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八章 康康画像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726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大年初一,天还没亮,外面的几乎一夜没停的爆竹声中,我们就早早就吃了饺子,按照我们这里的规矩,都要给爷爷奶奶拜年了,爷爷奶奶坐在炕边,第一排就站着父母和小叔、燕姑,后面就是我们五个孩子。

    先是四个大人给爷爷奶奶磕头,小叔在燕姑的手指指挥下也是规规矩矩磕头,三个人嘴里还说着吉祥话,祝爹娘身体健康、新年好之类的。爷爷奶奶就笑的合不拢嘴。

    轮到我们了,燕姑就扶着飞飞磕头,康康就傻乎乎跟着妹妹学,我们就说的祝福话不那么整齐了,我和妹妹、美美还有飞飞就各说各的:“爷爷奶奶过年好。”反正声音不是整齐划一。

    康康就跪在那里嘴里就一个劲喊:“爷爷!奶奶!。”

    爷爷就笑着就过来抱起来康康,说:“我的乖孙子。”奶奶就从兜里拿出来崭新的五元大钞给我们每人一张,奶奶给飞飞的时候就塞进他新衣服的口袋里。五元对于当时的我们,就是大钞。

    康康拿着钱就乐,拿了一会就喊:“姐姐.!”说着就把钱递给丹丹,惹得大家都笑了。丹丹就把钱塞进他口袋说:“留着以后买好吃的。”

    刚刚磕完头,孬蛋就第一个冲进我们家,嘴里喊着:“大爷大娘过年好!”说完也是一个头就磕在地上。

    爷爷笑着说:“我家最小的儿子来了,赶紧的,老太婆给孩子压岁钱。”

    孬蛋没等拿钱,又给父母和小叔、燕姑拜年。正在这个时候,小茹姐一家三口也来了。

    那天,燕姑他们都没有上山。

    第二天也是我们家聚会的一天,除了三姑不在,二姑夫一家都来了,小茹姐也把这里当做娘家回来了。

    中午吃饭的时候,奶奶突然就伤感起来了,说:“三丫昨天来电话,说她那都好,可我还是觉得三丫一个人在外面受苦,啥时候也能回来团圆团圆。”

    奶奶的话刚刚说完,电话就响了。美美离得最近,听见电话响了就马上跑过去接了起来,嘴里还‘喂’着打招呼。

    没听对方讲几句就喊着:“姑姑,姑姑。奶奶想你了。”虽然没见过这个姑姑,电话里已经不止一次通话了,彼此不陌生了。

    奶奶听见是三姑的,就想过来接,二姑说:“娘,我接。我们好久没通话了。”

    姊妹俩就聊了一会,看来三姑就是专门给二姑打的电话。

    二姑接完电话,对奶奶说:“三丫,确实挺好的,你别太担心,越是节日她们就越忙。她说了,今年抽空一定回来。”

    奶奶说:“年前我去看雯雯了,孩子在她爷爷家挺好的,雯雯现在也很忙,除了上学还上舞蹈课、钢琴课,小孩子压力不小啊。长得越来越像三丫了,本来说让孩子来家住几天的,可她爷爷奶奶把孩子寒假都安排的满满的。”

    二姑就乐着说:“现在家家都注重孩子的教育,都想孩子有出息,在教育上不惜血本了。”

    爷爷说:“望子成龙都是大人的心愿,多学点没坏处,只是累了孩子。”

    张太爷爷是十五前回来的,张编剧和儿子一起把老爷子送回来了。

    老爷子精神焕发,被儿子打扮的像是一个退休干部,到家就说北京是真好,就是不习惯,到哪里都不认识,自己不敢出去,出去了怕回不来.,不如在村里自由自在。

    老爷子不仅爱说爱笑了,回到家就滔滔不绝,红光满面的样子,顿时显得年轻了不少,哪里还像八十多岁的老人。亲儿子也一定是尽心竭力的照顾他,张编剧说:“我爹年前就要回来,是我一直劝他过了年回来住的,这不才过了年,就回来了。”

    张编剧说着又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方形玉石印章,对爷爷说:“我看康康画得不错,没带啥好东西,就想给孩子做点事情,以后让孩子画完了就盖上这个,早晚用的上,我就请人家刻章师傅刻了两个字:康康。我觉得这样挺好。”

    说着拿出印泥和一张纸,一个两厘米见方的红色印章就印在纸上,‘康康’两个仿宋字体雕刻的及其精致,包括那块细润白腻的玉石,看来张编剧是下了功夫的。虽说他没说价值,爷爷对这个也是一窍不通,就知道问张编剧也是不会有答案的,索性不去问他了。

