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五章 神秘人物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11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等到我们放暑假的时候,胜子的伤已经痊愈了,心灵上的创伤此时还没有完全恢复。

    豆子和国庆可能是因为自卑的原因,上个学期很少和我们在周一的早上一起去镇上上学,都是他们两个人一起走一起回。一放假,又和我们摸爬滚打在一起了,关系慢慢又回到了以前在村里上学的时候一样亲密了,后来豆子告诉孬蛋开学了以后要和我们一起上学,周末放假一起回来。

    我们几乎每天都要去山上游泳,暑假里每到中午饭后,一帮十几岁的孩子在村口集合,有车子的都骑上车子,没车子的就找人带着,上坡的时候跳下来帮忙推着,家里大人们也会吵着不让我们自己骑车去,可我们都自以为自己的车技没问题了,每个人都和家里人据理力争,才渐渐获得家长的支持。雏鸟迟早要单飞的。

    那天中午,我们十几个骑到景区门口的时候都是满头大汗,根本顾不得擦去脸上的汗,停好车就冲进了景区。

    我和孬蛋路过燕姑店里的时候,在那和小叔、燕姑、康康还玩了一小会,燕姑再三叮嘱没有大人不许去深水,还说一会去检查,发现一次回去了就告诉爷爷奶奶再也不允许我们独自去了。我们答应着就去追已经远去的伙伴们了。

    小茹姐抱着铁蛋在菜馆里,我俩也打着招呼喊:“小茹姐,让胜子哥带我们去深水游泳啊?”

    小茹姐说:“你们先去,他还有事,一会忙完了就去。”

    我们就又跑着出发了,那个时候才不管什么夏日火热的阳光了,玩就是我们的天性。

    正跑着,路边就有人喊我们:“初一、孬蛋,先别跑,过来问你们点事情。”

    我在前面,孬蛋在我略为后面一点,我们都停下了脚步回过脸来,看见的是吴老闷家二儿子两口子,正是二建喊我们。

    孬蛋就问:“咋了二建哥?”

    二建说:“来,来,到跟前说。”

    我俩就停下脚步走向二建的小店,二建店里的摊位上不仅仅有山货、水果和烟酒,还有一张折叠床上摆满了杂志、书刊、报纸,很多外面的大事小事几乎都是从他的店里的报纸和杂志上得知的,那个时候的消息山里还是很闭塞的。

    二建拿起一张报纸,看见我俩走过来了,就问我:“初一,你五叔最近回来了吗?”

    我就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心里想:你关心我五叔干嘛?你又不是追星族。

    心里这么想,嘴上说:“五叔前一段回来过了,现在又在拍电视剧了,咋了?”

    二建拿着报纸说:“这个报纸上说,你五叔和他女朋友闹翻了,他女朋友把他老底都揭穿了,她说你五叔吸毒,还说你五叔有个私生女,初一啊,这些是不是真的?”

    那个年代,娱乐圈的明星绯闻、纷纷争争、杂七杂八的消息,几乎都是通过娱乐报纸、报刊和小道消息来四处传播的,成了闲来无事、喜欢八卦的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我当时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报纸,一张五叔很大的照片还有他女朋友的照片赫然出现在头版的显眼位置,标题也是放大了很多的巨大字体,报纸就是以这样的醒目的标题吸引读者和追星族的注意力,从而引起巨大的轰动效应,引起读者的好奇从而购买他们的报纸。

    我只看了一眼,就马上回答:“胡说八道,满嘴放炮!我五叔才不会吸毒了!”

    孬蛋也说:“二建哥,你也信他们写的?这个不正规的报纸上面都是骗人的消息。”

    娱乐小报经常鱼目混珠、弄虚作假,甚至把道听途说的消息拿出来做噱头来吸引读者,弄得小道消息满天飞,甚至敢于收受对立方的钱财攻击另一方,编造假消息打击对方,一来提高自己的知名度,二来让对手是黄泥掉进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浑身是嘴都分辨不清了。

    二建也是微微乐着说:“我也是好奇,看见你们了随便问问,随便问问。”

    我不满的又看了一眼他手里的报纸说:“二建叔,那你就别卖这个报纸了,对我五叔不好,假的也被他们说成真的了。”我不懂娱乐圈里的恩恩怨怨,想到的只是维护我五叔的名誉,不允许别人污蔑和打击他。

    二建忙不迭的说:“好说好说,我这就把有关你五叔不好的消息的都收起来,下次你五叔来了让他给我签名合影好不好?”

    我就痛快的答应着:“中!”

