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四章 美院教授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96更新时间:2020-12-11 10:21:34
    主编临走的时候握着爷爷手说:“老伯,那咱说好了,我爱人来了就当一家人,吃住和大家一样,她就是来辅导孩子的,小四兄弟送字给我警示,我爱人来给孩子上课,这才真叫:来而不往非礼也!就这样定了,告辞!”

    正直豪爽的主编走了,他说到做到,一个星期后,他爱人来了,不是一个人来的,是把儿子也带来了。

    主编爱人姓李,她让大家称呼她李老师,儿子是送母亲来的,在这里陪几天就走了。

    两个人看见了康康的大作,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是康康画的,康康就现场表演给她们看了,只把母子二人看的一个目瞪口呆。儿子摇着头,嘴里稀奇着说:“比我刚上大学的时候画的都好,不知道的一定认为这是一个有着至少五六年功底的专业学生画的。”

    李老师拿着画,不做声,然后问了一句儿子:“你觉得康康可以再练油画吗?这个素描的底子很牢固啊。”

    儿子也直言不讳地说:“底子没问题,油画教他半年绝对出成绩,可是我就担心康康对色彩的把握和对空间的控制会不会有问题,毕竟康康不是一个健全的孩子。”

    李老师点点头,知道儿子分析的有道理:“刚才我想了。如果康康对色彩不敏感,我就全力教他国画!”

    母子对康康的未来共同谋划着。

    李老师经过几天的培训和观察,发现康康对色彩的感知没有任何问题,只是接受的慢一点,调制色彩的时候要考虑一段时间,李老师就认为这个不是大问题,只要搭配得当就没问题,就是康康的空间想象力差了很多,这一点虽然不尽人意,李老师也早有准备,以后就以人物和静物为主,风景和场面画就干脆放弃。

    有了方向和主攻目标,剩下的问题就是教和学的问题了,李老师最后和儿子商量好了专门针对康康的教学计划之后,儿子就返回了。

    专业的就是专业的,康康在李老师的辛勤培养下,绘画的水平突飞猛进,现在康康画人物的脸部时候已经是彩色的 了,比黑白的更加漂亮更加逼真了,加上康康照相机一般的眼睛,观察的细致入微,自然越来越进步了。

    当喆喆、娜娜、青青三个最小的妹妹可以满地走着的时候,天气就慢慢变冷了。

    大教室孩子们上课,康康单独吃小灶,李老师只教他一个人,难免有时候淘气,但是他最怕李老师一句话:“康康,你再不听话,老师就走了,不教你了!”

    脸上再威严一点,康康就怕了,期待的眼神看着老师,意思是老师不能走。即便孩子们玩的热火朝天或者大吉吐着舌头等他和它玩,他都不敢再分心。

    这天上午,孩子们都在教室里上课,小叔和燕姑就带着几个小不点在园子里,燕姑一边照看孩子一边和奶奶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话。

    门口胜子的车突然回来了,爷爷还在想这大上午的,胜子咋回来了?莫非山上有啥事?

    车的侧门打开了,下来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大个子男人,他回身又扶下来一位棕色长发的外国女郎,胜子也从驾驶室里出来了,胜子喊着:“爷爷,咱家来国际友人了。”

    金发碧眼的大个子老外,一进园子就看见了燕姑和小叔,马上喜笑颜开地打招呼:“你好,漂亮的小四嫂子!你好!神秘的小四先生!”

    一开口居然是流利的普通话。

    燕姑一眼也认出了他,就是那个德国专家,说小叔给他写德文的凯文。

    燕姑就满脸堆笑地回答:“你好!凯文,你怎么来了?”

    凯文爽朗地笑着:“我是想中国了,也想你们了,所以就又来了。”

    燕姑笑着没回答,凯文马上就把身边的女郎介绍给燕姑:“这是我的夫人、太太、老婆和家里的,她叫克里斯蒂娜。你们中文里对夫人的称呼太多,在不同场合用不同的称呼,我不知道今天的场合该怎么称呼我的太太,就都说了,你帮我选一个吧。”

    凯文口直心快地虚心请教。燕姑其实文化不高,对这些也是一知半解,就说:“那就叫你夫人吧,我也不太懂。”说完忙着介绍爷爷、奶奶给他。

    燕姑一边介绍,凯文就一边给夫人翻译,克里斯蒂娜微笑着听着向爷爷奶奶摆手打着招呼,没有上来举行拥抱见面礼。

    凯文等燕姑说完了,对爷爷说:“那我可以称呼你老先生吗?这样的称呼对吗?”

