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九十章 两个乞儿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52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奶奶听完了,脸上凝重了许多,犹犹豫豫地说:“燕儿啊,我老婆子是傻了,咋就什么也想不明白了?这四儿病坏了眼睛和耳朵,咋还把脑子练成这样了,这不也太神奇了?咋还连外国话都会了?几辈子也没听说过啊。”

    爷爷旁边笑呵呵地说:“那是,你要是窝在这山旮旯里,一辈子没听过、没见过的事情多着那,你知道咱中国有多大?你知道这世界有多大?咱啊,别想那么多,该咋的还咋的,四儿有啥本事你就尽管让他使,他的本事反正都是帮人、助人的,好着类。”

    父亲说:“四弟这个事吧,外面传的比这还邪乎,说四弟还通阴阳、会法术,还会捉鬼除妖,本领大着那,老天爷把他弄成这样,就是让他阴阳两界来去自如,说咱普通人想的啥、做的啥、说的啥,根本不用看和听,他都一清二楚,瞒不过他。别人咋说咱管不着,反正话传到我耳朵里我就说:别胡咧咧。”

    说到这摸着自己的后脑勺说:“其实我心里有很事情也想不明白。”

    爷爷嘿嘿着:“想不明白就不想了,随着四儿吧!”

    其实不管大家怎么猜,怎么想,琢磨不透的往往最多的时候想到就是:玄学。

    互联网普及之后,信息量之大、消息之快、交流之广泛,都是前人所不能想象的,网上流传比较多的一句话:科学的尽头就是玄学。

    至于怎么看这个问题,一千个人心里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就有一千万个想法,甚至比这个还要多的多!

    小叔真正的意图大家还是一点点也没有猜到,就是最后那一句:再见!

    景区最近不知道从哪里来了七八个乞丐,成人三个。其中有二三个残疾的小孩子,大约五六岁。

    他们穿着破旧,几乎个个蓬头垢面。两个成年人,一个坐在一辆滑车上,身上盖一条好多破口露着棉絮的薄被子,另外一个就跪在地上,面前摆着一个挺大的铝盆,就在景区门口不远一点在那里乞讨。

    坐车上的头发披散,穿的衣服破烂不堪,走到近前才能看清楚似乎是个女的,年龄根本无法判断。

    跪着的虽然也是一头乱发蓬蓬着,抬头看人的时候,也是满脸污垢,看不清模样,但是可以肯定是个男的。

    剩下五六个小孩子年龄都不大,最大的也就七八岁,每天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进景区的。腿脚好的,就在景区内到处跑着、追着游客乞讨。

    那个拄着双拐的小男孩看个头七岁左右,右裤腿大半截空荡荡的,领着一个四岁左右的孩子就在购物区转悠,小一点的拉着他的破烂不堪的上衣衣角。男孩上衣很大,都把他屁股整个盖住了。

    女孩见到每一个经过的游客就伸出脏兮兮的小手,小手里端着一个很大很破旧的茶缸,嘴里都一直说着:“给点钱吧。”

    听声音才知道是个小女孩。

    连着四五天了,他们就一直这样在这里乞讨,保安也曾试图撵走这几个人,跪着的年龄大一点就一直磕头说:“这就走,这就走,可伶我们一家人吧,我们在要一点,够回家路费和过年的生活费就走。”

    保安在景区内看见着两个在乞讨的孩子,每次都和颜悦色让他们赶紧出去,两个孩子就可怜巴巴的低下头一句话不说,弄得几个保安反倒像是自己做错了事不好意思了,再见也就懒得说了。

    其他孩子远远看见他们就就跑开了。

    每天到了饭点,胜子总是把他们两个叫到里面给他们一点吃的,但是肯定不是顾客的残渣剩饭。胜子问他们,他们也不说话,只顾端着碗狼吞虎咽,一句话也不说,好像从来没有吃过饱饭一样。

    燕姑或者三妹每天固定给两个人五块钱,问他们话,也是一句不回答。

    好几天了,他们也没有走。

    天气变得越来越冷了,大家按部就班的生活着,奶奶今年和往常年一样,准备早早把火炕点着。

    我们家历来都是村里最早暖和起来的,用奶奶话讲:家里有个不经常活动的病人,体质弱不抗冻。

    后来家里的孩子们也越来越多,奶奶就更不愿意让孩子们受冻了,只要天气一冷早早就点了火炕,气温高就点的少。

    所以,别管外面冰天雪地、北风呼啸也好,奶奶家的几个房间都是温暖如春。

    燕姑他们这几天收摊也早,天还没黑就已经回到家了,胜子把他们送到门口,看着燕姑扶着小叔进了门,才一摆手喊了声:“咱也回家抱儿子去喽。”

    转身上车走了。

    这一天,母亲已经把一大家的晚饭做好了,热在锅里等着他们进门了。

    奶奶看了一眼外面,对母亲说:“该回来了,约莫就到家。”

    话音未落,就听见了门口的汽车马达声。

    母亲就看着奶奶笑了,说:“妈,你也能掐会算了。”

    奶奶乐呵呵就出去迎接他们了。

    燕姑在饭桌上边吃边说:“今天听保安说,老在咱们店门口转来转去的两个小孩丢了。”

    奶奶停下手上动作就问:“啥小孩丢了?去找了吗?他家大人了?”

