等我们再放假的时候我带伯父伯母去。”

    我心里一阵窃喜,彤彤爸爸妈妈这一关我也算是通过了。

    在彤彤房间,她把两个塑胶兵人和一个漂亮的布娃娃给我看,指着其中它们说:“你看这个就是你,这个是孬蛋,丑吧?”

    我笑着拿过来一看,是两个特种兵的造型,丑不丑不说,制作的很精良,栩栩如生,我说:“你从小就是它们陪着你的吗?”

    彤彤没理我,抱着布娃娃笑着说:“看看这个就是丹丹,她经常陪着我入睡!我最喜欢的一个!”

    我看着她抱着布娃娃的样子,就说:“你就像个漂亮的布娃娃,以后我就喊你娃娃!这是我对你的爱称好不好?”

    彤彤笑而不语,闪着大眼睛看着我,最后点点头。

    回到军校,我热恋的心情才降下来一点温度,可每天一封信,每周的电话粥是一定的。

    机场停机坪上,三架银灰色涂装的歼7型战机整齐排列,今天是我第一次单独驾驶歼击机升空的时刻。

    今天是战术队形,我的长机就是教练,他将带我进行歼击机的初级飞行,我此时已经是百小时以上飞行员了,除了一些难度大的战术动作没有飞过,普通的都已经很熟练了。

    一切都很顺利,我又一次圆满完成飞行科目。

    在彤彤的撮合下,孬蛋和林惠玲也建立了联系。

    孬蛋兴奋地在电话里对我说:“下次见了彤彤,我好好谢谢她,这么大的功劳怎么谢也不为过,到了北京你俩随便点。”

    我说:“这是你说的啊,不许反悔,满汉全席就算了,怎么也得北京五星级酒店搓一顿,其余免谈。”

    孬蛋吓得急忙说:“别啊小哥,你现在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不光吃的好还有零花钱。我说的随便也就是平常饭店,去一次五星级饭店,我半年别吃饭了,等我以后挣钱了,再去五星级报答你俩,这次就一般饭店吧。”

    他心里明白我是说着玩的,故意给我哭穷。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就在我积极准备暑假怎么带着彤彤和她父母回家的时候,我接到队长指示,我们这一期的六名学员被海航部队选中,暑假取消,马上进行适应性训练,而且要去海军上海基地进行。

    一道军令我们六个人就整装出发了,这一去就是大半年,在这里我飞了绰号‘空中美男子’的歼8型歼击机,当时还是咱们海航部队的主力战机,基本上掌握了海上飞行和海上超低空飞行,在这里我和我的绰号‘虎雀’给我的大队长和中队长留下极其深刻的印象。

    孬蛋和国庆今年就毕业了,孬蛋被航天部录取,今年暑假之后就要在北京参加工作了。

    国庆更厉害,公费出国深造,前途无量。

    国庆临走前和我打电话聊了很久,他说他学成之后就回来,我还是关心他的个人问题,他笑着调侃我和孬蛋没出息,早早就恋爱了,他说他的爱情在不远处等着他,不急。

    我一直当他开玩笑,谁知他说的不远处是哪里啊。

    完成了部分高难度的飞行任务,我们终于可以回家度假了。

    这个暑假的时候,妹妹也上了大学,考上的是我们省的师范学院,当教师一直是妹妹的夙愿,今年也终于如愿所偿。

    等我风尘仆仆赶回家乡的时候,离我的生日只差三天,今年也是我回来最早的一年,孬蛋刚刚工作,不到年根是回不来了,国庆就更远了,回来是不可能了,只能等他学业有成之日吧。

    我终于可以安安静静在家住些日子了陪陪家人,陪陪小叔。

    回来后,‘欢乐园’的孩子们不但没有见少,反而比以前更多了,疑问才知道,这些学龄前儿童都是本村或者附近村的留守儿童,父母不是远行打工,就是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有的是长期在家里吃住,有的是短柱,反正奶奶是来者不拒。

    奶奶也时髦了 一次。说了一句很流行的话语:我累我开心!

    看着奶奶乐呵呵地给照顾孩子们,我心里对奶奶的崇敬就更深了。

    小叔还是老样子,经常在园子里陪着孩子们,自己的养子养女都上学了,连喆喆和青青都已经一年级了,背着书包跟着平平和安安姐姐作伴去上学了。

    喆喆一直留着男孩子一样的短发,从来不留长发梳辫子,她说她和爹一样,燕姑开始也顺着她,等她上学了才不给她剪发了,让她也留起头发。

    我回来的时候,喆喆的头发已经可以梳成小抓阄了。

    喆喆和青青只要一下学,就会缠着小叔,我回家了就缠着我,不是讲故事就是陪他们玩游戏,我每次都是等平平和安安回来了才能解放。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