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四十三章 如愿以偿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53更新时间:2020-12-18 11:02:25
    母亲的一个电话,就把远方的外公外婆叫来了,同来的还有小茹姐父母和小舅一家四口。

    母亲打电话告诉外公说我已经招飞体检过了,文化课问题不大的时候,离高考还有二个月,外公一听就说:“正好我们也刚刚搬迁完,新房子就在县城不远的地方,本来打算初一考完了再去的,现在既然已经定了,那我们也不耽搁了,准备准备这几天就出发,出发时间再通知你。”

    我们上次回去的时候,外公就答应我考完大学就来看我的,现在连日期都提前了。

    外公来的时候,是父亲和胜子开的两辆车才接回来的,他们到家的第二天,我才从学校过周末回来。

    外公外婆的高兴劲就别提了,外婆搂着我还掉了许多眼泪,母亲则在一边紧着劝解,外婆一直说:“我是高兴的,不是伤心的!我有这么优秀的外孙,我还有什么可悲伤的。”

    另外一家也同样,小茹姐的父母见了小斌斌也是喜爱的不得了,两个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就不撒手了。

    舅舅这次没有白来一趟,刚刚搬了新家,自己正打算干点什么,不想再和舅妈去广东打工了,看见豆子的养鸡场办的红红火火的,就连续好几天在豆子家鸡场问长问短,自己就有了回去也办个养鸡场的想法。

    好在豆子家已经有了很多经验,都毫无保留地给舅舅讲解,然后还说今后有啥问题也可以来电话随时询问,舅舅就满意答应了。

    几年后,舅舅的土鸡养殖场办的很大,还是绿色循环养殖基地,不仅养鸡还养鸭和养鱼,最后还有养猪场,规模是他们县里首屈一指的,还成了县里的农民企业家,为此还专程回来谢了小叔和豆子一家。

    外公外婆他们这次住了近一个月的时间,才又踏上了归途。

    外公他们走那天,我也去车站送行了,车上小舅搂着我的肩膀说:“你小叔真厉害,我也算真的见识了,你知道吗初一,你小叔也给我写字了。”

    我已经习惯了人们这样夸赞着说小叔,也不是很诧异,就问小舅:“小舅,小叔给你些什么字?”

    小舅说:“我不是想回去也搞个养鸡场吗,那天我正在自己琢磨这个事情了,脑子里也直盘算着,你小叔坐在我旁边,就开始在地上比划,我就那么一低头,就看见你小叔写了四个字‘多种经营’,当时我只顾纳闷了,没仔细琢磨这四个字,一直猜你小叔为什么会写字,也给你爷爷说了,你爷爷说你叔给我写字,一定是想帮你什么,让我自己好好想想,我才开始往这个方面想,我盘算了好几天,又请教了豆子他爸爸,我把我们家那边的情况也介绍了之后,他们就说可以搞混合养殖,养鸡的同时可以养鱼,我们新村有好几个鱼塘,可单纯养鱼都不怎么挣钱,这下让我茅塞顿开,我回去了就开始搞,钱不够我就去贷款,我这次算是不虚此行了。”

    小舅充满信心的说完了,又说:“你小叔写字为什么别人看不见?可我看的是真真切切啊。”

    我摇头笑着说:“小舅,我也是听见的多,一次没见过了,你问我呀,我也是一点不清楚,更不明白怎么回事了。”

    小舅说:“可真奇怪啊,四哥真的是神人!我遇见的最真实的神人!不管怎么说,我要是弄成了,一定回来谢谢你小叔我四哥!还有豆子一家!”

    外公一家带着心满意足回去了,小舅却是带着希望和热情回去的。

    七月的阳光,已经开始变得灼热和刺眼了,晒得到处都是热气逼人,我们那年的考试还是在七月初的几天。

    我们考试之前都给家里人说了,谁也不要去,大热天在外面等着,晒的受不了不说,就那份焦急的心情就难熬。

    我们说归我们说,我们三个的父母还都准时到达现场给我们擂鼓助威,三姑和三姑夫为了不让他们在外面站着等,就把他们拉到家喝茶,等考完了就接我们出去吃饭,吃完了早早把我们送到学校,生怕耽误我们的考试。

    最后一门考完的那一刻,我们三个一出校门,就像三个快乐的小鸟飞出笼子一样飞跑起来,我们终于要上大学了!

    他们看我们疯疯癫癫的样子,没一个人上来制止,都是看着等我们疯玩够了才让我们喝他们手里拿着的冰镇饮料,连考的怎么样也不问,就拿眼睛看着我们的激动的表情,试图看出什么端倪,但也心里猜出七八分。

    剩下几天,我们三个人就对照着正确答案在给自己估分,然后就商量着报考志愿。

    估分的结果依然是国庆最高,孬蛋第二,我排第三,报考志愿填写的时候,国庆胸有成竹地毫不犹豫地第一志愿就写了:清华大学。

    别的志愿就没有再填,他问孬蛋:“咱俩一起?”

