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九章 危在旦夕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4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爷爷接完‘矮子黑’的电话,得知康康一切还好,心里的大石头落了地,吃饭的时候就把消息告诉了大家,大家也都松了一口气。

    燕姑听完了没说话,等大家吃完了才说:“爹,那星期六还去吗?”

    爷爷说:“当然去,现在有了确切地址了,等‘矮子黑’来家了,给咱具体说清楚了不就更好找了。”

    晚上胜子知道了这个消息,就马上给‘矮子黑’打了电话,具体说啥不知道,只知道‘矮子黑’第二天一早就开着一辆二手宝马风风火火来到家里。

    一进屋,就跟爷爷奶奶讲述了他看见的康康的具体情况:

    我最近不是在倒腾二手车吗,阳安市的一个朋友说他那里有几辆,我昨天上午就过去看车了,快中午的时候,朋友说一起吃个饭,不远就不开车了,走着去的,我们边走边聊,我走到路边的画架跟前时候才注意到坐着的是康康,康康坐在那里发呆,后面是一间小超市。里面两个人在忙着,我一看是康康,我昨天还不知道康康已经被他爹领回去了。我当时就纳闷了,康康怎么跑到阳安市了?谁带他来的?我就急忙喊了一声,康康看见我就哇哇哭了,还一直喊着叔叔,我就抱他,孩子一哭,里面就出来一个女的,赶紧从我手里接过去,问我干什么的?我说我认识这个小孩,他怎么跑这里了,她说她是康康亲娘,现在康康叫金山,男的随后出来的,见我们好几个人,笑着说我们两口子把孩子接回来了,一说地址,还有咱家的一切,还说为了答谢四弟还给了咱家一万块钱类。他说这个我就有点怀疑,咱家啥时候收过别人钱?看他说的有鼻子有眼的,我就没怀疑他是康康亲爹了,这个时候我朋友就催我走,我边走边给家里打了电话核实一下情况,叔说是真的了,我才没再怀疑。

    昨晚我回家以后,胜子给我来了电话,他把去寻找康康的事情一讲,一听说康康他爹是那样的一个人,混蛋透顶啊,我哪里还能再信他的鬼话,这不一早我就来了,来家给叔把事情讲清楚。

    爷爷听完就说了一句:“这人一点不实在,这假话说来就来,还给四儿一万块,临走我让老大给他钱还差不多,老大说给他二千元,胜子还给了好几百呢。还不定背后咋编排咱家哩,人啊,嘴是两张皮,真话谎话都是它。”

    奶奶说:“甭管他咋说,嘴长人家身上,咱问心无愧,对得起自己良心就行。那啥,康康看着还不错?”

    ‘矮子黑’说:“康康看着还行,就是瘦了不少,就是我没怎么见过他哭,昨天哭的挺厉害的。”

    奶奶一听:“那是康康看见自己家里人了,想家了,这个苦命的娃啊。”奶奶就眼圈一红。

    爷爷赶紧劝:“行了行了,知道康康还好比啥不强?这两口子虽然嘴上没把门的,对康康也算不错,不是咱想象的那么可怕,没带着孩子去做亏心事,咱不就放心了不是?”

    ‘矮子黑’说:“叔,我反正看着那两口子不是善类,要不咱们再去一趟看看康康?”

    爷爷说:“我们正有这个打算,这个星期六就去,正好你来了,他家小店在哪,你具体给说说,老大和老大媳妇刚上班,不行你就写下来。”

    ‘矮子黑’说:“叔,不写了。反正我这几天也还要去,那咱就星期六去,到时候咱一起,我带路。”

    爷爷说:“那感情好,那就这么定了,星期六早上八点咱家门口集合!”

    奶奶留他吃午饭,‘矮子黑’笑着说:“婶,我现在可是大忙人,没办法啊,家里四口人等我挣钱养家了,我得走了,星期六我准时到!”

    燕姑从头至尾没说话,心里比谁都惦记自己的这个‘傻’儿子。

    周五晚上我们回来了,一说找着康康了,一家人大小都喊着去,奶奶就说着:“坐不下,路途远,车上挤着太累了,又不是去旅游,除了几个大人,孩子只带丹丹!”意思是我们只能在家了。

    我迅速想着怎么说服奶奶带上我们,一想车也确实坐不下,上次胜子的车我们就坐的满满的了,就算‘矮子黑’再开一辆最多坐上四个人,可不正好没我们位置吗?

    车?一想到车,我的主意就来了,趁他们都在说话,我悄悄溜进父母房间,拿起分机就把电话打给了三姑,电话三姑夫接的,一说明天用车,连问去哪里都不问,直接就说:“初一,明天几点到家接你们?”

