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四章 人生起点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46更新时间:2020-12-19 10:41:33
    好消息一个接着一个,就在我们翘首期盼着通知书的到来的时候,军军哥的一个好消息就传来了,他在部队表现极佳,今年也考上了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也实现了自己的奋斗目标。

    二姑夫百忙之中也抽出时间和二姑回家了一趟,二姑夫对我说:“初一,没想到你也加入了军队的行列,好好干!姑父也不送你什么贵重的礼物了,姑父是陆军,就送你一个装甲车的车模,希望它载着你的梦想一路冲锋陷阵,勇夺胜利!”

    二姑夫的话,深深激励着我,我还给他敬了一个不标准的军礼,而二姑夫的回礼却是那么的标准和庄重!

    爷爷奶奶心里啊那几天简直比天天吃了蜂蜜还甜,嘴一天到晚合拢不上,和谁说话都是笑眯眯的,一扫几十年前的阴霾,看见外孙和孙子都这样出息,那个老人不是打内心欢喜那?

    我的通知书没有丝毫悬念第一个就到了我们家,我收到的是吉林长春空军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上面鲜红的印章,让我足足盯了老半天,不只是我,家里每个人都轮流看,看的喜气洋洋。

    唯独母亲看着看着,眼睛里就噙满了泪花,高兴地一把把我搂在怀里,我记得清清楚楚,泪珠水滴一样一滴滴落在我的肩膀上,我也紧紧环抱着母亲的腰,任凭母亲喜悦的泪水奔涌。

    接着就是国庆和孬蛋的,都是心中所愿的学校,我们三个都如愿以偿了。

    孬蛋选择的专业是火箭发动机专业,冥冥之中仿佛已经为将来我们的事业走到一起做了铺垫,我们无论如何也猜不到我俩将来还能在事业上为着一个目标而努力。

    国庆的专业就是物理学里的量子专业,是当时很热门的一门物理研究。

    这一年,我们三个是整个村子,或者说整个镇里、县里的焦点人物,一个村子里一下子出了三个名牌大学的学生,还都是好兄弟,外界沸沸扬扬的传说,很多就流进了我们家里人的耳朵,五花八门说什么都有,最多的还是感叹和祝福。

    我们三个就成了古时候考上状元的学子一样,收到了高规格的隆重接待,还没等家里人给我们庆功,老村长是第一个把我们三家的家里人叫到他们家的,村长专门摆了两桌,给我们三家祝贺,还特意邀请小叔作陪,连爷爷和奶奶也要拽着来,爷爷奶奶说家里忙不过来,村长才作罢。

    村长举着酒杯对我们三家人说:“这三娃不光给你们自己家挣了面子,连我这个当村长的出去了都特别有面子,昨天去镇上开会,你们不知道哟,不光周围几个村的村长夸奖和羡慕,连镇长开会前还大大表扬了一番,不光表扬咱们村经济发展的好,连娃娃们的教育都走在了全镇的前面,给别的村做了很好的领头羊,镇长还号召他们向咱们村学习哩,让我又一次在镇里会议上露了大脸了,来,这一杯是我祝贺你们三个状元的,干了!”

    村长给我们准备了白酒和啤酒啤酒,想喝什么随我们自己的心意,目的也是怕我们酒量不好。

    我们三个就赶紧站起来,国庆和孬蛋都是白酒,而我则是啤酒,嘴里说着谢谢村长,然后一口喝干了。

    村长接着说:“打我记事的时候起,就没听老人们说过咱村出过啥大学问的人,更别说什么状元郎了,连过去私塾里请的先生都是大老远请来的,这下咱村一下出了三个名牌大学生,这和你们的家庭教育是分不开的。咱这第二杯啊,我就敬各位家长,先说明啊,我不是本末倒置,为啥先给状元大学生们敬酒,因为他们就是我们的希望和未来,你们做爹娘的应该能明白这个道理吧,祝贺你们培养出这么有出息的孩子,来,干了吧!”

    六个当爹娘的就和村长喝了满满一杯白酒。

    村长举着第三杯就来到小叔跟前,亲自把小叔面前的酒杯放到小叔手里,小叔手里端着酒杯,村长说:“小四儿从小受了这么大的罪,我是看在心里、急在心里的,可小四儿又帮了大家这么多的忙,小四儿为啥这么大本事,为啥这么神奇,我也说不清道不明,但是别管怎么说,小四儿虽然与世隔绝,但他比咱每一个看得见、听得见的人都清楚都明白这个世界,我这一杯就代表咱村的乡亲们第一次郑重其事地谢谢小四儿侄子,谢谢小四儿默默无闻地帮助着咱们村、帮助者每一个需要帮助的人,我干了!”

