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八十二章 真心忏悔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739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三姑夫闻听此言,马上说:“三丫,求你们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就在前面不远的地方住,我马上就回来。”说完,含着热泪用期待的目光看着三姑。

    三姑想了一下,说:“有什么事情吗?我们住的挺远的。”

    三姑夫马上说:“五分钟!就五分钟!等我!”没等三姑再回答,一溜烟跑着去了。

    二妹等他走远了才说:“三姐,你在这等他吧,我在前面等你。”三姑看出来了二妹的心思,就点点头同意了。

    果然,不一会气喘吁吁的三姑夫就来了,他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三丫,这是我带来的所有钱,都留给你吧,我也没什么牵挂了。”

    说着递上一个存折,又说:“密码就是你生日。”

    三姑没有伸手接他的存折,淡淡地说:“我不需要,你自己留着吧。”

    三姑夫怔了一下说:“三丫,别再记恨我了,我是真心实意帮你的,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你收下吧。”说着再一次递到三姑身前。

    此刻三姑心里再一次刮起了飓风,还伴随着一阵阵的心悸,眼睛不由自主的就开始发酸。她极力克制着自己,然后慢慢接过存折,低声说:“那这个钱我给雯雯存着。”一说到女儿雯雯两个字,三姑的情绪再也控制不住,泪水‘刷’的一声就夺眶而出。

    不等泪水掉落地面,就急忙转身向前快步走去。

    三姑夫看见三姑接过存折,心里多多少少有了一丝安慰,又看见三姑坚定的转身,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白费了,他大声的冲着三姑的背影喊着:“三丫,祝你幸福!”

    三姑听见了三姑夫祝福的喊声,心里也急剧颤抖了一下,更多的泪水就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涌而出,她快步走着,任凭泪水模糊了双眼,模糊了前方的路,还是不管不顾地向前走着,走着。

    来到下一个路口,二妹正在那里等着她,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酸和难过,她上前一把搂着二妹‘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哭声引来附近路人好奇的目光。

    三姑大声哭着,根本不管任何人的奇异目光,压抑几年的痛苦,此刻得以酣畅淋漓的宣泄。

    二妹呆呆的抱着三姑,嘴里轻轻说着:“三姐,三姐,不哭了,不哭了!”泪水也慢慢盈满了她的眼眶,也‘吧嗒’‘吧嗒’掉在三姑的肩膀上。

    两个人只顾发泄心里的苦闷了,没注意三姑夫又来到她们身旁,只听三姑夫带着哭腔说:“三丫,别难受了,你还没告诉我你们住那里,过几天我走的时候去看看你们。”

    三姑停止了大声哭泣,抽泣着说:“不用了,回去照看好雯雯。”此时已经心软的三姑嘴还在强硬着,心里有一个念头:绝不能轻易饶了这个负心郎。

    说完拉着二妹就走,二妹回头看了一眼三姑夫说:“南国水果市场十二号。”两年的相处,她最明白三姑的心思,也知道三姑最放不下的还是三姑夫,她觉得她应该多这个嘴。

    三姑没埋怨二妹,流着泪拉着二妹就往回走。

    三姑夫就在路口傻乎乎的看着两个人远去的背影站了好久好久,复杂至极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第二天一早,南国水果市场还没大都没有开门营业,十二号门前就来了一个梳洗打扮得体的高个子帅哥。今天三姑夫焕然一新,理了发、刮了胡子,换了一件比较新的短袖衬衣,穿了长裤,干干净净的等着三姑她们开门。

    二妹打开卷帘门的时候,就看见微笑的三姑夫站在门口,二妹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三姑夫,先是冲他笑了笑,然后才说:“你来这么早啊?我们一般九点多才开门的。”

    三姑夫想不起来二妹是谁,听她满嘴乡音,心里想可能是朋友或者远方亲戚吧。

    就说:“我把工作辞了,东北老板知道我找到了三丫,给我开了满月工资,我准备这几天回去,先来这里帮你们几天。”

    一夜碾转反侧没怎么睡觉三姑在里面听见了两个人的说话,走出里面的卧室,冷冰冰对三姑夫说:“我们这里不要帮忙了,你抓紧时间买票回去吧。”

    三姑夫看见三姑两个眼睛明显还是肿的,心里就知道三姑昨晚一定回家还是哭了很久,心里愧疚感更加强烈,他轻声的说:“三丫,就让我帮帮你们几天吧,我什么都不要。”

    三姑依然不依不饶地说:“我不想看见你,看见你我心烦!”说完扭身进了屋。

    三姑夫早已下定决心,不管怎么样,他都要尽点自己的微薄之力,还有一个主要目的那就看看三姑是不是真的有了男朋友或者丈夫,如果是真的他帮几天忙就真的回家了,如果是假的他就准备死皮赖脸的耍无赖也要求得三姑回心转意。