    我记错时间了,就说七点。随后就扣了电话。

    早上七点,还没吃早饭了,门口就听见汽车发动机的声音,爷爷还说:“来这么早,正好一起吃早饭。”爷爷以为‘矮子黑’来了。

    三姑夫高大英俊的身影一进来,就问爷爷:“爹,咱这是去哪里,没提前说啊。”后面是打扮漂漂亮亮的三姑。

    三姑进门就说:“咱家门口这一段路太窄了,我还是有点怕。”

    爷爷说:“你俩咋回来了?有事?”爷爷疑惑的神情。

    三姑夫说:“不是初一昨天打电话说家里要用车出去吗?”

    大家目光一下子就集中在我身上,我早就想好了应对之策:“康康是你们的孙子,是小叔的儿子,是我爸的侄子,妹妹的弟弟,难道就不是我的弟弟?我凭啥就不能去,你们谁说出一个我不能去的理由,我今天就不去,不就是没地方坐吗?现在有地方了,我可以去了吧?”

    一家人都被我的话镇住了,随后都乐了,母亲笑着轻轻打我屁股一下:“人小鬼大!”

    说话间,‘矮子黑’的车也停在了我家门口。

    吃了早饭,胜子先把母亲和燕姑妹妹送上山,回到家,全家总动员,分乘三辆车,浩浩荡荡出发了。

    爷爷上车前,看着这么多的人,笑眯眯说:“这哪里是去看康康啊,这是去打仗啊。”

    谁知爷爷这句玩笑话又成了真的。

    一路上无话,我和孬蛋还有跑得快坐着三姑车上,司机换成了三姑夫。

    轻车熟路,十点半我们就到了阳安市的公园的北门,‘矮子黑’说就在离北门几十米的地方。

    等车子靠近的时候,坐在副驾驶的爷爷就东张西望的开始找看看,后面的奶奶燕姑也是隔着玻璃往外看,唯独小叔正襟危坐一动没动。

    ‘矮子黑’缓缓停好车,后面的两辆车也依次停了。

    大家下了车,也没一个人看见康康,超市里也没人,爷爷就指着超市问:“就是这家?”

    ‘矮子黑’说:“是,没错.”

    爷爷就走进了超市的小门,就问:“有人吗?”

    里面就传了回话:“来了!”是个女的。

    那女的从里面的房间就出来了,还问:“买什么?”

    看见爷爷的时候就是一愣,随后就结巴了一样:“叔,叔。叔来了?”

    急忙冲后面喊:“当家的,咱叔来了?”

    里面男的就说:“咱家啥时候有叔来过?”声音却是越来越近。

    当他看见爷爷威风凛凛站在门口的时候,脸上僵住了,随后马上挤出来的笑容堆了起来,那笑真的比哭还难看一百倍。

    嘴里还说着:“叔,叔咋来了?”说着上前就握爷爷的手。

    爷爷这时候平静的说着:“你说要常带康康回家看看的,这么久也没回去,这不我们就来了。”

    这个时候他才注意到门口还站着十几个人了,又说:“哎呀,咱家人都来啊。那啥,这里地方太小了,不如咱们去饭店坐着说话,也到了午饭点了。”

    爷爷说:“不用客气,我们来看康康的,一会带着康康一起去吧。”

    中年汉子忙不迭的说:“不巧,不巧,孩子被他姑姑接走玩了,昨天才接走了。”

    那女的做贼心虚的嘴上说着:“是啊,昨晚才接回老家了。”说着话,回手把里屋门关了。

    爷爷把一切看在眼里,对他俩的谎言也不揭穿,又问:“康康姑姑?你不是说你是孤儿,家里没什么亲人了吗?”

    中年汉子沉稳的说:“叔,这个是我远房妹妹,昨天来市里玩,顺便就带金山回老家了,玩几天就回来了。”

    又接着说:“叔,你看婶他们都在外面站着,咱出去去饭店坐着说话多好。”

    爷爷就出了小店,中年汉子随后就出来,皮笑肉不笑的对大家说:“婶,大家都来了啊,你看不巧,康康刚回老家,这里没地方让大家坐,前面不远……”

    话没说完,奶奶就截住了他的花言巧语:“康康在哪?我们就要见康康,回的什么老家?你老家有你的地方住吗?”

    怒不可遏的奶奶连珠炮发问,奶奶已经和他撕破脸了,看见这个邪恶的小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中年汉子被奶奶问的一愣一愣的,张口结舌不知道怎么说了。

    爷爷一看,对父亲说:“老大,去里屋看看孩子在不在?”

    父亲领命就直奔小店里屋,后面跟着胜子和‘矮子黑’,里面女人一看有人要进里屋,忙伸手拦着说:“里面没人,里面没人。”

    父亲就停了下来,胜子这个时候几步窜到父亲前面,用手一扒拉女的,就扒拉到一边了,起身就进了里屋,嘴里就喊了:“康康!康康!”

    里面鸦雀无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