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四章 酒逢知己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77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二姑夫又接着往下说:“但是钱和卡我没有拿回家,二丫什么样人我心里最清楚,我怕拿回去吓着她,我怕她一时接受不了,叫我退回去。还好,他们没有把东西送到家,都是明目张胆送到我的办公室的。

    春节的时候就更厉害了,我粗略算了算办公室至少有了不少于十五万的现金,还有卡、名烟、名酒,春节前,还有送到家的都被二丫婉言拒绝了,他们就送到了办公室。

    看着这么多的东西,我就有点飘飘然了,所有的什么抱负、理想都抛到九霄云外了。

    春节回家那天是四弟的字把我彻底打醒了,我心里当时还是有点忐忑不安的,毕竟数目不小。可能我自己不知道当时自己的神态,我觉得可能还是忧虑多于暗喜,不然爹你也看不出来,看来我还是不易能做坏事,就是做了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

    四弟给我写的就两个字:莫贪!我当时尽管表面很平静,还自以为很机智的撒谎说写的‘努力工作’,可我心里就炸开了锅,顿时就翻江倒海,我在想了四弟咋就知道我的收受贿赂的事情了?难道四弟真的很神奇?真的可以看穿人的心思?唉,还是那句老话: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呀。连四弟都瞒不过,还能瞒得过谁?

    我回家后,连着三个晚上都没休息好,那个春节是我过的最寂寞、最烦恼的春节。

    再后来几天我安静了,心也不再躁动不安了,理智回到了我的脑海,占满我脑海的金钱和物欲渐渐被我赶了出去,我想到了我的老上级,想到了二丫还有军军,最主要的是四弟给我忠告的那两个字。

    激烈的思想斗争比我在前线还要紧张、剧烈。

    我在上班后的第一天下午,按照纪律,就把所有东西都交到市纪委,说明了情况,做好登记,谈完话我就心里彻底放下了这个包袱。

    我甚至还受到了上级领导的表扬,我自己心里知道,不是四弟的帮助,我也是差一点就倒在金钱和礼物的枪下。

    我的做法就在我们局掀起了不小的风波。我成了同事们背后指指点点、茶余饭后的话题目标,唉,说什么的都有:说我坏了规矩,今后谁还找我办事,说我自命清高不懂官场迎来送往,说这不是把咱们局的老底都抖落出来让上级领导看吗?反正持赞同意见的声音很微弱。

    不过还是有正义感的三位同事当面给我提出了赞许,或许还有没有当面给我说的吧。

    新局长也为此事找我单独谈了话,他开始也是对我提出表扬,说了一大堆廉洁奉公的官话,可后来话题就有点暧昧了,说人在官场,必要的应酬和礼金也不全是贿赂,毕竟咱们用手中的权利帮他们完成了他们的心中所愿,同事们的心意该收下还是要收下,不然在一起工作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多尴尬,这次你做的对,也给局里敲了警钟,但是,下次你是不是也给咱局上上下下留点面子?

    新局长的话,看似是对我的褒奖,其实更深层的意思我也明白,就是大家都在一条船上,彼此应该默契额配合,不能搞特立独行,不然今后的工作不好开展。

    最后他委婉地说了这次他一来就把我负责岗位调整的原因,他来和我的老上级交接班的时候,老上级专门叮嘱了他,说我是个实干家,他在位的时候因为我来的时间短,业务不熟悉,没安排重要岗位,这次新局长来了没别的要求,只求给我调整一下岗位,给我一个大展宏图的机会。

    新局长为了更好的在新单位站稳脚跟,也同意了他的请求,新局长不是碌碌无为之辈,他心里很清楚,没有得力的干将和下属们的努力,他的工作一样不好开展。

    其实越往后我越看清了这个人的本质,他的手段也不可谓不高明和厉害。

    风波后不久,工作量就大了,不过依然是老一套,白天不办公,晚上酒桌上签字盖章。

    宴会我基本已经不参加了,我都是按时回家,他们不管打电话,去办公室生拉硬拽也好,我也都不去了,我是各种理由都找遍了,可以说有的时候我自己都觉得实在太不给人家面子了,但我还是硬着头皮坚持自己的底线。

    我戒烟也是因为这原因,局里开会的时候人家个个拿出来的都是高档香烟,我拿的却是中低档烟,给人家递烟的时候,人家都是婉言地说:来,局长抽我的。

    表面是客气、恭维,实际上看不上我的烟。久而久之,我自己也觉得无聊,可我心里坦荡,我花我自己工资买的烟,抽的理直气壮,虽然如此想,但是还是下决心戒了算了,对身体又不好,还能堵住他们的嘴。

