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三十章 大乐拜师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60更新时间:2020-12-08 09:50:43
    午饭,家里的孩子们和村里的孩子们齐聚一堂,在大人们旁观下享用了盛大的节日午宴。

    轮到大人们吃饭的时候,大学生记者说:“大爷,我得赶紧吃了,赶回报社,今晚加班加点也要把这篇报道写出来。”三口两口吃了午饭,和家里人打了招呼就急匆匆离开了。

    第二天的晚上,大学生记者打来电话,说稿件报社很满意,明天的报纸给了一个版面,就刊登在《中原都市报》的第二版,还说他知道家里没订报纸,一定给邮寄几份回来。

    报纸到家的时候,已经过了几天了,不但有几十份报纸,还有大量的照片,都是孩子们演出时抢拍的,十分生动和漂亮。

    市面上的反响却早已超出了大学生记者的预期,连我们市的报纸也转载了这份报道,我们家和孩子们一下子就成了媒体聚焦的焦点,更多的还有热心和充满爱心的读者。

    家里那两天各路记者蜂拥而至,爷爷奶奶他们应接不暇,省电视台还来了新闻采访小组,爷爷奶奶和孩子们都在省新闻里露脸了。

    晚上播放新闻的时候,孩子们此起彼伏的喊声充满了小小的娱乐室。镜头里出现了爷爷奶奶,他们叫:“爷爷奶奶!”

    出现了小叔和燕姑几个短暂的镜头,都喊:“爹、娘,快看 啊!是你们!”

    出现了他们自己,就喊着:“我啊!快看是我!”“这个是我!这个是我!”

    兴奋的一个个原地蹦着高,第一次上了媒体电视,高兴地又喊又叫,这么多孩子的吵吵闹闹,家里人没有阻拦,任凭孩子们尽情欢乐。

    爷爷则把报纸拿出来,又看见整整的一版文章和几张精选的孩子们表演照片,粗大的标题是:一场别开生面的节日演出。看着报纸,爷爷微微乐着就扭头看向小叔,此时的小叔若无其人地和大乐并排坐着,脸上也是隐隐的笑容。

    二姑夫回到市里,就联系了文化馆的朋友,把大乐的情况说了,朋友说亲自来一趟看看孩子和听听孩子的评书。

    自从大乐在‘六一’儿童节上露了一手之后,孩子们的乐趣就又增加了一项,那就是每天缠着大乐说书,大乐也乐意给一帮弟弟妹妹们讲,大乐记忆力不错,几乎可以大段落地背诵,有的时候一讲就是两三个小时不停气。

    孩子们最爱听的《西游记》《三国演义》《岳飞传》等等很多精彩故事片段,也是那个时候很多孩子心理就有了自己心里的英雄,常常为故事里的哪个英雄厉害、本领更高强而喋喋不休争论。

    小乐最喜欢的角色就是《西游记》里的主人公——孙大圣,自诩为:小圣。

    而铁蛋最喜欢的却是岳飞长子岳云,力大无比,手中一对金锤天下无敌,铁蛋甚至还央求小茹姐给他做一对,小茹姐不肯,怕他平时误伤小朋友。

    胜子就想方设法给孩子铁蛋做了一对小木头锤还有金箍棒,粉刷了油漆,这下可把铁蛋乐坏了,天天拎着一对小木锤当宝贝似的。

    小乐也把金箍棒视为珍宝,以后练的棍术也是炉火纯青。

    我见过后来小乐的棍法,那真是舞动起来上下翻飞、指东打西,所向无敌。这里面怕是也有胜子哥的功劳。

    飞飞虽然没有双臂,可他也有自己最喜欢的人物,却是《隋唐演义》里逢凶化吉、造化极大的福将程咬金,本事不大,可鬼点子多,遇事不慌、临危不惧,甚至还做了瓦岗寨的第一把金交椅,每每听着程咬金的故事,飞飞就激动不已。

    康康则是边听故事边画画,可画出来的人物根本不是古代的人物模样,个个都是现在人的造型,骑马舞刀弄枪,枪还是现代的步枪,他对古代兵器一窍不通,看的大人们直乐呵呵地笑。

    父亲看见了,就突然想起来小时候看过的小儿书连环画,赶紧翻箱倒柜找,本来不多的几本就找到了两本还让老鼠咬的破烂不堪了,父亲就打电话向二姑、三姑求援,很快成套的连环画就给了康康,这下康康每天别的什么都不干了,临摹起所有的连环画了。

    这一下,大乐就犯难了,一到孩子们听评书的时候,孩子们各自喊着自己喜欢的英雄名字,让大乐左右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

    几个女孩子就不愿意了,吵着也要大乐哥哥讲她们喜欢听的,平平和安安还撅着小嘴说:“大乐哥哥,今天讲《杨门女将》好不好?我们和丹丹姐姐都爱听。”

