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五章 山路塌方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19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母亲当天晚上就把我叫到屋里,郑重其事的和我谈了这个问题,母亲意识到我现在依然很贪玩,再不抓紧我的学习就怕把我的学业荒废了,父亲则一言不发在旁边威严的看着我,看的久了,我的心里就发毛了,就怕父亲一会也是一顿严厉的批评,急忙向母亲保证着今后一定努力学习,一定考上大学,为家里争光,为祖国争光。反正什么好听我就说什么,直到看见学识不多的父亲眼里有了温和的目光,才转身回了爷爷屋里。说心里话,我还是有点怕父亲的,至少当年是。

    从那个时候起,我们渐渐就开始在学习上用功起来,老师和家长的督促让我们慢慢成熟起来。

    从星期一开始,天上就像扣着一个锅一样,黑压压的乌云就一直不走,断断续续下了四五天的雨,周五下午的时候就转晴了,我和孬蛋又是进行了一场自行车拉力赛回的家。

    第二天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好天气,午饭后,孬蛋就跑来和我一起完成作业,直到下午的四点多钟,等我们写完了,我俩到了院子里,和四个在院子里玩耍的小不点逗,现在他们都能清晰的喊着哥哥了。

    正当我们玩的开心的时候,坐在椅子的小叔,突然就站起身来,拄着拐杖背起椅子就要往外走,看样子是想去村口坐着了。我一看急忙上前去搀着小叔,准备一起去,奶奶就喊住我说:“初一,等一下。”

    又对妹妹说:“丹丹,带着弟弟妹妹去屋里玩,等着奶奶给你们蒸鸡蛋。”

    妹妹听完奶奶话,对着手下兵就下令了,三个参差不齐的小兵高高兴兴的就往屋里去了。

    等他们进去了,奶奶才说:“你们去吧,我怕他们都要撵着去,到哪照顾不过来,行了你们去吧,我给他们蒸鸡蛋。”我就又拉了一下小叔的手,然后又拉了一下椅子,小叔就知道把椅子放下,空手和我向前走去,孬蛋就在后面背上椅子跟着。

    来到村口,今天聚集了不少人,有十几个人在那里扯闲篇,看见我们来了就纷纷打着招呼,还有我的小伙伴们也跑了过来。等我和孬蛋安排好小叔,拍拍他的手背就跑着离开了。

    一个小时后,妹妹带着康康也来了,康康老远就喊着:“爹爹、哥哥。”尖细的嗓门一听就是他。

    村里人就笑康康,有人就逗康康:“你爹爹在这儿,那你娘在哪儿了”

    康康完全不懂是人们在逗他玩,他就喊着“娘娘”,手就往后山方向指着,告诉人们娘娘在景区那。人们看着康康憨厚的样子就乐了。

    那人又说:“康康画个我吧。”康康就转头四下找自己的画板嘴里说:“画画.”丹丹说:“姐姐拿不了,回去画。”康康就对那个人摇头,他说不出来画不了,就摇头。

    丹丹一直带着康康走到小叔身边,一拉小叔的手摸着康康,小叔一弯腰就把康康抱住了。

    我们现在不能在大路上玩了,偶尔会有旅游车从这里经过,怕出危险,只能跑到旁边的一块空地上去折腾了。

    我们正玩的热火朝天的时候,就听见妹妹的大声喊:“哥,快来,小叔要回家了。”我扭头一看,妹妹正双手张成喇叭形状冲我喊了。我只好喊了一声:“听见了。”就往树下走去。

    孬蛋也急忙丢下伙伴追了过来。小叔此时已把康康放了下来,站起身准备要走了。我紧跑几步来到跟前,上去就拉住了小叔的手,妹妹就拉着康康在旁边跟着走。

    谁知就当我们穿过柏油马路中间的时候。小叔突然就站住了,然后把拐杖递给我,又轻轻推开我的手,我纳闷的看着小叔,嘴里还问了一句:“小叔咋了不走了?”

