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三章 昼伏夜出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412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我们刚走大约半小时,医生从病房出来找到了爷爷,说:“孩子现在有起色,心跳、血压都在稳步上升,呼吸也好多了,刚才还哼唧了几下,孩子有希望了。”

    医生的话,犹如春风一般刹那间把情绪低入冰点的爷爷奶奶温暖了,爷爷奶奶就像突然从痛苦的梦中惊醒了一样,悲伤的心情顿时大好,喜悦之情立即挂在脸上:“太好了,太好了,真的好好谢谢医生。”

    我们找的宾馆离医院很近,几分钟路程,父亲和胜子安顿好我们吃饭和休息之后,就匆匆忙忙来医院接替爷爷奶奶。

    父亲和胜子听见这个好消息后,都长长舒了一口气,憋屈、压抑了一天的恶劣情绪才稍微好转了。

    爷爷叮嘱父亲,别管多晚,康康醒了一定通知他。

    直到凌晨五点多,爷爷奶奶早早就来到医院,一晚上没休息好的俩位老人都是一脸疲倦。

    看见一夜没睡的父亲和胜子,问:“康康咋样了?”

    父亲说:“好多了,基本算是稳定下来了,就是还没有苏醒。”

    爷爷说:“既然孩子内脏没有什么损伤,外伤也不至于孩子昏迷不醒这么久啊?”

    父亲说:“爹,康康这个不仅仅是外伤,昨晚我和值班医生聊了很久,医生知道了前因后果告诉我,据他分析,孩子因为智力不够健全,年龄太小,又长期受到如此残忍的非人虐待,心灵上的创伤怕是比外伤要严重的多,加上他不能完全表达自己的想法和得不到安慰,身体应该早就到达承受极限,别说孩子就是一个健康成人在这样的情况下,精神崩溃的怕是都不在少数,孩子能活下来医生个人认为就算是个奇迹了。要咱们还要做好思想准备,孩子身体康复了,回家以后一定好好医治心灵上的伤口,就是所说的心理健康,我们医生治好的只是孩子的昏迷和外伤,回去了还有大量意想不到的工作等着我们了做了。”

    父亲的话让爷爷沉默不语。

    不到六点,陆陆续续的我们都来了。

    吃完早饭后,爷爷看到大家来齐了,就说:“康康现在好转了,今天咱该分分工,孩子们还要回去做功课,明天照常上学,该上班的上班,留下几个人照顾康康就行了。一会胜子先和我去派出所,咱们的事情还没处理结果,我回来了你们就走吧。”

    最后商定,爷爷奶奶和小茹姐留下,妹妹也坚决要求留下,说缺的课自己一定会补上,爷爷答应了妹妹。

    胜子和爷爷到派出所的时候,刚好是上班时间,爷爷进了所长办公室,所长也是一脸的疲惫,两只眼睛因为熬夜充满血丝,看见爷爷进来了就忙说:“大爷,我还正准备抽时间去医院那,孩子现在怎么样了?”

    爷爷说:“老天爷有眼,孩子现在缓过来了,还没醒。我来呢,就是问所长一下,我们准备留下几个人照顾孩子,剩下的今天回去了,就是昨天打架的事情,不知道所长准备做什么处理结果,”

    爷爷认为,我们毕竟打伤了人,怎么也得赔点医药费,虽然我们占理。总不能白打了吧。

    所长就笑了:“大爷,觉悟很高啊,昨天我们所里晚上也都开过会了,你们是见义勇为、正当防卫,不处理,还要表彰。挨打的几个早就和老魏是一伙的,他们利用老魏的店敲诈勒索、强买强卖都已经很久了,都是那几个混混交待的,他们狼狈为奸、蛇鼠一窝,坏事做的不少,我们准备处理他们。至于老魏两口子我还有好消息要告诉你,昨天后半夜审讯有突破了,就是那个女的开口了,不光交待了他们合伙敲诈,贩卖假烟、假酒,还把为什么又去你家把孩子要回来的原因,还在凌晨的时候交待说老魏有命案在身,案子越来越复杂了,还牵扯人命了,看来我昨天下午的判断还是有道理的。”

    爷爷听了就说:“那他还杀人了?”

    所长说:“老魏顽固的很,到现在一个字都没说,他老婆的说的不详细,都是老魏平时零零碎碎告诉她和威胁她的时候说的,现在还没有证据,我已经请示局里领导了,一会就把老魏两口子带走,还要继续深挖。大爷,你们全家就安心回去吧,我一会跟他们一起去看守所,忙完了这些我就去医院。”

    爷爷说:“这都是他们的报应啊,活该!那就谢谢你们了!”

    所长说:“要说谢,我还得谢谢你们才是,不是你们主动找孩子,怕是孩子的性命就没了,怕是他们做的案子真的就石沉大海了。”

    我们到家的时候,胜子又非要大家去他店里吃,说:“现在都啥点了?一个个都累了一上午了再做饭?算了,去我店里,都是现成的。”

    这个周末我和孬蛋回到家,发现康康还没有回来,母亲告诉我们说:你爷爷中午打电话说康康基本痊愈了,下午就回来,还让做点好吃的,这不你奶奶喊我回来了

    我们正在和母亲、燕姑说话,门口传来汽车的喇叭响。

    我俩急忙跑出去,就看见三姑的车后面还跟着一辆车停在家门口,三姑车里下来了下三姑夫、三姑、妹妹、小茹姐,爷爷、奶奶从后面一辆车上下来,还有两个不认识的警察。

    三姑夫又回身从车里抱出来了傻乎乎流着哈喇子的康康。

    康康看见我俩就又尖细的嗓子喊:“哥哥!”只是比以前显得虚弱了许多。

    我俩跑着就过去要从三姑夫手里接过来,三姑夫:“哎哟,别急,回去了再抱,他现在还是病人。”

