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八章 谜底揭开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83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第十六天,他没去报社,主编一早给他来电话,询问情况,他说再给他几天,主编没说什么,就嗯了一声。

    就在这个上午九点多,他注意到那辆法拉利还没出门,她还在家。

    平时这个时候,她应该早就打扮靓丽的出门去了,几乎每天都是八点半左右开车出去的,今天列外。

    一辆黑色的加长奔驰驶进了小区,正在观察的他拿起相机就拍,一看是一辆陌生牌照的奔驰轿车,十几天来从未出现在他的视线里。他默默计算着时间,镜头就对准了那个缝隙里的院子和半扇门,果然一个身材微胖的男人开门走了进去。

    快门声中,他估计照片根本看不出来是谁,他早有思想准备,心里默念着牌照号码,一边迅速的洗脸刷牙,十几天没出房间,房间早已凌乱不堪,到处是他吃的方便食品垃圾和随便做点吃的残羹剩饭,他是个不拘小节的人,为工作可以废寝忘食。

    整理好了,穿好衣服抱起相机就冲向电梯,他不想因为自己行动缓慢而错过了这个绝佳的机会。

    下了电梯,一路小跑来到小区出口的马路正对面,一家连锁咖啡馆,他进来就径直来到早已观察好的地方,刚刚坐下,早上顾客不多,服务生就来到他身边,没等服务员开口他就说:一杯巴西咖啡不放糖。

    随后又拿出记者证说:我要在这里采访一位小区的住户,也顺便把小区的外景拍几张照片,最好不要打扰我。

    服务生微笑着去了,他就专心致志就看着对面小区进出的车辆,镜头始终对着小区门口,生怕遗漏任何车辆,就连服务生端来咖啡放到桌上,他都毫无察觉。

    他就觉得时间像是凝固了一样,慢的让人感觉不到它的流动。

    他看了一眼手表,快十一点半了,他再抬头看的时候,小区里远远来了一辆黑色轿车,看不清车型和牌照,他举起了手里的相机。

    轿车经过小区安检栏杆的时候,速度极慢,相机的快门可是‘咔嚓’‘咔嚓’响个不停,一连拍了十几张。

    紧张的他,还是从镜头里看见了副驾驶的那个妩媚的女模特,那一刻的她正微笑着和驾驶员聊着天,男主人的面貌他还是没看清楚,好在有照片在。

    轿车一转弯走远了,他才慢慢放松下来,这才发现咖啡早就凉透了,他端起杯一口就喝干了那苦苦的咖啡,任凭那浓浓的味道滋润干涸的喉咙,清清嗓子说了声:服务生结账!

    等他拿着放大的照片仔细端详后,发觉男主人居然他也认识!

    那是一位主管这个人口大省的副省长,他刚刚到报社的时候和一位资深记者做过他的专访,而且有过几句面对面的交流,他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居然是他,一位高居省部级的领导干部。

    他也曾在自己的脑海里无数次的对幕后主人做过猜想:可能是某位商界巨贾,可能是一位资金雄厚的富二代,可能是某位官员或者外商,可他现在还是被震惊了,这是他这么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记者惹不起的人物,人家只要动动嘴,也许自己的饭碗丢了不说,兴许自己今后人生道路的麻烦会更多,再说,凭着这么一点看似暧昧的证据就想去撼动一位如此高位的领导,除非自己脑子进水了。

    那位副省长有几十条理由堂而皇之的可以把自己和模特的关系说清楚,再说私自调查高级领导干部,也是他承受不起的后果。

    他沮丧的把照片扒拉到一边,下一步还要监视吗?他有点拿不定主意了,还有了打退堂鼓的意思。那一夜他彻底失眠了。

    第二天主编电话打来的时候,他还和衣躺在床上迷迷糊糊。

    主编电话告诉他,来一趟报社。他匆忙打扮好自己就奔报社了。

    进了主编办公室,主编说今天找你来是想让你把手边的事情抓紧做完,准备三天后去开发区做个实地调查,接着就问你那边进展怎么样?

    一直听完主编的话,他都没什么反应,主编就发觉了他的异常,说事情进行的不顺利?

    他茫然地说:不顺利,没有完成任务。

    主编说:不对,这不是你应有的表现。到底什么情况?