    燕姑就把孩子的情况说了,又说:“保安说,今天两个孩子大人去找他们了,说孩子昨晚就没回去睡觉,让保安帮着找了。”

    奶奶一听说这么小的孩子出来乞讨的,就“唉”了一声,放下了手里的碗筷:“世上咋有这么多酸心的事儿呀。”

    第二天,等燕姑小叔他们一进门,奶奶就急迫的问:“孩子找到没?”

    燕姑摇着头说:“没找着,孩子的爹娘也走了。”

    奶奶一听,就急了:“啥?大人也走了?孩子不找了?”

    燕姑边给康康解开围嘴边说:“上午他们又央求保安再帮着找找,保安可能也是怕出什么事,就让他们报案吧,毕竟是人命关天。那两个人一听就说不行,还是他们自己找吧。保安就觉得这个事情蹊跷,哪有自己孩子丢了不报案还自己找的?保安就对他们说,你们如果不报案我们就报案,万一在我们景区出了事情,我们还怕要承担责任了。两个人一听嘴里说着我们再找找就出去了。

    燕姑把康康的围嘴换好了,看见爷爷奶奶盯着她,就又说:“谁知道保安给派出所打了电话,警察就很快来了,再找这几个人就看不见了,警察在山上呆了一天,也四处找了,还问了湖里打鱼的人,两个孩子谁也没看见。”

    爷爷听完想了一下就说:“这里面有问题。”

    屋里电话这个时候突然就响了,美美第一个就喊着:“是爸爸,我要接!”

    美美拿起电话就喊:“喂,是爸爸吗?”声音悦耳动听。

    听了一下,就把电话举起来递给爷爷说:“不是爸爸。”

    爷爷就拿过了电话。

    爷爷接完电话,就对父亲说:“是胜子店里的厨子打来的,说可能是丢的那俩个孩子现在在胜子店里,你和胜子去一趟吧。”

    一个小时后,两个衣衫褴褛的小‘叫花子’来到我们家。

    从父亲把他俩从车上抱下来,放到地上后,男孩就拄着双拐在前面走,女孩就拉着他的破烂不堪、几乎看不清颜色的上衣衣角,小拳头抓的紧紧的,寸步不离的跟着。

    进了屋,母亲就把两个小板凳给他俩,小女孩很熟练的扶着男孩坐了,男孩就把小双拐抱在胸前,女孩就在他旁边坐了。

    妹妹带着三个‘兵’本来正在爷爷奶奶炕上围着小叔玩的不亦乐乎,忽然见进来两个浑身脏兮兮的孩子,就都安静下来站在炕上看着他们。

    然后爷爷奶奶就蹲下开始问他们话,两个人就是拿眼睛看着问话的爷爷奶奶,却始终一句话也不回答。

    父亲说:“我们也问了半天了,就是不说话。我和胜子上山后,厨子老李告诉我们说,他正和媳妇看电视了,就听见有人敲店里门,就以为是有人要吃饭,就喊了一声‘没饭、没菜了’,谁知喊完还是一直敲,没办法去开门,就看见这两个小不点站在门口,厨子也认识他俩,知道胜子每天都会给他俩一点吃的,也想他俩是饿了才敲门的,就把仅剩的两个半馒头和有一碗菜给了他俩。”

    两个孩子抬着乱蓬蓬的小脑袋,一起看着讲话的父亲。

    父亲接着说:“谁知道两个小家伙很快就吃完了,然后就在店门口不走,厨子说现在什么都没了,他们也不走,厨子想了想又拿出来几根胡萝卜洗了给他们吃了,还笑着说我不能为了你们两个再开火起灶吧,吃完赶紧去找你们家里人吧。说到这里他才突然想起来,这两天不就是一直在找他俩吗?才觉得事情不对劲,就问来问去,这俩小家伙就是不开口。最后没办法,才想起来胜子给他留的咱家电话,他就跑到度假村宾馆给咱打的电话。”

    爷爷奶奶点了一下头,燕姑这个时候也蹲下对他俩说:“那我给你们理理发洗个澡好不好?”

    男孩听完默默了几秒钟就点点头,旁边的女孩也跟着快速的点了几下。

    母亲就说了:“我现在就去烧水,顺便找几件初一和丹丹的衣服给他们穿,康康和美美的衣服他们穿上肯定小,大就大一点。”

    父亲说:“没事,明天给他们再买就是了。”

    燕姑也起身去拿理发剪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