    胜子就说:“行,也挺不错的,老先生还挺像个过去对老师的尊称呢。”

    爷爷就赶紧让两个外国友人进屋坐,凯文摇摇头说:“咱们就在这里说话好了,外面阳光很好的。”

    胜子忙找了两个板凳给了凯文两个人,自己也在一边坐下,想看看、听听两个人来这干什么了。

    凯文看见了喆喆、青青和娜娜在一边好奇的目光,就问:“这是小四先生的女儿吗?是三胞胎?”在外国人眼里,中国人长的差不多,尤其是孩子他更不好分辨,就像我们看他们一样,除非差别特别大。

    燕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顺水推舟说:“是我们的孩子。”没说不是三胞胎。

    克里斯蒂娜看见三个可爱的孩子,忍不住上前去逗孩子,三个孩子有两个就往小叔身边躲,只有娜娜站在原地任凭克里斯蒂娜抚摸自己的小脸蛋,脸上还是微笑着,听着克里斯蒂娜说着外国话。

    燕姑就问了凯文此行的目的,凯文就介绍了:

    我自从和小四先生有了一面之缘,就被这个神秘的东方古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之所以用神秘这个词汇,我觉得一点不为过,小四先生把我和我的伙伴马克都征服了,马克为此事还破费了不少,我从此就喜欢上中国了,喜欢它的文化,喜欢它的热情,喜欢这里的人们,喜欢神秘的小四,呵呵,凡是中国的东西我都喜欢。我在这里的工作结束之后,我和马克就回国了,我无时无刻不想念着在中国的生活和所见所闻,想念着中国朋友,到了国内我就找了个中文学习班,学习中国语言,这样我再回来的时候沟通就容易的多了,说实话,中文太难了,太复杂了,我到现在还是有的地方分不清楚,我和马克勤学苦练了一年多才真正入门了,我在这个期间认识了我的太太,我们结婚了,我们非常相爱,她知道我喜欢中国,她也跟着我喜欢上了,只是她的中文学习还没有开始,我这次来是因为两件事,第一就是我记得我们分别的时候,小四先生给我们写的单词是‘再见’,意思很明显了,就是我们还会见面的,我这样理解中文的意思,没有错吧?第二,我想在中国长期居住,准备在中国找一份工作,我知道现在的中国正在腾飞,正在追赶发达的国家,我很看好中国,因为我也爱上了中国!很幸运,我在北京找到了一份很适合我的工作,我的太太也找到了想学习中文的学校,我回去就去找马克,我们一起来中国工作,这样我就会结识更多的中国朋友,了解更多的中国文化。我的假期还有几天,我就借着这个机会带着克里斯蒂娜来看看这里的风景,我也想再见一次小四先生,我到了景区才发现换了老板,一打听才知道新老板是小四先生的嫂子,还是小四先生的嫂子帮我找来的这位胜子先生开车把我们送到家里了。我是这样打算的,再过三个月,我们就可以来了,我们也可以经常见面了,可以让小四先生给我们写更多的字了,那个时候他写德文或者中文我就都可以看懂了。呵呵

    凯文用中文不是特别熟练,这些也是我加工后的文字。

    家里人就明白了凯文的此行目的,胜子口快:“嗨,这是啥难事啊,来我们村吧,想干啥都行,还跑到北京干啥,人多车多的。”

    燕姑说:“胜子不懂别乱说,我上次听翻译说了,说凯文和马克都是专家,是做什么机械的专家,咱这山沟沟里面有啥机械需要专家?北京才是凯文施展才华的地方。”

    凯文就说:“小四嫂子说的对,我的专业是工程机械,在北京还是从事这个方面的工作,我夫人准备去学校做外教,专门教德语,然后她自己还要学习中文,我们都商量好了,而且我们的宝宝也要出生在中国,这样不是更好吗?”

    孩子们下课了,看见两个‘品种’不一样的外国人,都站在教室门口好奇地看着凯文夫妻,凯文问燕姑:“这里是学校吗?”

    燕姑说不是,这是我们的家。

    凯文好像突然明白什么似的声音高了几个分贝:“我明白了,这些都是你们家的孩子!是不是?”凯文的意思是这些都是我们家亲生的孩子,因为他首先想到的是小叔,小叔排行老四,家里孩子多也是正常的,只是他不了解国情也不了解我们家的情况。

    燕姑不好解释,凯文说的对,但不完全对,只好点着头算是回答了。

    凯文就翻译给夫人听,两个人对视一眼就会心的笑了,两个人的理解看来是一样的。

    凯文就说:“我的夫人也很喜欢孩子,将来我们也要生很多的孩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