    他虽然来报社不到一年,但他对他的这位顶头上司还是比较了解的,包括别的同事的评价,知道主编是老牌北大毕业生,才思敏捷、刚直不阿,对社会上的丑恶现象是十分厌恶,对腐败现象更是深恶痛绝,在他笔下就曾经倒下几位贪污腐败份子,可据他所知,仅仅是几个县局级干部,这么高层的领导怕他也是鞭长莫及吧。

    不过,他还是决定把消息告诉主编,顺便也请主编帮着出出主意。

    主编见他不说话,就是从公文包里拿出一摞子照片,疑惑的接过来,一张张翻看起来,直到看到最后几张,又反反复复看了几遍,才说:居然是他?

    主编先是沉默不语,接着就拍案而起:上梁不正下梁歪!

    看见主编动气了他才一五一十说了自己的一切所作所为,只是没提小叔写字的事情,他是怕主编一时不能理解这么神奇的事情,况且是让人匪夷所思。

    他低估了主编的分析判断能力,听完了他的汇报主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怎么可能想到这个高档小区会有这么重要的线索?还舍得拿自己的大部分积蓄租房子做调查?你没说实话吧。

    他本来还想找个借口圆了自己这个谎言,见主编如此单刀直入,也只好尴尬的讲述了他和小叔的渊源,主编也是瞪着眼睛认真听完:是你亲身经历?不是杜撰的小说来蒙骗我?

    他十分认真的回答:句句如实,字字为真!

    主编认真的思考了一会说:小四的事情咱先放一放,以后有机会你带我去见识一下庐山真面目。现在主要精力要把这件事情继续做下去,这件事情如果真的牵扯到这位高层,怕是要在咱们省官场掀起强烈地震和惊涛骇浪。你打算下一步怎么做?

    他无力的摇摇头。主编说:怕了?哼,我还真把你看错了。

    主编此时的面容严肃而又庄重说:你连这点正义感都没有,还配做什么记者,都忘了做一名记者的伸张正义的最基本素养。

    一番话说得他无地自容,他激动的站起来表态:我不是懦夫!我要继续查下去!

    主编还是一脸严肃:犹豫和退缩是我们的大忌,不用怕,我还真的不信他一个人能只手遮天了,天下还是人民的天下。我这里有个想法,咱们商榷一下。

    主编的鼓励和主动放低的姿态,给了他极大的信心,他又坐下来。

    俩个人促膝长谈了一个多小时,最后主编又说:对了,明天把你租房子的手续拿来,我签字社里报销。

    经过一段时间的明察暗访,逐渐掌握了一些边缘线索。

    这一天俩个人又在主编办公室商量下一步,主编开门见山:你整理的材料我看了,有事实有依据,就是证据不够充分,我觉得足够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给中纪委寄去?

    他斩钉截铁地说:我不想再修改了,今天下午我就实名特快专递中纪委。

    主编:行,我前一段时间也给在党刊和国家刊物工作的同学说了这件事,他们表示也会关注这个事情,必要时会和有关领导沟通。功劳我不和你抢,困难我一定会和你承担,年轻人好样的!

    材料寄出去没有一个月,就有中纪委的办事人员秘密来找到了他,详细做了一次长时间的面谈,他知道他的努力见效了。

    主编知道后周末专门邀请他去家喝酒祝贺,两个人无话不说一直聊到深夜三点,他最后借着酒精的刺激动情地说:主编我能不能请几天假,我想去看看那一家善良的人。

    主编脸红红的:去吧,给你一个星期!等我什么时候有空了,也带我去问候一下这传奇的一家人。

    我们一家人听的都入迷了,引人入胜的描述和他的机智、坚强深深感染了我们。

    大学生记者看我们都是聚精会神的样子,笑着摸着肚子对奶奶说:“大娘,我今天就睡了一会,起来就买票跑来了。折腾了一天,我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奶奶这才恍然大悟,对他说:“饭菜都做好了,咱们马上开饭,还是那句话,不嫌弃就好!”

    大学生记者在家住了三天,陪着小叔和几个孩子玩了三天,期间还辅导我们三个的功课,鼓励我们将来一定要考上大学。

    他走的时候对爷爷奶奶说:“大爷大娘,我也回去看看我爸爸妈妈,好久也没回去了,借着来看望你们的机会我也溜个号,以后还会再来的。”

    还是胜子做的司机送走了大学生记者。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