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五章 康康走了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53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中年汉子看着爷爷奶奶同情的泪水,继续着自己的谎言:“我把孩子递给小四之后,哭着头也不回的就跑了,可我记住了你们一家好人,一家大恩人!我回去后如实给媳妇说了,媳妇哭着说等她好了一定去把孩子接回来。我们这几年在我们市里找了工作,一边工作一边治病,这不今年她感觉好多了,说想孩子了,俺俩合计着就来了,这几年也没攒下什么钱,我们就空着手来了,实在是对不住叔和婶啊,我俩也商量好了,反正也知道家门了,等以后好起来了我们再来,一定重谢俺家大恩人。”

    中年汉子讲完他们的‘心酸历史’,换来了爷爷奶奶极大的同情心。

    爷爷听完了,声音哽咽着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那你们两口子受罪了。”

    中年汉子说:“俺们是打听着来家的,没直接上山,就先来看叔和婶了,俺们怎么也得先来拜见叔和婶不是?等小四回来了,俺们再给小四兄弟磕几个,表表我们心意。”

    奶奶说:“那倒是不用,以后常来常往就好了,一说要接走康康我这心里还不得劲,难受的很哩,咋说也是在一起生活了好几年年啊,是看着康康一点点长大的,唉,总算孩子见到亲生爹娘了。”说完,泪水顺着眼角就落了下来。

    等我父母回家一听是康康亲爹亲娘找来了,知道事情有点不好办了。

    父亲悄悄去了村长家里,母亲就担心起妹妹丹丹能不能接受这个事实。

    因为爷爷奶奶也想到了这个问题,在丹丹放学后一直没敢说是康康的爹娘,好在妹妹很听话不关心这些,回家就写作业,还有飞飞和美美陪着玩,对于大人之间的事情漠不关心,暂时还蒙在鼓里。

    晚饭奶奶加了好几个菜,没等小叔和燕姑、康康回来就先和中年汉子两口子吃起来,爷爷还拿出来两瓶酒陪着喝。

    父亲有点不高兴的回来,也坐下来陪着喝酒,心里虽然老大不痛快。

    父亲征求了村长的意见,村长说虽然咱家有收养证明了,当时是按照弃婴办理的,既然孩子的亲生父母来了,也还是要把孩子还给人家的,只要人家证据确凿。

    小叔燕姑他们进了院门后,奶奶先是拉着他们没进屋,就在门口把下午的事情告诉了燕姑,燕姑听了就沉默不语,不一会眼泪就刷刷的往下流。

    她是把康康当亲生儿子养的,现在听说有人要带走孩子,也像是要抱走自己的孩子一模一样。

    奶奶没办法安慰燕姑,因为自己也是十分伤心。在门口平静了许久,小叔也默默陪着站了许久。

    一直到康康尖着嗓子喊:“奶奶,奶奶,肚肚,肚肚。”大人们才想起来孩子饿了。

    奶奶先抱着康康进屋里,这时候的康康已经六岁了,奶奶抱着就有点吃力了。

    进屋后对着中年汉子两口子说:“这个就是康康,都长这么大了,你们还能认出来吗?”奶奶的潜台词是你们还是别抱走了,只是没有明着说。

    两口子都站了了起来,女的带着哭音喊着:“金山,我的小金山,娘来接你了。”说着就要伸手抱康康。

    哪知道康康却扭头指着后面的燕姑说:“娘娘!娘娘!”尖细的嗓音告诉女的,燕姑才是他娘。

    女的还要抱,康康就在奶奶怀里扭捏着不让抱。

    中年汉子说:“金山,我是爹啊。”马上又改口:“康康,我是你亲爹啊。”

    康康一边扭着不让女的抱,一边指着小叔喊:“爹爹!爹爹!抱抱!”

    看见这一幕,大家都受不了,爷爷强忍着眼泪低声说:“康康和你们还不熟悉,先别着急,慢慢来,慢慢来。”

    妹妹扑闪着眼睛这个时候似乎想明白了什么,突然就问母亲:“妈,他们是康康的亲爸爸亲妈妈?”

    母亲看着女儿点点头。妹妹着急的问:“他们是要来带康康走的?”

    母亲还是点点头。

    妹妹‘哇’的一声就哭了,“我不要康康走,我不要康康走!谁也不能带走康康!不能!”一头就扑进母亲的怀里。

    妹妹的哭声马上就起了效果,康康这个时候也顾不得扭捏了,自己也咧开大嘴哇哇哭了,嘴里还喊着‘姐姐’,康康最是不能看妹妹哭、笑,只要妹妹哭,他在场肯定陪着。妹妹开心的笑,康康也指定开心的呵呵傻笑。虽然不知道为啥哭,不知道为啥笑,但是他明白自己必须和妹妹步调一致。