    三姑夫二话不说,就开始帮着把店里的水果摆弄起来,本来已经很整齐的码放着很多品种的水果,三姑夫又仔细着摆放着,弄好了就找工具把店里的卫生打扫了一遍,连门口也扫的一尘不染,二妹就偷偷笑着在一边看着三姑夫在那里献殷勤。

    一天里除了三姑谈生意之外,他插不上手,几乎剩下的杂活都是三姑夫承包了,包括午饭和晚饭的烹饪,他不知道东西在那里就问二妹,不敢主动和三姑说话,怕三姑再刺激他。

    晚上没等三姑撵他走,他就主动把几个水果纸箱子铺在店里空地上,把旅行包当枕头,说:“晚上我就在这里给你们看门。”三姑还是理也不理他。

    二妹看不过眼,给他了一个单人凉席还有一条毛巾被。

    三天里三姑再也没和他说过一句话,各忙各的,各说各的,吃完饭一推碗就什么不管了。三姑夫就像一个打杂的、跑腿的,外加厨师和洗碗机。

    二妹背地里夸三姑夫做饭好吃,三姑就白了她一眼。

    正当三姑夫庆幸地认为三姑没有再婚和男朋友的时候,北京商人的出现顿时一盆冷水浇到他身上。

    就在三姑夫按部就班地实施着拯救自己婚姻计划的时候,北京商人来了。

    那天上午,三姑夫正在店里忙前忙后的表现着,一个衣着考究、风度翩翩的中年人,手里拿着大哥大,人还没到店里,亲切的、地道北京腔的声音就传了进来:三丫,我回来了!

    正在专心做事的三姑夫听见这一声音,顿时犹如五雷轰顶,浑身刷的一下子从头凉到脚,他敏感的察觉到:此人和三姑的关系不一般,语言的亲密程度虽然还不是夫妻之间的那种亲密无间,但也绝对是能达到恋人之间的那种甜甜腻腻的味道了。

    三姑也是急忙从屋里出来,脸上带着三姑夫熟悉至极的灿烂笑容,那是三姑夫一辈子都刻在脑海里的笑容,那是以前只留给自己的笑容,那是他们结识之后,三姑最最经典的笑容。

    此刻三姑的笑容犹如初次绽放的红玫瑰和国色天香的牡丹花一样,散发着诱人的味道,散发着不可抗拒的异香,让每一个男人为之倾倒。

    巨大的醋意立即就把三姑夫酸的浑身一颤,他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带着酸溜溜的味道看着北京商人。

    北京商人也是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他看了一眼店门口这个帅气、英俊的男人,在三姑夫身上一扫而过,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

    三姑笑的开心极了,热情的把北京商人迎进了屋里,顿时里面就传来两个人爽朗的笑声和听不清的话语声。

    三姑夫傻呆呆的在那里发愣,忘了自己该干的什么,眼睛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水果一动不动。虽然他早有思想准备,也想到了三姑会再遇见自己的心上人,这么漂亮、迷人的少妇绝对不会缺少追求者的。

    可当他真的亲眼看见三姑和另外的男人亲密的动作和语言,自己难免还是醋意大发,浑身的不自在,心里也如同刀绞般难受。

    心脏一阵阵剧烈的收缩让三姑夫不由自主的眉头紧皱着,脸上都是痛苦难堪的表情。他此刻也正在体验三姑那晚独自一个人在楼下发现他寻欢的时候,三姑所承受的一切痛苦和撕心裂肺的难受。

    三姑夫知道自己现在没资格吃醋,没资格约束三姑,他现在也只是一个局外人而已。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越想自己就越难受,耳畔听着屋里传来的每一句话语声和笑声,他就一阵阵心痛和难受。

    两个人在屋里说了好久,三姑夫就在店里站了好久,是傻呆呆的站着自己难受。

    快中午的时候,两个人笑着出来了,三姑亲密地用胳膊挽着北京商人,嘴里喊着二妹一起去吃午饭,眼睛正眼都没瞧一眼三姑夫。

    二妹早就把三姑夫的所作所为看在眼里,他傻站着,二妹却是手脚不停,忙着自己的事情,也观察着三姑夫的一举一动。

    二妹就冲三姑夫说了一声:中午你自己吃吧,别管我们了。

    说完,也不管三姑夫答应没答应,紧走几步就追上三姑他们走了。

    店里只剩下捏呆呆发傻的三姑夫,看着三姑挽着那个潇洒的男人渐渐走远的背影,一股无处发泄的怒火顿时涌上心头,他愤恨地弯腰抱起一个西瓜狠狠的摔向地面。

    ‘啪’的一声响亮的声音,西瓜被摔得四分五裂,鲜红的瓜瓤和汤汁碎了、撒了一地,也溅了三姑夫裤子一身。

    此时的西瓜犹如三姑夫心一样,碎了一地。三姑夫眼里的泪水就‘啪嗒’‘啪嗒’掉落在红色的西瓜汁里,像血一样在地上流淌着。

    三姑夫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悲愤,抱着头蹲在那里‘呜呜’的哭出声了,他奋力压抑着,尽量不发出声音来。

    哭声里都是忏悔和无奈。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