    小叔没有理会我,又把我轻轻往外推推,我身子就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小叔奇怪的样子。

    小叔这个时候就做起了太极拳的起势,他岔开双腿与肩同宽,站稳之后,调整着呼吸,随之就是缓慢的向上抬起双臂,身体微微开始下蹲。我经常看他们练,所以就知道这个就是太极拳的起势,心里就明白了原来小叔是想打一会拳啊。

    我就马上示意妹妹和康康靠后一点,给小叔腾开地方,我自己有又退几步。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现在我们所处的位置正好在马路的正中央,我本来又想上前制止小叔的,又看看前后没什么车辆,也就没有上前。

    这个时候,很多没见过小叔练拳的也都围拢过来,只见小叔动作轻缓舒展,双手一会握成拳头,一会又化成掌,一会又是勾形,双腿一会马步,一会前弓步,一会又是后弓步,身体随着拳法不断变换着,招式不紧不慢,长期的练习,小叔的此套拳法在一般人看来很是不错。

    人们还有轻声喊着好的,大部分都是边看边啧啧称奇,说:“这小四咋还会打拳了?打的还有模有样的,比我都强,我屁都不会。”正说着话的时候,从景区方向驶来两辆旅游中巴,很快就开到这里,在离人群不远的地方减速,第一辆车还按了两声喇叭。

    人们才看见后面有车来了,就有人冲客车喊:“等一会吧,看完小四打拳你们在过去吧。”因为是在自家地面上,所以村里人也是有恃无恐。

    客车司机明显是听见了喊声,也不再按喇叭,车子就停在离人们几米远的地方。

    小叔此时拳法才打了一半,小叔依然不慌不忙的一招一式的进行着,看的人们嫌不热闹,还有人带头鼓起掌来,嘴里喊着好。很多人就跟着一起喊了起来。

    太极拳本身就是缓慢的拳法,小叔好像是感觉到人们的鼓舞一样,拳法越来越娴熟,其中一个起跳动作也是干脆利落,落地平稳,紧接着就是几个缓慢的收势。

    待小叔缓缓站住了,大气不喘,呼吸平和,无神的目光注视着前方的时候,人群又是几声高喊。

    我这才上前拉着小叔的手,把拐杖递给他,搀着他往家走去,后面就是孬蛋和妹妹。

    我走到路边,回头看了一眼中巴车,我看见车上的司机嘴里嘟哝着,就看见嘴动听不见说什么。

    等人群慢慢散开了,车子才慢慢启动向山外驶去。

    到家的时候,母亲的晚饭还没有做好。

    那天晚上,燕姑回来的很晚,我们大家都吃完了,看电视的时候也没回来。

    等燕姑到家的时候,就跑到灶间端着留给她的饭菜吃了起来。

    吃完了到了爷爷屋里,才说为啥回来晚了:“我们正准备收摊的时候,一下子来了好多游客,都是来买吃的的,几乎所有的方便面、面包都卖完了,后来凡是能吃的也都买了,核桃、柿饼子都买了不少。我就问他们怎么了,他们说前面路塌方了,今晚出不了山了,赶紧买点吃的,不然明天也买不到了。还有一个人说,好悬啊,就差那么几分钟就被石头砸到山下了。我和三妹头一次这么忙,店里几乎被搬空了,几百人被留在山上了,估计宾馆也都住的满满的了。小茹今天没上去,我又过去帮着胜子忙了一会,胜子店里连明天的菜都没有了,没东西卖了才关的门。”

    我一听就高兴了,心想:哈哈,后天可以不上学了。

    我懂事以后就记得就有过一次塌方,那时候景区还没有建设,塌方之后十几天才把路修好,所以我就有了这个念头。

    爷爷听了就一皱眉,说:“这塌方跟前几天一直下雨有关系,把山上的石头弄松动了,没砸着人还好,可好几百人困在山上了这几天吃喝就成问题了,你今天就把东西卖光了,估计别的店里也剩不下啥了,”爷爷就在那里想着这个问题。

    奶奶说:“要是塌方厉害的话,十几天进不来东西,可还真是个大事哩。”

    燕姑说:“店里连零食都没了,三妹的也是卖的光光的,凉皮有的都没切,整张的就要了,给点调料就行。我都以为人们饿晕了,原来是怕这几天没东西进来啊,以前在家没这个感觉,不愁吃的,可他们是来玩的,肯定怕饿肚子。”

    爷爷又想了一会,对奶奶说:“你们在家吧,我去找村长。”一会我就听见爷爷在院子里喊父亲的声音。

    等爷爷走了,我就问奶奶:“那我后天是不是不用上学了?”

    奶奶说:“想的美,该上学还得去,不能耽误了将来考大学。”

    我说:“那我没办法骑车过去啊。”

    奶奶说:“没了公路就不能出山了?明天让你爹送你走,走山上小路,慢一点三、四个个钟头也到了。”

    听了奶奶话,我一头就倒在炕上。完了,还得爬山走着去上学。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