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五章 恶魔伏法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76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小金山一直就没把他们当亲人,这个是他们后来一点点慢慢发现的。

    两口子让康康给他们画画,康康听话的就喊着:叔叔!姑姑!坐在画架前分分钟钟就把这两个贼眉鼠眼的夫妻画在纸上,画的是那叫一个好,那叫一个像啊,乐得他们也把金山抱着亲着,高喊着:金山,我们的好金山!真的就是我们的金山!

    事情的发展还真就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他们把自己的画像挂在店门口,并在门口竖起来一张广告牌,上面写着:进店购物满五十元,送画像一张!无购物者,画像十元一张!不像不要钱!

    夫妻俩就高兴的看着金山坐在画架前作画,可是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康康除了画他们俩,就是画的我们一家人,画的最多的是妹妹和小叔。

    夫妻俩就逼着金山,指着路边行人或者顾客说:金山啊,画这个叔叔!金山啊,画这个阿姨!金山啊,画这个哥哥!

    没有一次如愿以偿,夫妻俩就陪着笑脸给人家解释:孩子小,还有点痴呆,听不太懂,下次一定免费!你不信你看看,这里挂的画像就是我们俩,像不像?

    一次次的失望,逐渐让他们失去耐心,终于有一天,在金山拒绝画一位消费了好几百的顾客后,老魏举起了自己的巴掌,一下子就打在金山的后背,这次下手还不是很重,只是气坏了恶魔。

    金山不明就里就知道哭,哭着还喊:娘娘!

    一次次的让他俩失望,康康挨打就成了家常便饭,打的急了,金山也知道赶紧拿起画笔开始画,可画出来的作品简直不能看,不是嘴歪眼斜,就是胡乱涂描,有时候无意之间还画成了漫画人物,只气的两个人不是巴掌就是拧、掐。

    晚上有时候金山醒了,也会哭着喊爹爹,一哭就把他们吵醒了,这个时候的魏小花也已被恶魔潜移默化成了一个女魔头,迷迷糊糊的她不管拿到什么东西,劈头盖脸就打,最有效的就是掐,一掐,金山哭的更狠,再掐就没音了,哭的背过气了。

    两个人都遵守一个约定,不打金山的脸和手,一是不想被人看出来,二是手还要画画,什么后背、大腿、屁股,按住就拧。恶魔最后急了,听见哭,拿着滚烫的烟头,撸开金山的袖子就按上去,听见尖细的哭喊嘴里就骂:王八羔子,你他妈是谁家金山啊,给老子挣钱不会,就他妈知道哭。一天烫两三次都消不了他的心头之恨。

    女的也琢磨出一招,拿针扎屁股,看不见还不伤筋动骨,只要金山哭闹,几针下去,吓得金山大便和小便都出来了,只能憋屈着嗓子流着大串的眼泪,恐惧的看着这个恶狠狠的女人。

    烟头烫、针扎、掐肉等等一系列的折磨也没把金山教育过来,只是让这个痴呆的孩子越来越傻,反应越来越迟钝。

    变本加厉迫害金山是在遇见‘矮子黑’之后,那天金山看见了‘矮子黑’就像看见了救星,哭着喊着‘叔叔’,其实金山就是求救的意思,只是他说不出来而已。‘矮子黑’也根本无法理解。

    金山见‘矮子黑’走了,就开始不停的哭闹,这下真把他们惹急了,打的更狠了,掐的更厉害了,扎的更深了,那十几天金山是受尽了折磨,到了后来几天就渐渐失去力气,只知道沉睡,其实是进入了半昏迷状态,拉屎拉尿都不起床了,一直到气息奄奄。

    那天早上,两口子起床看见金山一动不动,踹了一脚还是纹丝不动,女的一摸鼻息吓了一跳,说:当家的,金山没气了。

    老魏摸了一会,草草说:没事,还有气。就去忙活了。

    到了上午十点多,两个人再去屋里,金山就只剩下极其微弱的气息,微弱的心跳也几乎摸不出来了,女的就怕了,喊来老魏,老魏也查看了一下,毫不在意的说:先让他躺好,等晚上了我去找个地方埋了。

    女的说:这样中不?别人问起来咋说?

    老魏说:这算啥?老子人都杀过,这算个屁!别人问起来就说送回老家了。

    女人说:你真的杀过人?不是又是吓唬我的吧。

    老魏:我啥时候吓唬过你?不是吹,都好几年了警察连咱一根毫毛都没碰过,娘们咱都玩了十几个了,能把咱咋的?

    女的知道老魏这次不是开玩笑,也知道这个男人的邪恶心理,就不敢再说,突然想起来了‘矮子黑’见过金山,好像还是我们家熟人,就说:有人知道咱在这里了咋办?

