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六章 接到电话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963更新时间:2020-12-25 10:02:44
    那一天晚饭,按照惯例,队里给我们五个第一次飞上蓝天的学员开了庆功宴,只是没有庆功酒,大家都是以水代酒表示了祝贺。

    队长还在祝酒词里表扬我们五个,还单独着重对我提出了表扬,说我功底扎实,临时增加科目临危不乱,动作最准确,空中姿态控制最好,还说,在空中可能遇见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作为优秀的飞行员就是要处乱不惊、临危不惧,一定要有冷静的头脑,迅速判断情况、处理情况,空中特情,不是机毁人亡就是会给地面造成巨大损失,要求我们每一个学员都要成为最优秀合格的飞行员!

    那一天我都是在很高兴很兴奋的状态下度过的。

    吃完晚饭,我急忙跑到IC卡电话前,给我的全体家人报喜,全家的欢呼声我通过话筒都听的清清楚楚,还有康康那尖细的嗓音:初一哥哥会开飞机了!初一哥哥会开飞机咯!

    那一天的电话一直打了快一个小时,连规定时间都超过了也浑然不觉。

    路过的同学都是嘻嘻笑着冲我点头,连队长路过的时候,也没像往常一样指指自己的手腕,意思是注意时间。

    他路过的时候,还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冲我笑了笑。

    打完电话,我的心还是那样的兴奋,不由得自己哼着歌准备回宿舍。

    转身走了几步,嘴里的歌声刚刚轻轻想起来,身后的电话也响了起来。

    我看看身边没有别的学员,就回过神来去接电话,学员队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听见电话响,离得最近一个同学接起来,找谁的就去喊谁。

    我接起来电话轻声说:“你好!请问找哪一位?”

    话筒那边立即响起来一个我熟悉的甜美声音:“你好,请问是飞行学院某某队吗?”

    我马上脱口而出:“彤彤,是你吗?”这个名字已经在我心里喊了无数遍了,今天终于喊出声来。

    对面显然没有准备,先是顿了一下才呵呵笑着说:“怎么是你接的电话啊,这么巧?”

    我急忙把我刚才给家里报喜的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她听了笑着说:“哎呀,今天怎么都是巧事和喜事啊,我说刚才打了好几个一直占线,原来是你给家里报喜啊,那我也要恭贺你第一次飞行,而且是越飞越高!”

    我说:“谢了彤彤,那你怎么这么长时间才给我联系?”

    她说:“刚到新学校,一切都不熟悉,而且一来就开始军训了,每天很忙,一直没怎么抽出时间,请见谅。而且今天也是我的好日子,我们今天也配发了领章帽徽,今后和你一样了,我们是真真正正的战友了。我也是刚才和家里通完电话,才想起来给你也打一个了,今天是咱们两个大喜的日子!”

    说完了才觉得最后一句话的毛病,马上掩饰着说:“你说我今天是不是特别高兴,还有你?”

    我也哈哈笑着说:“彤彤战友你好!欢迎你加入我们的行列!”

    我们两个电话里尽兴地聊着,没注意旁边又来个两个战友同学准备打电话。

    我们又聊了一会,我四下看的时候,才发现偷偷听我电话的两个同学,看着我乐,还拿指头点我,嘴里喊着‘彤彤’的口型不出声。

    我慌的赶紧说:“不好意思彤彤,我有同学要打电话,你把你的号码告诉我,我有时间了给打电话好不好?”

    那边的彤彤说:“行,那你记一下,我的电话是某某,我再说一遍电话是某某,记住了吗?”

    我的记忆力是相当好的,只是一遍,我心里默诵一遍就牢牢记住了。

    我说:“好的,我记住了,到时候我打给你!再见!”听见彤彤道了一声‘再见’,我才挂断电话。

    刚刚把电话挂上,两个同学就调皮喊了出来:彤彤!

    声音之大,整个楼道都在回响。

    我的脸顿时涨红了,笑着追打他俩,他俩哈哈笑着就跑,笑声引来好多远处同学的目光和宿舍开门声,吓得我不敢再追,慌慌张张回了宿舍。

    那个时候,军校里大学生是不允许谈恋爱的,只是大家心照不宣,彼此相互知道,只是瞒着领导而已。

    终于联系上彤彤了,那一天是我人生中最最开心快乐的一天,我以前一直担心彤彤不给我打电话,我们很可能彼此错过了,或许再也见不着了,然而今天这个担心终于成为了过去式。

    彤彤我的初恋我的爱,我们能有机会再次见面,你能做我女朋友吗?新的问题接踵而至。

    从此,我们一个班的同学人人都知道我的女朋友叫‘彤彤’,我就解释,谁知道越解释越喊的急,真是越描越黑,后来干脆就由着同学们说了,心里也想:反正我是要追她的,那就当她现在就是我女朋友好了。

    往后的日子里,我的起飞的越来越多,技术也越来越娴熟,随着飞行时间的累计,我不但可以飞简单科目了,一些中级科目我也都是第一个上机飞的,每一次都能得到教员的大力鼓励。

    我和彤彤基本一个星期一个电话,好几次我都差点口吐真言想要告诉她,让她做我女朋友,可是每每到了关键时刻总是话到嘴边又不敢说了。

    我就琢磨着制造下一个见面机会了。

    快放假了,我那个周末给彤彤打电话,问她回家车票买了吗?她说已经报到学校了(那个时候,学校是可以给学生买车票的),我问清了车次和时间,她就知道了我的目的。

    我说:“我还想帮你搬行李。”

    她说:“那你也只能下车的时候帮我,上车的时候有人帮了。”

    我说:“好的,到时候车上见!”