    事实上,此事对五叔的影响远远比这个大的多,都是因为那个外表美丽,骨子里却是水性杨花、爱慕虚荣的女模特为了自己的私利不惜把爱她的五叔再一次推到悬崖边,再一次推到风口浪尖。

    游完泳回到家,我就把二建说的五叔的事情告诉看爷爷奶奶,奶奶听完了就马上去给五叔打电话了,这个号码是五叔专门留给家里的,告诉奶奶说知道这个号码的人极少,随时可以找到他。电话是助理接的,说五叔正在忙,空了就回过来。

    一直等到十点多,五叔的电话才打回来了,奶奶电话里就急切的询问五叔怎么回事,五叔说他的模特女朋友和他闹翻了,为了报复他,对一些娱乐记者把他以前的事情说出来了,这些事情都是五叔毫无保留的告诉她的,现在她不顾往日两个人的恩爱就都给抖落出来了,还叮嘱奶奶说,还不知道她会不会把家里的地址告诉娱乐记者,让家里也做好准备,万一有记者来,就什么不说就好。

    奶奶就问:你们到底怎么了?为什么她会这样无情无义把你的过去都告诉了记者?

    五叔说:她和我在一起的时候,还经常和一些富商和高官不清不楚,我发现了蛛丝马迹以后就和她深谈了几次,没有一点效果,她依然我行我素,我就要和她分手。她就提出高额的分手费,我没有答应,就这样她就威胁我说要把我所有的事情都说给娱乐记者,要我身败名裂。

    奶奶说:那你现在怎么办了?

    五叔说:娘,这件事你就不要操心了,我会处理好,我现在什么都不怕,我会维护自己的权利的,让家里人都放心。

    五叔扣了电话后,奶奶还在拿着电话呆呆的发愣。

    五叔的情况要比他说的严重的多,只是他都在全力应付着,许许多多喜欢他的观众、粉丝在知道他吸毒的消息后,开始谩骂和抵制他。他的人气到了严重的冲击和下滑,甚至有消息传出来很可能被封杀。

    果不其然,几天后就有娱乐记者不知道怎么打听到的消息就找到我们家了,一时我们家被这件事也推到了风口浪尖。

    记者们个个都是伶牙俐齿,不停的问东问西,全家人对记者的来访,都是三缄其口,问什么都是三个字:不知道。然后就是礼貌的请他们走了。一家人平静的生活也被打扰了。

    那半个月里,在打发走不知道第几拨记者后,才没有再来的了。

    五叔知道家里来了记者后,先后来了几次电话,告诉奶奶如果有人死缠烂打、赖着不走的就报警,这些记者很难对付的,还说他会在发布会上告诉记者们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一家的正常的生活。他后悔自己太坦诚了,太相信那个女模特了,自己给她说的肺腑之言,居然让她拿来做筹码、做讨价还价的条件,他说准备起诉她,一定让她付出代价。

    爷爷奶奶不懂名利场上的尔虞我诈,不知道怎么劝五叔,也根本没有任何主意可以帮助五叔,只能再三叮嘱五叔万事小心。

    离开学还有十几天,我和孬蛋的作业还没有做完,这天上午我们正在家里加班加点做作业,妹妹带着美美和飞飞在院里玩,飞飞现在还是喜欢满院子疯跑,和我小时候一样也最愿意追着院里的母鸡跑,追的院子里母鸡到处都是,奶奶说一次他就停一会,没多久就又开始了自己的游戏,失去的双臂的飞飞看来真的想飞起来。

    这个时候院子里进来一个文质彬彬的大学生模样的年轻人,带着一副近视眼镜,一进来就对着奶奶说:“大娘,你好啊!能不能给我点水喝?”

    奶奶一看来人,背着一个挺大的双肩背包,戴着遮阳帽,手里还拿着一根登山拐杖,一身运动装打扮,脚上是双高腰旅游鞋。

    奶奶就说:“你也是来景区游玩和登山的?等一下,我给你倒水。”最近有很多喜欢大自然的驴友,经常来我们这里游山玩水,奶奶也是见过的,就这么随口一问。

    来人说着:“谢谢了大娘。”就把背包卸下来放在地上,还从里面拿出来一个大号的旅行水壶。

    奶奶拎着暖壶和一个茶杯从屋里出来,到了小桌旁,倒好水后问:“小伙子,你怎么是一个人来爬山啊?”

    来人说:“谢谢大娘,我是一个在读的大学生,就喜欢登山和旅游,早就知道咱们这里风景秀丽很漂亮的,就趁暑假出来玩一玩,我也没什么钱,就是自己瞎跑,走哪里累了就在哪里休息,今天早上刚刚到的镇上,我是一路走到咱们村的,一路上把水喝完了,走到村里好几家都没人,就走到这里了给大娘讨碗水喝。我喝了这一杯水,一会我再把这个水壶装满吧。”说着就指着那个大号旅行水壶。

    奶奶就笑着说:“喝吧,我现在就给你装满。大热天的缺了水可不行,一个人出门在外不容易。”

    奶奶对来人的话丝毫没有疑心。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