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七章 早做打算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56更新时间:2020-12-13 09:40:30
    春节看见军军哥的时候,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而二姑却是一脸喜气。

    二姑高兴的是过了年就开会要选举新的副市长了,二姑夫的呼声和希望最大,二姑夫不这么认为,他说这是组织上的事情,八字还没一撇你就到处嚷嚷着,到时候我选不上看你还有什么脸给爹娘说。

    二姑才不管二姑夫怎么说了,她的消息虽然来自民间和底层,不管和她熟悉或者不是十分熟悉的,见了她都会神神秘秘地拉她到一边说话,说的都是这个事情,还都早早恭喜她做了市长夫人,二姑每次回答她们的话都是和二姑夫一样,虽然嘴上这么说,可心里还是真的希望二姑夫能够当选。

    小道消息有时候真的就是千真万确的消息。

    无风不起浪,子虚乌有的事情那能传的这么快呢?再说,二姑对丈夫的为人、工作能力、还有社交方面等,不能说了如指掌,最起码是比别人了解的更多,简单来说,二姑夫主政土地局以来,这两年的工作成绩也是有目共睹的,所以二姑很坚信,自然也觉得脸上有光,这个好消息不敢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在自己家里人面前就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了。

    军军哥哥才不关心父亲的官位高低,他担心的是自己的前途,他的一门心思就是想考上军校,也像父亲一样征战沙场。

    他一见我,还是很兴奋的样子,聊了一会就沮丧起来。

    军军哥说:“初一,看你的成绩,这两年再加把劲,后年考上重点大学应该十拿九稳,可我的成绩就差多了,我今年期末考试我也是拼了大力气的,可还是不理想,今年的高考我怕是要名落孙山咯,唉,可愁死我了。”

    我说:“哥,那是你对自己要求太高了,不如今年考到哪里算哪里,先有大学上着再说,选一个好一点专业,将来也不用发愁。”

    军军哥说:“初一,从小到大咱俩是不是最亲?我的什么心思你不知道?我就是要上军校,别的学校我考上了也不去,今年考不上我就补习一年,明年再和你们一起考一次,到时候不行我就去你们学校补习,咱们哥几个在一起,你们再给我补习补习,你觉得我的这个想法怎么样?”

    我说:“哥,市里的学校不比咱县里的强?你还回县里补习干啥?再说我们也帮不了你多少,不还得靠你自己?”

    军军哥说:“看你们几个成绩那么好,都在年级拔尖,我就想和你们一起努力,我也有追赶的目标吗。”

    军军哥是诚心诚意说这番话的,后来孬蛋来了,听了军军哥的话说:“军军哥,想来就来,反正咱们在一起铆着一股劲,准能把你成绩再提高一步,等你考完了看看成绩再定。”

    冬天,外面冰天雪地的,而‘欢乐园’的所有房间都是暖洋洋的,这都得益于爷爷和、孬蛋爹、还有胜子爹,父亲主要是晚上检查锅炉,添加燃料保证不让孩子们冷着、冻着。

    孩子们的活动局限在室内了,大人们也都清闲了一点,有的时候爷爷还能抽出时间和他们下下棋,主要是下象棋,高手就有吴老闷和胜子爹,其余都是搀合着玩,都是旁边的高参。

    高手不在就是他们的战场,一个高手在,剩余的就一起参谋着想方设法赢了高手。

    亮亮就是被爷爷抱着或者搂着,慢慢一点点学会了下象棋的。没人的时候,亮亮就指着象棋嘴里‘哼哼’着,意思是想玩棋子。

    这个孩子比康康还惨,三岁了自己还不会走路,浑身软绵绵的就像一床被子打了卷,不说话,一天天只知道傻乎乎呆着,眼睛都不怎么转动。

    唯独看见象棋了,才一个字一个字说,爷爷就会拿来象棋,摆出来教他一个个辨认,逗他开心。

    亮亮就会用那双不太灵活的手把棋子像大人一样在棋盘上磨来磨去,其实就是制造一点声音而已。

    我们开学以后,想着明年就要分班了,我们三个就凑一起,商量报什么班的事情。

    就像《三国演义》里诸葛亮和周瑜商量怎么破曹操的百万大军一样,我们都在一张纸条上分别写好了答案,然后一起展开,三个纸条一模一样:理科。

    国庆说:“我们三干脆报考同一个学校吧,这样即便上了大学也能天天在一起。”

    我听完就不乐意了:“国庆,在高中你虐(指学习成绩)我们就算了,跑到大学继续虐我们,我可再也不和你一个学校了,我宁愿自己轻松点,埋头苦追的日子我是受的够够的了。”

    孬蛋更是一肚子看法:“就是就是,也不知道你的脑子咋长的,学习怎么这么厉害,都一年多了,你说咱年级第一名谁摸着过边?你也是啊国庆,你就不能放放水,也给我们后面几个一次机会?”

