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四章 求得原谅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52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也是好几天没有吃好睡好的三姑夫背着三姑到了医院,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医生问话的时候,只能张着大嘴吧‘呼呼’的急速喘着不能回答。

    还是二妹把情况说了出来。

    三姑的病按中医的说法纯粹就是情绪失调、急火攻心,几天来自内心的煎熬造成的,医生一量体温,居然高达四十一度,检查完了赶紧就输液了。

    三姑夫就让二妹回去照看生意,说这里有我尽管放心。

    三姑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下午,晚上烧退了一点,没吃没喝又迷迷糊糊睡了一晚上。

    三姑夫已经两天两夜没合眼了,这一晚上还是提心吊胆的没睡,尽管强烈的困意时时刻刻骚扰着他,他担心三姑的病情会突然变化,每隔十几分钟就摸摸三姑的头,然后就是默默双手握着三姑的右手,眼睛就目不转定的看着三姑渐渐恢复正常的脸色。

    凌晨三姑醒了,她还是带着怒气不理三姑夫,就是示意自己想上厕所,三姑夫就小心翼翼搀着三姑去了卫生间。

    三姑夫把三姑安安稳稳扶上床,刚刚站直腰,突然身子就直挺挺摔向地面,额头和地面的碰撞发出‘咚’的一声巨响,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

    三天三夜没怎么休息好的三姑夫也被折磨的精疲力尽,在帮着三姑躺好之后,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心里最后的一个念头就是:就让我这样离去吧,三丫请你原谅我。

    这下子两个人都病倒了。三姑刚刚好转一点,又倒下了三姑夫。

    医生并不知道两个人都是被爱情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检查完三姑夫的病情也只当劳累过度,也给输上液调理了。

    三姑夫连困带累在病床上输液,三姑坐在旁边看着晒得黑了很多了三姑夫,心里也升起了怜悯之情,忽然又听见三姑夫睡梦里喊着:三丫!三丫!我错了!我错了!你回来吧!快点回来吧!

    一刹那,三姑冰冷的心顿时温暖了,压抑了三年的感情之火重新燃烧起来,泪水就模糊了双眼,不由的潸然泪下,她就抱着三姑夫的手轻轻捂在自己脸上,用三姑夫的手擦拭着自己委屈的泪水。

    三姑夫醒了,一睁眼就看见三姑坐在自己身旁,自己则躺着,没顾得上多想,就有气无力说着:三丫,你好了?不烧了?

    三姑眼睛含着泪点点头,然后说:我原谅你!但是有一条,你也必须让我家人原谅你,我家人为了我的事都操碎了心。

    三姑夫激动地说:那咱现在就回家!

    三姑说:等你好了咱就回家!我也想雯雯了。

    临回来前,三姑把生意委托给琴姐,说现在反正不忙,回家看看就回来。三个人在上车之前来到三姑夫曾经打工的东北饭店,深深谢了两位好心的大哥大嫂,吃了饭就返回家乡了。

    三姑一口气把事情来龙去脉讲完,又说:“我的事让家里人费心了,我本来想是先回去看雯雯和她爷爷奶奶的,是他说先回咱家,他要认认真真给咱家人认错赔礼。”

    三姑夫这个时候,马上接过三姑的话:“爹、娘,哥,嫂,四弟还有在座的所有家里人,我今天回来就是告诉大家,我以前做错了,走了弯路,在这里我郑重承诺,今生今世我再不背叛三丫,绝不辜负她对我厚爱,还有家里人对我的宽容,如再有二心,让天雷劈死我,让我不得好死!”

    说完,站起身,深深的对着大家鞠了一躬,又说:“请大家给我这个机会,看我以后的表现,我说到做到!”说完,又很用虔诚的目光看着爷爷和奶奶这两个当家人。

    爷爷略一沉思说:“啥死不死的,别乱说话,人在做天在看,你和三丫从小就开始要好,我和你娘也看出来了,我们知道三丫的脾气秉性,了解孩子的心意,也相信孩子的眼光,可我们也万万没想到,你也会做出对不起三丫的事情。你可知道咱家的孩子虽然不是什么金枝玉叶,不是不明事理的孩子,三丫又是一个心直口快、活泼开朗的孩子,可从小心里就纯净的像湖水一样透明,也爱恨分明,你可能都不知道,你差一点就要了三丫的命啊,三丫那些日子可把我和你娘吓得不轻,最担心孩子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想想都后怕。”

    爷爷的话没有丝毫夸张,在我后来回忆这些事情的时候,想到三姑当时在家郁闷和痛苦的样子,想到可以好几天不说一句话的三姑做事丢三落四的样子,想到时常她自己一个人盯着某一点发呆,好几个小时一动不动的样子,也不由浑身一颤,如果那样下去,三姑即使不走极端,也几乎肯定是会患上抑郁症的,后果不堪设想。

    爷爷接着说:“三丫还是听了四儿的劝告,四儿给她写字让她远走天涯海角,看来还是四儿比我们看的远看的真啊,他是替他三姐担心,怕她三姐想不开啊,也是给你留了这么一个机会,算是让你们破镜重圆,你啊,还不如一个残疾的弟弟!”说完看着无地自容的三姑夫。

    三姑顿时恍然大悟,这个时候爷爷的一番话才让她真的明白了小叔的极度深远的用意,她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激动,站起来走到小叔身边蹲下搂着小叔就‘呜呜’的哭了。一边哭一边喃喃的说:“四儿,姐谢谢你!姐谢谢你了!”

