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五十五章 翱翔蓝天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885更新时间:2020-12-24 09:36:11
    回到学校了,开始了紧张的飞行前训练,这个时候我才发现,班上少了好几名同学,一问才知道,他们由于各种原因被淘汰了,只能转行去做了地勤。

    飞行员这个职业淘汰率确实是很高。

    自从认识了彤彤,在紧张的工作学习之余,我开始了自己的单相思。

    一连十几天除了家里的电话,再没有任何单晓彤的消息,我有些悻悻然,感觉自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人家单晓彤对我没有丝毫别的杂念。

    孬蛋那天打来电话,我刚刚拿起话筒。里面就传来孬蛋劈头盖脸的问话:“初一,火车上的那个美女你聊上了吗?”

    我没好气地说:“什么美女啊,你脑袋瓜咋就那么歪?整天寻思什么了?”

    孬蛋气急败坏地说:“你个木头疙瘩,那么漂亮温柔的美女让你放跑了?你个怂包!我和国庆在车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那么清纯美丽,你啊你,说你什么好!为啥不主动出击啊,还是军人那,替你惋惜啊,替你惋惜!”

    然后我俩就是一顿嘴仗。

    我的思念之情被紧张的训练所代替,还有一个星期,因我的各项成绩排名前列,将作为第一批被教员带飞翱翔蓝天的新学员。

    中队长那天叫我们五个到了办公室:“恭喜你们五个优秀的学员,你们再有几天就可以跟着飞行教员试飞初教五型教练机了,该学的你们都学好了,该训练的学时你们也完成了,下一步就是驾驶真正的战机去检验你们的学习成绩了,你们做好了准备没有?”

    我们五个个个军姿挺拔、异口同声地回答:“时刻准备着!”

    中队长满意地笑着说:“好样的小伙子们,你们将来都会成为我们祖国领空的守卫者和捍卫者!我十分相信你们都能顺利地飞向天空、飞向大海!这里那还有一个小问题,那就是你们回去之后各自给自己起一个空中呼号,也就是平时所说的空中代号,这个一是为了保密,二是大家空中容易分辨,这也是在咱们学校备案的呼号,将来到了部队,你们也许还要有新的呼号。你们回去准备吧,想好了明天下午下课之后交到我这里。对了,还要提醒一下大家,那些又简单、又响亮的和熟悉的猛禽名称早已被你们的老学长们占了,最好你们结合自己的实际情况给自己起一个,重复的我们将不再使用。”

    我们几个看着微笑的中队长,又都互相看看,然后才齐声回答:“是!”

    那一晚,我没有想着单晓彤,我把我知道的和不怎么知道的飞禽猛兽想了一个遍,还是没有头绪,就想着明天随便想一个,暂时用着再说。

    就在我迷迷糊糊要进入梦想的时候,儿时跟着小叔在村口玩耍时候一段记忆突然蹦现在我的脑海,此刻当时的情景犹如历历在目:

    那是一个初夏的下午,我当时七岁,正领着小叔缓缓来到村口,和这个时候,村里已经好多人在这里纳凉了,看见我们来了,纷纷打着招呼。

    就在这个时候,大枣树上突然传来‘扑扑楞楞’鸟扇动翅膀的巨大声响,十几只本来正在休息的麻雀、斑鸠和不知名的大鸟,突然就像炸了窝一样,四处狂飞起来,一个个慌不择路的朝着四处奔逃,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威胁。

    鸟儿们巨大的声响也惊动了树下的人们,人们不约而同抬头观看,我也仰着小脑袋瓜朝着天上看,只见一只体型不是很大,只是比喜鹊略大一只大鸟,从高空俯冲下来,动作迅猛、敏捷,向着一只逃窜的斑鸠就扑了过去。

    那只受惊的斑鸠使出浑身解数,在空中时而猛停一下,时而突然转向,时而盘旋一下,怎奈无论如何也没逃过那只比它还要灵活数倍的大鸟的攻击。

    人们眼睁睁看着大鸟在空中伸出一双利爪,稳、准、狠地一招就把那只倒霉的斑鸠抓住了,然后振动翅膀带着战利品向远处飞去。

    我那是第一次看见猛禽攻击猎物,当时太小,只替弱小的斑鸠叹息了,可怜了一会那只非常不幸的斑鸠。

    张太爷爷也目睹了那一切,对着大家伙说:“那是虎雀,专门吃小鸟的。”

    ‘虎雀’这个名字突然就出现我的脑海!顿时我的睡意全无,一下子就从床上坐了起来。

    当我看见下铺和别的战友还在深深地熟睡的时候,自己偷偷笑着慢慢又躺下了,带着笑容进入了梦乡。

    后来,我专门查了一下,学名叫虎雀的还真没查到,我后来仔细想了想这应该是家乡的方言或者是老一辈人对这种猛禽的称呼,不是书本上能查到的。

    我仔细阅读了关于猛禽方面的书籍,觉得‘虎雀’就是生长在山里或者平原上的一种小雕和隼类。

    等我报给中队长的时候,队长笑着说:“小艾,呼号不错,就是它了。你的各项成绩都很突出,是你们这一批学员中的佼佼者,我和指导员商量过了,想询问一下你的个人意见,今年海航准备从新学员挑选几名尖子生做定向培养,等你们毕业了就直接去海军航空兵服役,我记得你去实习的部队也是海航的最优秀的部队吧?是不是海空雄鹰团?”

