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七章 紧追不舍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880更新时间:2020-12-25 10:15:15
    我终于可以和彤彤说一会话了,孬蛋陪着林惠玲去买车票,国庆也知趣地说,我也去。就跟着跑了。

    我赶紧给彤彤要了家里的电话,彤彤不但告诉我家里的电话,还把她爸爸的手机号码告诉了我,说:“万一我不在家,你就打我爸爸电话,我一般都会跟着他在一起。”

    我也赶紧把爷爷家电话给了她,说我一般都在家,家里弟弟妹妹们多,村子也不大,跑不了多远。

    我坚持要送她们上车,她们也坚决不让,最后还是我们妥协了,看着她们随着熙熙攘攘的人群进了车站,直到看不见了身影。

    等他们一走,孬蛋就指着我鼻子开始教训了:“好啊你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明明联系上了还说没有!你胆子大了啊,敢骗小叔叔了?”

    我就反驳他:“你打电话的时候,我们确实还没联系上的吗。谁骗你谁小狗!”

    孬蛋不依不饶:“那后来联系上了你也没吐出半点口风,是不是不把我们当兄弟。”

    我说:“那就是打电话聊几句,我都没说要和她交朋友的事,倒是你,今天见那个林惠玲,积极的是不是有点过啊?”

    国庆不慌不忙地说:“是啊,孬蛋,你今天是特别反常,又有什么鬼主意赶紧老实交代,最起码人家初一是正大光明追求单晓彤,你倒是贼眉鼠眼地一直盯着林惠玲不放,刚才是不是还要了人家的电话了?”

    孬蛋知道他不说,我俩有的是办法对付他,乖乖交代了自己给林惠玲要号码的事,说:“初一,这咋两个美女都让你碰上了,可惜只有两个,再有一个,咱三不就都有对象了吗?”

    国庆不以为然地说:“你俩谈你俩的,别扯上我,我啊,还要继续求学了!”

    我这次到北京,又去看了娜娜,这是奶奶交给我的任务,娜娜一年了没回家,虽然经常电话联系,可奶奶还是想孩子想的厉害。

    一见到马克,马克竟然十分高兴地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正好今天带着娜娜要去吃大餐,娜娜吵吵好几天了,要我带她去吃家乡饭,我们一直都忙,今天凑一起了就都去!”

    路上,我抱着搂着娜娜,马克就把为什么一年没回去说了:“娜娜现在不光上学,也练钢琴,还要学习德文,比我们两口子都忙,实在没时间,不过你回去给老先生,哦就是你爷爷说一声,春节我们回去,我也感受一下中国农村是怎么过这个盛大的节日的,光听说农村过年热闹,还一次没见识过了!”

    马克现在俨然是一个中国通了,汉语水平突飞猛进。

    等我们回到家乡的时候,村里的过年气氛已经很浓厚了,手机这个便捷的通讯工具,几乎快成了人手一个。

    父亲说也给我买一个,我说用不着,平时根本不让用,都要统一保管的,只能在休息日用一用,拿着也是摆设。

    孬蛋和国庆家里给他俩也配上了自己的手机。

    小茹姐就把胜子年前刚刚买的新手机给了我,说:“初一,在家你就用这个,反正我也不怎么用,你们小哥几个就不用来回跑着互相找了,一个电话全解决。”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反应过来,有个手机和彤彤联系不就更方便了吗?

    我欣然接受小茹姐的好意,答应走的时候还给她。

    胜子知道了,二话没说,又上城里买了一个,把小茹姐给我要回去说:“初一,这是个女士的款式,哥给你又买了一个,这个就归你了,啥时候都可以用,里面的电话卡我都给弄好了,还交了话费,随便打!”

    我手机打的第一个电话就是打给了彤彤,巧的是彤彤也有了自己的手机,知道了这个消息我分外高兴,赶紧把她的手机号码存了起来。

    妹妹教会我了怎么写短信。怎么发短信,我都一一记下了。

    晚饭后一直没空,我给彤彤发送到第一条短信是在晚上十点左右:你现在在干嘛?

    彤彤回复:我在看书,你在干嘛?

    我的回复:我没事,就是想问问你现在的情况,今天白天你忙不忙?打电话的时候听见很乱的样子,也没好意思问你。

    彤彤回复:我跟我爸妈逛街,爸妈非要给我买过年的新衣服,我说军装就挺漂亮的,他们说过年了女孩子还是要新衣服更漂亮,我没办法才和他们上街了,对了,你们那里过年热闹吗?

    我的回复:我的爸妈也给我准备了新衣服,这些都是长辈的心意,还把我们小孩子看待了,我们这里过年很热闹,现在家家户户就忙着过年的东西,到处都是喜气洋洋的,特别有过年的气氛和味道。

    彤彤回复:我从小就在城市过年,一次也没去过农村过年,真想去体验一下农村的年味。

    我的回复:那有机会就来我们家乡过年,我给你当向导,免费的,请你品尝我们家的地地道道的农家宴席。

    彤彤回复:好的,有机会一定去,今天不聊了,我看一会书就休息了,你也早点休息。

    我的回复:好,祝你好梦甜甜。

    彤彤回复:谢谢!晚安!