    我后来才觉得自己想的太简单了,戒烟不算什么事情,可我工作上的被动那是真的让我进退维谷、左右为难啊。

    新局长看我油盐不进,就开始在局里孤立我、排挤我,开会讨论问题和业务,我的意见就是一阵风在会场上刮过去了,事后都是按照新局长的意思安排进行,我分管的工作干脆不经过我的同意和签字,直接找一把手解决,实在绕不开我的事情就让我签字,我连问为什么这么做的权利都没有。

    不到半年,我就被调整回原来的岗位,那一位整天鞍前马后跟屁虫一样围着新局长的副局长接替了我。

    我这个堂堂土地局的副局长现在就成了摆设,上班整天无所事事,除了看报纸、喝茶,前来请示工作和安排的都没有,配发的手机还有办公室的座机一天都不响几次,我彻底被架空了。

    爹,你知道我的为人,我是那吃闲饭不干事的人吗?我是看见困难躲着走的人吗?

    那些日子我苦闷、烦恼、压抑,我就在想:是我和这个社会脱节了?还是我不适应这个时代了?还是他们被眼前的金钱迷惑住了?还是觉得这样没人能管的了了?

    我想到了在前线的日日夜夜,想到了倒下的和负伤的战友兄弟们,那个时候不难吗?面对的是无比凶残的敌人,面对的是枪林弹雨,面对的是时时刻刻都会牺牲、负伤,我们当时都是十八九、二十出头的大小伙子,我们班最小一个才刚刚过了十八岁的生日,他就对我说过:班长,如果我光荣了,我没别的要求,只想让你去我家一趟,告诉我爹,我没有哭鼻子,没有腿软上不了战场,我是迎着子弹冲上去的。

    后来他负了重伤,是我背着下了山,路上告诉我,他从小胆子小、爱哭,他爹总骂他没出息、胆小鬼,现在他再也不怕别人这么说他了。

    想到这个少了一只胳膊的小兄弟,我的思绪真的被堵住了,我现在这么就没办法面对现在的艰难困境了?

    我一开始也想到要把这些不正常的现象向上面反应,让上级了解局里和基层的真实情况。

    就在我逐字逐句的考虑怎么把情况如实写出来报告的时候,那三个给我赞许的同事来找我了,和我谈了很多,说了很多知心话,我得知他们三个早已把报告递交上去过的时候,就问怎么样?他们无不摇头说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我沮丧了、畏缩了,又把自己写的报告放下了。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年底,当我又一次看见明里暗里送钱送物的人们忙忙碌碌进出办公大楼的时候,我愤怒了,彻底愤怒了,我不能在容忍这样的乌烟瘴气和歪风邪气如此毫无忌惮的蔓延下去了,我一个军人出身、受教育多年的领导干部,岂能就这样看着他们这样贪污腐败,肆意妄为践踏政令和法律,我毅然决然拿起笔连着写了两天,分成三份就邮寄出去了,我的心也随着报告寄走了。

    我也做好了他们打击报复的准备,无非就是再上一次没有硝烟的战场吗!不信党纪国法还真的拿他们没办法。

    信是寄走了,我就在急切的盼着消息的回传,一直就等到了现在,也真的是石沉大海了。

    过了年,三个同事就有两个爱钓鱼的,他们说他们也是闲的被逼得学会了钓鱼,说钓鱼可以陶冶情操、静中取乐,让烦恼随风而去吧,邀请我加入他们。我也欣然同意了。

    我前一个月,实在等不了,不想这样碌碌无为下去,不想自己大好时光这么虚度了,就给上级领导打了一份请调报告,要求调到市武装部或者预备役办公室,我觉得那样还能发挥点我的余热。”

    二姑夫一口气把自己的事情一股脑告诉了爷爷,末了问爷爷:“爹,你说我这算不算逃兵?”

    爷爷沉默不语,他不懂官场,也不懂其中的尔虞我诈,他想了一会,端起酒杯说:“大成子,我不懂,也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但是我觉得你做的对!有句老话叫做:莫伸手,伸手必被捉!你努力过了、抗争过了、烦恼过了,也逃避过了,但是有一点你记住,你是清清白白的一个人,堂堂正正的领导干部,你现在不是要调动吗?那好,那你就耐心等着,这段时间你想来钓鱼就来钓鱼,想来喝酒就陪着爹喝酒,到了新的工作岗位再重新来过!重新打一场胜仗给爹看!”

    说完,两个人一碰杯,就同时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