    爷爷忙让着俩位警察进屋。

    飞飞、美美还有跑得快就在三姑夫把康康放到床上的时候,一个个都早已迫不及待的爬了上去,飞飞上炕最有特点:身子往炕边一趴,用脚把鞋一蹬,再往里一骨碌,身子就完全在炕上了,再一弓腰像个虾米一样,头一拱就跪在炕上了,在就一下站起来了,自从练会这一招,再也不要别人抱着上床了。

    康康靠着被子,伸出手指挨个指着喊:哥哥!弟弟!妹妹!然后裂开厚嘴唇就傻乐,哈喇子就又流出来了。

    等大家坐下了,母亲给大家沏好茶水之后,先是聊了一会家常,然后就在爷爷和所长的共同讲述下,把康康的这次九死一生的经历、老魏两口子和我们家的渊源,还有老魏所犯下的种种丑恶罪行,就讲了一个明明白白:

    老魏在村里的斑斑劣迹前面在我们去他家的时候都已经知道大概了,老魏在村里实在待不下去了,他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了,他就一恒心自己跑出来混了,先是去了阳安市的建筑工地干活。他就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苦,他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什么也干不长,整天也是饥一顿饱一顿,实在饿极了就偷东西卖钱,毛病没改反而更厉害了。

    到了城里,真是让他大开眼界,比起村里的女人,城里的女人更漂亮、更时髦、更花枝招展,更让这个色魔垂涎欲滴不能自拔,他后悔自己出来晚了,自己也一个穷光蛋哪里能高攀上这些城里靓丽女人那?他就开始想办法挣钱,他什么都不会,就会偷!

    白天找个犄角旮旯没人的地方睡大觉,晚上就全市四处找能下手的地方,也经常偷偷藏在平房的窗户后面干着和村里一样的龌龊勾当。还偷了一辆旧的自行车,方便晚上作案,偷来的东西各式各样,主要以能快速出手的废品钢材、建筑构件为主,天一亮就跑到城乡结合部的废品站出手。

    时间长了,还真让他攒了不少的钱,期间也被抓到了几次,不是打一顿,就是送派出所教育一番,很快就又出来重操旧业。一年夏天的深夜,在某厂宿舍寻找目标时候,胆大包天的他居然偷偷潜入女工宿舍猥亵了一名独居的女工,事后他也很害怕,就偷偷跑回老家了,回去的时候不忘把自己打扮的光鲜一点,制造假象让村里人明白自己在外面混的不错。

    在家没待几个月,再也无法忍耐农村寂寞无聊,于是就又窜回了阳安市。

    这次回来,这个恶魔的胆子更大了,不但偷东西,只要是有机会就会深夜跟踪独行的女人或者看见单身的妇女睡熟了,就会潜入房间发泄他的兽YU。开始他还不敢实施强奸,只是猥亵,直到一个胆小怕事的妇女让他得逞了之后,他就真正变成了恶魔。

    他在城里待的久了,慢慢结识了一些流浪汉,还有一些混混,这样一混就是十几年,期间犯下累累罪行,强奸十几起,猥亵他自己都记不清了。那个时候妇女胆小、保守,出了这样的丑事,大部分选择沉默和自认倒霉,很少有人主动报案,怕的就是家丑外扬,这就给了这个恶魔喘息和继续逍遥法外的机会,也给后来的姊妹留下了祸根。

    这些年他就回家两次,都是觉得风声紧,害怕了回家躲几个月。

    他再回家认识魏小花就是因为他做下了轰动一时的大案。

    那天晚上,属夜猫子的他来到曾经来过数次的一个平房小院,白天见过女主人,是一个很漂亮、妩媚的少妇,他不止一次来过这家,都是家里男主人在,他才灰溜溜的走了。今天巧合的是,他透过窗户后面窗帘的缝隙,借着明亮的月光发现了少妇今天独居。

    丧心病狂的他那能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于是绕到前院翻墙而进,等他悄悄弄开门锁进了屋里之后,少妇还是被轻微的响动惊醒了,少妇问着谁?他就一下子扑了上去。他没想到这个少妇如此刚烈和勇敢,不但剧烈反抗,还一直用嘴咬他捂嘴的手,他一松手,少妇就大声呼救,没等喊第二句,他就又捂住了她的嘴,折腾、扭打了一分钟,气急败坏的他怕夜长梦多,惊动邻居,就抽出腰间防身的短刀就连捅少妇了七八刀,直到少妇停止了挣扎,反抗的双手慢慢滑落,胸前鲜血已经湿透了她的内衣,他的前胸也沾满了少妇的鲜血,他来不及打扫现场,不顾一切的就逃离了房间。

    一口气跑到住的的地方,也就是一间破烂不堪的四面透风旧房子,旁边根本没人居住。把破烂的血衣换下,扔进土坑烧了,收拾了一下,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把埋在墙角的存折拿出来,银行开门后取了钱就直奔汽车站了。

    一口气到了家徒四壁的家,一个星期没敢出门,饿了就吃路上买的一大包馒头,渴了就晚上偷偷跑出去喝小河里的水,后来干脆用一个破桶拎回去半桶,晚上就睡炕洞。

    馒头没了,就晚上跑出去,等天亮了在别的镇上买一包吃的,再等天黑潜回村里。

    就这样熬了两个月,警察没有找上门,心里才算稍微安定。

    这件案子当时还产生了巨大的轰动,弄的整个阳安市人心惶惶,尤其是独居和单身女人,到了谈虎色变的地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