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八章 小店热闹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14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小霸王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对国庆说:你们把钱带来了?

    语气却十分没有底气。国庆早已看出来了小霸王的故作镇静,还是一脸笑着说:你看这架势是像给你送钱的吗?

    小霸王听见此话,也是很大大咧咧的把国庆的左手从自己的肩膀上轻轻拿开,嘴里说着:没钱你们来说什么屁话。

    说完就要摆脱两个人往外走。

    国庆也还是不恼怒,慢条斯理的说:我们都是乡下孩子,家里人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辛辛苦苦挣几个钱不容易,凭啥就凭你几句话就把钱恭恭敬敬给你,让你享受了?你算老几啊?

    小霸王此时也恢复了往日的霸气,想到这是在自己家门口,想到家里的两个哥哥,只要自己一声招呼,哥哥就会冲下楼,倒霉的还是这两个小子的时候,胆气就充足了许多,又摆出一副不屑一顾的神情看着国庆和他身边的豆子,悠悠地说:没钱是吧?好说,那就等着挨揍就是了,挨了揍,钱也一分不少!

    国庆早已把小霸王的种种表现想的一清二楚,脑子里早就有了应对办法,他上前一步走到小霸王面前,用聚光的眼睛盯着小霸王一字一顿的说:小霸王你别欺人太甚!我们既然敢来找你,就是也没怕你,从现在起我们好说好商量,如果你敢动我们两个一根手指头,哪怕是你狗仗人势找来你哥,打了我们,那今后你就天天带着你哥去上学!我们挨什么样的打,我俩就加倍在你身上找回来!打断我们一根骨头,你身上就会折两根骨头!打的我们住院,我们住几天,你就要比我们住的更久!我们宁可不上学了,回家种地,也绝不受你的欺负!我们如果上不成学,你也别想好过,我俩会把你和你家也闹的鸡犬不宁,连你哥哥包括在内!反正我们也知道你家在哪,你如果不信,咱们就试试。

    说完,灼热的目光紧紧盯着小霸王瞪大的双眼,旁边的豆子也上前一步,也是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小霸王的眼睛一动不动。两个人摆出了破釜沉舟、背水一战的决战姿态!

    三个人六只眼睛,就在那里互相盯着,空气仿佛都已经凝结了,所有喧闹此刻在三个人的耳朵里充耳不闻。

    小霸王不知道脑子在寻思什么,足足对视了十几秒后,败下阵的他眼睛眨巴了几下,还是很不服气的用鼻子重重哼了一声,眼睛里没有了光芒,倒退着走了几步,扭头就往学校走了。

    两个人目送小霸王远去的背影,都站在原地一动没动,看见小霸王拐了弯以后,两个人才长舒一口气,相互看了一眼,会心的笑了。

    自此,小霸王没再找两个人的麻烦,而且只要远远看见两个人,也都是能躲就躲了,要是无意中走个对面,每次也都是小霸王主动给两个人一个浅浅的笑容,算是打过了招呼,彼此都相安无事了。

    至于小霸王是怎么和他哥哥回话的,国庆和豆子就不知道内情了,反正小霸王的哥哥也没有再来学校。

    今年一开学,国庆就听说小霸王转学了,他也没有仔细打听,没想到他家里人不知道费了多大周折还把他弄进了重点中学。

    听完了国庆和豆子的叙述,我们都很佩服的眼神看着两个人,两个家伙则若无其事的说着笑着。

    小霸王自打这件事又栽在我们手里之后,再也不来我们班级,也再没欺负我们几个,甚至有时候还主动和我们交谈,和我们套近乎,我们也还像对别的同学一样和他正常交往了。

    之所以在这里写了国庆和豆子的故事,也是因为小叔和他俩的故事在以后会慢慢展开。

    学校的风波过了,我和孬蛋还有国庆和豆子四个人的友谊却更进一步加深了,时间长了,国庆就把他为什么没考上重点中学的原因告诉了我和孬蛋,国庆学习也是很好了,只是豆子不争气,只要一学习就头大,国庆开始还想帮他,经常给他补习和讲课,无奈豆子对学习就是一窍不通,要说怎么淘气、怎么玩,他是一学就会,还是最积极的响应者,一说学习那干脆就是霜打的茄子——蔫了。

    到了小学毕业那一年,豆子死缠烂打的追着国庆,不想和他分开,说不和国庆一个学校就连初中都不上了,回家帮着他爹做小买卖,国庆前思后想就稀里糊涂考了,结果可想而知,两个人最终还是分到了一个学校。

    现在只要周末在家的时候,国庆和豆子就会经常来我家找我们玩,半大的孩子,贪玩也是天性。

    在母亲追问我学校的事情的时候,我除了把钱交还给母亲外,没有如实告诉母亲事情的经过,只是敷衍了事的说老师批评了小霸王之后,他没有再来找我们的麻烦,可我却把事情的原原本本都给小茹姐和胜子讲了,他俩听了之后,胜子对我竖起大拇指。