    其实不光孩子们爱听,就连大人们也都一个个听的津津有味。

    那天二姑夫回来的时候,带着那个文化馆的朋友,也坐在那里听了大乐讲的一段武松打虎,那个文化馆的人听着就点头,然后对爷爷奶奶说:“孩子讲的不错,只是单纯的模仿,要想再进一步,还得找个老师学,我们馆里有一位也是专业搞评书的,大乐和他学几年也必有成就,只是孩子眼睛不方便,无法进城。”

    话没说完,二姑夫就说:“这个不是难事,我早想好了,只要肯收大乐为徒,我就把大乐接到我们家,他二姑可以每天接送,而且我还想让大乐再学学盲文,这里的两位老师教不了,爹,这样行不行?”

    奶奶赶紧说:“我看行,我一会就问问大乐。”

    等奶奶问大乐的时候,大乐很高兴答应了,只是过了一会又有点沮丧的样子,二姑夫就问:“怎么了大乐?还有别的什么想法?”

    大乐说:“二姑夫,我想去,也想学盲文,这样我就可以自己读书自己说喜欢的书了,可我还舍不得爷爷奶奶、爹娘和弟弟妹妹们,一天不和他们在一起我就难受。”

    二姑夫说:“那你就更应该去学了,学会了读书,学会了更多的本事,好回来给他们讲啊,再说了,在二姑家也不远,每个星期都可以回来的,是不是?”

    十几天后,就是我们放假没几天,我们也刚刚听了几天大乐的评书,二姑就把大乐接走了,大乐走的时候说:“爷爷奶奶等我学好了,一定还是天天给大家讲!”

    这个学期我的成绩还是我们三个中最差的,国庆高居全高一年级榜首,孬蛋第九名,我还是排在十八名,父亲虽然没批评我,可我心里还是颇不服气,总觉得自己已经很努力了,虽然不是什么悬梁刺股,还是很努力用功的。

    母亲见我回来当着他们的面表面还是嘻嘻哈哈的,可我自己独处的时候就有点不开心的样子,知道是我自己跟自己怄气,就劝慰我说:“初一,你不要背上包袱,一次两次考试没什么,就是差一点也不要紧,自己再加把油,也许就能赶上,最差也能赶平不是?妈知道你的心思,觉得你们三个里自己成绩最落后,可妈也知道你很努力,不要为这事失去信心,还有两年,妈相信你一定能迎头赶上。”

    母亲的话,给了我极大的动力,我也渐渐甩掉了包袱,准备新的学年再和他们一拼高低。

    大乐走了,孩子们就开始天天盼着他回来,因为孩子们已经离不开大乐了,孩子们每隔几天就问爷爷奶奶:大乐哥哥什么时候回来啊?

    爷爷奶奶和燕姑商量过了,让娜娜和喆喆一起过周岁,也把这两个差几个月的孩子当成双胞胎,出生日期都改在了喆喆出生的日子,娜娜实际出生日子则记在母亲的备忘录里。

    时间真快,小叔的亲女儿马上一周岁了,这个时候大人们才发现喆喆越来越长得像小叔了,以前看着像燕姑的眼睛、眉毛和嘴巴,看起来和小叔差不多了,只是喆喆的眼睛要明亮和灵活许多。

    这个时候,爷爷奶奶才佩服地夸:“初一和丹丹的眼光最准。”可家里人,哪里知道小叔日日夜夜抱着我们的时候,我们才把小叔的形象深深印刻在脑海里了。

    家里人商量,喆喆和娜娜的周岁不再大张旗鼓地做了,就是一家人悄悄吃一顿饭,省的知道的人再来祝贺。

    喆喆生日那天,像往常一样,大家该早起的早起,小乐和奶奶是起的最早的,小乐穿好衣服,看见奶奶刚刚走到园子里,就跑着喊了一声:“奶奶,我去练功了。”

    说完,一溜烟跑了,奶奶的话在身后响起:“慢点,慢点,火没烧你屁股!”

    早饭是我们家自己做,大阳一般是做中午和晚上的饭菜,他到晚上就回家了,反正也就半小时左右的路程。

    奶奶就进了厨房,准备早餐,母亲后脚就进来了。

    就在爷爷他们都出来准备练习太极拳的时候,小叔自己拄着盲杖却走到大门口,眼睛朝着村口方向‘看’。仿佛等什么人似的。

    大家就都纳闷地出来,也朝那边望去,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燕姑就拉了一下小叔,意思是回来吧。

    小叔纹丝不动,还是朝着那边‘望’,大家谁都不知道什么原因,也都陪着小叔看着空荡荡的街道。

    谁也猜不透小叔的心思,谁也不知道他在等谁,大家也都无心去练拳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