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六十三章 苦难往昔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413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张编剧这个时候才想起来光顾的听爹说了,自己还没把自己的事情说给爹听了,他就把自己是怎么脱险的经历讲了一遍:那天我拉着娘的衣襟跟着跑,我什么都没有带,就被背着爹的唢呐,人挤来挤去的,我就把我娘的衣襟松了,我就在我娘后面跑,看着我娘的背影跑,我个子小跑的慢,也曾经又拉着了娘的衣襟,没拉一会又被挤开,听着炮弹落在附近的爆炸声,我心里怕极了,正害怕的时候,就觉得有人在后面使劲把我推到在地,眼前一黑然后我就什么不知道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天快黑了,我挣扎着从土堆里爬出来,看到身边全是死人,全是血,吓得我就一直喊爹,一直喊娘,大声的哭着,也不敢乱跑,就在我正哭喊的时候,有几个八路军战士跑到我身边,问了我什么情况,看看周围没有一个活着的人以后,就让我跟着他们走,我说我想找我爹我娘,其中一个大姐姐说先和她们走,等有机会了就把我送回家,我就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走了,到了休息地方,大姐姐帮我检查才发现我后背被炮弹皮划开一道口子,还好不深,也就刚刚划破了肉皮,不是个子小就只怕也被炸死了。唉,那个时候年纪小,就忘了再找一下唢呐,如果我当时带走唢呐,说不定爹你就认为我还活着。

    我就一直这么跟着部队到处走,又两次还真的经过咱家张各庄了,看见的是日本和汉奸在那里驻守,我还找当时的游击队长说去找找我姥姥、姥爷,不行把我送到他们那里,谁知队长一听地址,就说不用找了,那个村现在没人了,我才知道姥爷一家也都被鬼子杀害了。

    部队也想把我留在老乡家,可我死活不愿意,就是要跟着大哥哥大姐姐们,后来我们苏队长就给我起了一个学名叫张胜利,意思就是我们一定能胜利,一定能打败小鬼子。就这样我成了队里最小的队员,也是最受照顾的队员,从此我的小名小锁子再也没人喊了,哥哥姐姐都是胜利胜利的喊,我自己渐渐的也淡忘了自己曾经的小名。

    以后我就随着大军转战南北,哥哥姐姐就教我识字、写字,排练话剧、短剧,还有写顺口溜、快板书,我就是这么在部队的大火炉里成长起来了,后来我的哥哥姐姐们有很多在战场上牺牲和负伤的,到现在也只有那么仅存的几个了。

    解放后,我也回来好几次,四处打听家里人下落,我听别的村里人告诉我,说咱村人都被打死在大土沟里了,没人跑出来,我回咱村也问了新来的老乡,还是一无所获。就是这次来,我回村见了咱村以前出去的张柱子哥和羊胡子叔,他们也是后来才回来的,柱子哥是参军了,羊胡子叔也是在外面躲了三十年才带着一大家子回迁回来,羊胡子叔还记得我的小名,柱子哥都忘记了。

    张编剧一口气讲完自己五十年前的那场生死离别,还有自己这五十年里是怎么过来的,张太爷爷就在那聚精会神的听着,眼睛一刻也不舍得的离开儿子那张已经不再年轻的脸。

    爷爷听完以后,说:“怪不得我第一次看见老哥哥的时候,就觉得十分眼熟,你的走路姿势和说话时候的神态和叔真的很像。”

    张太爷爷终于露出一点点笑容说:“小锁子一进门,我也是觉得他怎么和我年轻时候的这么像,就是觉得和我很亲近,我也一直在注意,当时还在想,要是小锁子还活着的话,至少也是六十开外了,看这个人顶多五十岁,年龄对不上,谁成想还真的是我家小锁子。”

    张编剧说:“爹,要不是小四在北京写了我的小名,我咋也找不到这里啊,咱爷俩这一辈子没准就错过了见面的机会,真的是天下奇闻,小四真是异人、高人啊.”等大家再找小叔时候,才发现人影皆无。

    奶奶和母亲这个时候端着两碗面条就进来了,张罗着大家赶紧吃点饭,刚才这么一激动,怕是早就饿了。

    吃完了,张太爷爷说:“走,小锁子,告诉你娘去,让她也知道你回来了。”于是,爷爷奶奶也跟着去了张太奶奶的坟地。爷俩在那里又是一阵伤心、喜悦的泪水,最后张太爷爷让张编剧把他的那只鞋子埋在了母亲墓碑旁。

    晚上张太爷爷也喝了不少酒,但是没有丝毫显出来醉意,平时寡言少语的老爷子,那一晚是滔滔不绝,几十年没怎么说话了,话匣子一打开仿佛那一晚把憋在肚子里的话一股脑倒给所有人听。

