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雯雯拒绝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13更新时间:2020-12-20 12:32:42
    晚饭的时候,五叔终于回来了,还带着浓烈的酒气,欣欣小婶紧紧跟随着。

    当爷爷和三姑把夏导演看中雯雯,想让雯雯加入他的新剧拍摄的时候,五叔因为酒精而红彤彤的脸上立马就露出不悦之色。

    五叔毫不迟疑地说:“爹,三姐,我不赞同雯雯现在就去拍戏,我说说我的理由,雯雯还小,最好是学习为重,凭雯雯的条件,将来有的是机会。这次夏导演的邀请我觉得不是什么机会,他这个人我还是算比较了解,本来我邀请的名单里根本没有他,可他知道了就主动联系我要来参加,我没好意思拒绝。他倒是拍过几部连续剧,可口碑一般,关键还是他的……,算了背后不说别人坏话,总之一句话,我是反对雯雯跟着他拍戏的,再说,雯雯真的想拍戏,我可以给她介绍更好的导演和剧本,三姐,我现在虽然选择了退出演艺圈,可我的很多人脉还在啊,你信我没错。”

    五叔的一番话,让极高热情的三姑犹如被泼了一盆凉水一样,从头凉到脚。

    爷爷没说话,就是点了一下头。

    三姑就问:“小五,你的意思是夏导演水平不行?”

    五叔说:“反正到现在为止,还真的没拿出什么像样的作品,即便雯雯跟他去拍戏,不怕别的,就怕耽误了雯雯的大好前程,三姐,你知道一部戏对一个初出茅庐的演员有多重要?好了,可以一鸣惊人,不好了,星途坎坷啊!就那些记者和观众的唾沫星子就淹没了一颗新星没问题。刚才我回来的时候还和他说话来着,为什么他一个字没提?是担心人多嘴杂?这样吧,爹,一会我再去找他聊聊,顺便了解一下剧本,然后咱再决定,不过,着还得看雯雯自己的意思。”

    雯雯正好这个进门了,三姑就说这:“雯雯回来的正好,你小五舅就说要看看你什么态度了。”

    雯雯喊了一声:“舅舅、舅妈好!”

    然后接着说:“是不是夏导演邀请我拍戏的事情?要是这个事情,我想好了不去了。而且小舅也给我写字了,他也不同意我去拍戏。”

    三姑突然兴奋地问:“你小舅给你写字了?写的什么?”

    雯雯说:“就写了四个字:不去拍剧!然后就没有了,我自己也想了好久,觉得自己还太小,等以后大了再说吧,”

    爷爷看着亭亭玉立的外孙女,不住地点着头说:“嗯,好孩子,这么想就对了。”

    五叔说:“雯雯,说得对,就你这条件,将来如果想走演员这条道路,小五舅绝对全力以赴帮助你,考上了戏剧学院,我给你介绍很多知名导演还有编剧,怎么样?”

    雯雯说:“那就先谢谢小五舅,只是现在我还没有想好,将来要不要走这条道路了。”

    三姑刚开始还有点惋惜,后来想想五叔曾经的遭遇,也就坦然了,最高兴的还是三姑夫,他所有的担心都烟消云散了。

    剩余的几天,五叔痛痛快快陪着全家畅游了海南的大多数知名景点。

    在高大的椰子林下的小道上,五叔和欣欣小婶一左一右搀扶着小叔缓缓前进,五叔看着美丽的风景对小叔说:“四哥,你知道我对你有多感激吗?我心里对你真的是万分钦佩,不是你 哪里有我现在的幸福生活和美丽的妻子,我现在从商了,准备开辟自己新的事业,我要拿出自己的全部热情和努力,争取打拼出一片新的天地!还有就是,我已经捐献了一所希望小学,是以你名义捐献的,我和欣欣商量好了,今后只要有条件,我们都会努力做好爱心事业,争取按咱家人数捐献希望小学,每个人都有!”

    旁边的小婶就笑着说:“你啊,先别给四哥说大话,咱们啊还得脚踏实地一步步来。”

    五叔就笑了,说:“四哥,下一所希望小学就以欣欣的名义,你说怎么样?哈哈哈”

    欣欣小婶没说话,给了五叔一个极其甜美的微笑。

    夏导演二次找到三姑,还单独找了雯雯,想凭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说动三姑和雯雯,都得到了非常肯定的拒绝。

    夏导演摇着头看着远去的雯雯的背影,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想:唉,这一家什么眼光啊,这么好的机会,多少人求着我,我都不答应了,我求你们,你们还拿着架子了。不识抬举哟,不识抬举!只是可惜了雯雯这个天然美女这么优秀的条件了!

