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十九章 奶奶心事

作者:御海天下字数:3375更新时间:2020-12-01 07:55:33
    开学后不久,生活又都恢复了往日的平淡,大家按部就班的忙碌着。

    我中午放学到家的时候,看见曾经的三姑父的两厢夏利轿车在离家门口不远的地方停着,心里还想:他来干嘛了?

    进了院门,就看见三姑父手脚无措的站在院子里,奶奶在灶间做饭,爷爷不知道忙着什么,院里也没看见小叔和康康、美美。

    没人理他,也没人说话,都在那里各忙各的。此时的三姑夫没有了往日的志得意满的派头,发型散乱,一脸的憔悴,依然英俊的脸庞被愁容占满了,胡子拉碴的,完全没了往日的风采。

    似乎三姑父已经站了很久了,我看见他不时活动一下自己的双腿,就在那里傻站着。看见我进来了,又把头低下了。

    我站在原地看了他一眼,在他看我的一瞬间,就用小孩子的伎俩,给了他大大一个白眼,嘴里还重重的‘哼’了一声,再次表达我的不满。

    奶奶在灶间看见我进门了。就冲三姑夫说:“你还不快走,等老大回来了,有你好看。”

    三姑夫听见奶奶说话,转身一脸沮丧地对奶奶说:“娘,你就告诉我三丫去哪里了吧,你不说我今天不走了!”

    奶奶说:“我说过了,别再喊我娘,我担当不起,也没你这个姑爷,从此咱们就是陌路人,谁也不认识谁。”

    三姑夫还是不断求情:“娘,我真的知道错了,我现在肠子都悔青了,我知道自己是个大混蛋,对不起三丫。可我现在就想找到三丫,请求她原谅我,她怎么对我都可以。”

    奶奶走出灶间,一双喷着怒火的眼睛盯着三姑夫:“你现在知道错了?你当初早干嘛了?你耍流氓、耍风流的时候就没想到会有这么一天吗?你都不知道你把我家三丫气成什么样子了?为了你她都掉了一层皮!整天愁眉苦脸、眼泪不止,活脱脱把自己折磨的不成人样,打小就没见她掉过那么多眼泪,我这个当娘的看的心里都难受的受不了。我家三丫虽然不是什么名门闺秀,也没生活在大户人家,可从小到大我们也没委屈孩子,没让孩子受这么大气,家里再苦再难,也尽量让孩子们高高兴兴、快快乐乐成长,咋就受了你这么个薄情无义人的这么大的气?你生生把我家三丫推进了地狱,你还有脸回来让她原谅你?三丫临走时说了,她要把你从她心里抹去,从她骨头里挖出来丢进茅房喂蛆!让你一辈子臭不可闻!你还是哪里来的哪里去,再也不要登这个家门。你赶紧走吧!我看见你就来气!”

    奶奶一口气把压抑很久的怒气、怨气都一股脑丢给三姑夫,自己也气的在原地微微打着哆嗦。奶奶嘴里虽然一个脏字没带,却字字如刀子一样直刺三姑夫的心脏。

    三姑夫听完,左右开弓‘啪啪’给了自己两个响亮的耳光,打完了才说:“我不是人,我辜负了三丫的好,我找到她让她好好打我一顿都可以。”

    三姑夫话音未落,父亲和母亲就进了院子,父亲听见了他的最后一句,马上就说:“那就让我先揍你一顿!”

    说着,就要上前,母亲急忙拉着父亲的手臂阻止父亲。父亲就大声呵斥:“你来干啥了?把我妹欺负成那样了你还敢上门?趁我没发脾气,赶紧滚,滚得远远的,再也别让我看见你!”

    三姑夫依然死皮赖脸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母亲就拉着父亲进屋洗手,父亲轻轻挣了一下,还是被母亲拉进屋里去了。

    爷爷这个时候才发言:“你啊,也别在我家院子杵着了,该干啥干啥去,咱们从此井水不犯河水,两不相干。”

    奶奶接着说:“你不走也别在我家院子里杵着,要去就去村口杵着,让全村人都看看忘恩负义的薄情郎长啥样。你在我家杵着,我们吃饭都吃不香,嫌你碍事。”

    三姑夫似乎是铁了心,不给说三姑在哪里就死也不走的样子,语气也是斩钉截铁:“你们打我骂我都可以,我只求你们告诉我三丫的地址。”

    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小叔给三姑写的那几个字,我就脱口而出:“我三姑在天涯海角!”

