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九章 豆子闯祸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80更新时间:2020-12-21 09:37:19
    豆子这一拳打的不轻,‘小霸王’一下子捂住脸,嘴里‘哎呀’一声就蹲在地上了。

    豆子指着‘小霸王’说:“你就把你的狼心狗肺收起来吧,再让我听见我妹妹说你纠缠她,就不是这样的下场了。”

    这个时候,三姑也看见了豆子他们几个和雯雯说话,也朝着这边走来了,还没到跟前,豆子已经出手把‘小霸王’打了。

    三姑急急忙忙跑过来拦住了豆子,让他赶紧走,说完蹲下身子查看‘小霸王’的伤势。

    豆子就走到小雨和雯雯跟前说:“咱们回家!”

    事情发展的比豆子预想的要厉害,警察很快找上门把豆子带走了,不但罚款和赔偿,还被拘留了七天,扰乱社会治安和校园寻衅滋事、故意伤害他人。

    豆子出来那天,胜子去他家看他,说:“豆子啊,你咋就不能动动脑子啊,这都啥事,你这个才叫是没事找事,还让你蹲了几天局子?咋啦?国庆不在身边就不会处理事情了?你啊,太莽撞!你以为打了‘小霸王’一顿,人家就不缠着雯雯了?哼,没准还变本加厉了!以后有事招呼哥一声,哥给你出谋划策,保险不比国庆差!”

    豆子被数落的无地自容。

    果然,没几天,小雨的求救电话就打给了胜子。

    豆子家养鸡场这天下午,来了三个客人,说是要买一千斤土鸡蛋,看见主顾上门,豆子爹自然很高兴,热情接待了他们,还说着这两天的鸡蛋都已经定出去了,可不可以晚两天再来,我们给你保留一千斤。

    对方答应了,说下次来的时候货款两清,连定金也没留就走了。

    小雨见多识广,看见几个人面目不善,不像是生意人就留了一个心眼。

    两天后,三个人如约而至,豆子爹还是热情周到地接待了他们,忙叫豆子他们过称装车。

    三个人的目光始终在豆子的身上瞄来瞄去,似乎看豆子的目光很不友善。

    小雨边干活边观察三个人的行动,觉得今天的事情肯定有蹊跷,抽空就给胜子打了电话。

    就在快装完鸡蛋的时候,胜子的车就来到了养鸡场门前。

    车上下来三个人,胜子笑着跟豆子爹打招呼:“叔,生意不赖啊,又忙着出货了?”

    豆子爹一看是胜子,说:“今天咋这么得闲,有功夫跑到鸡场了?”

    胜子说:“我的朋友也想来买点鸡蛋,这不我就领着来了。”

    说着就指着同来的两个人。

    豆子爹忙上前打着招呼,掏出烟来招待他们。

    这个时候,货车也已经装好了,豆子就问着货车的车主:“货装好了,你们把账结了吧。”

    来买鸡蛋的三个人其中一个就问豆子:“你是豆子吧?你认识不认识我?”

    豆子莫名其妙地看着他,先是摇着头,后又说:“我不认识你。”

    那个人嘴里‘哦’了一声,然后说:“我那就是‘小霸王’的大哥,亲大哥,你上次打了我弟弟,我那也不和你计较了,毕竟你们都是些毛孩子,不知道社会上哪里深哪里浅,你看你人高马大的,我弟弟不是你的对手,被你打的满脸是血,还住了好几天医院,咱也不提了,但是从这个月开始,我每个月来拉一千斤鸡蛋,给我弟弟补补身子,也算你给我们家赔礼道歉了,你看这样咱们以后就是朋友了,有什么事情相互照应着,不是挺好吗。”

    豆子一听就知道对方是来寻仇的,蛮劲又被对方鼓动起来了,瞪起眼睛又要上前理论。

    胜子早在一旁看了一个清清楚楚,上前一把拦住豆子,笑眯眯地给‘小霸王’大哥递过去一支香烟说:“来,哥们抽支烟,有什么话咱们好好说。”

    对方摸不清胜子的来路,就拒绝了胜子递来的烟,一脸警惕地看着胜子。

    胜子也不客气,回身给了身后的两个同来的伙伴每人一支烟,点上了才悠悠地说:“我说哥们,我觉得你这么做就有点不讲道理了,即便是豆子打了你的弟弟,可不是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了吗?该罚的也罚了,该关的也关了,该赔的钱也赔给你弟弟了,这咋又来要什么营养费了?于情于理都说不通啊。”

    对方丝毫不在意胜子的话,口气硬邦邦的回敬胜子:“你算是哪根葱?要你管这个事情?”

    胜子嘿嘿笑着:“咋了?就你有弟弟?就不兴我也有个弟弟?告诉你吧,豆子就是我的弟弟,你能出头为你弟弟,我就不能替我弟弟说句公道话?”

    对方看来早有准备,瞅准胜子话里的漏洞冷冷地说:“你啊,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他根本没什么兄弟,这车鸡蛋我今天非拉走不可。”

    胜子还是笑嘻嘻地说:“鸡蛋拉走没问题,钱付清了就祝你们一路顺风!”

