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一十三章 一步之差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4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小茹姐笑着说:“我还以为咱家要改朝换代了,你想做一家之主了?”

    胜子脸上堆着媚笑:“我哪里敢?我在家做个饭店经理挺好的,负责赚钱给你、儿子还有爹娘花,我也没本事做一家之主啊。”

    小茹姐看着丈夫的表情,‘噗嗤’笑出声说:“刚才你的话我听见一半,你想养狗了还是别的意思?”

    胜子就把皮球大伯和自己的想法说了,小茹姐说这是好事,给大乐找个伴,还可以让大乐到处走动走动,又说不行买两条吧,给小叔叔也训练一条。

    小茹姐把这个想法告诉了爷爷奶奶,结果产生了不同意见:爷爷同意,奶奶不同意。

    爷爷的观点是:将来孩子还是要走出大山的,不想让孩子一辈子窝在山里。

    奶奶说:你说大乐这么小,现在就用导盲犬,犬的寿命才多长?今后大乐的路还长着哩,我的意思不是说用导盲犬不好,是怕孩子将来有了依靠性以后,自己反而离不开了,还是要靠自己,多锻炼。

    最后还是大乐自己拿的主意:爷爷奶奶放心,我不用什么导盲犬,我只要收音机,我爹不是都没用导盲犬吗?我跟着我爹不是走的也很好吗?收音机才是我的乐园,评书才是我最爱听的,我想好了,我要陪我爹一辈子,爹去哪我去哪,永远不分开。

    大乐听收音机之后,说话水平大有长进。

    二姑夫那天回来去湖里钓鱼,听说了这事,回去就买了一个市场最新的随身听,外加很多的著名评书演员的光盘:单田芳的、刘兰芳的、袁阔成的等等当时非常有名的评书艺术家,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几乎是市面上有的就都买回来了,让二姑第二天就送回家了,这下可把大乐高兴坏了,学会使用以后,知道自己可以不厌其烦听多少遍,就一个劲地说:谢谢二姑和二姑夫!等我学会了我给你们讲!

    爷爷等大乐高兴的坐一边听书以后,在面色凝重的问二姑:“大成子今年是怎么了,咋还迷上钓鱼了?单位的事情不忙了?我看这一年多的态度不对 啊,好像有什么心事。你给爹说说,我问了他几次,他都说没啥事,说单位里他是三把手,工作安排的不多,清闲了就喜欢钓鱼了,他还把烟戒了,这倒是个好事。”

    二姑看见爷爷提起丈夫的事情也是一脸愁容:“爹,大成子你还不了解?工作上的事情从来不在家里说,单位同事去家他都不让进门,在部队的时候天天摸爬滚打,累得每天沾枕头就着,心里都是乐呵呵的,可回到地方了以后,工作安稳了,事情也少了,咋就反而不如以前快乐了?我也试探着问了,他说工作上的事情让我别插嘴,还有谁来家带着东西的一律不许留下,别给别人留下把柄,爹,我是这么想的,估计八成是工作不顺心,你想啊,现在土地局多吃香的单位,求他办事的能少吗?可他这脾气……唉,我不担心别的,怕他憋出病来。”

    爷爷听后说:“我估摸着也是,大成子脾气耿直,怕是和领导处不来吧,这样啊二丫,等下次他再回来的时候我在问问他,有事不能老憋在心里。”

    二姑回来那天正好是燕姑要去产检的日子,燕姑没听二姑话,就继续在镇上医院检查。

    二姑就说那我陪你镇医院吧。

    二姑夫每次都是自己开着摩托车回来了的,车上绑着钓鱼包,有时候是一个人,有的时候是二三个人,开始是周末早上早早来,去湖边一钓就是一天,有的时候太晚了还住在家里,到了天气暖和了回来的就多了,连工作日有的时候还来。

    那天早饭的时候,二姑夫又来了,这次是一个人,他进家和爷爷奶奶说了一会话,爷爷让他吃早饭。他说路上吃过了,早上的鱼好钓就匆匆骑上摩托车走了。

    爷爷望着二姑夫远去的背影,心里想:今天该和他好好谈谈了。

    快中午的时候,爷爷拨通了二姑夫的移动电话:“大成子,钓了一上午了,中午回来吧,陪爹喝点。”

    电话那头的二姑夫似乎很高兴:“行啊爹,正好我钓着两条大鲤鱼,回家我做红烧鲤鱼。”

    半个小时后,二姑夫回来了,亲自下厨把新鲜的鲤鱼红烧了。

    等孩子们吃完了,奶奶他们也吃完了,饭桌上就剩下爷爷和二姑夫的时候,两个人就随便聊着、喝着,皮球大伯酒量一般,喝了几杯吃完也回屋准备午休了。

    爷爷一直没想好该怎么开口,就想到什么聊着什么,爷爷说:“大成子,你从市里开摩托车回来钓鱼,路上慢点,现在车是越来越多了。”

