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三章 爱你彤彤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94更新时间:2020-12-27 14:49:19
    三姑带回来的也是个极大的好消息。

    雯雯搂着三姑对奶奶说:“姥姥,我已经考上戏剧学院了,通知书都下来了,开学我就去上海了。”

    奶奶也是高兴地说:“雯雯既漂亮又努力,比你妈强多了。”

    三姑就不高兴地努着嘴说:“娘,你咋能这样说你闺女类,没我那里有她啊。”

    奶奶笑而不语。

    雯雯告诉我和妹妹,说高三开学那年,‘小霸王’还是再一次找到了她,楞是死皮赖脸要和她做朋友,每天都去学校门口等她,后来还是二姨(我二姑)出面找了警察才把他赶走了,‘小霸王’现在自己在外面开了一家什么公司,看穿着打扮,像是小有成就,只是不知道干什么的,雯雯估计他也不会做什么好事。

    我和孬蛋、国庆他们一碰头,就被他们好好奚落了一番。

    孬蛋拿审问叛徒一样的目光看着我说:“你现在大大的狡猾,老实交代,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们哥俩的事情。”

    我一脸的茫然,说:“没有啊,我那里做什么事情对不起你俩了?我回来晚确实是因为训练紧张,还有科目没有结束,这不一结束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来了吗,你俩抽什么风了。”

    国庆脸上都是诡秘的笑容,坏笑着说:“你自己老老实实地说了,我们就不罚你了,不说实话,连着请我们三天!”

    我还是没明白,就问:“我没有做过的事情,怎么交代。”

    孬蛋说:“要不要我提醒你提醒你?”

    我认真想了一下,觉得没什么把柄在他俩手里,就理直气壮地说:“你俩想唬我,没门,想让我请客那就直说。”

    正说着,豆子带着小雨两个人就过来了,小雨说着:“初一哥,你准备在哪里请我们搓一顿了?”

    怎么他们也掺和进来了?难道他们串通好了?我心里嘀咕着,还是没猜透他们什么意思。

    小雨看我一副不明白的样子,走到我身边,悄声说:“哥,你和你女朋友怎么样了?”

    我看了小雨一眼,再抬头看他们的时候,几个家伙脸上都是神神秘秘地笑着看着我。

    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知道的,自己也笑着说:“你们的消息哪里来的,我谁也没给谁讲啊。”

    孬蛋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还说部队有事,提前就跑了,跑到美女身边执行任务去了吧,哼,把我俩抛弃了,还敢说没有对不起我们。”

    我顿时恍然大悟,看来是有人把我的事情全盘告诉了他们,我突然就幡然醒悟,也想到了告密者:林惠玲!

    我说这个学期孬蛋对我喜欢彤彤的事情不闻不问,原来他早就了如指掌啊,国庆也是和他串通一气,装作毫不知情、不闻不问。

    那他和林惠玲也是经常联系了,难道他俩也有什么故事吗?

    我想通了一切,立马说:“今晚咱们去胜子哥饭店吃饭,我请客!我啊,回头再找那个暗藏的间谍算账!”说完,眼睛看着孬蛋,就是想告诉他我猜到了背后之人,孬蛋也心知肚明,装作若无其事地和他们一起开心地说着:好!

    果然,不出我所料,孬蛋在饭桌上就把他和林惠玲一直保持着联系的事情说了,林惠玲嘴里没把门的还把我去津南找彤彤,还有彤彤答应做我女朋友的事情一五一十告诉了孬蛋,因为他早就心中有数,孬蛋和我通话的时候所以才会故意只字不提,就是想回来很报复我一回。

    我就问孬蛋:“那你和林惠玲是不是也好了?”

    孬蛋说:“唉,咱没你那福气,人家喜欢的人不是我,人家喜欢的是凌风,我啊,没戏!我们只是好朋友而已。”

    我说:“还好朋友,她和彤彤还是闺蜜那,出卖闺蜜是不是叛徒?”

    孬蛋说:“你可不能这样说林惠玲,你冤枉她了,是我关心你和彤彤的事情,才苦苦哀求她告诉我的,还怕你一直瞒着我们,不然今天怎么能让你请客了。”

    国庆就是一个劲地吃、喝,对我俩嘀嘀咕咕的也不在意,仿佛一点也不关他的事情一样。

    妹妹今年也上高中了,跑得快没再继续上高中,现在已经被一家网络公司聘请做了程序员,而跑得快却说:他的目标远远不止如此,我将来要做更大的事!

