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五章 校园故事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80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三姑看见小茹姐的样子,心里一阵暖暖的感觉涌向全身,嘴里却替三姑夫劝说着:“小茹,他都知道错了。”

    小茹姐对着三姑一摆手,示意她先不要说话,缓缓走到三姑夫跟前,全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视着小茹姐的一举一动,只有母亲担忧的向这边走来。

    小茹姐眼睛直盯着三姑夫躲躲闪闪的目光说:“前几天听奶奶说,三姑要回来,我就天天盼着,可也万万没想到还能把你这个白眼狼带回来。你是不是挨打没够了?”

    三姑夫此刻孤立无援,看见小茹姐咄咄逼人的目光,只好唯唯诺诺的说:“小茹,我是来给大家赔礼道歉的,上次你打的好、打的对,可惜还是当时没把我打醒,小茹,请你也原谅我的过错。”

    小茹姐看见母亲来到近前,对母亲说:“二姨,没事,我看出来了,咱家人都善良、豁达,已经原谅他了,可我还有话对他这个被狐狸精迷住双眼、狼心狗肺的人说说。”

    三姑也没上前阻拦小茹姐,她也想听听小茹姐的观点。

    小茹姐面无表情的对三姑夫说:“看来现在我三姑已经原谅了你以前的所作所为,你们既然是还是两口子我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告诉你今后绝对不许再有任何对不起我三姑的事情发生,后果你自己想去。”

    三姑夫很严肃的表达着自己的承诺,母亲为了缓和目前尴尬的气氛,喊着小茹姐赶紧吃水果。小茹姐看看已经是比较融洽的气氛了,心里还有话也只好咽回肚子里里,手里接过了母亲递来的水果。

    大家开始说着话吃着东西,三姑不吃,她来到小叔身边,摸着小叔的头,对奶奶说:“娘,四儿咋就看的那么远了?四儿到底有多少秘密了?足不出户,连天涯海角都知道,四儿心里怕是早就知道我俩的结果了吧。”

    奶奶说:“四儿是心明眼亮,比咱们这些健全的人都看得准、想的远。”

    大家不说话,心里也揣度着小叔的神奇,其实很认同奶奶的评价。

    梅开二度的三姑第二天就被胜子开车送回了县城的家。

    三姑婚姻一场台风般的剧烈飘摇到此才最终落幕。

    燕姑二妹这次回来也是要完成自己的一桩心愿,她和酒鬼丈夫虽然做了几个月夫妻,但是从认识到结婚两个人接触也不多,感情基础本来就不是特别牢固。如今两个人更是天各一方,相互没有联系,就更没感情了。

    她无论如何都要和他离婚,结束这一段不幸的婚姻。酒鬼丈夫此刻也对她不再纠缠,几次三番的较量之后最终还是离婚了。

    两个天涯海角回来的女人,一个破镜重圆,一个分道扬镳。截然相反的两个大结局。

    开学了,我和孬蛋已经步入初二年级的行列了。

    我们这个学期每周一上学的路上又多了两个伙伴,就是豆子和国庆,以前都是偶尔会碰到一起,因为和我们不一个学校,平时都是我们几个在镇一中上学的一起走,豆子和国庆一起走,今年开学两个人也加入了我们队伍,周一早上都在村口集合一起出发去学校了。

    豆子长得很明显比同龄人大,人黑个子高,个头都不比初三学生矮,说话高嗓门。国庆就是白面书生的样子,一双小眼睛叽里咕噜一转,就是很多主意上心了,个子和我们差不多,在村里小学的时候国庆最顽皮也最鬼点子多,他俩也是从小在一起的玩的最好的朋友,也是整天形影不离。

    一帮半大小子凑一起了,上学路上丝毫没有寂寞感,一路上喊着、闹着、吵着,就感觉时间过得很快、路程变得短了,很快就到了镇上,然后才分道扬镳各奔学校。

    我们几个农村来的孩子在学校偶尔会被高年级家在镇上的同学欺负,就是学生之间的简单的欺负,没有动手打架,可今年初二年级五班不知道从哪里转来一个学生很快在学校里闯出名声,很快就有了一个响亮的外号‘一中小霸王’,连高他一届的初三学生都惧怕他三分。

    小霸王现在经常带着几个他的同学大摇大摆的在我们每一个班出入,看见那一个不顺眼就敲打几下,然后就是提出来给他点零花钱,住校和农村来的孩子是他主要敲诈对象。

    一般孩子都是花钱息事宁人,从牙缝里省出来几块钱给他,他也不嫌弃少,一块两块都要,后来胃口就变得越来越大,每次张口就是五块十块,不给就先是眼珠子瞪你,接着就是一耳光,然后就是一天不给一天一耳光的威胁话语。

