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百零二章 命悬一线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4299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奶奶捂着嘴就往外走,父亲赶紧说着:“医生一定救活孩子!一定要救活孩子!”

    门口胜子和妹妹看见奶奶出来,奶奶悲伤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父亲出来了就是一句话:“医生正在抢救!”然后给胜子递了一个眼色。

    父亲对妹妹说:“领着奶奶去那边休息,医生会把弟弟治好的。”父亲安慰的话,是怕妹妹无法接受现实,先稳住妹妹再说。

    然后和胜子就朝门外走去,父亲告诉胜子:“康康不太好,被两个混蛋折磨的够呛,孩子身上就没完整的好地方,医生都这样说,怕是……”后面的话父亲咽了回去,不想从自己嘴里说出那个不好的词语。

    胜子一下子又急了:“啊?康康没救了?妈的,我回去找他们算账去!”

    父亲说:“你先别急。我叫你就是让你回去,先把两个人看住了,再去报警,不能轻饶了这两个混蛋!”

    胜子回来的路上气愤掩盖了悲伤,咬牙切齿的开着车回来的,心里想:我豁出去再吃几天牢饭,也要先揍他们一顿!

    车到了地方,早已看不见一个自己人的影子,一打听才知道都去派出所了。

    胜子一口气就跑到了派出所,会议室里坐着我们家一帮人,两个警察正在问话,胜子冒冒失失的闯了进来,劈头就问:“那两个混蛋在哪?”

    爷爷站起来问胜子:“康康咋样了?”

    警察也问:“你谁啊?”听见爷爷的话才知道是和我们一起的。

    胜子喘着气说:“康康很危险。正在抢救!”大家顿时都呆住了。

    胜子对着警察说:“领导啊,那俩个混蛋都快把孩子折磨死了,你们一定要严惩他们啊!”胜子是没看见康康的伤势,如果知道康康伤成那样,这会怕是还要比现在还要冲动。

    中年汉子夫妻和大虎的几个兄弟,都在二楼的两个房间,也分别有人在询问。

    询问中年汉子夫妻的警察给所长汇报说:两个人什么也不说,怎么问都不说。

    爷爷和大虎兄弟这边倒是把情况说的很明白、彻底,所长就来到会议室对爷爷说:“老爷子,情况我们基本掌握了,那对夫妻还没有说,现在也只是你们的一面之词,这样吧,你们也都别在这了,你们一大家子都还没吃午饭,让他们先去吃饭,咱俩去医院看看孩子,下午再把情况汇总,我们必须要掌握第一手的情况,这样行不行?”

    我们都说一起去看孩子,再吃不迟。

    浩浩荡荡的十几个人到了医院,所长带着一名警察和爷爷去找医生了,我们都围拢在奶奶身边。

    奶奶看见我们还是直流泪,不说话。我们就焦急的等着爷爷回来。

    半个小时后,他们回来了,个个都铁青着脸,所长眉头紧皱,目光犀利。

    所长对爷爷的称呼这个时候也变了:“大爷,看来你们说的应该属实,我们还要回去再仔细问问他们两个,怎么能这样对待一个残疾孩子那?更何况还是他们亲生的!我们不会轻易放手。刚才我们也都嘱咐医生和拍照取证了。”

    然后又放缓了语气,指了一下我们这一大家子说:“大爷,这些都是你的家人?还有那几个残疾的?”他指的是小叔和跑得快、飞飞。

    爷爷就把家里的情况大致扼要的告诉了在所长,所长听的直点头,嘴里说着;真是好人,真是好人啊,不容易。

    最后,所长递给爷爷一张卡片,握住了爷爷的手:“大爷,我就先回去了,你们在这里守着孩子吧,有什么消息给我打个电话,我回去亲自询问,一定搞个水落石出。空了我就马上再来。”

    所长真的没有想到的是,他的这个决心让他和他们所立了大功一件。

    爷爷让大家都去吃饭,说他和奶奶在就可以,大家都说不饿,想等康康出了抢救室再去吃。

    这个时候,我和孬蛋还有妹妹就围住了小叔,妹妹可怜巴巴地抱着小叔脖子在小叔耳边低声哭泣着说:“小叔,救救康康吧!你有那么大的本事,把康康救救吧,弟弟太可伶了!”

    我的双手也紧紧攥着小叔的左手,孬蛋就攥着右手,妹妹搂着脖子,我们都看着小叔的脸。我们没注意到,背后的大家也是期盼的目光看着小叔。

    小叔脸色凝重,没有表情就如一潭死水一样平静。

    三姑夫悄悄出去了,一会拎着两个大袋子进来了,一袋矿泉水,一袋是面包。

    一直等到快天黑了,才有一个护士,叫爷爷奶奶去医生办公室,爷爷奶奶和父亲进去了。

    三个人出来的时候,奶奶又在不停的掉着泪,大家心里就都‘咯噔’了一下。

    爷爷看着大家焦急询问的目光,想了一下才说:“医生说了,康康除了外伤和心灵上的创伤,内脏器官没事,来的时候心跳极慢,呼吸也很微弱,抢救了几个小时了,不见好转,怕是熬不过今晚,随时可能就没了,唉,苦命的康康,最后几个月过的地狱般的日子啊!”

    妹妹最先抽泣起来,一转身就跑出去了,哭声随后响起来了。飞飞美美也忍不住也哭了,哭着去追妹妹,只有跑得快低着头,大滴大滴的泪珠砸落在地上。

    三姑和小茹姐就追了出去,我和孬蛋也哭出声来。

    就在大人们也沉浸在悲痛之中的时候,所长大步进来了,看见这个情形就知道事情不妙,他悄悄拉过来爷爷说:“孩子咋怎么样了?”

    爷爷说:“孩子怕是救不过来了,要是孩子走了,你们能把两个混蛋法办不?”

