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三章 提防暗算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732更新时间:2020-12-10 09:09:17
    大学生记者带着他的顶头上司主编来家那一天上午,正是热闹的时候,二姑又带着军军哥和大乐回来了,还给美美和飞飞、小乐每人买了一个新书包,飞飞的是背带式的,而他们两个是双肩背的,三个人喜滋滋地试背着书包,笑的那么开心。

    二姑说大乐进步很大,不光盲文进步了,就连说评书也是名师指点之下,演绎的也更加精彩和生动了,还学会了打快板和山东快书,自己很用功,很努力。

    孩子们就拉着大乐,让他上到台阶上,大乐站稳了,脸上挂着笑容,面对着眼前看不见的听众,朗声说到:“爷爷、奶奶、爹、娘还有我的弟弟们、妹妹们,今天大乐就给大家说一段《杨门女将》里穆桂英大破天门阵的一段。”

    没有惊堂木,他就巴掌代替,只见他双手一拍‘啪’的一响,穆桂英就英姿飒爽地出场了。

    孩子们早就各自搬着小板凳围坐在台下,一个个凝神聚气、屏住呼吸认认真真听了起来。

    大人们也都停止了唠嗑,竖起耳朵听。

    我就挨着小叔,抱着亮亮坐着也跟着大乐讲的故事,天马行空地想象着文武双全的巾帼女将穆桂英去大破天门阵了。

    亮亮坐在我的腿上,我双手环抱着他,他就用手扶着我的胳膊,也在呆呆看着大乐。

    就在讲了一大半的时候,聚精会神的我根本没注意,爷爷奶奶和进来的两个人进了爷爷的房间。

    没一会,他们出来的时候,我才看见是大学生记者和一个文质彬彬带着一副黑框近视镜的中年男人,也搬着椅子来到场地中央,我冲大学生记者招手,他也向我招手,然后和中年人说了什么,一起走过来,大学生坐到我身边,中年人则坐在了小叔的右侧,他看了看小叔,伸手就轻轻握住了小叔的手,小叔也握住了他的手,两个人都微微笑了,中年人没有说话。

    三辆小学步车,这个时候就从娱乐室内里出来了,正是喆喆、娜娜和青青,三个人都还走不好,每天就在学步车里歪歪扭扭的相互追赶,一个娱乐室的大片空地就是她们的练习场地。她们现在很少让人抱着,可能都想早点学会走路,早点和哥哥姐姐们玩吧。

    娜娜最大,说话比他们早一点,现在他们都会简单的喊爷爷、奶奶、爸爸、妈妈了,燕姑说:“以后咱还是教孩子说普通话吧,方言尽量少说,你看初一和孬蛋他们几个到了镇上一上学,除了回家说几句咱家乡话,现在都是普通话。”

    三个孩子看着园子里这么多人,都乐呵呵往人群里走,小车轱辘摩擦的声音打扰了大乐,大乐头扭了一下没有停顿,继续带领虎狼之师杀向天门阵。

    燕姑和奶奶就赶紧去拉三个捣乱的小不点。

    我瞄了一眼中年人,他似乎不太专心听书,而是时不时看看小叔,不时还扶一扶往下滑落的眼睛,睿智的目光在小叔脸上来回扫动。小叔依然面带微笑目视前方,仿佛知道有人在不停打量着他,而他也是毫不在意。

    大乐终于讲完了,孩子们高兴地喊着:“大乐哥真棒!”

    小乐第一个跑上去,搂着哥哥的脖子大声说:“哥哥太棒了!太棒了!”

    大学生记者的掌声最响亮,中年人也赶紧拍着巴掌,给大乐鼓劲。

    大乐乐呵呵地让小乐领着下了台,妹妹也把大乐的盲杖递给了他。

    爷爷走到中年人身边说哦:“这就是俺们家四儿,这帮孩子也大都是他的养儿养女,也是我的孙子孙女。”

    中年人说:“老伯,小四的故事我耳朵都快灌满了,早就想抽空来看看你们,看看名声在外的小四,可惜啊,身不由己万事缠身,总也没时间,这不好不容易才抽出大半天时间来探望探望。”

    爷爷说:“你说你这么大一个领导,每天忙着那么多大事,还惦记着俺一户老百姓,还给孩子们带来那么多的礼物,你说让俺们家咋谢谢你哩。”

    中年人说:“老伯,我也是农村的孩子,也是从小吃着玉米面和红薯长大的,没有什么谢不谢的,我来就是看看咱们家办的这个‘欢乐园’,看看孩子们,这一趟不虚此行,真是开了眼界,没想到小山村里还有这么高尚、充满爱心的一家人,我觉得我还是来晚了,不是小杜(大学生记者)的报道和多次夸赞,我都不知道啊,惭愧惭愧!”

