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二十四章 小婶婶好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74更新时间:2020-12-04 10:28:38
    上了高中,国庆的才华和聪明才智就凸显出来了,期末考试就在全年级得了第二名,孬蛋也紧追不舍排在第七,而我明显落后了,刚刚挤进前二十名,心里自然愤愤不平,下决心下次一定追上他们。

    国庆没有沾沾自喜,总是搂着我俩肩膀说:“不是你们俩这么帮我,还有……,我哪里有今天,没准和豆子一样就在家养鸡了。”

    他话里中间的停顿我俩当时都没有听出来,国庆话里有话。

    放假回家了,发现家里又多了一个叫亮亮的2岁男孩,是被父母遗弃在‘欢乐园’门口的孩子,咋一看孩子一切正常,仔细一看,孩子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眼睛珠子似乎不会转动一样,盯着某一个地方,只要不打扰他,可以一整天不吃不喝,母亲说:亮亮是个痴呆儿,天生的,是爷爷早上起来在园子门口发现的,亮亮父母也没有留下片言只语。

    亮亮来了十天了,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在康康身边坐着,或者自己在阳光下坐着,哥哥姐姐们喊他、拽他,他就呆呆的跟着,不说话也不跟着玩,眼睛看着哥哥姐姐们面无表情。

    军军哥在放假以后也早早来到了家,看见我们三个的成绩都是这么好,自己哀怨的说:“你们学习怎么这么好了?我的成绩差远了,在年级也就是中不溜,上不去下不来,明年考大学一准没戏了。”

    二姑说过,军军那样都好。就是学习一般,看他平时也算努力,可成绩就是上不去。

    我就说:“考不上大学就上班,让二姑夫也给你找一份工作,上班也挺好,最起码花钱不要给家里要。”

    军军哥说:“我爸啊,早就给我安排好了,说是万一明年考不上,就再复读一年,我说不想复读,他就说,那好办,那就送你去部队锻炼锻炼。”

    我就问:“那你同意了?”

    军军哥说:“我小时候在部队生活过几年,也挺喜欢那样的集体生活,也喜欢军事,我家里就有好多兵器书刊,我也再想了,不行就去部队考军校试试。”

    果然,那一年军军哥高考名落孙山,接着就参军入伍,没有像二姑夫一样加入陆军,而是去了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成了一名海军舰艇兵。

    三姑回来的时候更夸张,后备箱居然放着半扇猪肉,还有成箱的海鱼、鸡腿、虾仁,说今年在新家过年,地方宽敞,她准备在家住十天半个月的,把吃的也准备好。

    好像姐俩串通好了似的,二姑回来的时候也一样,但是和三姑的还不重样,二姑对奶奶说:“大成说了,他忙,顾不上回来,就打发我先回来帮家里准备年货干点活,家里人多,多准备点,到时候好好给爹娘拜年,陪爹喝个痛快!”

    二姑还告诉爷爷,二姑夫现在是一把手了,正式任命的,天天很忙,不过整天都是心情愉悦,浑身是劲哩。

    奶奶说:“你们几个孩子买这么多东西,咱家这个正月都不用出去买东西了。”

    这个年就是在‘欢乐园’度过的,我记得那一年最热闹,胜子光买鞭炮、烟花就快把小面包车装满了,三十晚上,我们五个半大孩子尽兴地燃放了许久,五光十色的烟花,逗得旁观的弟弟妹妹们直喊好漂亮,那响亮的鞭炮声在夜空中传的很远很远。

    此起彼伏的鞭炮声中,又送走了一个除夕之夜。

    胜子还把一挂叫做大地红的一万响的大鞭炮,在快午夜十二点新年到来之际,嘴里喊着:“谁也不许点啊,谁也不许点!!”

    转身跑进屋子里,一会就搀扶着小叔走了出来,走到鞭炮前,从嘴里拿下燃烧的烟头,塞在小叔手里,手把手让小叔点燃了这只最大的最响亮的鞭炮,点燃之后就用身子护住小叔,抱着快步走开。

    身后的鞭炮就在刹那间‘噼噼啪啪’的响了起来。孩子们就高呼着:“过年咯!过年咯!”

    这一年,胜子全家都是和我们在一起过的年。

    坐回摆放在大教室的酒桌上,孩子们有看电视的,有早早睡觉的,只剩下大人们围在一张很大的圆桌旁,边吃边喝,也边看电视。

    这个时候,小叔突然轻轻咳嗽了两下,虽然没有声音,可小叔的动作吸引了大家,大家就把注意力集中在小叔身上,因为从小到大,小叔的肢体语言极少,只要稍微有点动静,就会引起大家注意,就在大家看着他的时候,只见小叔摸到桌子的酒杯举了起来,举到眉头位置停顿了一下,空中画了一个圆,然后一口就倒进了嘴里。

    大家瞬间就明白了小叔的意思,每一个人都把酒杯和饮料高高举起来,是我拉着身边的妹妹站了起来,很默契地一起喊了一句:“全家过年好!”

