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相大白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31更新时间:2020-12-27 09:59:13
    我这个时候已经是灰头土脸的形象了,根本顾不上这一切了,我就想先填饱肚子再说。

    我来到路边一家不大的小饭店,让老板给我做点吃的,我又用饭店的脸盆洗了洗,等饭菜好了,就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

    这个时候,进来一对年轻的夫妻,两个人一边说笑着一边点了菜,就聊着天等着饭菜。

    我听见她们在聊北京景色怎么好,我一想我这么大还没没去过北京了,干脆临死前去北京玩几天得了,想想身上还有一部分钱,也够出去旅游的了。就下定决心去北京玩一圈再说。

    可一想自己没有身份证,没办法住宿,就又发愁了。

    吃饱了我又漫无目的地闲逛着,这个时候就发现了办假证的小广告。

    我毫不犹豫地联系了他们,第三天我就拿到了我想要的假身份证,我给自己起的新名字叫:金有才。

    我顺利到了北京。(那个时候,假的身份证还是不容易识别的)

    我在北京足足玩了十天,直到身上剩下不多的钱了。

    我开始用自己的假身份找工作,开始是打零工,什么活都干,后来随着年纪越来越大,体力活再也干不动了。就去了家政服务,做起了保姆的工作。

    我到张叔您家是第三户了,前两户都是老人,一个伺候了一年多就去世了,另外一个三年,这不才就到了您家。

    我这些年隐名埋姓,彻底改变了自己的脾气性格,再也没和人吵过一句嘴,没和一个人红过脸,声怕露出蛛丝马迹进了公安局。

    这不,去年和您回来到了老家,我也一直安分守己,平时也不多说,只管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唉,有时候我想了,就这么稀里糊涂活下去吧,啥时候老了干不动了,就自己找个地把自己埋了,再也不回去了,回去也没脸见家人,无脸面对死者家属。

    谁让自己年轻的时候冲动,死了连个棺材、连个埋葬的人都没有。

    可就在去年的一天,我和张叔您在园子里闲聊,突然看见四兄弟给我写了几个字,让我心惊肉跳了好几天。

    四兄弟给我写的是:‘赎罪之人,家中等你’。

    对于四兄弟的神奇,我早已得知,我当时是抱着侥幸的心里在家呆着的,看见三个月四兄弟没有给我写字揭穿我,我当时还想:四兄弟也就还这么点本事,这不也没看出来我是杀人犯吗?

    可那天的八个字,让我好几天没睡安稳,在我看来四兄弟早就知道了我的底细,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给我写字,还什么赎罪之人?还在家中等我?难道有人替我把我的罪行受过了?难道是我老婆?

    我想不通,也不能理解,所以才有了我撒谎请假回家的事情。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买了车票回家的。

    到了家乡,十几年的变化太大了,我记得我出逃那年我的儿子才十四岁,刚刚上中学,我想他现在都应该结婚生子了吧,只是不知道我的老婆现在什么样,是另外嫁人了还是和我儿子依然在一起。

    我还是没敢回家,我怕村里的熟人认出来我,虽然十几年不见,我的大模样没怎么改变。

    我刻意伪装了自己,故意说着一口北京话,来到邻村,打探着家里的消息。

    果然,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在和邻村的老汉们聊天说话的时候,我得知了一些消息:当年邻居的二小子当时没有被我打死,只是打成了植物人,后来还是我媳妇给治好了,现在不仅仅或者好好的,还娶了媳妇,还认我媳妇做了姐姐。

    我当时听完这些,一下子就被震惊了,知道他们不是编着故事的时候蒙我的时候,我就一路小跑着回家了。

    进了家门,也把我全家吓了一大跳,当我娘和媳妇认出来我的时候,可想而知那是一番怎么样的情景,唉,十五年的分离 啊,怪谁呢?

    等大家哭够了、骂够了,我娘才把这十几年的事情原原本本给我讲了:

    原来,当时我一棒子下去,把二小子打趴下后,我看大事不好就独自跑出去之后,我媳妇就和邻居赶紧把他送到医院了。

    这一棒子打的真不轻,到了医院也没治好,成了植物人。

    邻居家的大儿子带着一帮人就去我家找我,抬着棺材,说着要一命偿一命,把我也一棒子打死。

    我当时想,可能那个卖给我烟的老太太听村里说的就是这个事情,只是她不知道当时二小子还在医院没有死,真是谣言害死人啊。

    我媳妇二话没说,回家拿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给二小子治病,钱根本不够,她又回娘家借钱,东拼西凑算是把二小子的病情稳住了,期间公安也多次上门抓我,到处追查我的下落,怎奈我杳无音讯。

    等二小子好一点了,医院就住不起了,我媳妇就把他接回俺家,俺媳妇对邻家说:祸事是俺当家的惹的,锅俺来背,二小子这一辈子俺来伺候,俺当家的把俺们一家人舍下,自己跑了,俺也不能舍下二兄弟,从今往后,二兄弟就是俺亲兄弟,俺管了!