    他说的大事,谁也没有猜出来。

    大乐的评书现在在我们省已经是家喻户晓了,现在每天不是在录节目就是在录节目的途中,只要是不忙了就会在家陪着小叔,爷爷曾经说:“大乐这个孩子真是努力,为了讲好评书,每天不知道要听要学多少东西,回到家也没闲过,陪着他爹也是耳机不离身。”

    飞飞现在在省体校的训练也是热火朝天,教练很看好这个未来的残疾人运动健将。

    康康在李老师第二次指导了几个月后,绘画水平又有了很大的提升,李老师说准备找个时机给康康办个画展,说这么优秀的苗子不能埋没了。

    看见家里的孩子一个个都有了自己的出息,爷爷奶奶天天乐的不亦乐乎,天天教育几个小不点好好向哥哥姐姐们学习。

    就要大四了,他俩都要面临毕业和分配,又一次来到人生的十字路口,而我还要再有一年才能毕业,我是本硕连读五年。

    我是要面对的是今年的最后训练和即将到来的单飞,还有就是将来要分配到那一只部队,虽然分配不是能由我所决定的,但是我成绩的好坏,直接决定我的分配方向。

    我当时最喜欢的机型就是刚刚进口不久的苏27战机,虽然数量不多,也不可能一下子让我们这些雏鸟直接飞当时最先进的战机,可如果分配到这样的作战单位,很有可能会早日驾驶自己最喜欢的战鹰。

    我日夜想念的彤彤,终于在我们开学的路上见面了,我真想拉她的手,或者又更进一步的亲密动作,无奈人多嘴杂,没给我俩一点点机会,虽然林惠玲故意躲着我俩,给我俩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可我还是没有在车厢里去拉上彤彤的手。

    就这样我们再一次车站挥手告别。

    这一年的训练强度和学习都加强了,我一点点也没有放松,我是我们这一期学员中第一个放单飞的,就是自己驾驶飞机,教员再也不用坐在后面给我监督和指导了。

    那一天,我独自驾驶着高级教练机在机场上腾空而起,在空中做了几个漂亮的翻滚和一个惊艳的通场飞行,又在地面的指挥下,飞了几个复杂的飞行动作,降落后我就顺利地完成了我的第一次单飞!

    我非常及时地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家里和彤彤,我这样给彤彤说:“今天,我这只小鸟终于自己扑棱着翅膀飞起来了,彤彤,我太高兴了,我终于成了一名合格的飞行员!”

    彤彤电话那头也是替我高兴:“盛华,祝贺你啊,可惜不能和你一起祝贺你,那我就在这里给你遥远的祝福!我真的替你高兴!”

    我趁机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彤彤,要不寒假的时候你陪我回老家看看吧,我想让家里人也见见你。”

    话筒里传来彤彤咯咯的笑声:“你是真会找时间说这个问题啊,是不是早有预谋?”

    她没说愿意也没说不愿意,反而给我来了一个反问。

    我没有犹豫地说:“是的,我早就是这么想的,我想我单飞的那一天,就是我想着和你比翼双飞的的那一天!”

    彤彤电话里笑声传来:“好吧,看在你自己会飞的面子上,我答应和你一起回家看看叔叔阿姨,还有爷爷奶奶!”

    我当时听完了,浑身都是满满的幸福感觉,兴奋地说:“好的,彤彤!一言为定!”

    当晚,我又给彤彤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写了足足五页信纸,都是我满满的思念和倾诉,还在信的最后加上三个字:我爱你!

    当我写完这三个字,静静看了一会,偷偷在上面吻了一下,才轻轻折叠好装进了信封。

    十天后,我收到了彤彤的回信,内容很短,一张纸没写完,可信息量很大,她不仅写了对我的思念,最后落款是:我也爱上你了!彤彤!

    短短几个字,就令我兴奋了好久好久,每每想起彤彤,心里都是暖洋洋和甜蜜蜜的感觉。

    我就急切地盼望着早一天的放假,也盼着自己的训练和学习一切正常,不要因为训练而延期自己的假期。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就在离假期还有二十天的时候,一场冬雪把我的训练推迟了,我懊恼地诅咒这个鬼天气,一下子就失落了。

    我无精打采回到宿舍的时候,同屋室友看见了落寞的样子,都知道我的心思,笑着安慰我、劝慰我。

    我知道战友们的好心好意,可心里最担心的就是不能如期和彤彤一起返乡,一起去我的家乡。

    我还是爽约了,我延期训练了一周,才放的假。

    我把一切都告诉了彤彤,彤彤短信里说:没关系,你安心训练,一切等你放假之后再安排。

    我回复:我放假直接去津南吧,看看你的父母,然后咱们一起去我老家。

    彤彤回复:我想过了,你还是直接回家,我这里还有一些事情,等事情处理完了我去找你好吗?

    我安耐着激动万分的心情,快速打字回复:好的,我到家了就告诉你,你来的时候我去车站接你!想你!

    写完了我如释重负地仰头看着外面已经放晴的冬日暖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