    我精心策划了我的这次重逢之旅,做了充足的准备,光是各式各样的零食就买了一大包。

    我盼啊盼的,终于盼到了假期和我出发的日子,我的行李箱很简单,除了吃的还是吃的,军装就身上一套,外加大衣。

    我在站台上就看见了车厢里一晃而过的她,一身军装飒爽英姿。

    我的车厢和她的车厢隔着两个车厢,我放好行李就匆匆走向她所在车厢。

    到了才发现他们一行三个人,除了彤彤和她晕车的同学,还有一个高大帅气的军人,站起来的时候比我高了半头,足有一米八多。

    我顿时感觉到巨大的压力,原来我以为帮他搬行李的会是普通旅客,没想到是她的同学,这个时候我才想起来当时彤彤电话里的口气,原来是早就订好了的搬运工。

    彤彤给我介绍着他们,我就知道这个高高个子的军人叫凌风,是彤彤班的班长,家是北京的,和彤彤一起的晕车的女孩叫林惠玲,和彤彤高中就是同学,不是一个班。

    林惠玲也是个不次于彤彤的美女,只是多了一份柔弱感,可能是因为晕车的原因,这次的表现比上次好的太多,最起码可以和我们聊天说话了,虽然看着还是很难受的样子。

    四个年轻人话题广泛,聊着聊着就到了晚饭时间,我说:‘你们等着,我有好吃的,我去拿给你们。’

    说完匆匆回了自己车厢,干脆直接拎着大包吃的和行李箱过来了,他们见了就说你这是搬家啊。

    我说:“我刚才走的时候,看见这边行李架还有空地,就索性把东西拿过来了,和你们聊天时间过的快。”

    说着,我就把各种食物拿了出来,还有专供飞行员吃的肉罐头、水果罐头。那个年代,这些都是平常人极少品尝到的美食,我也是今年开始飞行训练了才有机会得到了一些。

    他们惊讶地看着我拿出来的一堆食物,问我:“你们飞行员的伙食这么好啊,还给发零食?”

    我苦笑着说:“这些大部分是我买的好不好?怎么可能发口香糖这些啊。”

    一个六七岁的小男孩看见我拿出来这么多好吃的,站在不远处眼巴巴看着琳琅满目的东西,我一眼就看见他,顺手拿着两包东西和一盒罐头,走过去递给他,说:“小弟弟,尝尝吧,可好吃了。”

    孩子拘谨地往后缩了缩,眼睛却盯着食物不离开。

    我看见了孩子的妈妈,就说:“阿姨,让孩子拿着吧,东西都是好东西。”

    孩子妈妈赶紧说着谢谢,也叫孩子说谢谢,孩子喊着谢谢就接过了东西。

    我回到她们身边,豪爽地说:“今天晚餐我请客,你们吃什么就随便!”

    那一晚,我们一直聊到车厢里的灯全灭了,我才意犹未尽地回去睡觉休息。

    这一路上,我没有单独和彤彤在一起的机会,我准备了十几天的说词和想要对彤彤说的心里话,一个字都没有对她讲,反倒是能言善辩的凌风出尽了风头,我倒成了陪衬。

    凌风学识渊博,又来自首都北京,见多识广,一路上基本都是他在滔滔不绝给我们说,给我们讲,我几乎就没插话的机会,也只能像个小学生一样听他大讲特讲。

    终于列车在我们的欢声笑语里来到了终点站——北京。

    早已得到消息的国庆和孬蛋一看见我们四个穿着军装的一起走了出来,两个人还有蒙圈站那里发傻。

    我给他们介绍了我的两个哥们,同他们打过招呼之后,才深情地拥抱了我。

    凌风邀请我们都去他家做客,我们婉言谢绝了,凌风就独自一个人回家去,临走再三嘱咐彤彤和林惠玲记得电话联系。

    然后给我们敬了一个礼之后踏上公交车离去。

    我就问彤彤:“你们回程车票定好了吗?”

    彤彤说:“我们已经离家很近了,两个小时就到,车也很多,我们现在就去买。”

    孬蛋积极主动要去买票,眼睛确时不时瞄着林惠玲,我就知道这个臭小子在打林惠玲的主意了。

    国庆则是很坦然地面对两个美女丝毫没动心思。

    孬蛋说帮着林惠玲拎行李去买票,林惠玲笑着说:“你去买还不如我们方便,我们不用排队,直接去军人售票口就可以了,比你快多了。”

    这个时候的林惠玲,下了火车就像变了一个人,车上那种萎靡的状态一扫而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