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四章 贼心不死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4272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魏小花是他无意中发现的猎物。

    惊魂未定的他昼伏夜出,真的就像老鼠一样生活在这个世界,几个月的潜伏,村里人竟然毫无察觉身边的恶魔。

    鉴于当时的侦查手段和他的生活隐蔽性,案件侦破虽然投入大量人力物力,排查了大量人员,侦破了许多盗窃、入室强奸案件,可始终没有锁定这个作案手段不是很高明的恶魔,甚至排查到过他的一些蛛丝马迹,都是因为他居无定所、四处乱串而成了漏网之鱼,加上又是随机作案,专案组警察判断流窜作案的可能性最大,还在全国发出了协查通告,DNA技术和一些高新科技手段的应用刚刚起步,这才让他侥幸苟活了七八年。

    恶魔一直悬着的心终于稍稍安定下来,蠢蠢欲动的罪恶之心又膨胀了起来,一天深夜,他在寂静的村庄里幽灵一样在阴暗的角落里伺机而动,在轻手轻脚的走过他表姨夫家时,听见了有人走动的脚步声,他知道这是有人起夜了。

    对于表姨夫家他很熟悉,几十年不变的院落布局,他一清二楚,色胆包天的他就悄悄来到院里厕所外墙,发现是个不认识的少女,他猜测应该是表姨夫的小女儿,久不回家的他连自己的亲戚都不认识,甚至年龄小的都不知道还有这样一个恶魔亲戚。

    他没有一丝犹豫,就轻轻翻过院墙,在少女走出厕所的时候,用很久没洗过的肮脏至极的手捂住了她差点喊出声的嘴巴。他把少女又拖进厕所,嘴里恶狠狠的威胁着:不许喊,不想动!

    左手的刀子就顶在少女的咽喉。早已吓得魂飞天外的少女,此时面如土色,惊恐的双眼瞪得大大的,俩腿软绵绵的任他拖着自己。他就这样猥亵了她,少女就在他手捂得不是很紧的时候,也没敢发出任何动静。

    见她如此胆小可欺,更加让恶魔胆大妄为,他甚至把手拿开,就用刀顶在咽喉处,一字一句的告诉她:你敢喊一句,我先杀了你!再把你的全家一个个都杀了!

    魂飞魄散的少女脑子一片空白,机械的点着头。恶魔突然有了一个长期霸占少女的念头,他快速地想着主意,少女此刻已经开始浑身哆嗦,眼睛看着这个恶魔,满眼都是恐惧。

    他恶狠狠地威胁少女说:以后晚上听见三声老猫叫,就要到厕所来,不来我就翻进来杀了你们全家。

    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的少女轻轻点着头。

    等他翻墙出去了很久,少女一直蹲在厕所里,直到自己脑子清醒了一点,眼泪才悄无声息的‘哗哗’流了下来。

    少女从那天起,就没敢踏踏实实睡过一个安稳觉,只要外面有一点点响动,不管是不是猫叫,她都会惊醒。她不敢和家人说,她怕,真的是怕极了,想起那把明晃晃的尖刀,想到十岁的弟弟,想到自己的父母,她选择了沉默和服从。

    第三天的晚上,恶魔就在简陋的厕所把少女霸占了。

    他又怕事情败露,后来就把少女带回自己的住处,当少女稀里糊涂的跟他进了这个陌生又熟悉的小院,才一下子想到他是谁。

    后来干脆他正大光明的出现在村里,又购置了一些生活用品,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村里人面前,他这样做没什么目的,就是白天的时候也想勾引自己的表妹。村里人没人搭理这个混账透顶的家伙,见他不是躲得远远的,再就是碰面了也假装看不见。

    两个人做的极其隐秘,没有人发现两个人的秘密,直到少女的怀孕的反应瞒不过家人了。

    恶魔那次被打的那叫一个惨,几乎村里人知道这件事的人都出手了,他表姨夫简直疯了一样,喊着:今天我打死你!大不了一命赔一命!打死你人间少了一个祸害!

    喊着,手里的棍棒就一下下重重落在恶魔的身上,一直打到躺在地上的他大口吐血、奄奄一息,得知消息的村长跑来的时候,他就剩下了一口气,再打一会真就一命呜呼了。

    村长拦住了大家,毕竟人命关天。

    恶魔捡了一条狗命,苏醒了爬回了自己的狗窝。

    恶魔也真算命大,没有任何的治疗手段,硬生生自己扛了二十几天,等自己能拄着棍子走路了就又消失在人们视线里。

    又混迹了一年多,他还是忘不了表妹,强烈的占有欲又让他偷偷潜了回来。

    一年多没叫的猫又在半夜响了,少女一直紧蹦着的神经一下子就把她从熟睡中里惊醒,此时的她对这个恶魔表哥也早已产生了爱慕之情,智商不高的她再一次投入了恶魔怀抱。当他提出带她出逃时,她毫不犹豫的就答应了。

    俩个人就回到了阳安市,他此刻也有了安定生活的渴望,俩个人就用他积攒了多年的赃款,开了一家小卖店,开始了真鬼假人的生活。

    当小金山在一个接生婆的帮助下来到人间的时候,俩个人还真的为未来的生活有了打算,给孩子起名金山,就是想挣大钱,希望能好好过下半辈子。

    孩子是在他们自己的租房里出生的,他们没有结婚证和任何证明,无法去医院生产,其实接生婆看见孩子一生下来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孩子不正常,只是出于保护自己的原因没有实话实说(担心对方不给钱)。

