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四章 中学校园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688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小茹姐怀孕以后胜子就准备让她在家,不想让她跑来跑去的,说好不容易有了儿子,别累着了。小茹姐就说:“还没生,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想儿子想疯了吧。”

    胜子就不服气的说:“我说是儿子那就是儿子,我自己的儿子我还能不知道。”说完,没等小茹姐靠近,早早躲一边去了。

    小茹姐一如既往,一点不像一个即将做母亲的,每天还是起早贪黑忙着两个家里的事情。

    时间真快。转眼飞飞来到我们家几个月了,小家伙别看没有双臂,在摇摇晃晃学会走路之后,整天也不闲着,虽然走的不快,有时候看着晃晃悠悠的像是快要摔到的样子,整个家都拴不住他,越是不能跑的越想跑,没有翅膀越想飞。

    奶奶倒成了他的追随者,天天跟着屁股后面怕他摔了,有时候还把奶奶累得一身汗,爷爷就说:“你就不能别让他乱跑?看把你累的。”

    奶奶说:“我累点没啥,就是别摔着孩子。他就一会都不闲着,抱一会就闹着要下地跑。”

    爷爷就开始琢磨琢磨教飞飞生活上自理了,无意中听人说无臂残疾人可以用完好的双脚来替代双手,这样也可以基本实现生活上的自理。爷爷就上了心,准备开始尝试着教飞飞用双脚先练习吃饭。

    还是爷爷心急了一点,飞飞太小,刚刚一岁多一点,走路才稳当没多久,现在就想让他练习用脚拿筷子、勺子,没有双臂,他自己能在小板凳上坐稳还得练习。

    奶奶说:“孩子还是小,刚刚学会站稳,等二三岁了再说吧。”

    爷爷没放弃,就自己坐在椅子上,脱了鞋说:“我先自己练一练,看看难不难。”就用脚指头练习使用筷子,想用筷子夹起来已经准备好放在地上的小石子,这一试不要紧,毕竟是用手用习惯了,用脚一练,才觉得脚指头的灵活性比手指差远了。

    爷爷就在那里费力的练了几次,感觉浑身的力气都使用不出来,一会头上还冒出汗来。

    飞飞这个时候看见了,颠颠跑过来喊:“爷爷,要。”刚刚说话不久,会说的不多,他的意思爷爷明白,也要这么玩、这么试试的意思。爷爷就把小板凳放在脚前,让飞飞坐好,把一双筷子夹到飞飞脚趾上,筷子太大了太长了。

    爷爷马上就去把筷子削成短一点、细一点的小筷子,试了两次,感觉大小合适飞飞了,才让他开始练。

    飞飞一下子就上了瘾,也许天生没有手臂,脚指头毕竟灵活吧,最初也是连筷子都夹不住。飞飞现在每天跑的少了,练习脚上功夫的时间多了。没出一个月,他已经可以熟练的夹着筷子做比较灵活的运动了,虽然夹东西还不可以,但是筷子在他脚下,分分合合,夹起来一下小石子已经不是问题,只是夹起来的时间不长石子就掉了。

    爷爷奶奶鼓励着,飞飞自己也高兴,就更加勤奋的练了。

    康康傻乎乎看见弟弟这样,自己也脱了鞋,光着脚跑来,喊:“爷爷,爷爷。”手指着飞飞又说:“弟弟、弟弟!”还抬起光着的脚丫子。

    爷爷就明白了康康的意思,说:“康康有手,不用这样。”康康就不乐意,就一屁股坐地上,用脚指头去拨弄石子。

    妹妹在一旁写作业,看见了康康的所作所为,回过头冲康康喊:“康康,站起来,再不站起来姐姐不和你玩了。”康康就像听见圣旨一样,立马站起来,有点委屈的斜眼看妹妹。

    妹妹头也不抬了,继续写,嘴里说:“快去穿好鞋,一会姐姐写完了和你玩。”康康嘿嘿的笑了,又屁颠的跑回去穿鞋。康康可以谁的话都不听,唯独对妹妹的话言听计从,也从来不打折扣。

    后来,我们家吃饭的时候,就是这样一副情景:一家人围着饭桌吃饭,旁边三张椅子,小叔自己的专座吃自制的汉堡、、康康自己的专座一边吃一边自己乐呵,还有就是飞飞的小板凳前面摆着自己喊着要吃的菜和食物,他用脚夹起来,自己低头去吃筷子送上来的菜或食物。家里的这一幕外人看见了都会惊奇一番。

    暑假到了,马上就要去镇里上学了,我就叫嚷着让父亲给我买自行车,孬蛋也回家闹着也要自行车。父亲起初有点不愿意,怕我们小,骑车路上不安全,父亲说:“我觉得你俩还是住校,到镇上也不近,小孩子骑车咋的也得四十分钟,现在公路上车来车往的,实在不安全。等你们每星期放假了我就去接你们”

    我就央求母亲,母亲说:“那你就先学会了再去找你爸。”

