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七十三章 血色印迹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4072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再次来到现场的时候,摩托车依然还在路边停着,地面的血液也大都干涸了。

    父亲和小茹姐把所见到的情况介绍完毕,警察就开始了忙碌的现场勘查,从车子到胜子倒下的地方,一路上都是一串滴落的血迹。在胜子最后倒下的地方,还有一片尚未干涸的血液,直看的小茹姐胆战心惊,心痛不已。

    现场被警察的灯光照的雪亮,她清晰的看见在胜子倒下的位置前方一点,胜子蘸着自己的鲜血写下了一个十公分见方的‘茹’字,是个血色的‘茹’字!

    小茹姐一晚上都未曾顾得上掉过一滴泪水,看见这个血字,刚强勇猛的她此时再也忍耐不住心中的悲伤,‘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哭声很大,在漆黑的夜空中传的很远很远。

    弄得旁边的警察一愣,父亲也看见了那个血写的‘茹’字,就明白了胜子在自己生命垂危的最后时刻念念不忘的还是自己的爱人,自己的老婆!

    父亲就把事情的原委告诉了在场的警察,警察听了也都感慨的点着头。

    酣畅淋漓的大哭了一会,待心情稍微好一点,小茹姐不放心丈夫就和警察打了一声招呼,开上摩托车去了医院。

    歹徒逃跑的路线因为天黑,又没有携带警犬无法追踪,就电话通知了各个主要路口检查站加强戒备和盘查,注意一高一矮两个嫌疑人。现在也只能把一高一矮作为主要特征来判断,一切信息还要等胜子醒了才能得到的更多。

    留下一辆警车守护现场,父亲就随着大队警察回来的,警察告诉父亲明天早上还得来,县局、市局都要再来勘查,也担心晚上视线不好怕有遗漏,面包车也要从医院开到局里查验。

    三个个小时后,医生从手术室出来了,没等医生开口,小茹姐就跑到医生跟前焦急的问:“医生,怎么样了?”

    手术的医生不了解情况,看了她一眼:“你是家属?什么情况被刺伤成这个样子?”

    小茹姐说:“我是他老婆,人现在怎么样了?他是被坏人劫车刺伤的。”

    医生也看见了旁边守护的警察,说:“人现在没危险了,就是失血太多,腹部刺伤了大肠,都已经缝合了,还有有一刀刺在肋骨上,肋骨都断了,差几厘米就刺中心脏了,你丈夫命真大,也幸亏送来的及时,再晚来一会怕是就很危险了。不过,人现在还在昏迷中。里面正在做最后的缝合,一会就去病房。”

    小茹姐紧张的神情才有所缓和,

    父亲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一直守在电话旁的爷爷接的,父亲没把事情讲的那么严重,只是说胜子受了一点伤,正在检查,警察也来了,歹徒跑了。爷爷奶奶才放下心来,母亲也是一直提心吊胆的等着消息,看见父亲来了电话说没什么事情了才回屋休息了。

    胜子是第二天中午才苏醒的,他缓缓睁开浮肿的双眼,就看见了小茹姐和蔼的笑脸凑了上来,轻轻的问他:“胜子,醒了?”

    胜子虚弱的说:“老婆,我没死吗?我又看见你了。”小茹姐微笑中眼睛就充满了泪水,接着就一滴滴落在胜子的枕边。

    就在一旁等着胜子醒来的警察,马上走了过来,对小茹姐示意表示要问话,一个警察就拿出记录本准备记录,屋里围满了家人,有胜子父母,我的父亲和母亲。警察就让大家在门口等一会,就留下小茹姐拉着胜子的手在里面。

    胜子忍着身上的因为麻药已经失效引起的阵阵疼痛,勉强的一点点回答着警察的询问,把事情的前前后后、断断续续讲述起来,这个时候其中一位警察的手机就响了,他按了接听键说了一声:“队长。”就开始听对方讲话。

    他听了一会说:“好的,队长,当事人已经苏醒了,那我们就在这里等你。”说完扣了电话。

    他对胜子说:“负责去山上景区调查的我们队长一会就下来,他说有东西让你辨认,我们继续谈我们的情况吧。”

    快到午饭时间了,只见一位身材魁梧的中年警察抱着一摞子画纸匆匆向着病房走来,母亲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一摞画纸一定是康康的所用的画纸。

    队长推门进了病房,对着病床上胜子说:“胜子醒了?感觉好一点了吗?”

    说着把画纸递给俩位做记录的警察,说:“你们一会一张一张给他看,看看能不能把嫌疑人的画像找出来。”

    原来队长今天一早上山后,在景区各个摊位上做现场调查,走访每一个昨晚见到过嫌疑人的群众。仔细询问有没有人看见昨天那俩个可疑的一高一矮的嫌疑人的体貌特征。

    燕姑昨天自己虽然见过嫌疑人,还同坐一辆车回家,由于天色太黑,他们又坐在后排,没有记住两个人的长相和外貌,就记得两个人的衣着打扮。

    在整理康康画的别人没有拿走的画像的时候,就觉得其中有一张和那个在她店门口跟胜子说话的矮个子有点像,就把这个情况对来调查的警察说了,队长得知这个消息后很重视,马上带着所有画像下山来让胜子辨认了。

    队长和胜子说明来意,就开始让胜子一张张辨认,当警察打开第三张的时候,胜子的表情立即变得激动起来,他马上就怒火上冲,脖子上那一道深深的青紫色勒痕也显露出来了,眼睛像要喷出火焰一样盯着那张三角眼的画像,如果这个人在现场的话,胜子会像老虎捕食一样毫不犹豫的扑上去狠狠咬住他,一口咬死他或者硬生生撕咬他的一块肉下来,胜子恨他恨到极点!仅仅就是因为矮个子刺他的时候两个人的一次对视!