    父亲忙提醒小叔,也赶紧替小叔谢了村长,用手轻轻摸了一下小叔的臂膀,小叔和村长几乎同时喝下了这杯酒。

    那天,村长喝的酩酊大醉,没等酒席散场,就被他儿子和父亲抬着进了房间呼呼大睡了。

    三个爸爸也是心情舒畅,没少喝,几乎都是在我们的搀扶下踉踉跄跄地回家的。

    接下来的几天,我们三个就成了众星捧月的人物,挨个亲戚家里邀请我们赴宴,整的我们都怕了,不是怕喝酒,不是怕热情,是怕听的太多的夸奖和赞许,耳朵都要磨出糨子来了。

    小茹姐在我们消停了几天之后,才让胜子把我们叫到家里的,小茹姐说:“我之所以叫你们来家而不是去饭店,就是觉得还是家里气氛好,这些天看着你们也够忙活的。所以我才这么晚叫你们来,今天我呢好好陪你们兄弟喝一杯,你胜子哥今天是大厨,等他忙完了再陪你们!”

    小茹姐举着酒杯说:“今天都喝白酒,有一条就是能喝多少喝多少,你们随意,不喝白酒就喝饮料,绝不勉强,我今天是白酒一路到底!今天什么赞美的语言我就不多说了,估计你们早就听烦了,姐就说一句:祝你们学业有成,早日建功立业,成为栋梁之才!干了!”

    豪爽的她一连喝了三杯,我们也学着样子干了三杯,这时候胜子端着最后一道红烧鱼上来了,嘴里还说着:“别光喝你姐的酒啊,还有我三杯了!”

    五个人喝酒,醉倒了四个,我们第一次敞开喝白酒,不知深浅,没听小茹姐的劝告,不知不觉就喝高了,我甚至都喝断片了,后半场怎么回事记忆里都没有了。

    最后是胜子挨个把我们三个背到老房子的小叔房间里,把我们都安顿好了,回去收拾完了才休息的。

    小茹姐和胜子哥给我们的礼物是:每人一只笔尖闪着金光的钢笔和一个厚厚的笔记本。

    这支钢笔我们三个都像宝贝一样一直珍藏到现在,也是我带上太空的几件物品之一,虽然它在太空里只是个摆设。

    第二天还没酒醒,小茹姐早早练完功就跑过来,挨个轻轻揪着耳朵喊我们起床吃早饭,说喝多了早饭必须吃,不然会伤着胃口,我们三个起床了,刷牙的时候还感觉满嘴的酒气。

    蔫蔫地去了新家吃早饭,爷爷奶奶看见了也不说,只有母亲给我们早饭的时候说:“你姐啊就知道惯着你们,不让别人灌你们酒,自己到让你们喝的醉醺醺的。”

    小茹姐旁边就笑:“二姨,昨天我没让他们喝,是我们喝着喝着酒把不住了,自己把自己喝醉了,我也是第一次喝醉了。”

    我们也说是,不知不觉就喝多了,到现在不知道咋回的家。

    胜子这个时候进门了:“还说那,几个人酒量不咋的,一个比一个沉,国庆最沉,初一最好背,没把我累半死。”

    我们才知道原来是胜子把我们背回家的。

    胜子很是对自己的酒量自负,曾经给很多人说,谁能把他灌趴下,他就拜谁为师。

    看着我们吃饭,也看见小叔自己在那里吃饭,就凑过去对小叔说:“四叔,都知道你本事大,啥都知道,就是这酒量不知道有多深,有机会咱爷俩拼一回。”

    燕姑说:“胜子,你就知道拿自己的强项和别人比,你咋不和初一他们三个比一比上大学的事情?”

    胜子不服气:“燕儿,你也学会教训人了啊?要说上学我才是后悔的要命,我前几天还想来着,要是当初我上学的时候也像他们三个这样用功,说不定咱村的第一个状元就是我哩,就没他们三什么事情了。”

    说完自己先乐了。

    爷爷说:“嗯,你别说,胜子说的多少在点理,可惜啊,当时你的聪明劲都用在歪地方了,我说的对不胜子?”

    胜子不好意思地说:“爷,你咋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我现在不是已经变得好多了吗.”

    燕姑马上说:“那也是小茹管的好!”

    后来我听母亲给我说,就在二年后,我第一次飞上蓝天,落地之后迫不及待地打电话给家里,告诉家里这个消息。那天晚上,家里给我祝贺就摆了一桌,到了最后胜子和小叔比赛喝酒了,一家人谁也没拦着,家里人也想看看小叔到底有没有酒量。

    最后的结果是两败俱伤,胜子喝到最后搂着小叔的肩膀,说了一大堆含糊不清的话语,小叔端着酒杯的手,不敢再往嘴里喝,胜子碰一下,他也只敢喝半杯,胜子是喝一半撒了一半,大家才劝着把他们分开,胜子醉了一天没起床,小叔干脆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两个人酒量斗了一个不分伯仲。

    父亲在查看酒瓶的时候也不由倒吸一口凉气,连上家里人一起喝的,总共十瓶酒!小叔和胜子平均每个人至少三瓶往上,爷爷知道了,嘴里就‘啧啧’着说:“了不得,了不得”

    那个时候我们家乡喝的酒还都是高度酒,而不是现在勾兑的低度白酒。

    小茹姐家里至今还保存着胜子搂着小叔喝酒的几张照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