    两个从来没有养育孩子经验的他们还真把小金山当成了宝,为了孩子着想,他们还厚着脸皮回家求村长帮忙给孩子上了户口,并补办了结婚证。

    小金山大概四五个月的时候,可以抱出来晒太阳和呼吸新鲜空气了,就有人发现了孩子的不对劲,提醒他们去医院给孩子看看。

    等他们从医生嘴里得知孩子的情况后顿时傻眼了,顿时也明白近亲结婚的危害了。

    垂头丧气的两个人回家后就逐渐对小金山失去了信心,本来对美好生活的追求也如肥皂泡一样破灭了,开始嫌弃和厌烦这个亲生儿子。此时原本善良、淳朴的那个少女在恶魔的影响下,脾气性格都有了很大改变,也变得狠毒、阴险了,也变得谎话连篇、装模作样了,对于男人的这种恶行反而佩服和欣赏起来,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此话一点不假。

    小金山的苦日子到了,饿了没人喂,哭了没人抱,一天到晚屋里经常听见他尖细无奈的哭声。

    直到有一天,他们无意中听人说了神奇的小叔的故事,两个人一商量就准备把小金山送人算了,反正长大也是个浪费钱的货。他们就立即实施了行动,来到枣湖度假村后,很容易就找到了小叔,就趁燕姑不注意的时候把小金山塞给了小叔,自己则匆匆忙忙离开了,连回头都没有。

    两个人如释重负回到了小店,就此再也没有要孩子的打算了。

    一晃四年多过去了,两个人的生活毫无起色,期间认识了街头混混大虎,干脆狼狈为奸干起了坑、蒙、骗的勾当,以次充好,以假冒真,缺斤短两等一系列,蒙骗顾客的手段,想借这个手段快速积累财富。

    遇到据理力争的顾客,那就轮到大虎出场了,一般都是顾客自认倒霉,选择息事宁人,他们就更加嚣张起来。

    再次想起来小金山的原因,是因为隔壁做冷饮生意的一家人从枣湖度假区游玩回来后带来的消息,那家冷饮店老板和老魏在门口聊天的时候说:老魏啊,你们家小金山要是活着,现在也五岁多了吧。

    老魏就警惕的反问:啥意思?咋提起来金山了?

    当初老魏两口子为了掩人耳目编瞎话说小金山大病一场不在人世了。

    冷饮店老板:唉,你是不知道啊,我这次出去玩啊,见了世面了,一个和你家金山一般大的孩子,也就五六岁吧,在景区一家小店门前给人画画,啧啧,画的那叫一个像啊,一会我拿出来给你瞧瞧,和我一模一样。你都不知道,就因为孩子在那画人像,那小店生意好的哟,一天流水最起码是你我两个店的十倍不止,真的不是和你吹,我亲眼所见。

    他还真跑回屋里拿来画像让老魏看,老魏在听见这个消息的时候先是心里一‘咯噔’:会是金山吗?

    老魏拿着画像就问他:这一张画像多少钱?

    冷饮店老板:一分钱没花,不过话又说回来了,我在她店里消费了十几块,也应该算是买的画像吧?

    老魏故意装作询问,其实是探听:那家店?生意这么好,改天我去取经。

    冷饮店老板:就是有名的小四家的店啊,啧啧,人家咋就那么本事大呢?比咱这明眼人还厉害,不得不服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句话把老魏惊的下巴都差一点掉在地上。

    老魏回家就把这个事情给魏小花说了,她听完也是大吃一惊,说:啥?金山活的好好的,还会画画?

    老魏就又开始动起了歪脑筋:要是把金山要回来,就凭孩子画画的本事,让他的小店兴隆起来不是难事,他心里默算着:一张画,卖十块,一天卖几十张那得多少钱啊?再加上小店的收入,要不了几年岂不发了吗?他越想越兴奋,就下定决心要去把孩子讨要回来。

    在他看来孩子是自己的,天经地义就该还给他们,他也知道空口白牙去讨要孩子肯定不行,人家白白给养了几年,岂能轻易还给他?这才有了半夜再去村长家索要证明的原因。

    两个人商量了好几天,老魏还把情节都预演了一遍,让老婆也跟着学了怎么说慌话,怎么装可伶,反正就是想方设法取的我们家的信任和同情,一定要把孩子要回来。

    他也偷偷去了一次,正如冷饮店的老板所言一点不假,他就彻底决心实施自己的计划了。

    计划进行的很顺利,小金山如他所愿回到了他们身边。父亲和胜子送他们去车站还给了那么多的钱,在长途车上两个人还美滋滋的相互看着乐。老魏就悄声告诉媳妇:这一家子还真他妈的傻。

    刚刚回来的几天,金山哭闹,嘴里除了喊:姐姐!爹爹!娘娘!还有就是爷爷!奶奶!

    两口子就让金山喊他们爹娘,哪知金山哭着喊的却是:叔叔!姑姑!

    两个人就耐着性子哄,给他吃店里各种小吃,各种小玩具任他玩耍,金山就暂时被食品和玩具吸引了,暂时忘了家里人,等一空闲下来,又开始念叨着家里的每一个人,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想家想他们了。

    他们也不着急,还是想着各种办法哄金山高兴,心里还盘算,孩子小,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冷饮店老板第一次看见金山的时候不由惊讶无比,问他俩:你俩啥本事把人家孩子弄回来的?

    老魏就笑着说:这个本来就是我儿子金山啊,当初只不过送到小四家想让他给治病罢了,怕别人说闲话,就谎称孩子不在了,不过每年我们都要给他家好多钱的,这不这次又送了一万块才把没怎么治好的金山接回来了。

    冷饮店老板并没有把他的话当真,做了这么多年邻居,谁不了解谁啊?骗一骗外人也就罢了,他也知道两口子不是善茬,一个比一个阴险、狡猾、奸诈,听完就是呵呵一笑,心里说:去你妈的鬼话连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