    胜子此刻脑海里顿时呈现的就是这个三角眼恶狠狠扎向自己胸膛和肚子时候的无比恶毒的表情和眼神,那种根本不把他当做一个活生生的人的表情!这个表情胜子终身难忘。

    他的手微微抬起指着画像,嘴里咬牙切齿的说:“就是他!就是他拿着刀子扎的我!”

    队长不放心的又问一遍:“胜子,你看清楚了?肯定是他?”

    胜子此时苍白的脸上还微微因为激动有了红色,他坚定的一字一顿地说:“就是他!不会错!”接着又艰难的说:“这双小三角眼可是真狠毒啊,生生扎了我两刀,就是想要我的命啊。”

    队长就把三角眼的画像拿在手里,示意警察继续给胜子看。

    没过几张,胜子又说了:“大个子!是他!是他!”不敢大声说话的他,此时还是由于过于激动,开始了轻微的咳嗽。小茹姐就拉着他的手让他不要激动,慢慢说。

    胜子缓了缓激动的神情,慢慢说:“康康画的真像,和他们本人没区别,大个子眉毛上的黑痦子都画出来了,领导啊,你们就照着画像抓人吧,准保错不了,错不了!一抓一个准!两个混账王八蛋!”胜子这个时候的浑身的恨意比身上的疼痛还要强烈,暂时把疼痛忘却了。到了这个时候,胜子还没改了在监狱把警察叫做领导的习惯。

    看见害自己的两个仇人都被康康画了下来,胜子就觉得抓住这两个恶魔的时间不远了,他们作恶多端也到头了。

    队长一拍自己的大腿,兴奋的说:“这下好了,两个家伙跑不了了。胜子你就安心养伤,你的这个仇啊,领导帮你报了!”

    队长和胜子也算熟人了,后来胜子好了以后对小茹姐说:“嘿嘿,最后一次蹲七天就是队长办的我,当时他是镇上派出所所长。”

    命悬一线的胜子就这样奇迹般躲过一劫,后来每当有人问胜子这件事,胜子自己这次没有吹嘘自己多么英勇无敌,多么机智勇敢,多么临危不惧,实话实说告诉大家:“唉,那次不是小四叔写字提前预警,我才一路上千注意万小心,时刻堤防着两个混账王八蛋,不是那样我三个胜子都死翘翘了,好险!好险!”接下来才是讲述一番自己勇斗歹徒的故事。

    胜子年轻力壮,一星期后就可以下床走路了,小茹姐一手抱着铁蛋,一手搀着胜子,胜子捂着肚子慢慢在院里散步。

    小茹姐就问胜子:“那天晚上,你流了那么多的血,自己都要昏迷了还在地上写我名字干啥?我在你心里有那么重要吗?”

    胜子一改往日的嬉皮笑脸,正儿八经的说:“茹,你知道我没啥学问,可我就认死理,你是我老婆,我爱你,当时真的谁都没想,心里全都是你,我就记得我想写你的名字,写没写完我自己都不知道,就觉得自己写着写着就睡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脑子里最后一点点的念头就是想着再也看不见你了。”

    说着胜子眼睛就含着泪花了,胜子就抬起头看着天空不让泪水掉下来,嘴里说着:“我当时就觉得我要死了,再也看不见我老婆了,再也看不见我儿子了,再也看不见了!”泪水顺着下巴就落在地上了。

    小茹姐就微微笑着,心里像吃了蜜一样甜滋滋的,她轻轻推了一下胜子,说:“好了,好多人在了,知道你心里有我有儿子。”又踮起脚尖在胜子耳边轻轻说了一声:“我也爱你!大坏蛋!”

    胜子抬着的脑袋的眼睛里泪水更多了。

    小茹姐又从口袋拿出一张照片递给胜子:“看看,这是什么?”

    小茹姐怀里的铁蛋也伸着胖乎乎的小手也要去抓,胜子低下头接过照片,一看照片正是自己那天晚上在地上写的血字:茹。一个字占满了整张照片。

    小茹姐说:“我特意央求拍照的警察同志帮我拍的,多洗了一张,底版人家要存档不给,这可是咱们唯一的一张。”

    胜子看着照片,思绪仿佛又回到那惊心动魄的那一晚,他说:“茹,那咱就把它一直保存着,谁最后死的谁就最后把它带进棺材,这是咱俩的信物,凭着它到了阴曹地府咱俩还做两口子。”

    小茹姐看着胜子严肃的表情,知道胜子是极端认真的,没有平时吊儿郎当的样子,她也认真的点头说:“好!这个就依你!”

    小茹姐又笑着说:“这次差一点出大事,幸亏小叔叔提醒,不然后果不敢想象。平时就让你跟我学一点功夫防身,你就是不听,都知道你老婆厉害,自己反而吃了这么大一个亏,你不嫌丢人,我还没脸了呢,以后啊不许再睡懒觉,起来和我一起练功。”

    胜子就又恢复了往日的嬉皮笑脸:“嘿嘿,我就不起来,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怕,今后我就天天跟着你,噢,我每天晚上还种自家的自留地,早上再起大早,我还不累死啊。哎哟哟……”话没说完自己先叫了起来。

    胜子的胳膊就被小茹姐狠狠捏了一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