    小茹姐则沉思了一会,嘴里念叨了一句:国庆和豆子不简单啊。

    这些天我们被学校的事情缠身,现在一切都已经圆满解决了,生活又恢复正常。

    秋高气爽,又是一个金色的秋天。还是一个星期天,我和孬蛋在我家正在辛勤的耕耘书本,国庆和豆子勾肩搭背的来找我们了,看见我俩在刻苦,没好意思打扰,就在院子里和妹妹、康康他们三个玩了起来。

    我俩看见他俩,相互对视一眼,心思也都活泛起来,玩的欲望顿时占满了我俩的脑海。

    潦潦草草写完了作业,一看表都快十一点了,急急忙忙收拾了书包就跑到院子里了。

    国庆他们看见我们出来了,第一句话就是:咱们去哪里玩?

    我脑子里早就想好了,对他们说:“咱们去景区,中午吃了饭去山上摘酸枣和山草莓怎么样?”

    几个人都高兴的答应着,只有妹妹看着我们没说话,还有康康瞪着大眼睛呆呆的看着我们发愣,手却紧紧拉着妹妹的手。

    和奶奶打过招呼,几个人就骑上自行车喊着向山上狂奔而去。

    小叔现在几乎天天在山上,康康也只有妹妹放假的时候才能在家和妹妹玩,平时也都是被带到山上的。

    进了景区远远就看见了小叔一如既往的坐在遮阳伞下,旁边的燕姑在忙来忙去,我跑到小叔身边,轻轻一摸小叔的手臂,小叔脸上就泛起淡淡的笑容,告诉我他知道我来了。

    孬蛋也上前摸了小叔的手臂,而后小叔微微侧脸也给了他一个笑容。

    国庆和豆子没上前,就是冲着小叔喊了一声:四叔。

    人们约定俗成的规矩:不管小四听不听得见,都是喊一声他,仿佛每一声呼喊小四都能听见一样,尽管小叔没有任何的回应。

    燕姑看见我们来了,就问着:作业写完了?和奶奶说了没有?

    我不耐烦的回应道:燕姑,你现在咋也变得啰嗦、唠叨起来了?不写完作业、不打招呼我们敢上来了吗?

    孬蛋更不客气,自小在家少爷习惯了,对几个姐姐从来不客气:大姐啊,你能不能关心我们点别的啊,比如吃什么啊,有没有钱花啊,再这样数落我们、教育我们,怕是过几天就比咱娘还能唠叨。

    燕姑一听不乐意了,装作生气的样子冲我们说:我说了你们一句,你们就百句话等着我!咋我就还说不得你们了?还问错了?

    没等燕姑再继续,我轻轻拍拍小叔,嘴里说着:我去小茹姐那里说一声,今天我想吃鱼。

    说完,自己就一溜烟跑了。

    那天中午,一条三斤重的新鲜湖鱼被我们消灭的一干二净,我吃了两大碗米饭,而后我又搂着小叔撒娇了一会,才和他们上山去玩了。

    孬蛋是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燕姑再三叮嘱一定慢一点,孬蛋真的是小心翼翼,连一点违规的动作都不敢做,我们几个嘻嘻哈哈的逗着、闹着他。

    等我们满载而归的时候,远远看见好多人围在燕姑的摊位前,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们就快步跑了过去。

    我们三挤两挤就来到人群中间,我才看见一个满头金发的外国人正在叽里咕噜的和坐着的小叔说着,而且还是很长的一段话,我虽然学了一点点英语,可我连一个单词都没有听懂。

    我回头看看了孬蛋,孬蛋也是一脸迷茫的看看我,冲我一个鬼脸意思再明白不过,他也是一句没听懂。

    两个人你说我听,金发老外就这么自顾自的滴里嘟噜说,还不时夹杂着爽朗的笑几声,还有不时伸出的大拇指冲小叔比划着,小叔一脸微笑地坐着。

    小叔还会外语?我脑海里闪过一句话,就异常吃惊看着小叔开心的表情,心里的疑惑和不解顿时就写在脸上。

    虽然小叔很多异于常人的表现总能令世人惊叹和困惑,可毕竟我们都是黄皮肤黑眼睛的中国人,就说小叔会写字,大家也总还能找到各种各样的理由和想法去解释、理解这件事。

    可出生在偏远的山村,居然会写外国字,和一个远在异国他乡的外国人聊得不亦乐乎的事情,还是让人觉得太不可思议了,太不靠谱了。

    围观的人们听不懂、看不懂,都是带着迷惑甚至傻呵呵的神态看着两个人的表演。

    燕姑应该是事情从头到尾的见证者,此时也是一脸木讷看着两个人愉快的交流,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就只能呆在一旁看着和听着,虽然自己也是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