    那一夜,爷俩彻夜未睡,奶奶说她早上起来的时候还看见张太爷爷屋里的灯亮着,时不时出来爷俩的话语声,吃了早饭,爷俩都是两眼通红,才被爷爷劝着睡了一上午。

    那天上午,康康在院子里画了一上午,第一张是小叔,接下来三张都是张编剧,每一张的张编剧神态都不一样,都是喜笑颜开,最后一张还是略有夸张,嘴巴张的老大的笑容,张编剧看见了喜欢的不得了,爷爷干脆都给了他,张编剧见多识广,说孩子的画非常不错,他也可以帮着找找老师,还说孩子的画应该有个印章,这样就能让大家知道是谁画的。爷爷笑着说,孩子现在是在练习着画,有没有印章没关系。

    最后两张都是张太爷爷,这两张也是画的最好的,康康把张太爷爷的形象刻画的栩栩如生,脸上每一道皱纹都是和张太爷爷脸上的几乎一模一样,张编剧拿着画像在他爹面前比对着,连着说:“爹,太像了,太像了。”

    第三天,张编剧执意要带着亲爹回北京,让老爷子看看自己的孙子和重孙子,老爷子怕自己在喧闹的城市住不惯,张编剧就说:“爹,咱回去看看,今后你想在哪儿住就在哪儿住,你在哪我就在哪,今后再也不分开了。”

    张太爷爷的行李极其简单,除了换洗衣服之外,就几乎没什么了。

    爷爷一家人一直把爷俩送到大门口,村里人此刻早已知道老爷子找到了自己的儿子,有好几个和老爷子熟识的老人也来送他了,有一个和他关系不错。经常在一起聊天的老头说:“张大哥,这下你可有了给你摔盆的孝子了。”

    张太爷爷爽快的笑了,说:“我啊,不止一个儿子!”

    奶奶望着远去的车子,嘴里喃喃的道:“啧啧,这才是骨肉团圆啊,就是分开的时间太长了,大半辈子的人生都在苦苦的期盼中度过了。”爷爷不说话,只是眼睛看着远方,几滴眼泪悄悄滑出眼眶。

    张编剧接走的是自己的亲爹,也把爷爷心里的父亲接走了。

    到了我小学毕业的时候,我和孬蛋都顺利的考上了中学,我们那一批毕业生十一个除了学习最差的豆子和最顽皮的国庆以外都进了镇一中,他们两个人去了镇上的另外一所中学。

    五叔在我放假的时候回来了,美美已经能稚嫩的喊着他‘爸爸’了,在小美美的眼里。不能区别‘爹’和爸爸的概念,只认为‘爸爸’和叔叔、姑姑和哥哥姐姐一样都是家里的一份子而已,到了美美大一点懂事之后,她明白了‘爸爸’和爹指的是同一个人的时候,在她的心里,她就不怎么愿意喊五叔爸爸了,认为只有小叔和燕姑才是她的亲生父母。

    她曾经试图和丹丹一样喊五叔,奶奶就把她的故事告诉了美美,美美知道自己的身世后,眨巴着大眼睛看着奶奶,仿佛是在询问奶奶:是真的吗?

    家里所有人都没有隐瞒美美,都证实了奶奶的说法,美美自己终于又喊五叔为‘爸爸’了。

    五叔抱着美美,喜不自胜,对奶奶说:“美美漂亮多了。”

    奶奶说:“幸亏你给找的好医生。”

    奶奶接着说:“小五,以后再也不许大包小包往家买东西了,你买的我知道都是高级东西,你看咱家啥都不缺,你人回来比啥都强,再说了我和你爹就是庄稼汉、庄稼婆,吃不了什么人参啊、燕窝的,也吃不习惯,你现在还没媳妇,多攒点钱找个好儿媳,娘心里才踏实了,给孩子们买东西也别买太好的,他们小,别养成他们爱花钱的坏习惯。”

    五叔笑着说:“那我就空手回来?可我心里就过不去了。我知道娘的意思了,下次注意就是了。”

    五叔早已知道张编剧的事情了,他看着小叔说:“娘,你说四哥咋就这么神奇呢?好像他什么事情都知道,不管多远,不管时间多久,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奶奶就说:“你别问我,我也是糊涂,你要问就问你四哥。”说完自己先乐了。

    五叔就那么一直看着谜一样的小叔,久久不再说话。

    五叔现在也不避讳什么了,正大光明的来往我家,村里人看见以后纷纷议论:咋小四家还和大明星扯上关系了?啥时候还成了小四兄弟小五了?各种各样的猜测犹如雨后春笋一般冒了出来。

    五叔回来多了,还是会有年轻的姑娘、小伙来围观,甚至合影、签字,五叔现在基本已经步入大明星的行列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