    三姑夫闻听先是一愣,随即眼里又都是失望的目光,不相信的小声嘟哝:“初一,别骗我。”

    我没好气的说:“谁骗你谁是小狗!不信你问爷爷。”

    爷爷就说:“初一是个小孩子,我们从小就教他不许撒谎,三丫也确实在天涯海角。”

    三姑夫紧追不舍:“天涯海角在那?那把三丫电话也告诉我吧。”

    奶奶说:“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孩子都告诉你地址了,你自己寻去吧,电话没有,你回家问你爹娘要去。”

    那个时候的程控电话还没有来电显示。奶奶的一番话,又让三姑夫垂头丧气,奶奶就知道三姑夫在他父母面前也没讨到什么好处。

    三姑夫也看出来了,再问下去也没什么能有价值的线索了,一家人对他的怨恨也让他无地自容,最后只好自己轻叹一声:“自己做的孽自己受!不管三丫在天涯海角也好,还是在世界尽头也罢,我都要去找她!”

    说完了,轻微抬了一下腿,对爷爷奶奶说:“爹娘,我走了。”无精打采的离开了家。

    父亲母亲这个时候已经洗好了手,奶奶就喊着:吃饭了。转身进了灶间。

    小茹姐三天两头回来蹭饭,母亲就说她:“你自己都有家了还跑回来吃,害不害臊。”

    小茹姐才不管那套,嘴里吃着还说:“他们家饭菜不如奶奶和你做的好吃,我馋了就回来吃,再说了这里也是我的家。在哪吃不一样。”

    奶奶就笑着说:“小茹说的对,想在哪吃就在哪吃,反正我不嫌弃。”小茹姐听了就一脸得意的看着母亲。

    母亲十天半个月就要做几个罐头瓶的辣椒酱,就这还供不上小茹姐极好的胃口。母亲的辣椒酱也是做得极好,我也时常伴着辣椒酱吃饭,奶奶看见了就笑着说:“初一真不愧流着一半湖南血液,吃辣椒都和我们不一样。”

    母亲听了也看着我吃的香喷喷的样子笑了。

    直到有一天,奶奶发觉小茹姐吃饭时候有点不对劲,做母亲的直觉告诉她:小茹有身孕了。

    奶奶一边替小茹姐高兴,一边又勾起她的心事。奶奶又开始关心小叔和燕姑自己的孩子问题了。

    奶奶一次趁灶间就她和燕姑的时候,装作讨论小茹姐怀孕的事情,再一次询问燕姑这件事情:“小茹结婚才两个多月就怀上了,我看啊八成是个男孩,我看着小茹身子明显比以前笨拙了,女人怀着孩子显笨的,就差不离是个男孩。”

    燕姑就笑:“那小茹还天天吃辣椒了,不是说酸儿辣女吗?”

    奶奶说:“这个你就不懂了,酸儿辣女都是这么说,女人怀了孩子,还得看她自己身体的反应,我养了四个娃,比你有经验。哎,对了燕儿,你咋就一直怀不上了?”奶奶终于把话题引到正题上了。

    燕姑脸微微一红,就说:“娘,又说这个,我咋知道咋回事了。”

    说完就把手里的面,使劲揉了几下。

    奶奶继续着:“我听你大嫂说了,四儿都挺好的,可这都几年了也不见你肚子有动静,不行啥时候抽空娘陪你们去看看中不?”说完就急切地看着燕姑,等燕姑咋说。

    燕姑手里不停的揉着面,说:“娘,现在不是有康康和美美了吗,也算有儿有女了。”

    奶奶马上反驳道:“我可不是嫌弃康康、美美,他俩我也是当亲孙子孙女养活的,我的意思是你和四儿有了亲生的那不更两全其美了,你就是再生一双儿女,我也都能帮你拉扯成人,我这不也是替你们着想的,你也别怪娘啰嗦。”

    燕姑说:“娘,我知道你替我们着想,可这事也不是着急的事情啊。”说完红着脸继续揉面。

    奶奶说:“那就听娘的,等过几天咱们就去医院看看。”燕姑也只能把涨的更红的脸低着。机械地点着头。

    几天后,一大早奶奶带着小叔和燕姑去了市里医院,母亲那天也没事就一同前往了。

    等下午几个人回来了,奶奶就显得有点垂头丧气,一问才知道:上午到了医院门口,小叔站在医院门口一步都不肯走了,无论燕姑还是奶奶,如何暗示、明示,甚至三个人都上去拉拽,小叔就是不肯踏进医院半步,无可奈何之下,母亲只好带着燕姑先去检查了,结果还要等过两天才能拿到。

    奶奶说:“四儿好多年没去过医院了,是不是医院特殊的味道让他有了害怕和恐惧的感觉?四儿成人了以后还没有这么不听话过了。”

    一个星期后,燕姑的检查结果拿回来了:一切正常。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