    所长说:“法办是肯定的,法律有明文规定,如果孩子一旦走了,我们还就要按程序一步步来,也给孩子一个公道。这个大爷放心。”

    所长接着说:“我这次来,就是看看孩子怎么样了,这样看来不容乐观啊。我下午回去就开始把他俩分开单独询问,两个人还是一言不发,我在问老魏的时候,凭我多年经验,感觉此人不简单,总感觉他后面有文章,我的审讯水平一般,我就给局里领导请示了,局里派来了专门的审讯人员,刚刚到位正在开始对他俩审讯,希望有收获吧。”

    正说话了,手里的电话就响了,忙冲爷爷一点头,走到一边接电话了。

    接完电话,匆匆打个招呼就又走了。

    爷爷看着所长远去的背影,轻轻叹口气,心里想:就是法办了他俩,康康也回不来了呀,这两个挨千刀的咋就这么心狠手辣啊。

    爷爷胡思乱想着朝门外走去,心里又担心起来妹妹了,他要去安慰一下这个乖巧、听话的孙女。

    丹丹正在院里花坛旁边抽泣着,看见爷爷走过来了,‘呜呜’着跑过去抱着爷爷大腿哭的更痛了。

    爷爷抚摸着孙女,不禁也是老泪纵横。

    丹丹哭了一会,抬头看了爷爷,哽咽着说:“爷爷,带我再去看看康康吧!我想再看看弟弟,好不好?”

    爷爷担心看见康康遍体鳞伤的样子会吓坏丹丹,就说:“丹丹,别去了,弟弟知道你的心意,你看了会更难过的。”

    这次妹妹固执己见,没有听从爷爷的话,她继续说:“爷爷,求你好不好,我再看弟弟一眼,弟弟从小最听我的话,我不看弟弟我会很难过很难过的,丹丹从来没有求过爷爷,就答应我这一次吧。”

    说完,眼泪巴巴的盯着爷爷。

    爷爷望着孙女无比期盼的眼神,想了想说:“爷爷答应你!不过,你也答应爷爷两个条件行不?”

    丹丹毫不犹豫的点着头。

    爷爷说:“第一进去不准哭,第二,看看咱就出来了不许打扰医生抢救。答应了爷爷就去求医生。”

    丹丹抹了一把眼泪,说:“行,我听爷爷的!”

    妹妹临进去前,专门把脸上哭的泪痕洗了洗,她给陪着她的小茹姐说:“姐,我不想让弟弟看见我哭的样子,弟弟不然也会哭的。”妹妹简直太了解这个弟弟了。

    小茹姐用手扶着妹妹肩膀,在开门护士的带领下走进了急救室。

    康康带着氧气面罩,左右双手都插着输液管子,面色煞白,那张一看就是智障儿童的脸比平时还要明显,身上盖着一条医院的被单,眼睛紧闭,没有发出任何气息,躺在那里,一切都是那么寂静。

    床头的监视仪器上,间隔七八秒才‘嘀’的响一次,随后就拉着长长的直线。

    两个人蹑手蹑脚的来到康康床前,不知道这个时候妹妹是怎么想的,她脸上微微笑着,趴到康康耳边轻轻说着:“弟弟,姐姐来了,你听见了吗?”

    接着,她用自己右手摸到康康的右手,然后轻轻的摩挲着。左手就去抚摸他的额头。

    妹妹就这样趴着轻轻说着。声音最后小到连小茹姐站在旁边都听不清了。就这个姿势,一边说一边摸着小手,足足五六分钟。

    小茹姐看着妹妹的姿态,真就觉得妹妹像个慈祥的大姐姐,一点不像十岁的孩子,心里就不由一酸。

    又过了几分钟,妹妹照样伏在康康身边,都不知道她给弟弟说的什么,也不管康康是否能听得见。

    小茹姐见护士没有请她们出去的意思,索性就让妹妹痛痛快快和将要离去的康康把心里话都说完吧。

    仪器这个时候突然有了变化,刚才间隔很久才响起来的‘嘀’声,此刻变的频率加快了,现在四五秒就响一次。

    小茹姐没有注意,只有在旁边忙碌的当班护士先是往这里看了一眼,又接着忙碌起来。

    两分钟后,声音就更快了一点,二三秒就响了,小茹姐也发现了这个现象,刚要扭头喊护士,一回头就见护士已经丢下自己的事情,向这边疾步走来。

    护士迅速查看了一下仪器,确认以后对小茹姐和妹妹说:“病人现在心跳加速了,血压也在升高,你们先出去吧,我去喊医生!”

    小茹姐就去拉妹妹,妹妹依依不舍的又摸了康康的额头一下,手拉着康康的手极不情愿的松开了,才说:“弟弟,再睡一会就醒啊,姐姐带你去画画,带你去骑木马,玩跷跷板,听话啊,姐姐等你!”

    一步三回头的妹妹和小茹姐出了病房的门。

    出来后,爷爷说:“丹丹,看过弟弟了?心里好受一点不?”

    妹妹此刻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一扫满脸的阴霾,脸上甚至还有了点兴奋之色,她对爷爷说:“爷爷,我给康康说好了,他醒了以后我陪他去咱欢乐园骑木马、打秋千、玩跷跷板,他都答应了,”

    看着妹妹的变化,爷爷心想:孩子就是孩子呀,真的好糊弄,这样也好,只要丹丹不背思想包袱。

    爷爷拉着妹妹的手,对小茹说:“刚才我们商量了一下,咱这家老老少少基本都在这里了,不能总守着医院,一会你们去找个旅社住下,我和你奶奶先在这里守着,等你们安顿好了吃点饭,然后再来换我们,今晚你叔(父亲)和胜子在这值班,我们明早再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