    在考试之前,我们不是没有商讨过,国庆一直强调要考清华,而我和孬蛋就有点不自信,孬蛋倾向于搞技术研究,而我不再考虑这些了,只等飞行学院的录取通知书了。

    孬蛋似乎有点犹豫不决了,问他,他就说再想想。

    国庆说:“不管你去不去清华,那你必须选一个北京的学校,不然我不让你报志愿。”我们知道,国庆是在激将孬蛋。

    孬蛋说:“不是我犹豫不决,现在分数下来了,我反而没了目标,不知道自己将来要朝哪个方向努力,你们知道我爹娘都没啥文化,也帮不上什么,我再上网查查。”

    五叔送我的笔记本电脑,现在一直在跑得快的手里使用。

    自从五叔送给了我电脑之后,我一直没用,就在家里放着,有一次我从学校回到家,跑得快喊我:“初一哥,五叔送你的电脑你现在不用,能不能让我先用用,我想学习学习怎么上网?”

    这个时候,‘欢乐园’里两个老师已经是我们村里第一个搭上信息列车的乘客,率先接上了互联网,跑得快多次看见老师上网冲浪,早已喜欢的不得了,无奈不好意思和老师抢,除非老师不占用了才能玩那么一会。

    我就说:“你用吧,好好学,不能玩游戏。”

    从此,跑得快就迷上了上网,自己还申请了QQ,只要周末一到家,一头插进老师的房间,园子里再也找不到他的身影。

    两个老师也怕跑得快玩游戏和迷恋网络,看了几次之后就放心了,跑得快在上面开始跟着网络上学习电脑的组装和编制程序了,两个老师也看不懂,就随着跑得快了。

    后来,三姑夫回来的时候看见跑得快这么喜欢鼓弄电脑,就把自己公司两台旧电脑给拉来了,送给跑得快,还说没事了让家里人也学上网,妹妹也居然向跑得快学习了,跑得快还帮妹妹申请了一个八位的靓号QQ。

    我们那个时候埋头苦学,顾不上上网。

    孬蛋报志愿那几天却是看着苦恼,每天脑袋瓜子里不知道寻思着什么。

    那天我们都在园子里陪弟弟妹妹们玩耍,孬蛋跑的一身汗,自己就跑到一边休息去了,挨着小叔坐下,不停地用扇子扇着自己的满头大汗,看我们和弟弟妹妹们接着玩。

    就在我们玩的酣畅淋漓的时候,孬蛋突然喊:“四哥给我写字了!四哥给我写字了!”

    我们闻听都停了下来,朝着孬蛋走来,我手里拉着喆喆和青青,国庆拉着铁蛋和斌斌就把孬蛋和小叔为了起来,没等我们问话,孬蛋就说:“四哥给我写字了,我也知道自己要报考哪个学校了,我要上‘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我就问:“小叔给你写的学校吗?”

    孬蛋说:“是的,四哥写的是‘北京航天’四个字!我觉得四哥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我报这个学校,你们说是不是?”

    国庆就说:“哎呀,真的啊!我也……”话到半截又咽了回去。

    当时我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孬蛋身上,没仔细听出来国庆的话外音,都看着孬蛋。

    我说:“那你就报,正好和国庆在一起,都在北京!”

    国庆就高兴地上前抱住了孬蛋:“我们终于可以在一起了!”

    后来还是国庆主动交代了他的故事:

    四年前,在我们三个读初二的那个暑假,国庆和豆子几乎天天来找我们玩,其中有一天国庆陪着小叔在院子里乘凉的时候,小叔就在地上给他写了四个字:清华大学,国庆当时根本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只知道清华大学是咱们国家顶尖的高等学府,可清华大学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就问了小叔好多问题,小叔再也没给他写一个字。

    国庆回家自己想了好几天,就问自己:小叔是想让我考清华吗?我是那块料吗?我都已经上初二了,功课落下那么多,我能追赶上吗?

    问题一直困扰着他,让他碾转反侧、夜不能寐,一直想了好几天,直到自己想通了:不管怎么样自己也要试一试。

    这就有了后来的勤奋学习的国庆和后来居上的国庆。

    国庆讲完了不好意思地说:“兄弟们,不是我故意要隐瞒你们,是我自己对自己信心不足,所以一直没敢说,现在成绩下来了,我也觉得有把握了才敢说出来,你们千万不要怨我,我也怕丢人现眼。”

    孬蛋说:“什么叫丢人现眼啊,你这叫一鸣惊人!这么好的脑袋瓜不好好学习既不浪费了?那你准备怎么好好谢谢小叔?”

    国庆笑着说:“这是秘密,暂时不告诉你!”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