    老魏不无得意的说:你也跟我没白混,也学聪明了,刚才我都想好了,今晚把他一埋,明天就把小店盘出去,反正也是半死不活的不挣钱,干脆咱再出去踅摸做点别的,反正再也不回来了。

    就在两个人密谋的时候,门外来了爷爷一家人。

    后来的故事大家知道了,再就是两口子进了派出所之后是怎么被查出来的,也是因为女的被审讯突破,加上老魏的指纹和现场遗留的脚印、痕迹比对,终于把这个作恶多端的恶魔揪了出来,暴露在阳光下。

    负隅顽抗的老魏在事实、证据面前,也竹筒倒豆子一五一十全部交代了。

    大家中间听着的时候都不由的不寒而栗,就像听恐怖故事一样,其实当时所长讲的时候还是很隐晦的,其中涉及到男女之事和老魏一些变态行为都是一语带过,因为有一帮大小不一的孩子在场,只讲大人听的懂就可以了,我为了把老魏描写更可恶凶残才写的详细了一些。

    一家人听完了,都不约而同看着现在还很虚弱的康康,就是那个受尽苦难折磨的金山,都替这个饱受摧残的孩子担心受怕,也替九死一生的他无比庆幸,好悬啊,就差半天,康康也许就永远消失在我们的家庭,也许那俩个恶魔还会逍遥法外,还会继续作恶。

    爷爷在大家的沉默和思考中,又说起了妹妹:“康康能从死亡线上挣扎回来,丹丹是奇功一件啊。”

    妹妹听见爷爷说自己,就骄傲的回答:“康康就是我的亲弟弟,我不救他谁救他。”

    医生告诉爷爷:自从妹妹第一次进入病房,和康康耳语了很久以后,康康的病情才有了明显的好转,尤其是以后的几天,妹妹几乎就是一整天一整天陪在康康病床前,握着康康手,不停的在康康耳边耳语,康康是在妹妹一次次的不厌其烦的话语中醒来的,醒来后第一眼看见了妹妹,康康居然用极轻的尖细嗓子喊着:姐姐!姐姐!嘴角微微翘着想笑,眼角却是涌出的泪水。

    妹妹就笑着安慰康康说:弟弟,不哭,等你好了咱就回家,姐姐再也不让你离开了!谁也别想再把你从姐姐身边抢走了!康康就眼含热泪,傻呵呵的看着姐姐。

    医生最后说:如果要不是康康顽强的精神支柱支撑他,没有妹妹潜移默化的精神鼓励,康康真的可能会离开这个世界,康康外伤不算什么,可受到的严重心灵催残,别说一个残疾孩子,真的是成人的话能扛住的恐怕没几个,折磨康康的手段不次于严刑拷打。

    康康从死亡的边缘又被大全家齐心协力一步步拽了回来。

    一年后,恶魔伏法。那个曾经是被害者的魏小花,自己在那个早已闭店的小屋里觉得自己无颜面对生身父母,走上了自绝之路。

    一场惊涛骇浪的风波有惊无险的化解了,一家人的生活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康康恢复的很快,没几天就开始到处跑着和他们玩了,只是现在有了三怕:一怕烟头,只要有烟头靠近他一米之内,他就会尖叫着躲避,二怕是针,只要看见针,不管多远,扭头就跑,嘴里喊着:爹爹!,三怕画画,自从回来后看见画架、画笔就不敢再看一眼,恐惧的眼神告诉大家,他怕!家里只好把所有关于画画的东西都收了起来。

    半个月后的一天,‘矮子黑’专程带着比他高半头的漂亮老婆还有一双儿女来看望家里人和康康了,车里除了人坐的地方,凡是能放东西的地方都塞满了礼物,孩子们一人一身新衣服,什么营养品是爷爷奶奶的,还专门给康康买了两身衣服和玩具。

    康康看见‘矮子黑’裂开小嘴,高声喊着‘叔叔’就扑进了他的怀里,‘矮子黑’心里就一震,他知道了康康的心意:康康认为正是因为他自己才得救了。

    爷爷笑着着:“看见没,康康长大了,知道谁才是他的家人,谁才是救他的人。”

    中午喝酒的时候,‘矮子黑’得知了康康的故事,也是惊出一身冷汗,他不无后怕的说:“我哪是救了康康,是差点害他被两个不是人的魔鬼折磨死啊。”

    爷爷说:“这话不对大侄子,还真是亏了你,不是你偶尔撞见康康,康康真就不一定什么时候还是会被他们祸害的,你才是康康的救命恩人。”

    胜子和小茹专门跑下山来和这位昔日的大哥聚聚,胜子说:“大哥,不是你发现康康,我们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找着康康,想想这个就后怕啊。”

    ‘矮子黑’说:“要说真正让我也怀疑他们两口子还是你那天晚上的电话,你告诉我他们两口子的情况,我才觉得这个事情不简单,所以才第二天一大早就跑来了,真的好悬,就差几个小时啊,啧啧,后怕!”

    说完就举杯向爷爷、父亲敬酒:“大爷、大哥,都是四弟仁心宽厚收留康康、都是咱家人心地善良,真诚待人,我发自肺腑的佩服和敬仰,我没文化,不会说什么漂亮话,这杯酒我敬咱全家,也祝孩子们健健康康、快快乐乐!”

    说完,一大杯酒仰脖就干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