    五叔和我们的游泳比赛,是在海滨浴场举行的,虽然浴场里人很多,就像下饺子一样,可我们还是找了一处相对人少的地方进行了比赛,参赛队员:五叔、胜子、小茹姐、我、孬蛋、雯雯、妹妹还有三姑这个裁判,最后一名请全家喝椰子汁。

    胜子的狗刨自然不是我们的对手,胜子上了岸哈哈笑着说:“你们耍赖皮,说好的都是狗刨姿势的,你们咋都变青蛙了?”

    我们那里肯饶他,后面推着他的后背去买椰子汁了。

    海南三亚机场。

    我们即将要踏上回家的旅途,前来送行的五叔还有孬蛋二姐他们,在大厅里依依话别。

    孬蛋二姐搂着姐姐和孬蛋泪眼婆娑,燕姑就劝着:“好了,这么多人了,想家了就回家看看,你自己好好的,比什么都强,省的家里人惦记。”

    孬蛋的二姐夫还塞给孬蛋二个大大的红包说:“我和你二姐就不回去送你和初一上大学了,最近特别忙,这是我和你二姐的一片心意,你和初一拿着吧。”

    孬蛋没客气就接住了说:“二姐夫,春节的时候回家看看吧,到时候我也放寒假了。”

    二姐夫就是那个北京商人,是个精明强干的商界人才,他说:“我们一定回去!”

    五叔搂着小叔的肩膀对我和孬蛋说:“月底北京见!”

    客机轻盈地腾空而起,带着我们全家,离开了美丽的海岛。

    孩子们没有了第一次坐飞机的兴奋和好奇,可还都是围在眩窗边望着机身下茫茫的大海。

    回到家的时候,父亲早已嘱咐大阳和杏儿准备好了晚饭,一家人开开心心地边吃边给父亲唠着这趟旅行的所见所闻。

    日子过的飞快,很快就要到了开学季节,我们三个即将踏上新的征程。

    爷爷对已经都做好准备的我说:“初一啊,你这次在北京换车去东北,顺便去看看你张爷爷吧,替我给他捎个话,让他回来住一段,说我想他这个老哥哥了。”

    我们三个都是提前几天出发的,他们两个的终点站,就是我的换乘站——北京。

    我们路上都商量好了,等放寒假的时候,他们等我到北京还是一起回家乡,车票帮我买好,我们三个击掌表示不见不散。

    父母担心东北的天气冷,怕我不适应,给我准备的冬装都是又厚又重,我说这些不必了,到了部队会给新的军装和被褥的,还是皮球大伯有在东北生活的经验,也说不需要这样,在那边外面虽然很冷,可屋里都是温暖如春的,户外活动只要注意保暖就可以了,再说去的是部队学校,条件比农村好得多,让我父母放心冻不着初一。

    我遵从爷爷的话,下了车就让接我们的五叔直奔张编剧爷爷家,

    看见行动和语言不便的张编剧爷爷,就把爷爷的话原封不动对他讲了,张编剧爷爷含糊不清地向我们表示祝贺,然后也答应春节的时候回去看望我们一家。

    在北京只逗留了一天,国庆和孬蛋报了名之后,又把我送到了火车站,三个好兄弟在站台上依依不舍地分别了。

    我自己又继续北上。

    东北真的是肥沃的土地,一路上车窗外满眼都是成熟的庄稼,一眼看不到边的都是农田,我就这样趴在卧铺车厢的车窗旁,眼睛看着窗外大地的美景,思考着自己将要面对的艰苦学习和训练,默默给自己打着气、鼓着劲。

    列车经过几十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终点站——长春站。

    我拎着行李下了车,随着人流就往出站口走,远远就看见了身穿上绿下蓝空军服装的几个学员肩章的人,组成的迎接新学员的接待站。

    一切很顺利,学长们热情地接待了我,他们给我准备了喝的,然后告诉我再接两趟车就一起回学校。

    部队的生活是紧张和严肃的,一进校门我就感觉到与我们高中学校的很多不同,没有往日学校的懒懒散散和花花绿绿,见到的都是整齐的队列和清一色的着装,校园内干净整洁,到处都是郁郁葱葱。

    记得二姑夫回家那天,给我讲了很多部队上的注意事项,服从命令和遵守纪律是必须要牢牢记住和印刻在脑海里的。

    此时此刻的我身临其境,才真正明白了二姑夫给我讲述那些大道理,我的神情不由地庄重了起来。

    我的飞行员生涯正是开始了。

    当天晚上,我就把我安全顺利抵达学校的消息通过宿舍边的IC卡电话告知了家里。

    军校的生活,单调而又紧张,而且管理极其严格,平时不许和家里联系,只有周末的一个下午才可以和家人朋友说说话、聊聊天,出于保密的需要,绝对不允许涉及任何关于学习和学校的一切情况。

    在军装穿到我身高一米七五的身上的时候,我顿时感觉自己高大和伟岸起来,看着镜中的自己意气风发、英气勃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