    三姑夫也急忙走过来,拉着小叔的手没说话,泪水却早已滚滚而下。

    正当大家手足无措的时候,一个尖细的声音突然高亢的响了起来,先是‘哇’的一声,接着就是康康放声大哭起来,丹丹妹妹就在他身边。马上就疑问的看着康康,康康看见丹丹看他,举起手指着三姑边哭边喊:“姑姑!姑姑!”

    丹丹就明白了康康的意思,姑姑哭了,康康听见难受也跟着哭了。

    丹丹就哄着康康。三姑听见康康的哭声,也停止哭泣,转身看看康康,破涕为笑的说:“康康也知道替姑姑难过了?”

    康康看见三姑不哭了还转头对着他笑,立马就止住了哭声,不顾脸上的泪水,傻呵呵也笑了。康康一系列的变化,把默默无闻的大家逗的都微微乐了。

    三姑这个时候突然想起来什么,对着康康说:“来,让姑姑犒劳犒劳康康,也犒劳咱家所有人。”说着话又对三姑夫说:“还傻愣着干啥,去把水果和好吃的给咱爹咱娘他们拿来啊。”

    三姑夫这时候也回过味来,嘴里答应着跑到背包和水果箱子旁边。

    当时我们大山里的孩子见识较少,拿出来的几样水果我基本上都不叫不出来名字,三姑一边帮着摆弄,一边说着着几样水果的名字:菠萝蜜、芒果、番石榴,还有两个硕大的椰子。

    几个孩子就眼巴巴的看着,嘴里都不由自主的吞咽着口水。

    待三姑给我们递给我们的时候,我们就迫不及待的大口吃了起来。

    三姑亲自把弄好的水果轻轻放在小叔的手里,还不忘在小叔手背上轻轻划拉一下,告诉小叔这是水果。然后就看着小叔慢慢放进嘴里吃了起来。

    甜蜜的水果暂时占据了我们的嘴巴,只剩下咀嚼和吞咽的声音。连门口传来的脚步声都没听见。直到小茹姐的声音传来,我们才抬头。

    小茹姐经常晚饭后抱着宝贝儿子铁蛋来串门。进门一眼就看见看忙碌着的三姑,兴奋的喊着:“三姑,你可回来了。”

    再一眼又看见三姑夫在一边站着,脸上又把笑容收敛了,盯着三姑夫一言不发。

    三姑看见小茹姐进门,笑着喊她:“小茹,快来,你的鼻子比小狗都尖。”两个人从来没大没小,三姑还在心里感激小茹当初对自己的劝解。

    小茹姐没理会三姑,眼睛愤怒的看着三姑夫,她黑白分明、直来直去的脾气秉性,让她还是对三姑夫充满了敌意。

    三姑夫看见小茹姐不善的目光,一下子就想起来那一记响亮的耳光,尴尬的挤出来一点微笑喊着:“小茹,来了?快来吃水果。”说着话,左脸颊的肌肉就不由的抽搐了几下。

    小茹姐看见这样的情景,心里也明白了七八分,可她心里还是愤恨眼前这个男人的背叛和无情,脸上没好气的表情说着:“你怎么在这?还有脸回来吗?”

    三姑看见刚直不阿的小茹姐对三姑夫横眉冷对的样子,知道小茹姐对三姑夫的背判至今还念念不忘,还在替她愤愤不平,三姑夫也把小茹姐打的一耳光原封不动告诉了三姑,当时三姑嘴里就说着:“打得好!打的轻了,还不解气!”

    三姑心里早就对小茹姐爱憎分明的性格十分佩服和喜欢。

    此刻三姑就走过来打圆场,伸手去抱小茹姐怀里的铁蛋,嘴里说着:“来,铁蛋让姑姑抱抱.。”

    刚刚说完,奶奶在旁边就纠正了:“三丫,你糊涂了?铁蛋该喊你姑奶奶了。”

    其实三姑一出嘴就知道辈分错了,索性将错就错借此打破现在的僵局。

    不依不饶的小茹姐任凭三姑抱走儿子,眼睛还是盯着不知所措的三姑夫,见他不回答自己又追问:“你不说话是吗?”说着,就要往前走,似乎是要在三姑夫右脸再来一巴掌的样子。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