    于是我和孬蛋就开始了每天的练车运动,每次我们都是找小茹姐,胜子怕小茹姐有什么闪失,又就主动担任了我俩的自行车教练。

    我们当时个子还比较小,家里都是加重大型自行车,胜子教练就教我们‘掏空’骑车法,就是右腿不迈过横梁,从横梁下面伸过去腿,脚踩右脚镫子,在我们小时候就叫这骑车法为‘掏空’。

    等完全掌握了骑车的平衡后,教练就又教我们迈过横梁骑上车座,骑上车座就够不着脚蹬子,两个脚还要倒替的蹬,或者干脆骑在横梁上。

    没有一个星期,我俩就可以骑着自行车在村里大摇大摆前进了。

    还没等我俩再一次张口向家里人要自行车,小茹姐和胜子就在那天下午每人骑着一辆崭新的二六‘永久’牌自行车回来了,小茹姐说:“两个弟弟上中学了,实在不知道送什么礼物,姐就送你们自行车吧,上学回家都方便。”

    胜子说:“我俩骑回来一路,都是柏油马路,路也宽好走,回来时候骑了五十多分钟。”

    父亲说:“那也得住校,平时还好,刮风下雨下雪什么的,路上就不好走了,一个星期回来一趟就可以了。”

    奶奶说:“就是不知道学校吃的咋样,孩子平时想回来了就回来,还是回家吃的对口吃的舒服。”有了奶奶这句话,我和孬蛋只要是不想在学校吃了,两个人一对眼,头一甩,骑上自行车就回家了。

    有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座驾’,我俩就可以跑的更远了。想去游泳了,骑上车就出发。当燕姑在食杂店看见我俩骑车上来的时候,把我俩吵了一顿,说下坡多危险,你们才刚刚学会骑车,技术不咋样跑的还不近。

    等我们在水里泡够了,自行车已经被胜子和小茹姐骑回家了,我们只能坐着摩托车回家。

    小茹姐在她显怀以后就没有再去练功,怕剧烈运动伤害到肚子里的孩子,每天的太极拳还是要回家练一阵的。奶奶看见了说:“小茹,太极拳也别练了,弯腰、下蹲对孩子都不好,你现在不比以前,是两个人了,还是要多注意休息。”

    小茹姐一边活动预热,一边回答奶奶:“放心奶奶,我没那么娇气,我有分寸。”

    开学第一天,送我俩去学校的还是父母和小茹姐,孬蛋爹要来被小茹姐劝住了,说我还不行啊,又不是上大学。

    我和孬蛋被分在一个宿舍,我和孬蛋始终不离不弃。八个半大的孩子挤在几十平米的屋里,反正那个时候的学校条件都这样,没人嫌弃什么,毕竟不是自己的家。

    安顿好我们,就一起去外面吃饭了,母亲是一路嘱咐一路讲各种注意事项。

    第一次离开家放‘单飞’,还又马上认识许多新同学了,对新生活的期盼和渴望的我俩,心早已不在母亲的话语里,表面上答应着,心里却盘算着别的事情。

    开学没几天,我就觉得住校没意思,不光管的严,还不自由,除了教室、饭堂、宿舍,最多在操场上活动活动,在家的无拘无束的玩耍都没有了。新鲜劲一过,我们就开始想念在家上学的美好时光了。

    想回家还得请假,理由不对还不批,我们俩就像进了笼子里的小鸟,翅膀都扑腾不开了。我俩唉声叹气都说:当初选择走读就好了,现在后悔晚了。

    第一个星期放假,我俩一路比赛着骑车飞奔到家的,进了门都是满头大汗,奶奶看见就说:“你俩不是骑车回来的?跑着回来的?有车怎么不骑着?”一连串的问话,把我俩都逗乐了。

    奶奶就笑着骂着:“两个小淘气包!”

    妹妹看见我们回来了,就拉着康康问我们新学校好不好?老师好不好?我俩异口同声的说:不好。

    妹妹就问:“老师也不好吗?”

    我说:“刚上一个星期,老师好不好不知道,反正学校不好,管的太严。”

    母亲正好进门听见了,就说:“管的严就对了,你们都上初中了,哪还能像在村里上学一样松松垮垮的?以后纪要对你们严厉一点了,不然你们都连大学上不了。本来知道你们今天回来,想早一点回来给你们做点好吃的,听你们这样说,今天不做了。”还假装生气的瞪着我俩。

    我急忙撒娇的跑上去搂着母亲的腰说:“妈,我错了,学校好着哪,好几天没吃好吃的了,馋死我了,你看哈喇子都老长了。”说完故意伸着舌头流口水。一旁孬蛋就龇牙咧嘴的看着我表演。

    母亲就笑,不理我。奶奶接话说:“你妈不做我做,反正东西都买回来了。”

    母亲就笑着对奶奶说:“妈,你就知道惯着他们。”说完,轻轻推开我,准备去做饭。

    奶奶说:“我的孙子我不惯着谁惯着?再说了,孩子就是想吃好吃的,不是啥过分要求。我知道你是真心疼,假生气,哪个当娘的都一样噢。”尾音拉的老长。

    说完和母亲一起进了灶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