    康康是妹妹最忠实的士兵,最心爱的弟弟。

    母亲赶紧拉起了妹妹往自己房间去了,嘴里轻声劝慰着,燕姑也抱过来哭的鼻涕、口水都下来的康康一起去了。

    爷爷感叹地说:“孩子们相处的久了,感情很深了。”

    父亲扶着小叔坐在桌边,小叔脸上表情很呆板,没有一丝的笑容,平时这个时候小叔都是微微笑着的,尤其几个孩子围在身边的时候。

    爷爷又让两个人坐下,两口子都有点尴尬,男的自顾自拿出烟点上了。

    爷爷反过来又全说着:“孩子来的时候太小,对你们一点没印象,你们别在意。”

    男的赶紧说:“不怪孩子,怪我们没本事,孩子是你们养大的自然有感情,没事,以后我们相处久了也一样。”

    话音刚落,只听‘咚’的一声,小叔重重的用拐杖一杵地面就站起身来,向着西屋走去,稳稳当当的迈着小步伐。

    父亲愣愣的看着弟弟自己走了,都没反应过来去扶一把,等小叔出了门了,才急忙去了。

    奶奶的心就紧紧揪了一把:小四这是不高兴了!心里就更加难过了。

    中年汉子也像突然醒悟了一样,忙一把把烟丢了,站起身对女的说:“咱俩光顾着孩子了,都忘了给兄弟行个大礼。快起来,去找兄弟。”

    爷爷忙拦着:“不用不用,哪里有那么多礼数,还是先吃饭。”两个人就又坐下了。

    一桌子饭菜就三个人在吃。

    小叔、燕姑两个人都没有吃饭。

    那一晚,康康被妹妹抱着紧紧的睡着了,一晚上两个人都没有松手。

    第二天上午,爷爷又委婉的向中年汉子两口子提出看看能不能让康康继续留在这个家,说康康和家里的大人、孩子感情都很好,等孩子大一点了,你们再来认亲,这个期间你们可以常来常往,慢慢让孩子接受你们。

    两个人口气很是坚定,说:“孩子已经给你们添了很多麻烦,孩子小,回去带几天就会好了,我们也很想孩子,这不好几年我们也没再要一个,我们也可以时常带着孩子来看望你们恩人一家。”

    话说的很漂亮,也在理,爷爷就不好再坚持了,毕竟孩子是他们身上的肉,流着他们的血。

    而后两口子就随父亲先去的村长家,村长又带着他们去了派出所,看来两个人来的时候准备的很充分,所需证件带的很齐全,身份证、孩子的出生证明等等,手续很快就办完了。

    父亲这才知道了康康真正的名字:魏金山。

    中午吃完饭,爷爷又和中年汉子喝了一点,因为他们说下午想早点回去,晚了怕是要摸黑到家了。

    燕姑和小叔也没上山,叮嘱三妹和小茹看好店。

    那个年轻女人也趁着康康在家,不时拿着小玩具和康康套近乎,嘴里一直让康康喊娘,康康却一直喊姑姑,但是也和她玩的挺开心。

    胜子坚持要专门送他们去县里车站,因为胜子一直觉得自己的大仇是康康帮着报的,所以总是对康康感激不尽,见康康要走,虽然心里一万个舍不得,也只能顺其自然。

    爷爷奶奶把两口子和康康送上胜子的车,康康这个时候全然不知,看见胜子开车,只当上山去的,任由那女的抱着上的车,父亲也上了车。

    那女的还专门背上了康康的画架和一摞画纸,说是回去了坚持让康康画画,不能耽误了。

    燕姑和小叔都没有出来,燕姑说是受不了这样的情景,怕自己会哭着不让他们抱走。

    妹妹最惨,中午放学回来后母亲告诉她康康下午要走的时候,先是不停的哭,在母亲再三安慰之下:“康康的亲爸亲妈来了,咱家不能再留了,再说离得也不远,妈答应你至少一个月去看看康康行不行?不能再哭了,让康康看见了,他一哭一闹就不好办了,听话乖女儿。”

    妹妹这才强装笑颜和康康又玩了一个中午,等康康要上车的时候,妹妹就躲进父母的房间趴在床上,双手捂着脸大声呜呜的哭着,直到泪水把床单都浸湿了一大片,母亲进屋了就抱着母亲哭,边哭边说:“妈妈,一定要多带我去看康康!一定啊!”

    母亲摸着乖巧的女儿,泪珠不由自主的滚落下来,嘴里说:“一定!”

    父亲和胜子一直把两口子送上去他们那里的长途车,上车前,父亲拿出一叠钱塞给中年汉子:“这是给孩子的一点零花钱,你们多费心照顾好孩子。”

    胜子也急忙把准备好的五百元递过来:“这点是我和小茹的一点意思,别嫌少。”

    中年汉子推脱了两下,就把钱紧紧拿住了,嘴里说:“谢谢你们一家人,我们会经常回来的。”两个人还弯腰鞠躬。

    父亲和胜子转身走的时候,背后就突然传来康康尖细、高昂的哭声,那哭声真是揪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