    国庆也故作清高的说:“给你们机会踩我啊?不行啊,你不知道,高处不胜寒哟,站在制高点上眼睛都是向上看的,哪里还敢往下望,看的越远就觉得自己爬的还不够高。你以为我的成绩都是白来的?每天晚上我比你们哪个睡的早?早上比你们哪个起的晚?哼,就连我最爱的篮球,也只能每周玩两次,我能不怕吗?有你们两个虎狼之师在后面等着眼睛盯着我那,那天我一不小心还不被你俩一口吃了?”

    虽然开玩笑的话,但我心里还是佩服国庆的才智和智商的,这小子天生就是读书的料,我可望尘莫及。

    孬蛋又补充说:“国庆的建议不是不可以考虑,不去一个学校被他虐,那就去同一个城市上学,这样不也挺好的,至少可以每周见一次面。”

    我们三个击掌为誓。

    爷爷奶奶的担心和我们自然不一样,他们想的是丹丹和跑得快今年该上初中了,妹妹好说,一个健康孩子不怎么担心,可跑得快要是自己生活会不会不能很好照顾自己。

    爷爷曾经忍着观察过跑得快,虽然现在只拄着一根拐杖了,腾出来一只手,已经方便了许多,生活自理也没什么问题。爷爷也想过给跑得快和飞飞安装个假肢,可医生的意见是孩子还没完全发育成熟,还在长个子,按了假肢以后还得换,只能等孩子成人了定型了,到时候才是考验考虑这个问题的。

    丹丹早就看出来了爷爷奶奶的心思,她有一天给奶奶说:“今年我们考上中学了,怕是也要住校,到时候跑得快哥哥在学校我来照顾,我们到时候可以要求分在一个班,除了晚上睡觉,大部分时间我们还是能在一起的。”

    跑得快可就不这么想了,跑得快找到爷爷说:“爷爷,我想上完小学不上学了,我就是一个残疾人,上了初中也没用,将来还要上班挣钱养活自己的,家里还有这么多弟弟妹妹,我总不能一辈子靠着爷爷奶奶和爹娘吧,我想小学毕业了,干脆在家帮你们干点什么,然后想自己学点什么手艺,自己能养活自己就行。”

    爷爷当时就说:“不行,跑得快你必须上学,别的事情不用你操心,爷爷和你奶奶商量好了,等你高中毕业了考上大学咱就继续供你上,考不上咱就另想办法,再说你不就是少一条腿吗?到时候给你按个假腿,不久和正常人一样了吗?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学习,旁的什么心不用你想。”

    爷爷的话跑得快没办法反驳,可他还是动了早点学点东西早挣钱的念头,他有自己老主意,不想成为家里的负担。

    那天爷爷正在逗亮亮的时候,电话响了,接起来一听是二姑,电话那头二姑说:“爹告诉家里两个好消息,今天市里会议结束了,大成现在是咱们市的副市长了,第二个好消息就是大乐,大乐明天要去市里广播电台录节目了,是大乐说的评书《狄仁杰全传》,是他老师的成名作,老师现在全部传授给大乐了,电台也是老师帮着联系的,电台人听了很满意,准备明天就开始录制,什么时候播放等通知。”

    等爷爷把第二个好消息告诉孩子们的时候,孩子们都高兴地欢呼着:“噢!噢!噢!可以在收音机里听见大乐哥哥的声音了!”

    看着孩子们的欢呼,家里每一个人也都是十分开心的。

    晚上,奶奶让大阳炒了几个菜,说是庆祝一下大乐的进步。

    在晚上的酒会中,爷爷喝的最多,小叔也喝了不少,胜子连着和小叔碰了三杯,小叔喝的比胜子还快,旁边的燕姑没有阻拦,看着小叔一口一杯的喝,心想:让四哥多喝几杯吧,他心里一定一定是在为大乐高兴。

    小茹姐的肚子已经很大了,但是一点不显笨拙,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胜子知道老婆的性子,索性由着她,再说也不敢管啊,唯一能说动小茹姐的只有奶奶和母亲,母亲就劝她几次了,小茹姐嘴里答应,其实还是外甥打灯笼——照旧。

    小茹姐看胜子一杯接一杯挨个给敬酒,就笑着说:“别仗着酒量好傻喝,也吃点菜。”

    胜子哪里不明白这是小茹姐的关心,可他嘴里的话却不是这样说:“老婆,你看看周围坐的都是谁啊?爷爷奶奶算是最大辈的,大叔(父亲)、大婶,还有小叔和燕儿,就连小个子皮球我还得喊叔类,咋啦就不该我敬各位长辈酒吗?就我身后这一帮弟弟妹妹们,每人敬一杯是不是也应该我这个大哥哥带头啊?”

    大家就哈哈笑,燕姑笑着说:“你咋不喊我小婶?”

    胜子跟父亲又碰了一杯,说:“你啊,我还真的不能喊,等杏儿啥时候不嫁给大阳了,我再喊!”

    说完,嘿嘿笑着喝完了杯中酒。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