    当时我们这一批下部队实习分了好多组,去了很多空军部队,队长是怕自己记错了。

    我说:“是的队长,我在那里住了两个月,和那些老飞行员学了不少东西。我也愿意去那样的英雄部队。”

    队长说:“那你可不一定一下子就能分到王牌飞行部队,那里面都是尖子中尖子,你啊现在还是个小雏鸟、小菜鸟。呵呵,今后你要学习和磨练的还有很多很多的。”

    我和队长平时关系就不错,我就说:“队长,你相信我,早晚有一天我也要进入海空雄鹰团!”

    言外之意就是说我不会一直是小雏鸟、小菜鸟。

    队长笑着说:“这么说你是同意了?那我就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今后你的训练科目还会增加海空训练,难度加大了不少啊。”

    我一听马上就回答:“队长,没问题!”

    这天上午,是个非常好的天气,空旷的机场上,没有什么风,万里无云,碧蓝碧蓝的天一望无际。

    我坐在初教五型教练机的前座,后座是我的带飞教员,按照操作规程,我发动了飞机引擎,两片螺旋桨就在发动机的驱使下快速旋转起来。

    极大的轰鸣声立即充斥着整个座舱,耳机里传来教员的一道道指令,我按照指令,驾驶着战机缓缓向着跑道前进。

    来到起飞线前,我停下了战机,用自己略带激动颤音的声音向教员和塔台汇报:报告塔台,报告教员,学员‘虎雀’准备实施训练某某科目,现已到达指定起飞位置,请指示!学员‘虎雀’。报告完毕!

    耳机里传来塔台队长熟悉的声音:某点某分,气温某某,风向某某,能见度某某,气象条件良好,准许学员‘虎雀’进行某某科目训练。

    后面的教员通过耳机给我下达了起飞命令:‘虎雀’起飞!

    这个时候的我全神贯注,就等待那一声起飞的命令,我松开刹车,加大油门,发动机发出更加有力声响,螺旋桨的旋转也达到一个极快的速度,飞机开始缓缓提速,速度在油门的催促下,越来越快。

    我已经紧盯着仪表盘上不断变化的数据,按照日常的每一步精准操作着即将腾空而起的战鹰,虽然还是很落后的螺旋桨战鹰,这只年迈的战鹰,此刻在我的指挥下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准备再一次飞上蓝天。

    速度表显示越来越快,在达到起飞速度的时候,我轻轻一推操纵杆,机头轻盈向上一抬,轮胎和地面摩擦的造成的阻力顿时消失,飞机一下就脱离了地球的吸引力,平稳地飞了起来。

    耳机里传来塔台里队长的声音:‘虎雀’已经离地,起飞顺利,注意高度和航向,按照预定训练科目飞行。完毕!

    耳机里是教员的声音:高度到达某某,转向某某。完毕!

    我立即回答:高度某某,转向某某。学员‘虎雀’明白,完毕!

    说的这么复杂,其实就是最简单的绕场三周的飞行,飞机在我准确的操作下,很规矩的完成着我的每一个动作,我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仪表盘,紧紧看着每次的数据变化,体验着飞机在空中的姿态,每一次的转弯的角度和坡度,力争要做到十分的完美!

    第一次飞行,我一眼都没有看过外面美丽的风景。

    飞机在第三周结束的时候,就对准了跑道,我做出了准备降落的姿态,马上汇报:报告塔台、报告教员,学员‘虎雀’已经完成空中训练科目,现在准备降落,请指示!完毕!

    耳机里是教员的命令:‘虎雀’,现在训练科目增加,向上爬升某某高度,完毕!

    这是我意想不到的意外,按照地面的训练,此刻我该下降高度,降落机场才对,难道临时给我增加科目是预先安排好的吗?

    这个时候,耳机传来队长雄厚的男中音:‘虎雀’,根据空中实际情况,听从教员指挥。完毕!

    爬升高度也是我们日常模拟器训练很多次的科目,我听到塔台命令马上回答:‘虎雀’明白!马上爬升高度某某!完毕!

    操纵杆在我的力量下向前轻轻一推,机头就仰了起来,加大油门,飞机就顺利地昂首向上飞去。

    教员又接连下达了几项指令,我又都毫无差错的完成了,才下达了返航的命令。

    飞机的轮胎和地面亲密接触的一瞬间,我知道我的第一次翱翔蓝天马上就要结束了。

    非常轻巧的落地,让背后的教员发出了一声由衷的喊话:‘虎雀’落的漂亮!

    直到我走下飞机,看见同学们都在远处向我鼓掌欢迎的时候,我才感觉到我的浑身都是湿漉漉的。

    原来,紧张的汗水早已湿透了我的内衣。

    我也激动地向同学们致意着,兴奋的脸上红扑扑的,教员轻轻拍着我的后背说:“小艾,好样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