    康康就欢喜的不得了,张编剧给他的时候,还简单教他怎么用,他拿起来就往自己以往的画作上盖,印章就是胡乱盖,有的甚至直接盖在画作的脸上。

    张编剧就笑着帮他纠正,几次之后康康就知道了正确位置,打那以后,每画好一张,康康就认认真真的盖上自己的大红印章。然后才斜着眼睛看自己的大作,嘴里还不时‘嘿嘿’着。

    春暖花开,大山又被绿色覆盖占领了,肃杀的冬天过去了,满山生机盎然的小草树木都被春风吹的蠢蠢欲动,争先恐后的发芽生长起来。

    人们都已经脱掉厚重的棉衣,也变得精神抖擞起来,浑身也爆发出青春的活力。

    胜子自从买了这辆二手车就更勤快了,每天除了接送几个人上山,还在停车的时候在车的前挡风玻璃钱竖着一个牌子:出租。后面写着菜馆地址。偶尔也能接到几单跑县城或者长途车站的零活。用胜子的话讲:“嘿嘿,油钱有人给了。”

    小茹姐看着丈夫每天乐呵呵的样子,自己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自从有了这辆面包车,小叔就带着康康每天上山到店里了。康康每天的任务就是画画和陪着小叔,自己也从来不敢乱跑。飞飞和美美就在家由爷爷奶奶照顾。

    康康现在开始画游客了,只要经过店门前的,康康看准了,也就看他或她几秒钟,就会很快把他或她画在自己的画纸上。

    一天心情好的时候可以画几十张,不愿意画画了一天就画那么几张,随着陌生人不断被画在纸上,很多画像就堆积在店里,燕姑干脆在店门前拉起来一条绳子,用夹子把每一张不认识的画像挂在门口。

    起初人们以为是燕姑准备出售这些画像,南来北往的游客有的看见了自己的画像就询问燕姑多少钱可以买回来自己的画像,燕姑就说:“你看见画的是自己的就拿走,不要分文。”

    后来又直接写了几个字挂在那里:画像自取,非出售。

    就这样,有的游客在拿到自己画像的时候一般都是说着谢谢和感激的话,有的游客就会走进店里选择自己中意的商品,最不济也是要买一瓶饮料或者香烟,以这样的方式来回报康康的免费画像,店里的生意却是水涨船高。

    燕姑就搂着康康的小脑袋说:“谁说俺儿子傻,俺儿子这么一点就知道帮娘做生意了。”脸上洋溢着甜美的微笑。

    康康似乎就听懂了一样,自己就更加卖力的画起来,直到第三条绳子挂起来的时候,一天可以画到三四十张了,燕姑的小店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康康坐在画架前全神贯注的画着某一个路过的游客,后面坐着小叔,旁边就是悬挂着康康的几十幅作品。

    游客们返回的时候,都要在这里逗留几分钟,看看有没有自己的画像,有的看见没有自己的就专门跑到康康面前,央求着康康:“小朋友,给阿姨画一张好不好?”

    康康基本有求必应,看几眼游客就不再看,不管男的、女的年龄大小,都是叔叔和姑姑,小朋友来说的说要画像的,嘴里就喊着哥哥或姐姐,手上的画笔就快速运动起来,人物的脸庞就开始在纸上迅速成形,画个头像最多几分钟,而且还是惟妙惟肖。

    游客就在旁边看着自己的音容笑貌跃然纸上,嘴里就是一个劲的称赞。临走也不忘在店里消费一点,或者就是等画像的时候再店里转转,基本没有空手的。

    燕姑的小店营业额直线攀升,比旁边做同样生意的至少高出四五成。

    这个奇妙的景象就把旁边店铺的人们羡慕的只能咂舌,无可奈何的摇头,这生意做的咱们怎么比都比不了了,都说燕姑捡了一个‘聚宝盆’儿子。燕姑听出来了人们的画外音,里面有赞许,有嫉妒,也有羡慕,燕姑听完就是微微一乐,并不理会闲言碎语。

    午饭燕姑不再自己做了,每天都是小茹姐或者胜子送来,要是不忙就都去他们的菜馆吃,胜子有时候就亲自下厨,他的做菜水平也确实有了极大提高。

    这天中午,燕姑带着小叔,三妹领着康康又来吃饭了,胜子大老远就喊着:“四叔!燕儿!快来,今天咱们吃拽面条,让你们尝尝我自己独创的卤子,都准备好了,吃完给点建议。”

    燕姑就说:“不好吃了你自己都吃了,拿我们当你的试验品啊。”

    胜子就说:“不是和你吹,吃完了你们只要有一个说不好吃的,我以后天天给你们做大餐。”说完,极其自信的微笑着。

    等燕姑他们坐好了,胜子就进了后厨,不一会端着大一碗面条出来了,说:“这碗是四叔的,我都凉了一会了,你们的面马上下锅煮。”胜子也早已习惯了小叔的吃饭方式。

    燕姑就把小叔的专用勺子从小叔口袋里拿出来,三妹就接过来去洗了。

    小叔拿过洗好的勺子,燕姑用手轻轻一推他的胳膊肘,小叔左手就摸索着摸到了大碗,自己端起来,就用勺子去碗里挖了一勺已经被胜子切的很短的面条放进嘴里。

    胜子和燕姑就在旁边看着小叔吃,胜子的目光是急切的,也是期待的。

    只见小叔第一口送进嘴里咀嚼了几下,突然就停住了,嘴也半张着,大家就都是一愣,胜子一下子就傻愣愣的呆住了。心里想:坏了,面条做砸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