    二姑夫说:“爹,没事,几十公里个把小时就到了,再说了我可是有特种车辆驾驶证的,别说开两轮摩托车,就是三轮的、装甲运兵车,还有坦克,都没问题,这个爹尽管放心。”

    二姑夫开始说的时候眼睛还是有光亮的,可是说到后半截话里有了部队生活的时候,眼睛光芒就有点暗淡了,语速也慢了一点。

    爷爷终于抓住机会开口了:“大成子,我发现你最近一年多变了,变得沉默和不开郎了。以前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一定是有啥难事把你缠住了、难住了,别嫌爹啰嗦,几次问你你都说没啥,爹虽然没有参加过工作,可爹不糊涂,今天咱爷俩没外人,何不打开天窗说亮话,你能不能敞敞亮亮给爹唠唠,也省的二丫替你担心。”

    二姑夫看着爷爷真诚的面孔,没有再拒绝:“爹,今天正好就咱爷俩,也好,你既然问到这里了,我也没啥好隐瞒的了,我把我最近遇到的难处就都说了,给你好好唠唠,你也帮我参谋参谋。”

    二姑夫说:“爹,你知道我从部队转业回来,还是我的老乡加领导帮忙找的安置单位,进了是土地局做了一名排名比较靠后的副局长,刚来的时候,我怕自己不懂业务,自己就加班加点努力学习业务,还报名参加了业务训练班,不到半年工作就基本得心应手了,

    老上级很高兴就说他没看错我,是个干啥像啥的将才。老上级的鼓励让我更坚定要努力工作了。就在我准备再一次配合老上级好好大展宏图的时候,老领导却意外被调走了,不但没有被重用,反而去了一个不太主要的部门做了一把手,其实就是被闲置起来了,很快就有一位新局长接任了他的位置。

    我去看往老上级的时候,老上级不止一次的说,这个新局长是花了大价钱把他顶替下来的,早就知道这个人善于钻营、心机颇深,马屁精一个,让我小心这个新上司。

    老上级郁郁寡欢,自己的才干得不到发挥,唉,可惜的是上任没多久就在一次因公出差的路上遭遇车祸去世,我很是伤心了一段时间,我失去一位患难与共、生死之交的良师益友。

    新来的局长刚来的时候对我很是不错,说我当过兵、上过战场的人素质就是不一样,还把我分管的工作做了调整,这一调整看似不是升迁,其实手里的权利大多了,开会的发言权也重了,排名还靠前了,当时我还疑虑了老上级的判断,是不是道听途说误会了新局长。我没有给他送过一分钱,连单独请他吃饭都没有,他还真是看中了我的工作能力?

    后来证明,老上级一点不冤枉他,为什么重用我也是后来才明白的。

    他上任之后,局里的各个方面就开始慢慢有了变化,中午的各种饭局多了,晚上的娱乐活动也多了,逢年过节的走动也多了,来局里办理土地业务的白天少了,去高档饭店见面比去办公室多了,各式各样送礼的也多了,送的东西越来越高档了。

    爹,还记得去年四弟给我写字的事情吗?我那天给大家说了假话,说心里话爹,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在家撒谎,原因很简单,我在不知不觉中已经开始同流合污了。

    我一开始是很反感这样的工作方式的,有事就在单位办,适当的应酬未尝不可,毕竟大家都在一起工作,毕竟也是接受了我们的服务,我当时确实是这样想的,就开始心安理得慢慢接受了这一切。

    我被新局长重用之后,找我的人越来越多,就像一个段子讲的一样,基本都是中午围着盘子转,晚上围着裙子转。就是说白天喝酒,晚上娱乐,我不会跳舞也不会打麻将,求我办事的就想方设法拉拢我、附和我,让我方方面面都说不出个不字。

    俗话说: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短,就是手续有什么不妥和违规的地方,我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元旦的时候我的办公桌抽屉里就被现金和各种购物卡塞满了,我不是没有想过,我这是在犯法,这是一条不归路,可我当时真的动摇了,那是好多钱,我几年的工资啊!还不包括不知道多少钱的购物卡、礼品卡。”

    二姑夫说到这里,看着爷爷吃惊的样子,举起酒杯说:“来,爹,别光听我说,喝一杯我再讲。”

    爷爷就担心地说:“这么多钱?那你……?”

    二姑夫替爷爷端起来酒杯送到爷爷手里,又用自己酒杯碰了一下:“爹,你别担心别害怕,我还没说完了,咱爷俩再喝一个,喝完我再讲。”

    说完,慢慢喝了,爷爷端着酒杯,想了想才喝了,不过剩了了不少。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