    被打的学生敢怒不敢言,也有不服气的学生去报告老师,老师也只能先批评教育,而后小霸王依然我行我素。

    今年一开学没多久我和孬蛋已经被他敲诈了一次了,我是乖乖给了他两块钱。没过两天,孬蛋也是两块钱摆平了他,给完了等他走远了,孬蛋就恨恨对着小霸王的背影的说:“回家给你爹买烧纸吧。”

    那个时候的我还是很胆小和懦弱的,对于来自外部的欺负还没有奋起反抗的勇气和决心。

    事后,我也是很感觉憋屈、窝囊,在脑子里也试曾想着找胜子来帮我报仇,或者直接叫小茹姐来帮忙,只是觉得叫个女的来帮忙也怕传出去自己没面子。

    可孬蛋说:“你没看有的同学叫来自己的哥哥帮忙了,等他哥哥一走不还又是一顿打吗?小霸王扬言:你有哥哥,我有拳头,你哥不能总跟着你一起上学吧?”

    还有的同学选择了告诉老师,老师也只能把小霸王叫去教育和训斥一番,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了,而小霸王却会不依不饶的变本加厉来报复那个告状的同学。

    孬蛋说完了我也哑口无言,想了想又说:“那咱们几个团结起来一起对付他,最起码也让他不能再欺负我们几个。”

    我说的我们几个指的就是我们一个村来的几个孩子。

    孬蛋听完也点头,于是我们就把同村的几个孩子叫到一起,他们也答应了。

    果然没过几天,我们当中另外一个就被小霸王盯上了,说下周一带五块钱给他。那个时候的五块钱就是我们一周的生活费。

    他果断的来找我和孬蛋来商量此事,于是我们七八个就集合起来一起在下午下课以后来到操场上,准备和小霸王一决高下。

    无奈,我们平时调皮捣蛋个个都是行家里手,到了动手打架的时候,却都是很笨拙、胆怯,还有我们平时都是比较认真读书,说难听一点就是书卷气很重,打架斗殴大家也没有丝毫经验,不出两分钟我们七八个就被对方五个人三拳两脚打的作鸟兽散,被追的满操场乱跑。

    我的屁股还被小霸王重重的踢了一脚。

    第一次尝到了被打败的滋味,而且还是以多败少,又聚拢到一起的时候,大家都很自卑和窝囊,虽然彼此没有互相埋怨、指责,可再也没人能鼓动大家再反抗了。

    我们都默不作声,一起坐在那里发傻。不久,就有一个传话的人来告诉我们,下周一下午下课以后,还是在操场上,我们每个人都必须给小霸王交十元钱,少一分钱就没我们好果子吃。

    我们听了面面相觑,这次抗争不但没有取得胜利,反而把大家都连累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也没勇气提出来再战一次了。

    打也打不过,告也告不赢,我们几个只能按照小霸王说的做了。大家都有了交钱息事宁人的想法了。我们几个就窝窝囊囊的各自回了宿舍。

    这个周末,我忐忑不安的按照我和孬蛋商量好的对母亲撒谎说,老师要我们交十块钱的资料费。因为有孬蛋的佐证,母亲没有丝毫怀疑的把我的生活费和多出来的十块钱给了我。

    我把这十五块钱攥在手里,心里的愤愤不平就突然又涌上心头,想着父母辛辛苦苦挣来的钱就这么轻易被我的谎言骗来,还是乖乖的交给那个欺负弱小的小霸王,心里就是十分不甘、不服起来。

    我来到院子里小叔身边,大人们忙着自己的事情。我从背后搂着小叔的肩膀,嘴巴放在小叔耳旁,小声着把事情讲给小叔听,也央求小叔给我出个主意,帮我一下。

    那个时候还不是太明白,但凡有点事情或者麻烦都像是有依靠了一样,总想着找小叔给自己出主意想办法。这一次也是一样。

    当时我只觉得小叔那天的表情很凝重、很生气的样子,和平时闲坐的时候大相径庭,没有任何的表示和动作,只是任凭我搂着、说着,别说写字,脸上表情都几乎没换一下。

    说了半天,看见小叔无动于衷的样子,我也只好无奈的松开小叔,自己还是决定去找小茹姐。

    晚上我一个人跑到小茹姐家,当着两个人的面说学校有人欺负我,还敲诈我们,问他们能不能明天去学校帮我们摆平这件事情,给我们出气。

    胜子听完立马拍着胸脯说:“这点小事,交给我。”

    旁边的小茹姐就眼睛瞪着她,吓得胜子赶紧又说:“这事还得听你姐的。”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