    此后几年,我媳妇就把二小子安排在俺家的炕上,每天精心照顾,按照医生教的法子,该怎么治疗怎么治疗,该吃药就吃药,每天就像伺候自己亲娘老子一样服侍着他。

    我儿子初中一毕业,就早早出去打工了来分担家里的负担。

    我媳妇又要照顾老娘。还要照顾病人,还得种着家里的几亩地。

    我娘哭着喊着说:那些年,你媳妇每天都睡不够四个钟头,家的里里外外全靠她一个人撑着啊!你个逆子,知道惹祸,就不知道担当啊!你还回来干啥,死在外面算了,你居然还厚着脸皮回来干啥?你看看你媳妇,哪里像个五十岁的人,老的都快赶上我了,你媳妇是在替你赎罪啊!你个不孝子之子啊!

    我跪在娘的跟前,不敢说一句话,听完娘的话,也冲着媳妇跪着,趴在地上只剩下哭了。

    等我们哭的差不多了,我媳妇拉起来我说:你光给我们跪不管用,你还得去给咱兄弟一家跪着去,让兄弟一家也得原谅你。

    我乖乖跟着媳妇进了邻家,邻家还不知道我回来了,我一进院子,嚎啕大哭着就跪在当院,嘴里喊着:兄弟对不起!兄弟对不起!

    邻家这些年应该和我家处的不错,对我的仇恨也已淡化了,骂了我几句,数落了一番,还把把我搀起来拽进屋里。

    听着邻居的话我才知道,二小子在我媳妇的精心照顾下,第三年的时候缓缓醒转了,有经过一年多恢复,基本就成了正常人,我媳妇还把自己的最小的表妹介绍给了二小子,两个人不仅成了亲,现在孩子都上学了,还有老二都四岁了。

    邻居一家不计前嫌,把我好一顿数落,说这些年连回来看看都不看看,让我媳妇受了这么多年的苦。

    就这样,俩家的恩恩恩怨怨在我的鲁莽闯祸之后,又在我媳妇的全力赎罪之下,才烟消云散了。

    二小子现在和我儿子在一起打工,他们得知了消息,连夜就赶了回来,我也见到了我的孙子,一家人终于团聚了。

    后来我们又一起去了公安局,把一桩陈年旧案说明了,邻家也不再追究我的刑事责任,可公安还是把我拘留了十五天,才把案子消了,我的杀人犯罪名才得以洗清。

    我在家住了几天,还惦记着张叔,所以给家说好了,我再干几年就回家养老!

    张叔,你千万不要责怪我,我回来这么久,除了自己心里高兴,比以前爱说爱笑了,就是没敢向您吐露实情,是怕您老人家撵我走,不让伺候您了,张叔,我是看今天咱们要回去了,四兄弟这么大恩情我走的时候再不感谢,还等到啥时候啊。

    我今天说这些,第一是感谢四兄弟和全家人,这对我就是救命之恩,不然我会蒙在鼓里一辈子,自责一辈子,也再也看不见我的娘我的媳妇了!

    第二是恳求张叔您,希望您不计前嫌,不要赶我走,让我踏踏实实伺候您后半辈子,也只当我给自己赎罪,只当我谢谢四兄弟了,好不好?

    听完老金,啊不,应该是老刘声泪俱下的讲述,大家都默不作声。

    张编剧沉默了一会,轻轻叹了一口气,为了清清楚楚说话,特意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人啊,一辈子不容易,看似短暂,可经历的苦难却是一辈子也忘不了啊,你啊,做事糊涂,悔改的也不算晚,要不是小四儿啊,你都不知道自己埋哪里了!”

    说完,拉着小叔的手,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四儿,好样的,不光帮了你大爷我,还帮了那么多不知名不知姓的人!大爷啊,以有你这样的小侄子为荣!”

    手就紧紧握着小叔的手不舍得松开。

    直到眼里的泪花不见了,才松开小叔,说了一声:“老金,走,咱们回北京的家!”

    张编剧还是称呼着老金。

    爷爷讲完了老刘的故事,我听得也是惊心动魄。

    爷爷刚刚讲完,我还没从故事里回过神来,门口就传来三姑那高亢的喊声:“初一,快来帮三姑拿东西!”

    我抬头看时,漂亮的表妹雯雯抱着一堆东西就进了院门,嘴里甜美地喊着:“姥爷,初一哥!”

    我答应着,起身跑出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