    表面是笑嘻嘻的样子,话里就带着刺了。

    对方嘴角轻轻一瞥,嘴里冷哼一声,宠自己带来的两个人说了声:“上车,走人!谁拦着就给他点颜色看看!”

    一个人就顺从地上了车,另一个人就守在车旁,随时准备打架的架势。

    这时,胜子身后的两个人才走上前,从口袋里拿出了证件,对几个人说:“你们看清楚了,我们是警察,刚才的事情我们都看见了,你们这是要抢吗?”

    ‘小霸王’大哥还真仔细上前看了看警察的证件,悻悻然地说:“警察连做买卖的事情也插手啊,手够长的,我们也没说不给钱,只是下次一起结账,今天带的钱不多,没说要抢,警察没证据也不能胡乱扣帽子。”

    摆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和表情。

    豆子爹这个时候说:“我们素昧平生,第一次打交道怎么就能赊给你货那?咱们还是钱货两清,你才能走!”

    这个时候,远处就走来了爷爷和村里几个老年人,还是小雨给爷爷通风报的信。

    ‘小霸王’大哥一看大势已去,就晃悠着来到车厢边,拿起一托盘鸡蛋,装作不小心一下子摔在地上,他急忙跳着脚躲着鸡蛋的汤液,一边说:“哎呀,你们家的鸡蛋不新鲜啊,看看这颜色,放了大概一年多了吧,没你们这样做生意的啊,故意糊弄我们城里人,这不是白耽误我们功夫吗?算了,你们鸡蛋我们不要了,你们还是赶紧卸了车吧。”

    豆子气的还想上去和他辩解,胜子一把就拽住了豆子,还是笑嘻嘻地说:“既然老板没看上咱们的鸡蛋,那就抓紧卸车。我说这位老板啊,下次眼睛放亮一点,啥都看清楚了再来,别睁着一双大眼睛啥也不看就到处……哎呀,啧啧啧,可惜这几个鸡蛋了,豆子赶紧拿个大碗来,装上这几个坏蛋,晚上炒坏蛋吃!”

    胜子骂人不带脏字,也只把那三个人气的吹胡子瞪眼没话说。

    大家齐心把鸡蛋又卸下来,‘小霸王’大哥用眼睛斜楞了胜子和豆子一眼,没说一句话上车就走了。

    等他们走远了,胜子才对豆子说:“豆子,今天幸亏小雨眼尖,心眼活泛,不然今天你又指不定惹啥祸了,他们这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啊。”

    那俩个警察是景区治安亭的民警,今天胜子接到电话就感觉事情不对头,顺便接上他们来的,以防事情朝着不利于豆子家的方向发展。

    豆子爹满谢着几位来帮忙的:“哎呀,今天多亏了几位了,不然就豆子这狗脾气,还是会和他们动起手来的。”

    爷爷说:“没事就好,这帮人明显就是来替‘小霸王’出气的,以后多加提防就是。”

    豆子爹在第二天晚上去找爷爷说话的时候,就看见了小叔给他写了四个字:小心投毒!

    小叔的警示,让豆子爹坐卧不宁,养鸡最怕鸡瘟和投毒,这好几千只鸡一旦被投毒,那就是血本无归啊,最后还是胜子出了主意,每天晚上分成三个班,轮班值夜,带着鸡场的几只猎犬巡逻,以防万一。

    这下,养鸡场如临大敌,豆子爹专门又在鸡场四周架设了七八个大瓦数的灯泡,把鸡场四周阴暗的角落照的通亮。

    二十几天后一个黎明前,小茹姐带着小乐和铁蛋走在东方发出鱼肚白的清晨里,往核桃林准备去练功,突然听见鸡场方向有人喊着:“抓贼啊!抓贼啊!”还有狗的狂吠声。

    小茹姐对小乐和铁蛋说:“你们在这里等着!别乱跑!”

    说完,身影就冲了出去。小乐和铁蛋相互看了一眼,一点头,两个人也撒开小腿追了上去。

    等两个孩子跑到能看清楚的地方的时候,小茹姐正按着一个蹲在地上的黑衣青年,旁边是跑的气喘吁吁的豆子和小雨,还有两条猎犬。

    猎犬冲着地上的黑衣青年狂叫着,不是豆子和小雨死死拉住,肯定会上去撕咬黑衣青年。

    离村口几百米的地方一辆黑色桑塔纳一直停在路旁,直到天色大亮了,看见有车辆来来回回进出了才悄悄发动了,朝着镇里方向驶去。

    后来,豆子爹告诉大家,那个黑衣青年就是‘小霸王’大哥派来的,他们从别的地方弄来两只瘟鸡,准备偷偷丢进豆子家养鸡场,想把豆子家的鸡场一窝端了。

    黑衣青年后半夜就来了,一直没有机会接近鸡场,好容易找到机会刚刚把死鸡扔进去,就惊动了正在巡视的豆子和小雨,这就有了小茹姐生擒投毒贼的经过。

    事情有惊无险地过去了,‘小霸王’大哥的阴谋不但没有得逞,还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