    我的回复:晚安!没事了找我聊天,我等你,随时!

    我等了一会没见她再回复我,就有点失落地向着心事,最后一句话,我是有深意的,她是察觉了还是没有察觉呢?这个谜我没猜透。

    马克一家是大年二十九到家的,娜娜就像是蝴蝶一样也是打扮的漂漂亮亮地和姐姐哥哥们玩耍了,分别了这么久,没有一点点的陌生感,感情反而越来越深了。

    这个春节,只能说是太热闹了,孩子个个开心,大人们个个舒心,家里每天人流不断,都是前来拜年的,许许多多不是十分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家里,别说我认不全,就连爷爷奶奶也是常常张冠李戴,摸不清谁是谁,大家没人在乎,都是除了祝福就是说着许多吉利话。

    大年三十晚上敲响新年钟声的那一刻,我的一条祝福信息就发送了出去:祝彤彤新年快乐!新的一年新气象,祝你学业有成,祝你身体健康!永远美丽!

    我的手机虽然知道的人不多,可也受到几条编撰好的拜年信息,可我还是喜欢以自己的语言方式给彤彤拜个早年。

    很快彤彤回复了:也祝你新年快快乐乐!所有烦恼都丢掉,所有幸福快乐围着你!呵呵,你还让我永远美丽,那我祝你永远年轻!

    话说的我怎么觉得那么对味呢?她永远美丽,我永远年轻,虽然都是祝福和恭维的话,可是两句话连贯起来不就是说我俩是一对吗?

    我的心就激动起来了,想了想回复:永远没多远,也就是一辈子!我祝你一辈子都是美丽漂亮,青春永驻!

    回复只有两个字:谢谢!

    她似乎察觉了什么,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我又发了一条:我是发自内心的祝福!最最真诚的祝福!

    短信发出去了很久,也没见她的回复。

    我一直不时低头看手机,也再没有信息的提示音想起,直到春晚结束。

    小叔那晚一直坐在孩子们中间,孩子们有不睡觉陪着大人们看春晚的,小叔也一直坐着,没有回房间睡觉的意思,燕姑也不劝他,知道小叔困了自己会提醒她或者自己回去。

    我这个时候就感觉到一股灼热的目光看着我,一抬头,就看着小叔的脸正对对我,看见我抬头了,脸上露出很满意的笑容,我痴痴的有点发呆,忙挪过去坐在小叔身边,搂着小叔的肩膀看着他,想看出来为什么他会这样的表情‘看’着我。

    看了一会,小叔除了微笑还是微笑,别的什么都没有做。

    正在纳闷的我,感觉到小叔想要站起来的意思,自己先站起来,小叔随着就站了起来,我知道他是要休息的意思,就搀着他回了他和燕姑的房间。

    爷爷奶奶和燕姑看见了,也没过来,就在后面笑着看着我和小叔走了。

    小叔回到房间,我就赶紧去打热水,谁知燕姑已经端着冒着热气的脸盆进来了,我就说:“燕姑让我来。”

    燕姑说:“还是我来吧,你去再看会电视。”

    我说:“燕姑,我都好久没帮小叔洗漱了,今天过年,我就帮我小叔一次。”

    说完不由分说接过盆,就朝小叔走去。

    等我给擦完脸,蹲着给他洗脚的时候,小叔的手就在我头上摩挲起来,在我头顶来来回回摸了好几次,这也是小叔在我小时候经常做的动作,就像是一个慈祥的父亲摸着长大成人的孩子一模一样。

    就好像是小叔想对我说:初一是个大孩子了,知道追求自己的幸福了。

    我心里默默想着:莫非小叔早知道我的心思,想以这样的方式安慰我吗?人只有收到伤害或者失败的时候才需要别人的安慰,难道小叔这样做,是安慰我的话,也就是说彤彤是要拒绝我的追求和我的爱吗?

    小叔给我的暗示到底是什么意思呢?我手里不停,眼睛注意着小叔的一举一动,真想让小叔现在也给我写几个字告诉我结果。

    可小叔再也没有任何表示,我在忙碌的时候,他就是那样轻轻微笑着享受我的服侍,自始至终也没做出要给我写字的意思。

    洗完了手脚,春晚的节目就结束了,燕姑说:“初一,回去休息吧,明天还要早起那。”

    我上前搂了一下小叔,就像小时候我搂着他的胳膊睡觉时候一样的感觉,对着小叔、燕姑说:“小叔,燕姑我走了,你们早点休息!早上再给你们拜年!”

    我们这里有起五更拜早年的习俗。

    出了小叔房间,我又拿出来手机看了看,依然没有彤彤的信息。

    我怀着难以名状的心情回去休息了,新年的第一夜,让我刚刚萌发的爱情之芽,感到有些的失落,仔细思量着彤彤对我的态度。

    在辗转反侧了好久之后,才渐渐进入梦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