    大家都高高兴兴地一起跟着喊着:“过年好!”

    五叔是初二中午回来的,还把新的女朋友带来了,一辆商务别克车也是塞满了礼物。

    五叔新女朋友的漂亮不输那个模特,只是身高差一点,可俩个漂亮的女人所散发的气息迥然不同,一个高傲、妖娆,一个文静、贤淑,这位一看就有一种平易近人的感觉,美丽而不招摇,漂亮而不狐媚,贤惠而不做作。

    一双大眼睛明亮有神,白嫩细致的皮肤,穿着合体落落大方,一头披肩长发自然地垂落。

    五叔在介绍家里每一个人的时候,她都是微笑着重复五叔的称呼,介绍到围着的一帮孩子说:“欣欣,这都是四哥的孩子们。”挨个喊着名字,不认识的平平、安安和亮亮就让燕姑告诉她,最后才隆重地介绍了怀里的美美:“这就是我的女儿美美!”

    那个叫欣欣的女孩就摸着美美的小脸蛋,笑着说:“美美真的很美,来,让阿姨抱抱!”说着接过孩子。

    五叔又故意轻声咳了咳嗓子,这才郑重其事地介绍了自己的女朋友:“爹、娘,还有哥哥姐姐们,这就是我的女朋友欣欣。”

    大人们纷纷祝贺和夸赞,孩子们就喊着:“欣欣姑姑、阿姨好!”没有统一的口径。

    五叔就忙着纠正孩子们:“以后啊就叫欣欣阿姨,再往后就可以喊欣欣婶婶了!”

    第一个回应的总是康康:“欣欣婶婶!好!”还不是连在一起说的。

    孩子们一听都一起喊着:“欣欣婶婶好!”

    把欣欣弄个大红脸,为了掩饰窘态,忙从大衣口袋拿出一叠红包,先给了美美说着:“美美新年好.”

    又把红包挨个给了几个孩子,孩子们接一个红包喊一声:“婶婶新年好!”

    递给飞飞的时候,欣欣没注意孩子没有双手,等她发现了就马上把红包塞进飞飞的口袋,还爱怜的摸了摸飞飞圆圆的脑袋。

    奶奶看着五叔的心女朋友落落大方的给家里人说话和给孩子们红包,心里就乐开了花,也不由自主呵呵笑了,心里想:这才是我五儿子的对象,不对,应该是媳妇,不能让这么好的媳妇跑了。

    奶奶就曾经悄悄把五叔叫到一边,千叮咛万嘱咐说:“一定赶紧把欣欣娶回家,这么好的姑娘不知道多少人惦记着那,争取今年‘五一’就把婚事办了,生了孩子送回来,我帮你们带。”

    五叔就笑着说:“娘,我们现在还在上学,要结婚怎么也得明年毕业吧,放心吧娘,我会把她牢牢抓住的,她这么好,我怎么可能让别人抢走?她就是你的小儿媳妇,没跑!”

    奶奶就笑着轻轻捶了五叔一下:“知道你小子有本事。”

    豆子告诉我们三个,现在家里都准备齐了,雏鸡都已经联系好了,铁丝网和围墙也都快完工了,过了节再全部弄好,天气一暖和就可以把雏鸡买来,半年到八个月就可以产蛋了,我们都替他高兴。

    国庆从他爹那里知道,这几个月豆子是白天黑夜的忙,比他们几个长辈还操心,事无巨细都亲手上,为了防止老鼠、蛇还有黄鼠狼的偷袭,豆子按我们查的资料和对付办法都一一落实,自己还想了好几个办法,还在围墙三个角落盖了三个狗窝,年前从亲戚家要来三条不错的猎犬,充当鸡场的保镖护卫。

    还邀请皮球大伯帮着训练,皮球大伯最近也忙得很哩。

    鞭炮的硝烟渐渐淡去,日子一点点又恢复到往日的平平淡淡。

    一开学,我就咬紧牙关准备在今年的学习成绩往上赶一赶,争取和他们两个并驾齐驱。

    刚出正月的一天上午,开往景区的公交车在村口停下,下来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少年右手打着绷带,横跨在胸前,一条三角巾在脖子上打个结,身后也不见有家长跟着,独自一个人下了车在村口观望着,他既不进村,也不往别处去,就在村口站着,虽然春天来了,可冬天的肆虐还没有完全没被打败,站在屋外还是会觉得冷飕飕的。

    他熟练地又左手掏出香烟,又用打火机点着,两股青烟从他的鼻子和嘴巴就窜了出来。

    一支香烟抽完,似乎还没有下定决心似的,站在那里犹豫不决。

    这个时候,我们这个村民的习惯——闲来无事聚集在村口聊天和讨论国家大事的传统,早已改在了我家‘欢乐园’了,极少有人在这里,所以今天天气虽然也不错,但是却只有受伤少年一个人。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