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七章 互诉衷肠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07更新时间:2020-12-29 10:25:00
    彤彤笑了,搂着妹妹肩膀说:“我们都是老朋友了,只是这么多年没有联系罢了。”

    说完对着小叔和燕姑说:“燕姑,我之所以能对你们全家念念不忘,小叔起了最主要的作用。”

    话题终于落在本书的主角身上了。

    彤彤这样说了自己的故事:

    我那年是爸爸妈妈去外公的部队接我回去上学的,火车上就偶遇了你们一家人,那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盲人,也就是小叔叔,起初我心里还是有点惧怕小叔的,看他毫无表情的样子,知道他什么也看不见,心里也很同情,就是不敢直面他。

    后来,丹丹喜欢我的芭比娃娃,我也给她玩了,小叔在我眼里是一点点慢慢变化的,起初是惧怕不敢接近,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敢偷偷看他几眼了,再后来就敢大胆看他眼睛了,也没再觉得可怕了,尤其是后来,我老觉得他冲我微笑,笑的那样的温和、慈祥,有的时候觉得那笑容像我的爸爸,有的时候觉得像我爷爷和外公,反正就是长辈看着晚辈那样的慈爱的笑容,我当时觉得奇怪了,这个叔叔是不是看见我了啊。

    那个时候的初一和孬蛋真是调皮捣蛋啊,一分钟也闲不住,不是躲在座位下面藏猫猫,就是满车厢跑着玩,他们的小名就是那个时候你们喊的多了,我也记住了,再就是你们的对话也让我记住你们每个人的名字。

    不光是当时记住了,回到家之后,只要我自己玩着芭比娃娃的时候,我都会自己想着火车上的你们,还给自己的新的娃娃起名叫:丹丹、初一和孬蛋,那两个叫初一和孬蛋的娃娃是兵娃,是爷爷送我的。

    所以你们全家和你们的名字在我记忆里很深刻。

    小叔也是经常出现在我的记忆里,每当我和你们玩耍的时候,小叔就是我心里裁判,谁输了谁赢了,我每次都会说:是小叔说孬蛋输了,或者是小叔说了初一输了。

    我还曾经梦想着,什么时候还可以和你们见面呢?随着年龄的长大,我越来越觉得遥不可及了,也觉得这一辈子怕是再也看不见你们一家人了。

    所有这些记忆都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小叔的笑容和模样是我记忆里最最深刻的,直到今天我突然看见了我记忆里小叔的模样,他还是那样一点点也没有改变,别看过了十几年,小叔在我心里就是这个样子的,他真的丝毫没有改变。

    小叔叔还是一头短发,表情还是一成不变,今天的微笑似乎还是比那个时候他显得成熟了许多,但是还是那么温和、慈祥,让我我一下子就认出了他。

    我是凭着那个时候的印象,还有加上我的判断,一一认出大家的,今天我很高兴,应该是特别的特别的高兴,我和初一又是在列车上认识的,可能这就是我俩的缘分吧,可能我俩的缘分就是小叔给带来的吧。

    这个时候的彤彤对于小叔的神奇还是一无所知的,她能说出这样的话,就是她内心最真实的想法,没有丝毫的夸张和虚假之词。

    等彤彤说完了,大家都被这神奇的故事深深吸引,目光都不由自主集中到小叔身上,小叔脸上的微笑似乎让大家觉得笑容里都是神奇了,都让人那么琢磨不透。

    彤彤起身来到小叔身边轻轻说:“小叔叔,你好啊,你一定还记得我这个当年的小姑娘吧?”

    说完,手轻轻搭在小叔的左手背上,小叔抬起另外一只手,也是轻轻拍了拍彤彤的手,我似乎看的出来小叔的意思:小姑娘,我记得你!不记得你,你怎么会来我们家呢?会给初一做媳妇呢?

    那一刻,我几乎对小叔简直是顶礼膜拜!

    胜子这个时候突然感慨地说:“小四叔真是不得了啊,前知几百,啊不,最起码是前知几十年,后知几十年啊,连十几年前就早早给初一找着对象了啊,”

    胜子的意思是夸小叔的神奇,可最后一句话让人听着就不是那么贴切了,他自己说完浑然不觉,可在我听来就不是他想表达的那个意思了。

    妹妹听完也觉出话音不对,就马上说:“胜子哥,你怎么说话了?夸小叔也不能把小叔说成媒婆吧。”

    胜子这才意识到自己话的含义有问题,马上改口说:“应该是早早牵线给初一弟弟和彤彤,看我一着急,话都不会说了。”

    彤彤一改初来到家的羞涩,真的就像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里一样,此时她就大方了许多:“奶奶,我坐了那么久的火车,真的有点饿了。”

    奶奶也突然醒悟的样子说:“哎哟哟,看看我都被你说的事迷住了,老大媳妇咱们赶紧张罗 饭菜去。”