    大学生记者小杜则笑眯眯看着爷爷,没有接话。

    爷爷说:“那你今天还真来着了,今天吃面条,地地道道的农家味道。”

    中年人说:“好啊,好啊,很久很久没吃农家饭了,天天在城里早就想换换口味,今天又可以大快朵颐了。”

    午饭主食是面条,爷爷还是特意弄了几样小菜,陪着主编和大学生记者小杜喝了几杯,然后主编就说不喝了,下午还得赶回去,爷爷不再劝,主编还真的吃了奶奶盛的满满一大碗面条,吃完还一直夸好吃,还说今天吃的是最近几年最多的一次。

    吃过午饭,大家就坐在园子里的遮阳棚下喝茶聊天,主编就把外面好多的传说一一向爷爷求证,爷爷说:“其实小四没外面添油加醋说的那么神,至于写字这个事,别人都说看见了,说心里话,我这个当爹的反正一次没见过,没见过我也不能说我自己亲眼见过,也不能说确有其事。”

    主编就说:“那就把小四经常用的笔拿来,我看看今天能不能给我写几个看看。”

    奶奶笑着说:“哪里有什么笔啊,就是他自己用的拐杖。”

    没等爷爷吩咐,我就跑进去拿小叔的拐杖了。

    小叔拿到拐杖之后,就开始在地上画,我们大家就不说话,都盯着看。

    大家目不转睛地看着,还没几秒钟,我们还没发现什么,主编自己先说话了:“哎呀,还真有字啊,提……防……暗……算,呵呵,你们看见了吗?”

    我们看着他摇头,他看见的时候是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的,就在他念字的时候,我使劲瞪大眼珠子,也没看见一个字或者像字的笔画,我尴尬地笑着摇头。

    大家忽然又都不笑了,因为大家突然都觉得这四个字是提醒警告的意思,顿时觉得好像有什么危险的事情发生一样,而且不是来自明处,告诉主编危险来自暗处。

    主编没觉得什么,自己还呵呵笑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啊,我这个名牌大学的大学生,今天算是开了眼界,是大开眼界,可我真的明明看见了地上小四清清楚楚给我写的每一个字,笔画顺序都不带错的,为什么你们却是什么都没看见了?诡异!怪异!不可思议!”

    主编一边形容着,一边脑子飞快思考着: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现在他还完全沉浸在对小叔写字的好奇中,对小叔的警示却还没有上心。他的眉头就渐渐皱了起来,我眼见着一个清晰的‘川’字就形成在眉宇之间,主编进入了深度思考。

    记者小杜这个时候,想的正是小叔的‘提防暗算’,他想了一会,就对皱眉思考的主编说:“主编,会不会是最近你揭露的那件假烟案子?要不就是那件强拆事件?他们是要对您下手吗?”

    主编摆了摆说:“这些都是次要的,我敢揭露他们就没怕他们打击报复,人若背着良心做事,天理不容!我不怕!小杜,以你我的见识,怕是也解不开这个谜吧,唉,看来人类对科学的追求无止境啊,反正我现在一点也想不通,别说想不通了就是猜,也是毫无头绪,小四兄弟,我只能给你一个评价:牛!”说完,伸出大拇指在小叔面前,久久不想放下来。

    小叔的字,把主编弄得除了感叹就是夸赞,主编又握住小叔的手说:“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我既然选择了这个职业,我就会把它作为我一生的追求,我要摸着良心说话,我要用我的笔做武器,向一切黑暗和邪恶宣战,绝不后退,绝不妥协!”

    小叔一副表情很凝重,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一双深邃的眼睛呆呆的‘看着’前方,手被握着,也没有任何表示。

    主编就这样握着小叔的手,又和爷爷说了一会,话题丝毫没有涉及自己的安全问题,询问的都是有什么困难,或者需要什么帮助,孩子们还有什么样的问题等等,都是关心‘欢乐园’的事情。

    这个时候,康康举着两幅画像跑了过来,嘴里喊着:“叔叔和哥哥!”

    大家一看,两张逼真的画像正是小杜和主编,主编仔细看了康康一眼,又仔细看看画像就问:“小朋友是你画的吗?”

    康康把手指头含在嘴里答应着:“嗯,嗯。”

    主编楞了一下,就哈哈笑了:“不稀奇了,不稀奇了,在你家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不能再稀奇了,否则我的见解也太低了,有小四兄弟这样的异人,他的儿子也能创造奇迹!”

    爷爷就说:“是啊,康康这个孩子自小就画画,而且画什么像什么,也一直想找个好老师再教教孩子,可惜一直碰不到,就是有,孩子这样也出不去,我们怕耽误孩子啊。”

    主编笑着:“无巧不成书,呵呵,我爱人就是省美院的老师,儿子没继承我的专长,却继承了他妈妈的基因,上大学也是美术专业,更巧的是,她这个学期休病假在家,不是什么大病,就是有点高血压,经常头晕没办法长时间上课,这个学期就休了病假,这样吧,大伯,我回去了就让她来,就辅导一个孩子也不累,把康康的绘画水平再提升一个台阶,你看怎么样?”

    爷爷一听,一拍大腿:“要是美院的教授能来,那感情就太好了!来咱山里住住,空气新鲜,安静,没准还能把身体养好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