    等奶奶和母亲她们去了厨房,饭菜几乎都是已经弄成半成品了,再烹饪一下就可以上桌了,何况还有大阳在。

    一点点没有了拘束感,真的像是把家里所有人当做了自己家人,心里怎么想的就这么说了。

    我很喜欢这样的氛围,觉得我和彤彤的关系更加亲密和紧密了。

    父亲在这时候才有空和彤彤说几句:“那你爸爸妈妈还在教书吗?当年你爸爸我只记得带着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个文化人,我的文化水平不行,和你爸爸聊天,我只是一个忠实的听众,你爸爸学识渊博,比我强太多了啊。”

    彤彤说:“叔叔,我爸爸现在还在大学里授课,我当时太小,也记不住你们怎么聊天了,就只注意小叔和丹丹他们几个了,还有就是阿姨和小茹姐给我山果和腊肉,一路上没少吃你们的好吃的。”

    丹丹妹妹接话说:“我那个时候还吃你给我的面包了,是我印象中第一次吃面包,回来之后还让奶奶给我买过好几次那。”

    彤彤对妹妹说:“我那个时候七岁半了,你那个时候几岁?六岁吗?”

    妹妹笑着说:“我呀,才六岁,现在也只能记清当时不多的情景。”

    小茹姐说:“我那次也是小叔叔给我写字带我来这里,也才在火车上认识了你们一家,你那个时候真是洋气啊,还抱着一个洋娃娃,一看就是大城市里的孩子,我印象里那个时候的呢还梳着俩个小辫子,比洋娃娃还漂亮,是不是彤彤?”

    彤彤听见小茹姐说小叔写字,诧异地问:“小叔叔不是看不见吗?怎么会写字了?是盲文吗?”

    说完带着疑问的眼神看着站在一旁的我,意思也是问我怎么没给她说过。

    我只好讪讪一笑:“等有时间了我仔细给你讲,小叔的故事一时半时说不清也说不完。”

    孬蛋凑过来对彤彤说:“四哥的神奇事情太多了,今天你不就是亲身经历了吗?这些留给你和初一单独在一起的时候,让他告诉你吧,我们就不旁听了,还是说说你当时对初一就上心了吧。”

    我一听就瞪着孬蛋,心里暗想:那个时候都才多大呀,就上什么心了?瞎捣乱的孬蛋。

    彤彤已经看着孬蛋说:“我那个时候对小叔印象特别深刻,你俩呀,都是调皮捣蛋的小孩子,一会看不见就弄得浑身脏兮兮的,才不稀得去关心你俩的,就觉得你俩像两个顽皮的猴子,和军区大院里那帮男孩子没区别,就知道玩,也不管会不会弄脏自己。不然我在见到你们的时候,为什么就一点也没联系起来,还是今天看见了小叔叔才想起来你们俩个淘气包!”

    孬蛋听完哈哈笑着搂住我的肩膀,对彤彤说:“谁叫我四哥这么大本事,还有我的这个大侄子这么和你有缘,你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还是我极力鼓动初一追你了,我在站台上的时候就看见初一帮你放行李了,我就在下面喊初一‘追!’‘追!’的,你俩的缘分至少也有我的一点功劳吧?是不是大侄子?”

    最后一句话是冲我说的,我轻轻捅他腰一下:“就你鬼点子多!”脸上却是幸福的笑容送给了我的好伙伴。

    彤彤看了我一眼,我顿时就明白了她这一眼的含义:果然那天和她说的话就是在暗恋她、喜欢她了。

    这个眼神不是责怪和埋怨的意思,其实更多的是觉得我俩还真是缘分不浅,一切都是命里注定我俩会在那一时刻相识相知。

    彤彤那深情的、充满了无声言语的眼神看完我之后对孬蛋说:“孬蛋,我能记住你俩,还是你俩的小名特别一点,我就觉得很奇怪的两个名字,还有我家里的两个兵人玩具,就是以你俩的名字命名的,下次回学校的时候给你俩带上,送给你们做个纪念吧!”

    孬蛋高兴地说:“好啊,我倒要看看叫我名字的兵人比较初一的那个俩个呢个更帅一点!”

    彤彤呵呵笑着说:“俩个一模一样的丑!”

    我们不顾满屋子的家人,就在那里斗嘴开心着。

    都是儿时的记忆,都是遥远的回忆,都是不可言喻的经历,长辈们听着我们年轻人的话语,都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看着我们这一帮快乐的、已经长大成人的曾经的坏小子们。

    我和孬蛋对视一眼,也呵呵笑了,我心里就像打翻了蜜罐,从头一直甜到脚后跟,心里美滋滋地看着彤彤,和她的眼睛一碰到一起,顿时火花四射、璀璨耀眼!我也知道了此时此刻她的心情,一定是和我一模一样的感觉!

    母亲这个时候进门喊大家:“孩子们都去洗手了,准备开饭了!”

    话语里带着笑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